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欠了你的——老炮儿飞波同人 作者:公子景宸

字体:[ ]

 
 
文案
谭小飞出狱之后便脑袋一热跑来北京找张晓波,在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有些莫名情绪逐渐浮出。
 
谭小飞:张晓波!
 
张晓波:怎么?
 
谭小飞:我没钱,你借我吧,我会还你。
 
张晓波: 啧,真是欠了你的。
 
有些债,欠下了,就愿意用一生去还。
 
 
扫雷说明:文中的候晓杰会和弹球儿凑成一对儿哦~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小飞,张晓波 ┃ 配角:侯晓杰,弹球儿,阿彪 ┃ 其它:He
 
 
 
  第 1 章
 
  谭小飞从看守所出来,抬头望了望天,阳光亮的刺眼,伸出手遮住了眼睛,感受着阳光沐浴全身带来新生的感觉。
  站了有一分钟,头都有些晕眩,谭小飞才放下手,走到马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麻烦去s小区。”头靠在车座的靠枕上望着窗外。
  是他自己不让家人来接他的,出狱之前爸爸的老部下告诉他出狱之后的去处,是他爸过户到别人名下的财产,现在他出狱了,房子还有一些资产还是要还给他。
  望着窗外匆匆闪过的街景谭小飞有点迷茫,“以后”这个词他在里面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是刻意的不去想,他爸绝对都给他铺好了路,但是此刻却觉得有些后悔。
  他不想再像之前那么活了,那样的他并不快乐。
  回到家拿好证件、钱,下楼买了部手机。又招了一辆出租车。
  “师傅,火车站。”
  付了钱,径直走到售票大厅买了张最近时间去北京的车票。握着车票的谭小飞坐在候车室的座椅上闭目养神。
  以前的一切追根到底也说不清到底谁是谁非,已经失去了三年的自由,是不是已经偿还了呢。
  他觉得没有,他觉得自己还欠了张晓波一声对不起……
  在火车上受了七个小时的折磨,下车的时候两条腿都有点持不住微微发颤,谭小飞使劲锤用拳头锤了两下。
  打车直接到后海的老胡同,谭小飞没走多远,一眼就看到了“聚义厅”这三个大字的牌匾。
  站到这个别具一格的酒吧门前,谭小飞笑了,放佛这三年的时间并没有溜走,这儿还是六爷的江湖。
  跨进门内左手边就是一张大太师椅,上面还铺着一张虎皮,旁边是吧台,老式儿的实木桌子,菜单是用毛笔写在竹签上的,这风格就差一把珠算子了。客座都在右手边,长条木板凳排了三排。
  谭小飞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坐,一抬眼正巧看到张晓波和几个年轻人一起走了进来,招呼他们坐。
  张晓波和三年前模样并没有变化,气质却变得不同了。还记得当年关着他的时候跟一只小野猫似的,倔强的小样儿,挨打了也不吭声,回头就把他全球限量的恩佐划了个大道子。现在的张晓波却变得成熟内敛了很多,谭小飞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酸涩,果然物是人非了吗。
  张晓波在招呼完客人之后一转身跟谭小飞正打了个照面。谭小飞眼看着他从迷茫到惊讶再到愤怒一系列的表情变化觉得挺好玩,挥了挥手。
  张晓波气势汹汹的走到他面前,“你他妈不是在牢里关着呢吗,越狱了啊。”
