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攻略直男总裁+番外 作者:大江流

字体:[ ]

 
    文案
    正直向上的农村小伙子秋彦,因姨婆的介绍,成为了总裁许之航的私人保姆。
    据传总裁大人小气又龟毛,漂亮又难缠,是个最最讨厌男人暗恋他的极品大直男。
    耿直耿直的秋彦表示关我啥事?
    反正听爹话,努力工作就可以了,不过话说回来直男是啥?
    懵懵懂懂的秋彦一脚踏进许家大门,从此过上了“水深火热“的保姆生活……
    这是一个既耿直又人、妻的阳光青年受和一个霸道腹黑爱美食的美人总裁攻的搅基日常新年贺文,又二又甜,保证无虐,欢迎包养。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美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秋彦,许之航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爹你傻啊【捉虫】
    
    六月一到底,林家村就彻底热闹起来,县城里的消息顺着细长细长的电话线,飞到了村子里,双生子秋彦和秋红的高考成绩出来了。
    任谁也没想到,常年不吭声一脸羞涩样的小丫头片子秋红,竟是真考了个状元回来,成了镇中第一个考上清大的学生。可当然,也有大家都猜到的事儿,跟秋红一个妈肚子里爬出来的,比秋红还大了三十分钟,因为那件事脑子一直不算好用的秋彦,连个专科都没考上。
    一共750分的卷子,秋红拿了680,秋彦拿了秋红的一半还少个零头——299,跟他家新买的电动泡脚盆一个价。接到电话的林老爹痛苦地问老师,“老师,您看秋彦还能有个书念吗?”老师特婉转地回答他,“要不,咱再读一年?”
    林老爹那张脸呦,就皱的跟他家山上的核桃一样了,往哪个角度看,都是沟壑。如今上到了高三,还都是秋红的功劳,是他告诉秋彦,“你妹妹是个女孩又长得漂亮,你要是不看着,万一别人欺负她怎么办?你得跟她一个班,守着她。”
    秋彦自小就疼妹妹,一听虽然读书费劲,也就为难着答应了,从小学守到了高三。他倒是挺认真,就跟从小到大做什么事儿都一样,秋红读书,他也跟着读,秋红做作业,他也跟着做,可秋红读完了就记住了,做完了就全对了,秋彦就不同,读再多,做再多,在他脑门里,就跟微风刮过的水纹似的,不一会儿,又没了痕迹。
    所以秋红年年拿正第一,秋彦就拿倒第一。他家的墙上,一面是秋红的,上面全部都是各式各样的奖状,是学校和老师发给她的。另一面墙上,全部都是秋彦的好孩子,好哥哥奖,都是林老爹和秋红一年一张写给秋彦的。如今看,倒是平分秋色,可这个,不顶用啊。
    秋红如今考了好大学要上大学去了,让秋彦一个人坐在教室里学习,那可是压根不可能的事儿!林老爹连想都不要想。可也不能为了秋彦,让秋红复读一年吧。
    林老爹愁得自己的姓都快反过来写了,偏偏秋彦那小子还不知道愁,坐在院子里挺高兴地跟他妹妹说话,“他们说北京老大呢,到时候我带着你逛,咱们去吃豆汁。”秋红好脾气,蹲在那儿劝他,“哥,你成绩不够,再读一年吧,多考一百分就行,咱俩一起去北京上学。”
    18岁,178的个儿,长得贼精神的秋彦在这事儿上,将他那一条筋通到底的性子发挥了个完全,他冲着他妹说,“爹说让我守着你呢,你去北京,我怎么能在家里呢,不成。”
    这话,他不但对着秋红说了,还对着林老爹又重复了N遍。在林老爹好声好气跟他说“儿啊,如今谁不拿个文凭呢,你就再读一年,咱也不去北京那么大的地方了,到了提档线就成啊。”在他爹拿着鞋底子对他发脾气,“你到底听不听话,我告诉你,不读书不行,你就算……”那个字林老爹哪里舍得吐出来,就换了个词,“你就算再艰难,也得给我考下来。”
    可惜秋彦才不怕他,就一句话,“我要护着我妹。”
    林老爹真想跟他儿说,你妹妹她这些年没少跟着隔壁王大爷练,你这样的她能放倒仨,用不上你的。可保护妹妹的谎言,林老爹已经编织了十多年,气球都吹得老大了,总不能这时候,自己给戳破了吧,他不能说,只能蹲在地上,再次痛苦地在他家的地砖上划拉了半天,才冒出个贼没水准的理由,“你妹妹考上了,你不是没考上吗?你也跟不了她去学校啊,咱再读一年,就能一块去了。”
    秋彦特鄙视的看着他爹,“爹你傻啊,我再读一年也考不上清大的,我去打工啊,我都想好了,大学又不限制人看,我隔天去看她一趟就成。”
    林老爹彻底没法,夜里躺在他家的炕上翻来倒去的睡不着,跟老伴商量,“你说咋办吧?还真让他去打工啊,万一让人给欺负了怎么办?”
    林妈妈倒是想得开,一张圆胖圆胖的脸蛋上,满是笑眯眯的模样,冲着林老爹说,“那你也不能让秋彦在林家村待一辈子,他读书是真不行,不出去见见世面,怎么办?去就去呗,找个妥当的人托付不就行了。”
