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北政南商[包策/鼠猫] 作者:铃木优子

字体:[ ]

 
文案
他们是曾经的大学同学,包拯为天下大义终于做了河南省的省长;公孙策却负气出走七年,成为医学界的泰山北斗。七年回国后,享有盛誉的公孙教授,竟然愿意跟着名不见经传的包拯做他的家庭医生。
 
陷空集团的少当家,白家五少爷白玉堂,祖上是房地产发家的。如今掌控整个中国经济的命脉,可谓跺一跺脚中国经济便要震三震。至于展昭,他原本是传统手工业苏绣坊的继承人,却因为包拯在奥林匹克大赛上的一句话,考进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做了郑州市的警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包拯/公孙策/展昭/白玉堂 ┃ 配角: ┃ 其它:
 
  ☆、今日头条
 
  “河南省新任省长包拯,将于上午9点走访市区。下面让我们来看现场记者发回的报道……”商场里的家电专区,正在直播新闻。不少逛商场的人听到这声音,都忍不住驻足观看。
  “最近这稀罕事儿真是越来越多,叫什么不中,非要叫包拯?我倒要看看你这龟孙儿……”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站在电视机前,背着手正在看新闻。一听到新任省长叫包拯,立马操着一口浓浓的河南口音叽歪起来。一不小心说到了不该说的,老大爷急忙捂住嘴巴朝四周看去。
  “这包省长是挖煤球儿出身的吧?脸咋嫩黑!还有他头上那个大包,是抡铁锹的时候砸的吧?”旁边五十多岁的大娘看着电视里一闪而过的包拯,笑得合不拢嘴。跟她一起来跳广场舞的小姐妹一听,也跟着凑了过来。
  “在哪儿?我咋没瞅见?”一个穿着大红棉袄的大妈趴在电视机上看了半天,可惜镜头已经切换到市区了。除了一堆乱糟糟的过路人之外,就是整天出门就能看见的大马路。
  “这不是咱家门前的那条主街吗?”一个大妈叫了起来。她伸手拍了拍其他人的肩膀,指着门口说道,“我们出去看!”然后,围观在电视机周围的人“哗啦”一下子都涌到了门外。
  放眼望去,整条主街两边站着密密麻麻的围观群众,主街的交通几乎陷入瘫痪。很多私家车都停下来一睹新省长的风采,拍照的,发微~博的,打电话叫人来看的……这个人口大省原本就人多地少,如今出了这么个大新闻,怎么可能不轰动全市。
  “欸?包省长旁边有个儒雅大叔!好帅噢!快拍下来发到网上,看看这大叔什么来头?”几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大学生正在人群里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时不时引来周围人的白眼儿。
  “有人回复了。”刚刚发了微~博的女孩惊喜的叫出声,“他是包省长的智囊团首席,助理兼家庭医生。名字叫……”女孩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旁边的女孩一个劲儿的摇着她的胳膊追问,“叫什么啊?你快说!不要卖关子!”
  “我先晕一会儿,不要救我!”女孩说完把手机扔给旁边的女孩,直接躺到了地上。接住手机的女孩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这点儿出息吧!然后低头去看手机,愣了半天然后腿一软,跟着倒了下去。
  “你俩干嘛?”扎着双马尾的女孩有些生气,说话说一半是要逼死强迫症吗?于是她大义凌然的捡起手机,照着上面的字一个一个的念道,“他是包省长的智囊团首席,助理兼家庭医生,名字叫公孙策!”
