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训龙+番外 作者:南明离火(中)

字体:[ ]

 第45章
    
    “妈……妈妈!”
    “妈妈你等一下……不要走……”
    “……妈妈……”弗莱塔上气不接下气跑着,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的甚至破碎不
 
成音。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呼唤让他觉得莫名的熟悉,好像是曾经他做过这件事情说
 
过这些话一般。弗莱塔突然一下子站定愣住了,他用力地对着塞西莉亚的背影大喊:
 
“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你说过的所有话了!”
    希尔夫人突然就停了下来,她缓缓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你想起什么了?”
    “我想起你把我抛在山崖那次,在我身边说过的话。你说的那个他是伏地魔对吗
 
?妈妈你对我那么严格是为了让我有朝一日面对他,对吗?”
    “……是的。”塞西莉亚没有否认,她的眼神有些空:“所以你怪妈妈么,亲爱
 
的?”
    弗莱塔沉默一会儿,妈妈曾经把自己关在地下室整日整夜让他看书学咒,曾经把
 
他带到暴雪呼啸的风眼里练习,曾经亲自化为阿尼玛格斯变成银蛇与他练习,也曾经
 
多次为他在学习上不达目的而恨其不争地惩罚他。那个时候无论自己怎么求饶,她都
 
从来没有放松懈怠过自己。男孩一步步接近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妈妈看他已经
 
不用蹲下来,他已经长得只需要稍微抬头就可以看到母亲的眼睛。弗莱塔伸出手用力
 
抱住妈妈,头蹭蹭她的颈侧:“不,永不。”
    塞西莉亚回抱住儿子深深吸了几口气,呼吸间居然有些颤抖,不知道什么时候她
 
的小宝宝已经变得可以拥抱她了,回想十年多年来的这些日子,她没有一日不把他放
 
在心尖上看成比命还要重的东西。“弗莱塔,你是我最重要的宝贝,为了你我可以付
 
出一切。我对天发誓若是有人伤害你必须先杀了我……”
    “我也是。”弗莱塔眨眨眼,拍了拍母亲的肩膀,“妈妈,我长大了。请你相信
 
我,不会有人那么轻易带走我伤害我的。我是男孩子,我一定会倾其所有和爸爸一起
 
保护你。”
    塞西莉亚摇摇头眼眶有一些湿润,弗莱塔伸手摸摸她的脸,皱着眉说:“怎么哭
 
了?我宁可为你去采下天上的星星,宁可为你去取来深海的珍珠,愿意做尽一切事情
 
让你欢笑。请别让我看到你的眼泪,亲爱的妈妈。”
    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塞西莉亚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要她心里一有
 
阴霾弗莱塔就会立刻察觉,口吐玫瑰想尽法子用遍最好的辞藻来讨她开心。后来她才
 
知道这孩子只有在非常无措的时候才会这样做,以此来缓解内心不被人察觉的慌乱。
    “妈妈没事。”
    “所以,告诉我你的秘密好吗,妈妈?我很担心我很好奇,你说过我总有一天会
 
面对黑暗,但你不能够让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去战斗。我已经是个大人了,让我
 
替你分忧。”
    塞西莉亚把弗莱塔带回自己的宿舍,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冥想盆,用一个
 
清水咒灌满了它。在弗莱塔等待与鼓励的眼神中,她拿出自己的魔杖抵住了太阳穴,
 
片刻以后抽出了一条雪白的银丝。希尔夫人看着那条银丝目光复杂,最后还是把它放
 
进了冥想盆里。
    “希望你看过以后不要后悔也不要怪我。”
    “我永远爱你,妈妈。”
    弗莱塔将脸浸入水中,一瞬间他像是突然进入了一个被构筑的世界里。泼墨一般
 
的笔触勾勒出来世界里的每一个建筑与人物,就像是上个世纪才有的印象派画风。一
 
开始还有些模糊,但随着墨迹的增多一切渐渐清晰起来。
    弗莱塔发现自己站在了一间装饰极为华丽考究的房间里,外面正下着雷阵雨,瓢
 
泼的雨滴狠狠地砸在落地窗上泛出一片模糊的水纹。房间里阴暗极了,壁炉里没有点
 
火挂灯也没有亮起,弗莱塔看着屋子里的摆设突然意识到,和他原本隆冬的世界不同
 
这段记忆里应该是一个夏天。
    弗莱塔转身,一个黑发黑眼的男人坐在沙发上,虽然他面色有些蜡黄看上去似乎
 
疲惫了些,但毫无疑问他面容英俊到令人叹息。男人有一双相当好看的眼睛,就像是
 
有人浓缩了整整一个黑湖的深幽轻柔地放进了他的瞳仁里。此时这个男人怀里正用自
 
己的外套裹一个三四岁大的孩子,看不出男女,只能够借着阴暗的光芒看清楚那头脏
 
兮兮的银色短发。
    房间的门被突然推开了,一个留着及腰铂金色长发的男人走了进来,与黑发男人
 
不同,这个人面容美丽到模糊了男女之间的界限。他似乎有些不耐烦:“里德尔,我
 
还有一些事情没处理完,所以赶快告诉我你着带着个野种赖在我家不走的目的!”
    “别那么无情,阿布。”被称呼为里德尔的男人轻轻笑了下,眼睛微微一弯像是
 
春风拂绿了山脉,好看到让人失神。“看看我怀里的孩子,这可不是什么野种,而是
 
我今天捡到的宝贝。难道你没有兴趣吗?”
    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皱了一下眉,灰蓝色的眼睛却依旧漂亮极了。他大步走了
 
