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盗墓笔记同人)“瓶邪黑花”心魔 作者:冰雪双鱼丢丢(下)

字体:[ ]

 
 
  
 
  ☆、第五章 他们没有未来(六)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你们懂的,该删的都删了。
过完年了,给大家放点开心的小福利,毕竟平淡太久了。
瞎子终于得到小花了,不过以后的曲折还多着呢,慢慢看吧。
另外说一句,从贴吧过来的小伙伴们,我所有的文都已搬到了这里,包括中短篇也会发,可以看得比较方便哦!
新年新气象!大家发财哦!抱拳,抱拳!
  齐焰住的地方不大,布置得也很简单,有必备的生活用品,但是不见奢华夺目。
  打开门,解雨臣站在门口,却不进去。
  “有没有讨厌的烟味和酒味?”他说,“你一个人住还是经常带人回来?”
  齐焰的回答是一把将他抱起,迅速地抱进了屋子:“有也好,没有也好,你把我的火都点起来了,难道还想半途回去?”
  “我就回去!我管你!”解雨臣用力地蹬他想下来,但是却被迅速地抱向卧室,他忙说,“把门关上!”
  齐焰也不知道按了一下墙上哪个地方,门关了,看来这间朴素的屋子还挺高科技。
  转眼解雨臣已经被抱进了卧室,扔进了大床上,后脑陷在柔软的枕头,视线又被满满地占据了。
  “有烟味吗,花儿爷?”齐焰用指腹划着他光洁的皮肤,鼻尖已经贴住他的,“或许,你可以更近地闻闻看。”
  “好像有一点点……不过还可以……”
  “那是我的味道,不是烟。”
  “哼,谁知道是哪个女人留下的?”
  “这屋子,除了你,谁也没来过……”他用牙齿轻轻地磨着他的下唇,“包括这床,以后也不会有人来!”
  解雨臣没有说话,他的目光亮闪闪的,在柔和的灯光里显得特别的生动,停顿了片刻后他伸出手,他将齐焰的脖子搂住,拉近,嘴唇也毫不羞涩地贴了过去。
  (略)
  可是,正当齐焰要进行下一步动作时,解雨臣却一把死命推开了他,红着脸瞪着他,气息仍然不稳,但是目光却有一种让人害怕的带笑的狡黠。
  “我……我不要继续下去了,起来吧。”他咬着唇说。
  齐焰笑得像哭:“花儿爷别耍我了!”
  解雨臣不为所动:“可是,我一想到昨天,我就害怕,我的阴影怎么也挥之不去!”
  齐焰只好配合着他说:“我保证今天一定好好对待你,绝不做变态的事!”
  “不行,太便宜你了。”
  “天哪,那你要我怎么做?”
  解雨臣轻笑一声,突然把他推开翻身下床:“我有个办法,马上就回来!你脱掉在床上等我吧!”
  他转身就跑出去了。
  齐焰哭笑不得,听到外面一阵劈里啪啦也不知道干什么,大概过了五分钟后,果然解雨臣又回来了。他右手拿着几条从洗手间找来的毛巾,另一只手拿着一只袋子,里面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牙膏皮带刮胡刀之类的东西。
  “你的衣服怎么还没脱啊?快脱!”解雨臣甩了甩手里的毛巾,笑得很美也很危险。
  齐焰立刻知道他要做什么了:“你……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昨天真的什么也没有做,冤枉!你不用拿这么多道具……这个皮带……你会用吗?”
  “这么说你会用?果然是老手啊!”
  “我当然没用过。好好好——”他妥协了,“只是绑一下过过瘾就算了,我昨天就只绑了你而已。那些东西,都不要用了!乖!”
  解雨臣嘴角一弯,得意地说:“别废话,脱光了给我躺平!美人儿,爷来侍候你,一定侍候得你舒舒服服!”
  齐焰也被他逗笑了。什么也不再说,在他的注视下,开始脱衣服,外套,背心,长裤,又慢吞吞地去脱短裤。
  “住手!”解雨臣忙阻止他,“谁让你脱这个?我昨天也没脱!”
  齐焰笑嘻嘻地看他不自觉地将眼睛撇开:“给你福利不好吗?我很有自信的哦!你可以拿把尺来量一量,绝对超过亚洲男性平均长度!”
  “闭嘴!这时候话还这么多!不让你脱就不要脱!”
  齐焰没有再坚持,笑着躺了下来:“是不是这样,手放哪儿?”
  “手两边举起来。”解雨臣说着,拿起一条毛巾,爬上床,将一只脚跨过去半骑在他身上,然后半抬起上身,将他的左手举到床顶,开始用毛巾打起结来。
  (略)
  那一刻,他想哭,不知道是因为悲伤还是快乐。他以为这只是因为初次体验所带来的矫情,可是到了很久以后他才发现,只要是这个男人,这个姓齐的男人,他们在彼此用强烈的方式互相占有时,他就会脆弱的想哭。全身的力量会被抽走,向来坚强而冷漠的内心都会溃不成军!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解雨臣觉得自己只是个孩子,或许更确切的说,是个弱者,永远的弱者!
  清晨醒来时,原已经会很晚,看了一眼床边的钟,发现还不到八点。
  室内昨天没有关灯,璧灯还亮着,但阳光已经透过窗帘透了进来。齐焰睁开眼睛,只是睁开了眼睛,身体却没有动,因为今天和往日不同,他怀里还躺着另一个人。
  按以往的习惯,即使是和别人过夜,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浴室洗澡,或者听到水声从浴声传出来,那是床伴比他早醒的关系。
  但今天不同,他怕解雨臣还没醒,难得贪这点时间再多休息一下吧。昨天他们其实不算激烈,至少自己是没有十分尽兴的,但是后来他就停了,他想着次日还要去拍戏,太累的话就起不了床了。他是无所谓,但是他的小花儿却是一个事业心很重的人呢。前天解家人来闹得如此不像话,他第二天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去剧组,昨天又折腾了半晚,再不让他好好睡个觉,齐焰觉得心疼的滋味还是少体验比较好。
