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楼诚衍生同人)捉妖人 作者:迎疯

字体:[ ]

 
 
文案
 
楼诚衍生拉郎 鸽子精蔺晨X捉妖人石太璞
一个刚刚学会些皮毛的捉妖人得了师父的允许下山返乡,半路却被一个不知修行多少年的鸽子精捉住。而鸽子精在言语中时刻透露着他们拥有极深的渊源。
 
三生三世三世缘 微微隔壁蔺靖
内容标签:甜文 前世今生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蔺晨,石太璞 ┃ 配角:萧景琰 ┃ 其它:楼诚,楼诚衍生
 
 
    第1章 序
    
    石太璞拿着刚刚从师父手上得来的罗盘,他顺着那个箭头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白衣的男子正坐在茶摊上。说来也奇怪这样一个偏远的山脚竟然会有一个茶摊。老板热情的让石太璞坐下替他倒上温茶,手边罗盘上的指针不停的晃动着。而那个方向有一个持扇的白衣青年男子。
    石太璞起身走到白衣男子的桌子边,放下包袱和那个摇摆不定的罗盘。有些犹豫的伸出手拍了拍那人的肩跟他说:“你是妖吗?我要捉你。”
    “是啊。小美人儿,你笑一个我就让你,捉我一次。”白衣男子笑着,摊开了扇子看着扇面。
    身边的茶摊和那个热情的茶摊老板突然消失,只留下三块光秃秃的石头。男子站起来轻摇着扇子,泰然自若的看着面前的石太璞。石太璞从怀里抽出一张仿照师父的符所画的符咒,扔到半空中闭上双眼,小声的念着咒语。只看那张黄符飘了起来,慢悠悠的朝着白衣男子飘去。男子没有躲闪只是等着那张黄符飘到自己面前,那符终于飘到他的面前却停了下来。
    石太璞见那个他第一次要捉的妖半天没有一丝声响,悄悄地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见着那个府在白衣男子脸前一寸前停住。像是犹豫一样,在那里漂浮不定,无论他怎么用心念咒那符就是定在那不肯动弹。
    “这符不听话,烧了。”男子看着石太璞轻轻的一笑,就见到那符突然底部有了火苗,顷刻间那张符就燃成了灰烬。
    微风吹过。石太璞为自己的出师不利感到悲伤及惊恐。面前的妖看起来道行很深,还一幅老谋深算的样子。他想起包袱里还有临行前师父赠他的保命符,虽说他的道行不够师父的符还肯定是有一定威力的。想着他转身就往三块石头那跑去,但身子却像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白衣男子手指轻轻一挥包袱便到了他手中,男子笑了笑走到石太璞身旁用扇子抵着他的下巴。
    “为了骗你入局我拔了一根毛,可疼死我了。你还想跑?!”
    
