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忍者博人传同人)梅子饭团 作者:夏存桃

字体:[ ]

 
文案
三月X山中井阵,奈良鹿戴X我爱罗
 
内容标签: 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三月,山中井阵,奈良鹿戴,我爱罗 ┃ 配角:宇智波佐良娜,漩涡博人 ┃ 其它:
 
  ☆、奈良鹿戴篇
 
  
  季春,午后,天气炎热。
  灼热的光线将地面烤到烫手,似乎夏季已提前来临。微风过耳,树冠里不时传来虫鸣声,像是定点报时的钟表,扰得所有听见的人都坐立不安。
  也许毕业季总是这样令人焦躁。
  奈良鹿戴藏伏于一丛灌木中,将自己完全隐匿在树叶和阳光交织出的阴影里。他很饿,同时也很想午睡。由于任务需要长久等待和观察,他选择了灌木丛中最为舒适的位置当作据点,只要躺下来,视线刚好可以看到空中漂浮的白云。
  云真好啊。
  这是他的父亲奈良鹿丸很喜欢说的一句话。
  他认为云是世界上最自在的东西,来去自如,漂浮不定,风往哪里走就往哪里走,走得再慢,也不会有人来催它。
  鹿戴觉得讲出这种话的父亲有点傻气。
  在他看来,云要变成雨,有时又要变成雪,如果遇上大风,还要被吹得七零八散,与其说云彩好,不如说好与不好的地方一样多。
  他认为还是风更自在一些。
  当然,这只是他个人的想法而已,毕竟他不可能变成风,成天念叨着“还是看云好啊”“将棋也好久没下过了”之类语句的父亲也只能在嘴上偷懒。他是第七代火影的助手,每天忙得不见人影,而鹿戴也必须像现在这样埋伏于灌木丛中,为今天的任务犯愁。
  他的目标是一盒便当。
  用红漆盒子装起来的、只看外表就香气扑鼻的便当。
  这是他们今天的午饭,同时也是午餐时间结束前必须完成的任务。
  油女老师将学生分成三人一组,并在不同地点放好便当,所有小组凭借自己的能力,或抢或找,只要拿到便当吃进肚子里,就算任务完成。
  他们还只是忍者学校的学生,这样的任务并不算太难,同期生的忍术水平也不至于教人头疼,但争来抢去总是麻烦事,如果让鹿戴自己选,他宁可挨饿。
  “你觉得他是在等同伴吗?”
  同样隐匿于灌木丛中的山中井阵问他。
  井阵与鹿戴一样,是第十七代“猪鹿蝶”的成员之一,由于奈良一族、秋道一族和山中一族早在战国时代就结下的渊源,他们甫进学校就是同组,约定俗成一般,谁也没有异议。
  鹿戴听别人讲过,他的父亲奈良鹿丸,井阵的母亲山中井野,以及蝶蝶的父亲秋道丁次,曾被称为“最完美的猪鹿蝶组合”,几位家长彼此之间也是要好的朋友,经常一起聚餐,甚至在山中井野的提议下指导他们修习忍术。
  平心而论,鹿戴对所谓的修行毫无兴趣,外出聚餐他也觉得麻烦,至于另两位出生时就注定要成为伙伴的同龄人,到目前为止,他也不认为关系有多亲密。
  秋道蝶蝶是他们当中唯一的女生,跟所有这个年纪的少女一样,是个爱美食又爱幻想的可爱女孩。不过即使再可爱,女孩子也是鹿戴不擅交往的对象,所以大多数时候他还是更愿意跟井阵作伴。
  就像现在这样,他们找到第一份便当后猜拳决定,赢的人回教室吃便当,输的继续留在任务地点。鹿戴和井阵都猜输了,只能顶着炎热的天气,在灌木丛中等待下一个猎物。
  “博人和佐良娜都不在,如果他不是在等人,为什么守着便当不动?”井阵又问了一句。
  他的身体往外探得太过了,一缕浅黄色的头发挂在灌木叶子上,背着的短刀刀柄快要穿出树丛。