过去,看清楚了里德尔怀里的孩子以后面色难看的可怕:“真像是一只地下道的老鼠
 
,没有想到怀特家的血脉最后居然落魄成了这个样子。”
    “怀特?所以你知道这孩子的出身?”
    “即使脏成这样,那头银毛也不能被否认。如果没猜错的话,也就只有北欧那边
 
有一个怀特家族的人能够长成这样。”阿布拉克萨斯对于世家的出身显然比里德尔更
 
清楚。
    “既然也是贵族,为什么我会在街头捡到她,并且看见她正在和野猫抢垃圾吃?
 
”里德尔摸摸怀里孩子的头,露出一个不解的笑容。
    “中世纪猎巫行动,全族死的差不多了呗。”阿布拉克萨斯恶劣地笑了笑,“据
 
说十年前最后一支血脉就消失了,被麻瓜用钢针钉死在了十字架上然后处以火刑。所
 
以这只小老鼠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也很好奇。”
    里德尔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他目光似乎出现了一些狠戾与阴沉,他微微侧
 
过头摸了摸孩子的头:“所以,是低贱卑劣的麻瓜害死了尊贵的纯血巫师?并且让一
 
个纯血的高贵巫师后裔流落街头?”
    阿布拉克萨斯感觉到了危险,脸色一怔没有再敢说话。里德尔也没有继续追问,
 
看了他一眼突然重新露出了和煦的笑容,黑发黑眼的男人撑着小孩的胳膊像是举布娃
 
娃一样把她举了起来:“阿布,怎么样,要不要来一个女儿?很乖的哦?”
    “什么,看不出来这只老鼠还是母的?”被问到话的铂金贵族狠狠地嫌弃道。
    “当然,未来肯定会是一位美丽的淑女,要不要养一个?养嘛!”
    这感觉就像是缠着要养宠物狗的倔强孩子一样。阿布拉克萨斯头上滑下黑线,最
 
后咬牙说道:“不用了,我已经有卢修斯了。”
    “哦,我想卢修斯那孩子一定很想要一个小妹妹。”
    “并不!”铂金大贵族忍无可忍,“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只脏兮兮的小白鼠,为什
 
么不自己养呢!汤姆·里德尔你也没有儿女啊!”
    “自己养吗……”里德尔笑了笑像是考虑了一下这个事情,最后摇了摇头。他轻
 
轻抱起银发女孩,拉拉她的小手,温柔地盯着她的眼睛笑着说,“真可惜,既然没有
 
人要你的话,就把你送给纳吉妮当点心好不好哇?”
    “喂!!”
    弗莱塔看着面前抱孩子的男人以及跳起来似乎要骂人的铂金色头发男人面上露出
 
一丝不解,他看着里德尔怀里的女孩微微露出惊讶的神色。弗莱塔曾经也猜想过一点
 
真相,却万万没想到事情是这么个进展。
    房间里的一切瞬间分崩离析,人与事物都消逝而去化为墨水。弗莱塔眼中整个世
 
界重新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像是无意间在手上用羽毛笔画上了一道以后,尽管用力抹
 
去依旧留下的淡淡的痕迹。墨水围绕着弗莱塔环绕了好几圈,似乎在抚摸着他,最后
 
离他而去后再次重新构筑一个世界起来——男孩知道这又是另一段记忆了。
    这次记忆里的世界似乎离上一段记忆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弗莱塔摔在了一个石阶
 
上,他大声叫了一下却发现根本没什么痛觉。于是直接站起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突然
 
他愣住了,因为弗莱塔身边就坐着一个女孩儿。
    那个小女孩大概十一二岁,看上去和弗莱塔同龄。男孩看见她有着一头及肩的银
 
发,精致可爱的脸像是女神殿里的小仙女雕像。女孩身着一条黑色的裙子,白皙的肌
 
肤像是刚落的新雪,此时她坐在石阶上像是非常无聊,一枚银币正漂浮在她的手指间
 
不断穿梭着,像是有生命一般。
    突然女孩站了起来,根本没用魔杖的情况下,她拍拍手那枚银币就变成了一直振
 
翅而飞的银色蝴蝶(1),蝴蝶一边飞一边落下晶莹的鳞粉,她简直看痴了,追着那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