  女孩念完,不屑一顾的冷笑一声。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她迅速端起手机又看了一遍,像见了鬼似的大叫起来,“公孙策?!”由于实在太震惊了,这一声叫的有点大,加上女孩子的声音又尖,正好惊动到走到这边视察工作的包省长身后的公孙策。
  听到人群中有人叫自己,公孙策疑惑的转头看了一眼声音传来的方向,对着那个女孩礼貌的微微一笑,继续跟上包拯往前走。女孩傻傻愣在原地,喃喃自语道,“这世界太玄幻了!……”
  一时间,微~博上疯狂刷了起来。今日头条——《包青天再现江湖》、《脸黑如炭包省长》、《儒雅助理公孙策》、《开封府集体穿越,我家御猫何在》……网上立马炸开了锅,无数网友纷纷发帖表达激动难以自持,天涯更是一群不知道从哪跳出来的大神狠扒这位包省长的历史。不少CP和原著的忠实粉丝在看到网上流传的真人照片后,还专门买了机票,一路风尘跑到郑州,要一睹真人风采。
  -----------------
  陷空集团,郑州分公司高耸入云的大楼里。巨大的落地窗前,坐着一个英俊潇洒,气宇不凡的男人。他一身白色西装,手中握着一只空酒杯,时不时的晃动几下。
  “五少爷,新官上任三把火,您还是抽时间去见一下这个新来的省长吧!不要让人家觉得陷空集团的人没有礼貌,影响到今后的生意。”少年身后的助理白福小声提醒道。
  “哼!”白玉堂冷眼瞥了瞥电视里的包拯,把手中的酒杯往白福怀里一扔。白福连忙接住杯子,只听白玉堂冷傲地说了句,“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
  白玉堂起身走到窗户前,抬手撑在玻璃上,看着楼下水泄不通的街道皱了皱眉,“大哥也真是!大冷的天儿,非要我来这天寒地冻的北方视察什么工作!他们倒好,一个个躲在江南水乡逍遥自在。还有这乱哄哄的街道……”白玉堂叹了口气,不想再说下去。
  “现下公司这边也没什么要紧事,我听说前面有家会所还不错。不如,您就先到那儿休息一会儿?”白福笑着说道。他们家这小少爷脾气可不好,身为贴身助理,要是不能及时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只怕待会儿少爷要发脾气了。
  白玉堂没有说话,大摇大摆的往外走。白福知道,这八成就是同意了。他赶紧跑到衣柜前取出白玉堂的大衣,追了出去。白玉堂正在电梯门口,白福正好趁这个空档为他穿好衣服。
  “叮咚”电梯到了,二人进了电梯,一路畅通无阻坐到负一层。白福开了车,载着白玉堂去了市中心的潘氏会所。
  白玉堂站在门口看了一眼会所的名字,倒是起的挺接地气儿。不像之前他去的那些花里胡哨的会所,什么野鸳鸯,野百合的名字,看着就觉得掉价儿,压根不想进去。
  迎宾的小哥远远看见门外来了个陌生的主儿,又开着豪车带着助理,再加上这一身价值不菲的打扮,忙笑着迎了上来。
  白玉堂一脸嫌弃的往后靠了靠,交给白福处理。初次来这种高档场所的客人要交会费,加上VIP还是钻石贵宾之类的推荐,听着就让人头疼。
  前台的经理趁机打量了一下白玉堂的穿着,凭着阅人无数的经验立马判断出这是个很有品味的富家子弟。经理对着一旁的服务生使了个眼色,服务生走上前笑着对白玉堂说道,“办理会员的事情交给这位先生,我先带您上去吧!”
  白玉堂爱答不理的“嗯”了一声,跟着服务生往电梯处走。等了好一会儿,电梯门才打开。电梯里走出四个人,打头的是一个长相温雅的年轻男人,身后跟着三个干练的警察,白玉堂皱了皱眉,侧脸去问旁边的服务生,“你们这儿不会有什么不干净的吧?”
  