  “也许是发现我们了吧。”鹿戴说着,伸手将他往回拉了一拉。
  他们所说的人,自然是那个红漆盒子当前的所有者。鹿戴记得他叫三月,是漩涡博人和宇智波佐良娜的队友,也是学校里表现最为出色的学生之一。
  他不论何时都穿一件蓝白两色的宽大上衣,将双手隐在袖中,看着就不太好接近的样子。虽然与他不甚相熟,但鹿戴知道,三月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如果不好好计划,他们根本拿不到那盒便当。
  真麻烦啊。他想。
  “等了这么久也没看到他的同伴,不如动手抢吧。”井阵说,“二对一,怎么看都是我们这边的胜算大。”
  “看起来是这样没错。”
  鹿戴说着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很快画了几个圆圈。
  “这是目标三月,这是你,这是我。”他一边画一边解释,“等下你先引开三月的注意,我绕到他背后用影子模仿术牵制他的行动,只要能抓住他,便当就是我们的了。”
  “蝶蝶不在没法用阵型,只能这样了。”井阵解下挂在腰间的卷轴,准备提笔作画。
  “不过你没问题吗?”他又问,“现在可是中午。”
  中午是一天当中影子最短的时候,对于鹿戴的忍术来说,是最不利的时间段之一。
  “的确有问题,我的忍术可能发挥不了太大作用,所以这个计划的关键其实是你——”鹿戴用树枝轻敲一下井阵的脑袋。
  “你的心转身之术。”
  所谓心转身之术,就是使自己的灵魂侵入对方身体之中,为山中一族的家传秘术。鹿戴无意中曾见过井阵修习这门忍术,即使他的精神力还不够,对付一个同期生应该绰绰有余。
  他的全部计划,就是先由井阵吸引三月的注意,再由他绕到背后使用影子模仿术,即便偷袭失败,三月为了避开鹿戴的影子也势必要进行移动,在他不可能同时应对两个人的情况下,鹿戴有信心将他们三人的距离调整成直线,便于井阵施展心转身之术。
  “怎么样,你可以吗?”鹿戴问,“虽然我们配合的次数不多,但能做到吧。”
  “嗯。”面前的黄发少年轻轻点头,“应该……没问题吧。”
  他的脸有些红,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天气实在太热。
  鹿戴轻叹口气,伸手打开背包,取出一枚铮亮的、刻有砂隐标记的苦无。
  井阵的笔已经悬在卷轴上空,一滴墨水溅下,眼看就要落在纸上。
  这个过程可能只有两秒钟,但鹿戴还是在这瞬息之间抬起头,恰好看过一缕浮云飘过。
  热风随之迎面而来,空气中弥漫着像是风之国常见的热砂气味,令人不自由自主地想闭上眼睛。
  任务真麻烦啊。他无奈地想,要是挨饿也算完成任务就好了,即使被扣掉分数,他也没有什么怨言。
  油女老师是非常严厉的人,他习惯将各种训练穿插在学生的日常生活中,为的是教导他们无时无刻不牢记自己是一名忍者,然而这样的教导方式对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未免太密不透风了。
  如果换做父亲,一定会跟自己一样努力地找机会偷懒吧。换做母亲的话,大概会很喜欢这种方式,毕竟她是那样的大胆和果决。
  如果,换成那个人呢?
  那个人的少年时光是怎样的?
  耳边传来轻微的“啪嗒”声,是那滴墨水终于落下的声音。
  “开始了。”
  他握紧了那枚苦无。
  