    林老爹一向拿着林妈妈当主心骨,一听这个,眉头终于平了点,可也愁着问,“找谁呢?北京咱有熟人吗?”
    林妈妈蛮有把握的说,“我小姨,他姨婆啊,她不是在北京呢,她就成。”
    ————————————
    北京,冯子珊穿着职业套装,脚上踹着高跟鞋,蹬蹬蹬地跟在许之航身后解释,“许总,这件事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刘凯瑞的行为完全都是个人行为,我面试他的时候,是严格按着您写的《发现同志的七十二条守则》来判断的,他的确是个直男无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做出爬床这种事情,但我想,那可能是个误会……”
    她话还没说完,一直在前面大步走的男人猛然停住了脚步,冯子珊差点刹不住,撞了过去,等着她停住的时候,只离着许之航的胸口不过两公分的距离,冯子珊就忍不住的庆幸的吐了口气,好悬啊,要是撞上去,这家伙肯定会说,“冯子珊,我告诉过你,不要试图用这种方式接近我,这是没用的。”
    谁愿意暗恋他呀,比事儿妈还事儿妈,吹毛求疵的简直是事儿妈的祖宗,嫌弃女人们花痴他,嫌弃男人们暗恋他,那不男不女的这年头也得有啊,她去哪儿找个太监来伺候他?说不定,就算有,他还会嫌弃人家净身净得不干净呢!
    更何况,他还自恋。
    虽然是长得赏心悦目,比明星还好看了,可这些缺点加起来,就算他号称钱多的就差烧着玩了,也无法忍受!!!
    作为贴身秘书的冯子珊一想到,那些不明真相的男的女的,还想要跟这样的人同床共枕,就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那得穿着盔甲才能抵挡住攻击啊,简直不要命了。
    等她吐完槽,就抬起了脸。许之航那张精致的比女人还漂亮的脸蛋,此时臭的堪比小吃街的臭豆腐,盯着她皮笑肉不笑地质问道,“哦?冯秘书,冯春花,你的意思是,他半夜三更脱光了摸到我的床上求欢,是我的错?”
    尾音都是上抬的,打着颤的。
    走廊边上的职员们顿时将自己贴成了壁画,顺便竖起了耳朵——虽然很好奇了,但听到这种问题,谁知道总裁会不会恼羞成怒迁怒啊。尤其是,冯子珊已经这么惨的情况下。
    “不,不是。”冯子珊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很快屈服在了许之航的- yín -、威下,委屈的回答,“是我看走眼了。”
    谁能知道,一个女朋友都同居三年了,号称下半年拿结婚证的一米八的帅小伙,能是个GAY?那这年头,要结婚的男人,还有可信的吗?想到这儿,冯子珊就忍不住甩了甩头,不敢深思。
    许之航得到了满意的回复,终于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身接着往前走,顺便吩咐冯子珊,“立刻辞退他,工资给他结算,至于提前解雇的赔偿,”他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半夜被吓醒的那一刹那滑溜溜的手感,忍不住就恶心了一下,气恼的说,“一分钱都不给他,他要闹,就告诉他,我要告他骚扰雇主!”
    冯子珊在后面喏喏的记下。
    说完这个,许之航就走到了电梯前,等电梯下来的空当吩咐,“再给我找个私人助理兼保姆,甭管男的女的,要嘴紧能干活,最重要的是,不准看上我。明天?”他瞧了瞧冯子珊为难的样子,“我给你两天时间,后天我要见人,见不到人,”此时电梯来了,里面空无一人,他抬脚优雅的迈了进去,站在电梯的正中央,漂亮的右手摁下了关门键,在最后的空挡,跟冯子珊说,“冯春花,你今年的年终奖就没了。”
    话音一落,电梯正好关闭,冯子珊就差点一脚踢出去,只是那双鞋昨天才买的,花了两千八,她想了想,没舍得,在心里咒骂了一句,“靠!”
    壁画们终于解放,纷纷从墙上蹦了下来,来来回回走动起来,有认识她的还上来打个招呼,“子珊啊,又要找保姆啊。”
    冯子珊翻着眼皮给了她一个白眼,一句话没说,吧嗒吧嗒地踩着高跟鞋回屋了。
    等着一个人的时候,才忍不住拽着头发纠结起来,但凡能用的人都试了,家政公司来的,许之航嫌弃不懂生活情调,大学生兼职,他说人家迷恋他的美色,招聘进来的,这不又说爬床,她能变一个出来吗?她就忍不住的对着祖宗发誓,“要是有个人现在冒出来说我去,我叫他爷爷。”
    就这时候,电话就响了。
    冯子珊就惊了一下,将脑袋从桌洞里探出来看手机,上面来电显示写着三个字,“大侄女”。她眼睛转了转,摁下了接听键,里面的大侄女笑呵呵地说,“哎呀,小姨啊,一打电话就有事儿找你真不好意思,这不是你外甥孙子高考没考好,想去北京打工吗?他什么样你也知道,这不想托付个熟人照看点,小姨那边有合适的地方吗?”
    冯子珊顿时就觉得……真是爷爷显灵了。
    