    第2章 不吃
    
    石太璞醒来的时发现被五花大绑丢在一间屋内。屋内有两间房,两扇门均都关着,一处朝光一处对暗。他现在嘴中塞着布条,双手双脚被分别绑着。很显然石太璞捉妖不成反被妖捉了,从前听闻有些妖是吃人肉的,所以现在必须要做的事就是逃跑。他记得胸口放着一个照妖镜。他把手伸到领口想把藏在胸口的镜子,他摔碎了镜子用碎片割断了捆绑住双手的绳子。石太璞双手双脚失去了束缚,往朝阳处的门跑去。拉开门的那一瞬间,他看见了从没见过的美景,远处的高山峭壁,近在咫尺的云环绕着山峰,风景美的像水墨画一般。他慢慢走至围栏边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建于高处露台上,而脚下就是万丈的悬崖峭壁。
    显然他选错了逃亡方向,这里凭他一个凡人是不可能从这里逃脱的。他转回身就往暗处的那一扇门跑去,拉开门就见到那个白衣男子端着一个木制的小托盘,中间放着一些精致的小碗。
    “醒了?还挺聪明,我以为你跟以前一样,没脑子。”
    男子朝着石太璞绽开一个微笑,他的身体又一次不受自己控制被定在原地。白衣男子走至桌边放下托盘,看着不远处破碎的镜子和被割断的绳子。
    “唉,你师父给你的东西都能给摔碎。”
    白衣男子看着那个挺拔的背影轻轻的叹了口气,松了对石太璞身上的法术。而那人被松开的一瞬间果不其然朝着暗处跑去,面前道路的门被一层层的关上,石太璞被一股力量拉回了屋内,而那股力量硬生生的把他定在小桌面前。白衣男子掏出扇子指了指桌上的小托盘,为他掀开盖在上面的小盖。“你昏迷了一天了。吃吧。”
    石太璞此时已经饿得很,他跟着罗盘走就走了小半天本就饿得很。一时半刻的也逃不掉,便拿起筷子端起碗开始吃了起来。白衣男子见他肯吃饭了,手臂撑着脑袋就看着石太璞吃。
    “介绍一下,我叫蔺晨。”
    蔺晨拿过一遍的茶壶为石太璞倒上一杯温茶放在他面前。
    “为什么抓我?!”
    “因为你好看啊。”蔺晨笑的开心,站起身拿过放在一旁的照妖镜碎片,仔细的端详着。像甄别古董般对着光亮处瞧了瞧,“你看你的小脸蛋,跟你上辈子一模一样。”
    石太璞见他放松了警惕,准备继续实施他的逃跑计划。他的身体向门边挪了挪,他的指尖覆上那个茶壶。石太璞已经计划好了,等着这妖精一转脸回来就把茶壶砸向他的脸,他就乘机往外跑,他的靴内还藏着一张符,凭借这个一定可以跑掉。
    “上辈子?”
    蔺晨把照妖镜的碎片一片片完好的放在桌上,转过身就见着石太璞拿着茶壶要往他身上砸。他眉毛轻轻的一挑,石太璞又被定在原地。他轻轻的摇了摇头,走到那人身边拿下茶壶,为自己面前的茶碗里倒满茶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换上严肃低沉的音调。
    “其实我们有三世情缘。你的上一世,当我还是一个小鸽蛋的时候,你前世小时候把我孵化了出来。我作为你的信鸽为你和你的谋士,友人,故人传递消息,我陪了你一辈子。这辈子遇见你是为了报恩啊!”
    “你骗三岁小孩儿呢!鸽子寿命就十几年!”
    “猴有灵猴,狐有灵狐,蛇都可以有灵蛇。怎么不可以有灵鸽?”
    石太璞闭上眼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蔺晨把桌上的照妖镜碎片重新拼凑在一起,他默默的念着咒语只见镜子碎片慢慢的漂浮起来,在半空中变会了原来的样子。镜子发着幽光,向阳处的阳光通过镜子折射在一旁的白墙上,上面有一个人影渐渐从模糊中清晰起来。
    “好吧,你前世认识我的时候我已经修行了百年,已经会幻化人形。你前世是个皇帝。”
    石太璞在幻影中见到了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服饰装扮不是今时今日人的打扮。那人盘着发髻一身铠甲□□一匹赤红色的骏马,拉着张大弓正对着天空。
    幻影不停的切换着,仿佛走过了那人的一生。
    “什么?皇帝!”
    “我们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想当年为了替你巩固江山我花了不少心思啊,还是被……你看你原来天天一张死人脸,都不知道多笑笑……这身红色穿着真好看。”
    蔺晨看着昔日幻影里的人不仅一阵忧伤席上心头,眉头皱成了一团。而此时的石太璞还被定在那里,手臂向上举着维持着刚刚端着茶壶准备砸的样子。
    “你等会在伤感怀秋行不?我累。”
    “你不跑我就解。”
    “我能跑得掉?”石太璞一脸的无奈。
    石太璞走到蔺晨面前坐下,双手紧紧的抓在一起不敢抬眼看他。蔺晨也不理他,就看着墙上反射出的倒影连连叹气,一幅老人家在看到年轻时自己的样子。
    石太璞咽了口口水,他的声音颤抖,半天才颤颤巍巍的挤出一句:“你会不会吃掉我?”
    “你见过鸽子吃肉?”
    蔺晨终于转过身面对着石太璞,脸上带着嘲笑的表情。他一挥袖子墙上的幻影消失了,镜子的幽光消失了,一块块的掉回桌面上。
    蔺晨伸出手捏了捏面前石太璞的脸颊,调笑他:“你还是和上辈子一样。没脑子。”
    