 
  ☆、山中井阵篇
 
  当奈良鹿戴说出他的计划时,山中井阵的第一反应就是那盒便当没法抢到了。
  原因很简单,他的心转身之术到目前为止只对极少数人——确切地说是家人和朋友——起过效用。
  井阵是山中家族的传人,第十七代“猪鹿蝶”的成员之一,与他同辈的鹿戴已经将家传秘术运用得有模有样,蝶蝶的倍化之术也学得不错,只有他的秘术修行仍在原地踏步。
  这件事说出去很不好意思,所以他从未告诉过鹿戴和蝶蝶,只一个人躲起来偷偷苦练,期待有一天能赶上他们的步伐。
  结印顺序、查克拉的变化以及各种要领他早已熟记于心,但不知为何,真正需要运用时总是差那么一点。
  井阵一度以为是自己的天分不够,但父亲说他已足够聪明,体术和超兽伪画都练得既快又好,心转身之术不过是时间问题,不用太担心。
  相对父亲的宽容,母亲在这件事上就要显得急躁多了。她不止一次说,山中家族的人不可能学不会心转身之术,井阵迟迟不能运用自如,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这孩子,是不是害羞得有点过头了?”
  在又一次练习失败后,母亲俯下身用手指拨开他的额发,很疑惑地问出这个问题。
  “对别人进行精神攻击是觉得不好意思吗?”
  那时井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低着头沉默。
  母亲的语气明明很温和,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但他就是觉得脸上发烫,烫到连手心都在冒汗。
  “他做得够好了。”一旁的父亲说,“而且对我也确实成功过。”
  “正因为对你成功过,才说明这个问题有多严重。”母亲说着叹了口气,“这孩子太过温柔了。”
  井阵无法判断这个评价是好是坏。母亲经常说父亲是个温柔的人,也说过在脾性方面,井阵要更像父亲。
  “我的性格不好吗?”
  他忍不住问。
  一向爽朗的母亲听言愣了一下,但很快冲他笑了。
  “作为家人和朋友,温柔的人当然很好,但在忍术修行上可是不行的哦,你要试着更坚决一些。”
  “我可以吗?”他问。
  “山中一族的感知能力和精神控制是木叶最强的,你是我的儿子,没道理学不会。”母亲伸手在他背后拍了一拍,“你这小子,是想输给鹿戴和蝶蝶吗?”
  他当然不想。
  “那就行了。”母亲微笑时的眼睛和鸢尾一样蓝,“加油吧。”
  如果只学会了父亲的忍术,那母亲一定会很难过的。这样想着的井阵确实有在好好努力,即使收效甚微。他的心转身之术面对父亲能够成功,也仅仅因为他是朝夕相处的父亲。
  “是认识的人就好”是井阵与别人相处的最大原则。他不擅长讲话,也不会主动跟别人交往,比试体术或是其他实战训练倒是没问题,但只要一想到要让自己的精神入侵到不认识的人身体里,他就不由自主地要脸红。
  心转身之术能够成功的要素是自身精神的高度集中,他那么容易害羞,连陌生人的眼睛都不敢看,难怪到现在都练不好。
  正因如此,当奈良鹿戴说整个计划的关键在于他时,井阵又一次感到脸在发烧,毕竟目标人物三月对他来说,还算不得熟识。
  他们有时上课会坐到一起,三月跟同组的博人和佐良娜经常有说有笑,说到好玩的事或是对讲课内容有疑问,偶尔还会征询他的看法。他每次主动跟井阵讲话都是笑着的,声音既柔和又轻缓,像是软绒绒的蒲公英。
  井阵与鹿戴和蝶蝶在一起时明明也会开玩笑,面对三月却拘谨得要命。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对蒲公英过敏。
  “怎么样,你可以吗?”鹿戴问他,“虽然我们配合的次数不多,但能做到吧。”
  他只能说可以。
  距离午餐时间结束只有不到半小时了,鹿戴计算好距离,很快提醒他计划开始。井阵展开卷轴施展超兽伪画,寥寥几笔后,两头墨狮跃出纸面,向三月狂奔而去。
  超兽伪画是用注入查克拉的笔为绘画赋予活动能力的忍术,攻击力不高,不过是提供掩护和引开敌人注意的好办法——当然,仅针对忍术并不高明的人而言。
  那位守在便当盒旁的白发少年见到朝自己奔来的伪画狮子,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一只手仍藏在袖中,另一只手抛出两枚手里剑。暗器旋转着朝墨狮击去,铁画相撞,狮子化为墨水,而紧随其后的、井阵的短剑已经出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