  这瞬间炸毛的模样还是没变啊,谭小飞心里宽慰了不少。“出来了,来看看老朋友。”谭小飞淡淡的说。
  “谁他妈是你老朋友,从我的店里滚出去。”
  这一嗓子没控制好音量,邻桌的客人纷纷侧目。张晓波赶紧赔笑,“没事儿没事儿,熟人,闹着玩。”
  “你承认了啊,那我要点一杯你店里特制。”说着手指点了点菜单上写的特制酒。
  张晓波气的牙根直痒痒,手握着拳头松了又紧,天人交战了一会,“喝完这杯就滚。”
  调好的酒duang的一声放到桌子上转身就走,谭小飞也不恼,慢悠悠的小口啄着酒。
  这一小杯酒谭小飞足足喝了三个小时。张晓波严重怀疑他是不是喝到嘴里又给吐回去的,要不怎么这酒就一直不见少呢。一开始张晓波从他身边过还会给他个臭脸,后来就几乎忽略了他的存在,因为太忙了,十一点多正是酒吧热闹的时候。
  谭小飞其实有他自己的打算,这三个小时他一直在心里边儿盘算着怎么到张晓波家蹭住的地儿。从再见到张晓波起他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可能是太久没接触“旧人”了吧,哪怕是有过“过节”,有过“恩怨”的也都随着岁月的冲刷变得淡的没了痕迹,他现在只想看看张晓波现在的生活过得怎么样。
  刚想到c计划就被一声巨响震的回了神儿。
  谭小飞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坐在靠窗的两桌年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动起了手,先是互相推搡骂骂咧咧,现在干脆来了个全武行,刚才那一声巨响就是推倒桌子发出来的声音。
  张晓波在中间被拉扯着,谭小飞赶紧跑过去想帮忙拉架。喝多的人就是这样,不拉还好,越拉越来劲,抄起酒瓶子就要往对方身上砸,张晓波怕出事儿赶紧一把抱住那人,却不想那人本就喝多站不稳,一个趔趄酒瓶子就脱了手,眼看着酒瓶子直奔张晓波的后脑勺,谭小飞想都没想一把抱住张晓波的头,那个酒瓶子下一秒就在谭小飞的脑袋上炸开了花,血顺着额角留了下来。
  张晓波看见谭小飞一脸的血还在抱着他不撒手,赶紧挣开他胳膊拿纸巾往他脑袋上糊。他不知道为什么谭小飞会出手,为什么会救他。他现在脑子里乱的堪比一锅粥。
  “没被砸死倒被你戳死了。”谭小飞的声音悠悠的传来。
  张晓波猛的回神,发现自己一直在拿纸巾往他伤口上戳。尴尬的松了手,把纸巾丢给他,“没死就自己按着,我带你去医院。”
  谭小飞拽住了他的胳膊,“没事儿,不用,等这边处理完的。”
  一看这边见了血,酒蒙子都开始清醒了,谁也不想闹出人命,都收了手干在那对骂过嘴瘾。
  不知道谁报了警,没一会警察来了直接把这些闹事儿的都拽上了警车,张晓波和谭小飞也跟着一起坐上了警车。
  到警局录了笔录,那边也赔了钱,一切解决妥当俩人便一前一后走出了警局。
  张晓波发现他只要见到谭小飞就注定倒霉,三年前是,三年后的今天依然是。他下午进门时候就应该拿扫把把他哄出去,心软个毛线啊。可是刚才在酒吧谭小飞又把他救了,这事儿又该怎么论呢。张晓波越想越觉得这事儿忒特么操蛋。
  “喂,我说”张晓波转过身指着谭小飞,“晚上的事儿我得说声谢谢,但是现在,你可以打哪儿来回哪儿去了。走好,不送。”
  “你觉得咱俩这算两清?”谭小飞指了指自己的额头。刚才已经做了简单的包扎,但是脸上还有没擦干净的血迹,看起来……有点惨。
  张晓波有点心虚,硬着头皮扯着嗓门喊,“那你想怎样!”
  谭小飞勾了勾嘴角,伸出两根手指,“俩字,负责。”
 