    第3章 鸽子
    
    石太璞跟在蔺晨身后瞎转悠,他不懂那人把他抓来到底要做什么。来到这个名为琅琊阁的地方已经两月了,每天被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起初几日他还企图逃跑,可是他一跑就被蔺晨一个定身术定在原地,而门就会在他面前一层层的自动关闭。三日之后他放弃了。便开始跟在蔺晨身后在琅琊阁内瞎转悠。石太璞发现琅琊阁里就像是说书先生说的般修仙之人的居所,各种大小的丹炉,装潢清雅飘逸,药阁内全是天下的奇珍异草,书阁集聚天下奇书。
    “景琰啊。”
    蔺晨转过身看着那个跟着自己的青年。现在的他刚过弱冠之年,整个人嫩的像小青葱,虽说他和萧景琰是同一人但脸上还是多了些青春洋溢。
    “不,是石太璞。反正我近期是不会让你离开的。你不如就在书阁里看看这五行八卦、奇门遁术,茅山术的书。今生的你对这天赋异禀,是这块料。”
    他用扇子拍着他的肩膀,话毕就准备往不远处的药阁走。
    “你不怕我学会了逃跑?”
    “你那点道行,我要想抓你都不用动手指。”蔺晨笑的轻蔑。
    “那你抓我的时候下局,为什么拔羽毛。”
    石太璞走到书柜盘拿过那本装订的书,封面上写着茅山术的字样。
    “又不是每个妖都会摆幻阵,精于此。我是鸽子又不是狐狸。”
    蔺晨的神情尴尬轻咳了一声,扬了扬袖子离开了书阁。
    石太璞翻着手中的书,腹诽道:“早晚把你这只老鸽子拿去炖汤!”
    石太璞此生确实是对压禳之术拥有极高的天赋。他本从他那师傅那学来的就有基础,又在书阁里看了几日书,所新画的符咒对它的操控能力有了超乎常人的提升。现在琅琊阁中那些的修行尚浅的小鸽子精们都不敢再靠近他一步,生怕他一张纸符把自己多年的修为给毁了。
    石太璞此时在屋内又指挥着自己刚画的黄符在屋内绕圈,最后在门檐上方停住。一是为了防蔺晨,二是为逃跑时刻做打算。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房门上那一排黄纸又自燃起来变成一滩滩灰烬落在门边。根本起不到抵挡蔺晨的作用。
    “跟你说了没用,这些我都不怕。我现在啊,已经是半仙了。”蔺晨笑的一脸无赖。他打了一个响指,一排小童排着队走了进来各个手上端着个托盘,里面放的东西各异。
    “还有你用来画符的东西可都是我亲手置办的,我会怕?”
    “你是修炼千年的老鸽子,知道了。”
    “没到没到!还差些时日,再有一次天劫,我就能飞升。”
    蔺晨歪头笑着让小童在他身后站作一排,在他正后方的小童手中的木盘中明显放着石太璞包袱。他用扇子挑起那个包裹放在两人之间,解开他拿出他师傅给他的那道黄符放在桌上,身后的一众小妖明显都向后退了几步。
    包裹内除去一些碎银和几件衣物还有本书,封皮上只简单的写了下册两字。
    “这是你师父给你的,驱鬼的下册。可全册读完?”
    “当然全部记得内容,暂时疏于演练而已。”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