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炮儿]飞波同人-陌路+番外 作者:面面不面了

字体:[ ]

 
文案
最近看完《老炮儿》,虽然不是两家的粉,但是觉得人设很有意思,然后就开的脑洞,网上好像同人不多,我就自给自足,圈地自萌了。HE向。混世魔王攻X炸毛猫受。
 
以下文案:
谭小飞是京城赫赫有名的三环十二少,带着一帮兄弟天天飙车浑玩的混世魔王。
 
张晓波是个离家出走的胡同串子,天天窝在酒吧驻唱。
 
两个本来毫无交集的人,因为张晓波划了谭小飞的车开始有了交集。
 
一见如故的两人,因为张学军再见陌路,却在最后搅合成了一道地平线……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强强 恩怨情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谭小飞、张晓波 ┃ 配角: ┃ 其它:老炮儿、谭小飞、张晓波
 
 
  第一章
 
  北京冬天晚上的风,凌冽像一把粗粝的钝刀,迎面砍在脸上,来来回回的磨的人脸颊发麻。张晓波“磕拉”一声推开黒镜酒吧的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从门内传了出来,夹杂着陌生男女疯狂的欢呼和呐喊声。随着再一次的“磕拉”声,张晓波走出了门外,将那些声音全部隔绝在门后。
  冷风打着旋吹过来,张晓波瑟缩的耸了耸肩膀,靠在门边的角落里,从裤兜里摸出半包香烟,掏了一支点上,狠狠的抽了一口。
  此时夜已深,和酒吧里的喧闹狂欢不同,外面的街道上行人都寥寥无几。张晓波的脸被烟雾包裹住,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半边脸上,另外半边隐在暗处,忽明忽暗的眸子如沉寂的星海。
  “嗳,这不是晓波嘛!”酒吧的门再次被推开,几个穿着时尚的男女伴着激烈的摇滚乐,勾肩搭背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其中一个黄毛一扭头就看见躲在角落里抽烟的张晓波。
  “钉子!”张晓波叼着烟冲着那黄毛扬了扬脑袋,掏出一支烟递给了他,“这么早就颠了?”张晓波在黑镜驻唱都快三个月了,这些个常客他都熟悉。
  “在里面转一圈了,一个妞儿都没呲到,没劲!准备换场了!”钉子接过烟,低头拿手挡着风,点着了,抬头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借着昏黄的路灯,上上下下打量了晓波一圈,酸溜溜的说道,“哪像你啊,长得帅,妞儿都自个往你身上贴!你说你爹妈到底用什么姿势把你生出来的?”
  “你丫别胡说!”张晓波脸皮薄,被钉子一双贼溜溜的眼睛扫的有点不好意思,伸手将卫衣的兜帽带上,将脸完完全全的遮在了阴影之中。
  张晓波这长相,那在黑镜可是出了名的,特别是他那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跟只初生小鹿似的,成天湿漉漉的瞅着人,加上笑起来的时候颊边一个梨涡,要有多招人就有多招人。可这长相还真就不关他爸的事,钉子那是没看过他爸那长相,尖嘴猴腮鱼泡眼,一口被烟熏得发黄的乱牙横七竖八的挤在嘴里,走在路上离远了看,跟只大马猴似的。
  张晓波最看不上他爸,他爸年轻时候见天的就知道和人干架,后来犯了事还被抓进号子里蹲了好几年,出来之后见天的提溜着一只八哥在胡同口瞎转悠,找他那些旧兄弟吹牛逼。张晓波都不知道他妈当年到底瞧上他什么了,有时候他甚至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这丫亲生的!
  “嗳,我可听说了啊,你前几天刚呲儿了个大美妞!”钉子拿胳膊捅了捅张晓波,凑过来身,带着一脸的坏笑,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问到,“老实说,你是不是把人家给办了?什么滋味啊?跟哥们儿说说呗!”
  张晓波笑着推搡了钉子一把道:“你丫都瞎打听什么呢!压根没那样的事!”
  钉子倒也不恼,嘿嘿笑了两声,又深深吸了口烟,继续说道:“晓波,别说哥们儿不仗义,我可听说了,那妞儿来历可不小,她可是……”
  钉子话还没说完,就被由远及近的汽车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打断,一辆跑车风驰电掣的冲破夜幕朝着他们方向而来,伴着汽车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尖锐的“刺啦”声,稳稳的停在了他们的面前,居然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而在他的后面还跟着一溜的豪车,听声音也知道,都是改装过的。
  “我艹……”钉子的眼睛都看直了,“这车可真TM帅啊!”