 
  ☆、初次见面
 
  “瞧您说的!最近不是快到年关了,扫黄打非的风声正紧。这是例行检查,每家都有!咱们家是正规经营,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服务生见白玉堂有些不满,赶紧陪笑脸解释道。
  白玉堂没有理她,倒是盯着那几个警察看了半天。直到电梯门合上,他才悻悻地收回了目光。
  “那个没穿警服的,也是你们的客人?”白玉堂站在电梯里无聊,又想起刚才那个长得温润如玉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警察,便开口问服务生。
  “会所里的都是熟客,我没有见过这个人。他好像是刚刚调来的警察,之前都没有见过,他没穿警服……会不会是还没来得及定制?”服务生表示不清楚,揣测着说道。
  “人家是不是新来的你们都知道?干你们这行的是不是跟警察局的人混的很熟?”白玉堂一挑眉,明知故问道。
  “咱们常说,礼多人不怪嘛!多走动走动也不犯法吧!”
  “说的也是。市公安局里的人,你们能熟到什么地步,叫的上名字?”白玉堂忽然来了兴致,便多说了几句。
  “常来的肯定是认得。比如刚才那几位,穿便衣的那个叫展昭,后面那个……”
  “叫什么?”白玉堂突然打断服务生的话,吓了她一跳。服务生忙定了定神,说道,“展昭。”
  “展昭?”白玉堂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包拯、公孙策、展昭,这恐怕是本年度最大的巧合事件了。这算什么?开封府的人都到齐了!难道是现在的社会太污浊,连命运都要派个投胎转世的圣人来洗涤一下吗?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现在什么不是靠炒作和包装。会不会是新来的省长想出点名,故意弄出的噱头,反正名字可以改。如今连当官的都要炒作了,真是世风日下!
  电梯门开,白玉堂随口说了句,“先泡个温泉吧。顺便告诉我的助理,让他办完了上来找我。”
  “好的,白先生。”服务生把白玉堂带去温泉区,安排妥当之后,又用对讲机跟楼下大厅的人说,白玉堂要见他的助理。
  十五分钟后。白福办理完所有手续,去了温泉区找白玉堂。门口的服务生为他推开大门,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请进!白先生在里面。”
  白玉堂选了这里最大的半露天池子,可以一边泡澡一边欣赏外景。大白天的跑来洗澡,白玉堂还是头一遭。要不是这天寒地冻的北方,他也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白福看了一眼窗外青天白日的好天气,又看了看屏风后面靠在水池子里的白玉堂,走过去说道,“少爷,大白天的您就洗上澡了?”
  白玉堂闭着眼睛继续享受温暖,只是淡淡地回了句,“驱寒,凉气都渗到骨子里了。”
  “那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要办吗?”白福坐在池子边上问。
  白玉堂睁眼,翻了个身趴在池子边上,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去给我查个人。他刚刚调来这边的警察局,最近忙着扫黄打非,名字叫展昭。”
  “展昭?”白福愣了愣神,还真有个叫展昭的啊!这么说,开封府的人凑得差不多了。他不由得想起普希金的一首诗,假如生活戏弄了你……好像哪里不对。
  “少爷,您是从哪听来的名字?您才离开我的视线一会儿,就得到了这么重大的消息。”白福不能理解。
  “我刚才上来的时候,正好跟他打了个照面。”白玉堂如实说道。
  白福望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命运的邂逅?
  “可是少爷,新闻上好像没有说,包省长带了什么叫展昭的人。会不会只是同名而已?这世界上叫展昭的海了去了……”
  白玉堂有些不耐烦了,伸手指了指大门口,一脸不爽的说道,“所以才让你去查!别废话了!消失!”
  白福接到指示,一溜烟儿消失的无影无踪。
  夜幕降临。
  下班之后,包拯和公孙策一起回到家里。按照习惯,包拯到家便坐在电视机前看新闻,正好电视里播放的就是他们上午视察工作的重播。
  “公孙教授,没想到你还挺上镜的!”包拯打趣的看了公孙策一眼。公孙策刚脱了厚重的大衣,正要进厨房。听到包拯戏弄他,他也不生气,只是回过头温柔的笑笑,“包省长,明天该你做饭。”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门锁转动。展昭一身寒气的走了进来,他边搓手边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转头对客厅里的包拯笑了笑,说道,“包省长,北方可真冷,外面突然下起雪了。”
  包拯放下手里的遥控器,看着正在脱大衣的展昭,一脸慈祥的说道,“工作还顺利吗?刚调来就赶上扫黄打非,每天挺辛苦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