  他的眼镜掉在床下了,昨天的过程清晰而模糊,后来也不太记得到底是谁主动,反正就是玩疯了的感觉。他不喜欢在床上扭扭捏捏的人,他以前碰到过的大多数,无论男女,都喜欢在床上装矜持,装楚楚动人,好像这样子可以博更多怜爱似的。但解雨臣却不是这样,他虽然有点不习惯,一开始的确是不习惯,可后来放开了就没什么了。他们之间身体的莫契度很高,于是质量也很好。解雨臣没有装腔作势,他仍然喜欢在上面,尽管不是实质性的。可能那样子他心理上会更放得开,使身体到得更多的刺激。所以到最后他们几乎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一直到精疲力竭。
  齐焰决定还是躺着不动,也不去拿眼镜,只是轻轻地扫了一下怀里,想欣赏一下美人的睡颜,一看之下,不由得哭笑不得。原来自己小心翼翼不敢乱动根本不管用,他的小花儿早醒了。和昨晚一样,他的背靠着他的胸膛,身体微微蜷缩,他睡觉喜欢把背对着别人,把身体蜷缩起来,这是一种保护而且不信任的动作,自从他进这个圈子里来,连睡梦里,他都是很警惕的。
  此刻,解雨臣仍然是侧躺着,他的眼睛没有闭着,他的手也小心地伸出了薄被,手上——拿着手机,他竟然,竟然!玩游戏玩得目不转睛!
  从齐焰的角度望下去,看到他的俄罗斯方块已经玩到第七关了,速度加快,解雨臣根本没心思分神去管身后的人醒了没。
  齐焰一声不吭,一起看着手机屏幕。过了第七关就是第八关,看样子更难了,所有的方块很快就往一个方向堆积,一下子就GAME OVER!
  手机被沮丧地关掉,齐焰笑笑,轻轻地将他抱住,吻了一下他的头发:“早,花儿爷!”
  “早。”解雨臣简短地回答,拔弄手机,没有再打游戏,但也没有扔下的意思。
  “今天要不要向剧组请个假?”他体贴地问。
  “不用。”解雨臣略一侧头,只是飞快地瞟了他一眼,又收回了目光,重新玩着手机,“我马上就起床。”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试着动了一下,仍然皱起了眉,只好又停住不动,空茫地睁着眼睛不说话。
  齐焰把他抱紧一些:“是不是很不舒服?请一天假不要紧的,别累着自己。”
  “没事。对了,”解雨臣马上说,“你今天不用去了,做你自己的生意。”
  他委屈地说:“为什么?我想见花儿爷,整天都想看到!你不想看到我吗?”
  “去!我才当不起呢,整天在我面前晃,你以为我很乐意?这些天你损失大了去了,何必呢?再说,你不是已经得到我了吗?左右不过如此,也不用那么积极了。”
  他话未说话,齐焰就猛地一用力,翻身将他压住,严肃地说:“花儿爷,在你眼里,我就只是为了把你拐上床?”
  “是也没什么。”解雨臣牵了牵嘴角,“你不必这么大反应。”
  齐焰将他下巴一捏,强迫他面对着自己,此刻他没有戴眼镜,所以两人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眼眸里的光芒。
  “花儿爷……”
  解雨臣不吭声,他试图想把目光转开去,但是停顿了一下,又重新看向他。
  “你干什么?”
  “我不高兴了。”齐焰突然眼神一松,一把将他抱住,把脸埋在他锁骨间说,“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别乱摸!——我,我怎么对你了?”
  “今天好歹是我们第一次在一张床上醒来,而且昨晚,也不算太平静,大家都很开心。”齐焰腻声腻气地说,“哎哟!我不要求你娇羞地扑到我怀里,至少也温柔点,不能表现得这么淡定冷酷吧?”
  “……滚!想温柔就去找那你那些仰慕者好了,我可学不会那种本事!”
  齐焰终于笑出了声,他抬起头,看见解雨臣眉眼仍然一副冷然,但是颊面残留的淡淡红色以及一直躲躲闪闪的目光,却全然出卖了他。
  他嘴角偷偷弯着,偷笑的样子真是让人忍不住想吻他。
  嘴边的美食他当然不会错过的。
  解雨臣愣了愣,没有吭声,却闭上了眼睛,承受着这细细柔柔没有半点欲望的吻。
  “瞎子……”他低低地说。
  “恩。”
  “我有要求。”
  “说吧。”齐焰回答,“你要什么?”
  解雨臣说:“钱!房子!怎么刷也刷不爆的金卡!有没有?”
  齐焰笑了,摇头:“没有。”
  “小气鬼!”
  “对别人有,对你,没有。”
  “可是我真的很缺钱,”解雨臣苦笑,“很缺!”
  齐焰将他紧紧抱住:“你真的要钱?你要的话,我给你!我以为,用钱你会生气。”
  “呵,我没有那么高贵,钱,我怎么会不喜欢呢?不然,我那么拼命干什么?”
  “行!”齐焰爽快地说,“我马上开张支票给你,数字你自己填。”
  谁知道他一松手,解雨臣却反手紧紧地抱住他:“别去!”
  他轻叹:“花儿爷?”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俗?对我很失望?”解雨臣埋在他怀里地问。
  “怎么会?我说过,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大问题。就怕钱根本没法让你觉得高兴,只会让你更痛苦。”
  “……瞎子,我什么也不要,我只有一个要求。”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