  在北京,开一辆法拉利并不算稀奇的,黑镜门口三不五时总停着一辆两辆的。可稀奇的是,这是一辆法拉利恩佐,那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的到啊,不怪乎钉子看直了眼。哪个男人不爱车,张晓波也不免多瞧了两眼,心里多少也是有些艳羡的。
  法拉利的大门向上缓缓打开,从车里走出来一个全身上下都被名牌包裹着的年轻男人。张晓波看见他便觉得眼角一抽,在心里暗暗下了评价:“这孙子可真装!”。
  这男人个子很高,身材瘦削,染了一头张扬的白发,也不知道抹了多少发胶,桀骜不羁的竖在脑门上,两道浓黑的眉毛上挑,嘴角紧紧的抿着,全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此刻正斜歪着脑袋打量着站在门口的张晓波。从后面几辆豪车里跳下来一群打扮浮夸造作的男女,聚集在他的身后,脸上均带着不怀好意的笑,也都直勾勾的盯着张晓波。
  “你就是张晓波?”这个男人声音低沉,说话不疾不徐的。
  张晓波没料到他们是来找自己的,心里有些愕然,他瞟了这些人一眼,一个认识的也没有。只是看他们气势汹汹的模样,也不知道该说是还不是,索性闭着嘴巴不说话。
  “晓波,既然他们找你的,那我们就先走了啊!”钉子他们几个看气氛不对,跟受了惊的兔子一样,夹着尾巴跑的飞快。张晓波也没来得及拦,只好随他们去了。
  钉子一跑,那群人便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大冬天还穿着短袖夹克,粗壮的手臂鼓鼓囊囊包裹都是腱子肉的男人排众而出,凑过来恶狠狠的问道:“嘿!问你话呢!是不是张晓波?你丫哑巴了?”
  “我是不是张晓波,关你屁事?”张晓波皱着眉推了那男人一把,那人嘴巴里的酒精混着香烟的臭味都喷到自己脸上了,“你丫谁啊?”
  “我们是谁?他居然问我们是谁!”那个短袖夹克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哈哈大笑起来,后面那帮男女跟着一起哄笑了起来。
  短袖夹克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一边逼近张晓波,一边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既然不知道我们是谁,今天就让你丫知道知道我们三环十二少的名头!”
  张晓波想跑,却被那男人抓着领子一把给扯了回来,然后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张晓波的脸瞬间火辣辣的烧了起来,可他连痛都没得及喊,那男人又是一拳捣在了他的肚子上!那男人下手又狠又重,张晓波只觉得耳朵里嗡的一声好像什么炸裂了似得,五脏六腑仿佛都跟着移了位似得,剧烈的疼痛从肚子向四肢百脉蔓延开来,他“唔”的一声,痛苦的捂着肚子蹲了下去。
  接着其他人便一拥而上,雨点一般的拳打脚踢便都落了下来,张晓波护着脑袋被踢的满地乱滚,嘴里全是咸腥的味道,可他却依旧死死的咬着牙,连一句讨饶的话都没有。透过在他面前乱晃的腿,他看见个白头发的男人正靠在车上抽烟,好像这边发生的都与他无关似得,垂着眼睛,喷出一口白雾。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张晓波脑袋昏昏沉沉的,落在身上的拳头他都已经觉不出痛来了,那个白发男人才终于出声:“阿彪!”
  短袖男虽然凶狠,却很听这人的话,听到对方叫他,立马停了手,扭头过去看他。白发男人将烟头丢到地上,抬脚碾灭,然后冷冷的瞟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张晓波,说到:“行了,走吧!”
  短袖男冷笑一声,一脚踩在张晓波身上,指着他的鼻子恶狠狠的说道:“算你走运!”说完又踹了张晓波一脚,张晓波被踹的闷哼了一声,那男人才满意的转过身去,朝着众人呼喝道,“走,进去喝一杯,今天,都算我的!”
  众人开心的欢呼起来,勾肩搭背的簇拥着短袖男和白发男走进了黑镜。街道上再一次恢复了宁静!张晓波挣扎了两下,才终于从地上坐了起来。他朝着地上吐了一口血沫,慢慢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和脚,还好,都能动。
  张晓波又在地上坐了好一会,等到身上不怎么痛了,才站了起来。黑镜里喧闹的音乐声隔着门传了出来,张晓波站在门口,忽然发难,朝着酒吧门狠狠地踹了一脚!什么三环十二少,他连听都没听过!平白无故的连个为什么都没说,就挨了一顿暴揍,这口气,他怎么也吞不下去的!
  可张晓波也不傻,对方那么多人,他要是现在进去,只能自讨没趣。就他这口恶气憋着出不去的时候,张晓波看见墙角躺着的一块石头,一抹冷笑攀上了他的唇角!
  张晓波站在那辆拉风的过分的法拉利前,他左右看了看一眼,确定没人,这才抬起手来,而他手里正抓着那块石头!他用舌尖抵着刚刚被打得已经鼓起来的脸颊,冷哼了一声:“去你大爷的三环十二少!”
 