  第 2 章
 
  “呸。”张晓波下意识就蹙了口唾沫。
  谭小飞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刚从牢房里出来就坐七个小时车赶到北京,一杯酒还没喝完脑袋就被开了花。”说着还用手戳了戳自己的伤口,疼了嘶了好几口气。
  我他妈让你来北京的?我他妈让你来我店里的?我他妈让你给我挡酒瓶子的?这三句话在嗓子转了一圈还是没说出口,张晓波就是这么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顿了半晌,“走吧,去我家住两天,脑袋好了麻溜滚蛋。”
  谭小飞笑着跟上了张晓波的脚步。
  回家的一路上张晓波都在想,这事儿怎么就这么巧合,像是安排好了似的。不过伤者为大,他又不能说什么,干呕着一口气,在心里腹诽了一路谭小飞。
  谭小飞跟着张晓波,时不时的侧头看着他,看着他纠结的表情和偶尔嘀咕什么的嘴就知道定是在骂自己呢。谭小飞觉得好笑,又觉得冤,我浪费那三个小时想出来的abc计划还没等实施呢就被这一瓶子削进了你家,不过这冤也冤的值了,过程虽然简单粗暴了点但这都不重要,进你家门才是目的。
  回到家,张晓波丢给他一双灰色的拖鞋,然后自己趿着俩黑色脱鞋进了卧室。
  谭小飞打量着这个不大的房子,简单的一室一厅。就是这屋子里乱的实在不敢恭维。
  茶几上铺满了零食袋子翻开的杂志和吃剩的水果皮,地上有一只被遗弃的袜子,谭小飞找了半天才看到另一只在沙发缝里。谭小飞抠了抠沙发缝又抠出了俩硬币一张扑克一块德芙。
  谭小飞:……
  张晓波从卧室换好衣服出来就看到谭小飞夹着他的两只袜子在收拾茶几和沙发。杂志整齐的码在茶几的一角,零食袋子和果皮都用塑料袋装好放在了门口。
  看张晓波从卧室出来,谭小飞抬头,“你家的拖布在哪儿。”
  张晓波瞬间被臊红了脸,“别整了,半个月霞姨会来帮我简单收拾收拾。”
  谭小飞含笑看着他点了点头,把袜子扔到了洗衣机里。
  张晓波被谭小飞笑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跟在他身后“你笑什么笑,老子这是乱而不脏,男人住的地儿就该是这样。”
  谭小飞没答话,转头看张晓波手里拿的半袖t恤和短裤,“给我的”
  “就这身买大了,没咋穿过,凑合穿吧,这两天有空带你去买点换洗的衣物还有生活用品。”
  谭小飞点点头,接过衣服就往卧室里走。
  “诶诶,谁让你随便进别人卧室的”张晓波伸手拦住了谭小飞,“都寄人篱下了还在这穷讲究,在这换。”说着点了点客厅。
  “哦”谭小飞听罢就开始脱裤子,三秒钟不到裤子就滑到了脚踝。
  ……大哥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故意的,你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还有我让你脱没让你当着我面脱啊。
  张晓波不自觉顺着他裤子滑落的方向看过去,谭小飞两条白腿暴露在空气中,他双腿修长,肌肉均匀,看着就有力。
  呸呸呸,他有的你还不是一样有,有什么好羡慕的。张晓波跺回卧室拿了备用枕头和毯子扔在沙发上,“喏,你的床。”用下巴点了点沙发,那傲慢的小样儿看着就想把他压在身下好好疼。
  谭小飞承认自己在三年前就对张晓波起过这种念头,那时候的自己顶着官二代的光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除了真心喜欢的车子以外什么都不在乎,被人说睡了马子也只是出于好面子为了在哥们面前树立威信才把人抓来想揍一顿给点教训。等这小子倔强的在自己面前吼着“我都说我没碰她了,你tm是听不懂人话?!”的时候,谭小飞是相信他的,他的眼神干净,纯粹,透着股不服输的韧劲儿。谭小飞看着他的眼睛只觉得下腹有点紧,想就地扒了他看看那双眼睛还能流露出什么神情,不知道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念头,赶紧挥了挥手,让手下把他拖了下去。
  张晓波把他最爱的恩佐划了的时候他是真有点动气了,老子不动你你他妈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手下的又一次把张晓波带到了他眼前,不同的是这次这小子满脸是伤,鼻青脸肿的疼的直哼哼还在那死撅不认错,“我本来就没碰你马子你还关我,划了你的车算扯平了。”
  谭小飞被这逻辑唬的差点信了,呵了一声捏着他的下巴,小时候他爸为了让他能防身特意把他扔去跆拳道柔道散打学了个遍。他知道自己手劲不小,捏的张晓波下巴咔咔作响,“你说扯平就扯平?我的车怎么办?”
  “修呗,我灯罩儿叔那啥漆都有,给你刷个好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