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网王同人)琥珀情事 作者:毒毒sama

字体:[ ]

 
文案
 
那个身材娇小的少年,此刻正静静地站在手冢面前,猫一样圆圆的眼眸望著无框镜片后漆黑如夜的凤眸,不屈的战意让琥珀色的眼绽放出阳光般璀璨金黄的光芒。白皙精致的面孔,小巧挺直的鼻梁,粉红柔润的唇瓣,让真田觉得他更应该出现在其他地方而不是挥洒汗水的网球场上。
  那样娇小的身材如何能承受对手猛烈的进攻,那样细瘦的手臂如何能够得到线路刁钻的来球?
  所以,真田有理由相信,无论越前龙马在传闻中被评价得多么出色,青学派出这样一个一年级的小鬼,不是无人可用,就是根本已经放弃了这场比赛。相反,被冰帝的神监督派上场的日吉若,可是下届部长的热门候选。
  越前龙马,这场比赛你能走多远,我并无太大的期待。
 
  (1)
 
  关东大赛第一轮就出现如此精彩绝伦的比赛,是真田从未料到过的。
  那时候,天空正蓝,阳光灿烂,真田的心情也如同这明媚的天气一般愉悦。轻松战胜了对手之后,他一边收拾著东西,一边盘算著等下路过金井综合医院时,正好去看看在住院治疗中的幸村,带去这意料之中的比赛结果。
  也就在那时候,耳畔传来匆匆路过的别校学生兴奋的讨论。他们谈论的是那场首轮最受关注的比赛,他们正要赶去观看对阵的两所学校之间的双部长之战。
  “呐,真田副部长,我们也去看看吧。听说这是第一轮比赛唯一值得一看的哦!”听著旁人的谈论,立海大附中网球部唯一的二年级正选球员切原赤也终于忍不住了,缠著真田,眼中写满渴求。
  有立海大网球部军师之称的柳莲二也在听完切原的话后表示赞同,转眼静静地望著仍是冷然以对的真田,道:“由手冢带领的青学,是今年值得关注的对手。他们在之前的比赛中未尝过败绩,有必要去收集一下新的资料。” 
  “跻部带领的冰帝学院也不是一块易啃的硬骨头,这场比赛的确值得一看。”优雅地推了推金丝框架眼镜,柳生比吕士面上带著浅浅的笑意,附和著柳莲二。
  手冢国光和跻部景吾吗?同是部长,同是全国级别的实力,这两个人在首轮相遇,将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胜负又将如何,真田突然很想知道。
  将球袋搭上肩头,深邃的黑眸静静环视每张掩饰不住渴望表情的年轻面孔,真田浅浅颔首:“既然这样,就过去看看吧。希望不要叫人失望才好。”
  赶到青学与冰帝比赛的球场的时候,双部长之间的比赛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青学的手冢微显劣势,但冰帝的跻部也并不轻松。轻灵飘逸的零式削球对阵火爆嚣张的华丽轮舞曲,将比赛一次次推向高潮。
  的确是场不错的比赛,有值得一看的资格。回想起一年级时惨败在手冢拍下的情景,站在高高看台一角的真田缓缓眯起黑眸,眸光中闪动著无可忽视的战意。
  手冢国光,关东大赛你究竟会走多远,我很期待。如果青学战胜了冰帝,如果你能带领著青学一直走到决赛,那么我将在决赛的赛场等你。三年前的失败,我要用胜利洗刷。
  “真田。”关注著比赛,也没有放过两队方阵中的任何一点变化,柳莲二此刻正对著青学一方,手肘轻轻碰了碰真田。“那个孩子,应该就是在东京都大赛上崭露头角的越前龙马。”
  回头,顺著柳的目光,真田看著那个正在红发的菊丸英二的逗弄下恼怒地拉低帽檐的娇小少年,微微讶异地挑眉。越前龙马,他是听说过的,以一年级的身份入选了要求严格,球员各有长处的青学网球部;但这个越前,值得自视甚高的柳对其关注有加吗?
  “那孩子有双不错的眼睛。像猫,不,像猫科动物。”微眯的眼眸盯著不远处的小小少年,柳莲二下了判断。
  在青学,有柳从小一起打球的乾贞治,而能够入选青学网球部,与乾平起平坐的这个少年,一定有不俗的实力,柳觉得自己有必要关注。
  柳心里在想些什么,真田并不在意。他坚信,柳关注著那个叫越前龙马的少年,一定有自己的原因;而他目前所要关注的,是宿敌手冢和跻部之间的比赛。