  第二章
 
  谭小飞站在改装厂里,看着自己车门上的大花道子,周边的空气都快被他冻成冰了。这台车全球总共限产400台,而且购买条件十分严苛,谭小飞好不容易层层关节打通,大费周章的从意大利运过来,统共到手也不过才一个月的时间。这还没怎么玩呢,一下就被人家挠了一个大花脸,而且张晓波下手那叫一个狠,看模样应该已经伤到电泳层了。
  谭小飞爱车如命,这简直就像是从他心头剜了一块肉一样疼啊!缓过神来他立刻下了命令,找到张晓波,带回改装厂来见他!
  其实张晓波划车,也是一时之气,回到家,反倒有些后怕起来,翻出IPAD查了查法拉利恩佐的出身,他背上的汗毛就一根根的竖了起来。这哪里是车,这分明是一件应该供在博物馆里的艺术品啊!
  同屋的黄毛本来正蜷缩在客厅里打游戏,见张晓波白皙的脸上青紫一片,回来之后便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一句话也不说,难得的暂停了游戏,屁颠屁颠的跑进了屋,大喇喇的往他床上一坐,撞了撞他的肩膀,语带调笑的问到:“晓波,你这脸上够好看的啊,这是给哪个孙子揍的啊?”
  张晓波懒得理他,往床上一倒,用被子将自己整个蒙了起来。
  黄毛天天不是熬夜泡吧就是熬夜打游戏,眼下面青黑一片,年纪不大,未老先衰跟个瘾君子似得。他跟张晓波一样,不愿意被家里拘束,所以才跑出来跟张晓波一起窝在这几个平方米的破烂地方的。黄毛见张晓波缩在被子里不愿意搭理人,腆着一张脸便去拉他被子,一边拉一边憋着笑:“嗳,晓波,你别不好意啊,跟兄弟说说,是不是被那些自称三环十二少的人打的?”
  听见黄毛说三环十二少,张晓波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他一把楸住黄毛的衣领,双眼涨的血红,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六个字来:“你丫认识他们?”
  黄毛被张晓波的样子吓的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推搡着张晓波楸着他衣领的手,可惜张晓波的手跟铁钳似得,手指末端的骨节都攥得发白了。黄毛被他的样子吓到,支支吾吾的说到:“晓……晓波,那个……我也是刚知道的……”
  “那几个孙子到底是干嘛的?!”张晓波怒吼道。
  黄毛从来欺软怕硬的,见张晓波这样子,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了,也不敢再寻他开心,只得支支吾吾的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
  原来这些个什么三环十二少,各个家里都是有些背景的,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一群人闲的闷屁,天天晚上在三环上飙车,愣是没人敢管。
  “我也是听大猛说的啊!”黄毛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张晓波,“就你前几天在黑镜呲内妞儿,好像是他们头的女朋友!好像……好像叫什么小飞!”
  张晓波愣住了,想起那个招摇的白毛。照这么说,自己不仅招了人家的女朋友,还划了他的车?!
  黄毛见张晓波不说话,实在按捺不住好奇心,凑过去问到:“你丫到底睡没睡那姑娘啊?我可是看见你们亲上了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