    第2章 他小气啊【捉虫】
    
    秋彦背着个硕大的包,慢吞吞的跟着人流,向着高铁出站口走去。他爸林老爹就跟在他旁边,边走边叮嘱他,“去人家家干活,要有眼色点,人家说啥就是啥,别直愣愣的一条筋。”“你姨婆的电话我给你了,雇主要是对你好呢,你就呆在那儿,等八月通知书来了,我就送秋红来,你到时候就能见妹妹了。”
    这个秋彦喜欢,连忙欢喜的点了头,认真道,“我去看她,挣钱带她玩。”他瞧了瞧他爹那张核桃脸,又加了句,“给爹妈买礼物。”
    就这一句话,林老爹那颗心呦,就跟被手捏成了团一样,又疼又涩,外加还感动的不得了,当年什么都不懂的儿子,如今都知道要给他们买礼物了,一双粗糙的手忍不住的抹了抹眼泪,这才又去拍了拍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儿子,“哎!爹妈和你妹妹都盼着你好,挣钱多少不打紧,你喜欢就干,不喜欢啊,就给爹打电话,爹来接你回家。啊。”
    正说着,已经到了出站口,林老爹往外一看,他姨婆冯春花穿着件连衣裙,踩了双细高跟鞋,已经看见他们了,正扒在栅栏上冲着他们使劲挥手,脸都挤变形了。
    林老爹就拽住了秋彦的手,偷偷叮嘱他,“你包里那件羽绒服里,你妈给你缝了一万块钱进去,另一个兜里,还有张卡,上面也存了一万块钱,密码是你生日。出门在外,别舍不得花钱,喜欢什么,想吃什么,买就是了。还有你姨婆,跟她出去,你也付个钱。不过别告诉她你有钱,她可抠呢。爹妈不是靠你挣钱送你出来的,咱就当出来玩玩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