  离胜利只差一步之遥,手冢却在全场观众的哗然里紧抱著左臂半跪在球场上,面色痛苦。望著忙不迭地冲向球场,却在手冢的低喝里不得不站定原地的青学众人,真田眼中有浅浅的钦佩和淡淡的惋惜。
  钦佩的,是手冢在明眼人都知道有多重的肩伤里仍然坚持比赛;惋惜的,却是手冢带著这样重的伤,失利只是时间问题。
  不过,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他都想看下去。看著手冢肩伤加剧也好,看著跻部战胜手冢也罢,他只是把接下来的时间当成一种消遣。他真田玄一郎,本身就是一个除了对胜利以外,面对其他事情都漠不关心的人。
  没有胜利,再多的付出都是枉然!
  一局短短的抢七,却在两位部长丝毫不相让的坚持里硬是持续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在手冢因为肩伤导致的失误里分出了胜负。
  相比冰帝方阵的欣喜若狂,青学这边的确有些黯然。总比分锁定两胜两负一平,接下来的替补赛,比起拥有200多名球员的冰帝学院,青学在球员的数量上的确有些捉襟见肘。
  “接下来,青学应该会派上越前龙马了吧。”温文如玉的脸庞上缭绕著浅浅的期待,柳伸手拉住正要转身离去的真田,轻笑:“别急著走呀,玄一郎。比赛还没有结束。”
  “切,还以为青学有多厉害,连部长都输掉了吗?”眼瞅著真田没有说话,切原略显轻蔑地笑笑,眸里泛著些许失望。是嘛,平时听说的手冢国光有多么多么厉害,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输了,白白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在这里。
  回头淡淡地看了眼学弟骄傲轻蔑的小脸,柳毫不在意地轻轻一笑,眯眼看向昔日的同学乾贞治。“我倒是觉得最应该仔细看看下一场比赛的人就是你,赤也。”那个少年和你一样倍受期待,也许你看了之后,会有不一样的想法吧。
  至于柳的坚持,真田倒也没有反驳。反正只是消遣,时间也还早,就索性看完这场比赛吧。
  那个身材娇小的少年,此刻正静静地站在手冢面前,猫一样圆圆的眼眸望著无框镜片后漆黑如夜的凤眸,不屈的战意让琥珀色的眼绽放出阳光般璀璨金黄的光芒。白皙精致的面孔,小巧挺直的鼻梁,粉红柔润的唇瓣,让真田觉得他更应该出现在其他地方而不是挥洒汗水的网球场上。
  那样娇小的身材如何能承受对手猛烈的进攻,那样细瘦的手臂如何能够得到线路刁钻的来球?
  所以,真田有理由相信,无论越前龙马在传闻中被评价得多么出色,青学派出这样一个一年级的小鬼,不是无人可用,就是根本已经放弃了这场比赛。相反,被冰帝的神监督派上场的日吉若,可是下届部长的热门候选。
  越前龙马,这场比赛你能走多远,我并无太大的期待。
  站在底线处,半眯著金色的猫眼盯著对面思绪已不知神游到何处的对手,少年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将左手中的小球高高抛起,右腕猛力挥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明黄的弧线,小球落在日吉若脚边,飞旋了数周之后,笔直地弹向高高的防护网。
  在场的很多人,包括日吉若自己,都没能看清楚那样迅猛的来球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惊愕于少年不加任何提示的发球。但看台之上,真田看得很清楚,那是一记堪称完美的外旋发球!
  黑色的棒球帽下,深邃的眼眸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愕,让真田第一次正视少年。与上场之前酷酷的表情不同,此刻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正绽放出叫人目眩神迷的骄傲笑容,闪动著点点金芒的琥珀猫眸里满是桀骜不逊的笑意,足以让任何眼光为之凝固。
  “呐,看别的地方可以吗?”稚嫩中略带沙哑的嗓音有些特别,带著不加掩饰的挑衅,少年从裤兜里掏出备用的网球,眯著一双诱人的猫眼笑望对手。“要来了哦!”
  真的是外旋发球!眸光定定地落在滚落界外的黄色小球,真田没有发现自己的表情有多么令人惊讶。如果此刻立海大正选球员能将目光汇聚在他们所敬畏的副部长身上的话,一定会摔落满地眼球。
  向来冷凝严肃的硬朗俊脸,竟因为少年一记发球,有著微微崩坏的迹象。两年来战无不胜的真田玄一郎,让人敬畏的立海大皇帝,竟然会为一个发球惊愕到如此地步!
  比分锁定40-0,只要拿下这最后一球,第一局比赛龙马将以完美的姿态保住自己的发球局。
  唇角微扬,再次挥动右腕,在众人的惊呼里,只有真田眸光微微一沉。不对,那个外旋发球是假的,因为在少年发球的一瞬间,球与球拍之间的角度有些许的改变。而这样的改变,会让球在落地的瞬间产生的旋转轨迹发生变化,日吉若应该可以接到这个球。
  这是越前龙马故意的,还是发球失误?判研的目光久久落在少年笑得飞扬骄傲的小脸上,真田无法肯定,猛然加速的心跳是因为少年的举动,还是其他。
  果然,如真田的判断那样,日吉若接住了与之前看似无二的发球并将其还击。冷冷地嘲讽,却在抬头看向少年的瞬间瞳孔猛地收缩。他的对手此刻已经站在网前,面对黄色的小球,右臂微微下沉,轻轻一削。
  “好漂亮的短截击。”之前还对少年轻蔑以对的切原吹出轻佻的口哨,忍不住轻声赞叹。“看来,青学也雪藏了一张了不起的王牌哦!”
  微微皱眉,柳莲二紧盯著少年的动作,摇头:“不像是普通的短截击。”
  那的确不是普通的短截击,而是手冢国光赖以成名的零式削球!
  当小球落在前场,已经飞扑至此的日吉若以为自己能够接到这球的时候,那球却只是在地面旋转了几圈之后,再也没有弹起,滴溜溜地回滚到球网边。
  眸光缓缓滑过笑得如偷腥得逞的猫咪般骄傲得意的少年,真田稍显冷淡地看向一直坐在球场边关注著这场比赛的手冢,眉头微微蹙起。因为他看到了手冢向来冷凝严肃的脸微微柔和,还有唇角一闪而逝的笑意;而他,突然很不喜欢手冢这样的表情。
  为著这样莫名其妙的异样心绪感到不悦,真田泄愤般地狠狠扭过头去,抿直了嘴唇,强迫自己把所有的心思都集中到球场当中。
  如果日吉若就这样败北,那么冰帝就不是冰帝,神监督也就不是神监督了。在接下来的两局比赛中,凭藉著所谓的“演武状态”,他打乱了少年的阵脚,以2-1反超。
  “你也不赖嘛。”望著对手有些奇怪的姿势,少年抬手拉了拉帽檐,眸光灼灼地盯著一脸阴冷的对手,柔润的小嘴微微翘起。“话说回来,古武术不就是以弱的打倒强的吗?那就是说你承认自己是弱者咯!”将球拍交换到左手,飞扬地指向日吉若,少年笑得张扬。
  黑眸缓缓眯起,紧盯著少年左腕上的淡蓝色护腕,真田有些了悟。刚才就一直奇怪,明明护腕是戴在左手,却一直用右手在打球,难道护腕只是装饰用的?现在看来,这个叫越前龙马的少年,分明就是个左撇子。
  越前龙马,如果说刚才对你还有些轻视的话,我现在已经不这么认为了。你是个绝对值得期待的人,我开始期待你接下来会有怎样的表现了。
  仿佛是为了回应这份期待,在接下来的比赛里,少年展现了他的绝佳实力。优雅敏捷的身姿,漂亮俐落的抽击还有一直萦绕在精致面孔上不曾褪去的飞扬笑意,让关注他的目光无可遏制地灼热。
  静静地环抱著双臂,真田维持著惯有的冷然,却不住地从青学方阵的欢呼声里汲取著关于少年的点点滴滴。
  那个借著奔跑的冲力下蹲身体滑行至网前,再高高跃起用力抽击的姿势叫做Drive B,是少年自创的技巧。
  少年有著一帮死忠的球迷,他们叫著他“龙马殿下”,少年的每一次绝妙回击,都会让他们欢呼不已。
  深邃的黑眸漾起点点不易察觉的涟漪,安静地盯著少年娇小矫捷的身姿,一直到比赛结束,真田依然保持著最初的姿态一动不动。
  “怎么样,这是场值得一看的比赛吧,玄一郎?”回头微笑望著真田冷然硬朗的俊脸,柳莲二没有忽略那双习惯了冷淡的黑眸里些许异样的神色。不动声色地笑笑,眯眼望著青学队伍里带著永远逆光黑框眼镜的好友,他轻叹:“这次关东大赛,青学一定会走得很远,有些资料必须尽早收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