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综]千重叶+番外 作者:羽萌(三)

字体:[ ]

 
  ☆、第156章 收养
 
  垂耳兔,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沢田纲吉,已经彻底麻木了。他面前堆着一堆萝卜,还带着新鲜的泥土,金狐衔着比他大两倍的鱼,走过的地方留下湿淋淋的水渍,看起来却很轻松,把鱼拖到沢田纲吉身边,这里已经架起了一个小小的罐头盒,金色的火焰舔舐着铁皮,里面的水已经半沸腾,冒出乳白的蒸汽,隐隐约约还夹杂着香料的味道。
  面对这条看起来过于巨大的鱼,金狐亮出了爪子,刷刷刷几下把鱼肉剔下来,丢进锅里,用水符给沢田纲吉洗了个萝卜,矜持的蹲坐下来等鱼汤,身上的绒毛都没有乱一根。
  这才叫神队友!沢田纲吉啃着萝卜激动得想流泪,在这种极端的环境里还能淡定的熬汤并且找到萝卜,果然夏目其实是野生的吧!
  满足的吃了一顿午饭,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垂耳兔被夏目赶去辨认植物,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什么能果腹什么能当零食,什么适合炖肉什么适合白水煮,沢田纲吉蚊香眼嘤嘤嘤,见这种方法不好,夏目换了一种教学方式——让他用舌头记住!
  于是几天后,沢田纲吉险些吃成一个球!
  他现在已经能熟练的用四条腿奔跑,速度不慢,大致的认得了几种能吃的根茎和调味料,神情也比往日活泼,他确实学到了不少有用的东西,大概能勉强在野外生存下去了。
  夏目是个好老师,不像学校里的老师一样只会用鄙夷或者失望的眼神看他,金杏的兽瞳总是充满鼓励意味,他做错了或者记不住也不强求,很有耐心的一遍遍重复,教到他会为止。
  白天学习植物知识,休息的时候撒欢在草地上跑,晚上一起回到树上的小窝,挨在一起连深秋的夜晚都变得暖和。这里的游客很少,夏目也不怕被人发现异样,带着泽田纲吉把小半座山都转了一遍,采集能吃的坚果和埋在地下的根茎,每天都过得相当充实。
  不过等到第三天过去,夏目的神色开始凝重起来,凤凰迟迟没有回来,这并不正常。
  拥有天赐的火焰,活了上千年的大妖,生平引以为傲的是他华丽的羽毛和可怕的速度。四天,足够凤凰火飞过日本全境,这么久没有消息,恐怕是出了什么事。
  垂耳兔在草地上蹦跳,一扭头看着夏目忧心忡忡的趴在那里,长耳朵动了动,忧虑的想凑上前去。他并没有留意到,天上有一个阴影越来越近,狭长的羽翼拍动间近乎无声,松雀鹰迅猛的俯冲而下,利爪对准了褐色的垂耳兔——
  几乎在一瞬间,灿金皮毛被狂风拂动,金狐如一道电光,迅速掠过草地,洁白的四爪迈动间连成一道白线,金杏的兽瞳溢出冷光,以整个身体为武器,狠狠撞向比他大两三倍的猛禽!
  骤然遭遇攻击,松雀鹰在空中趔趄一下,掉下几根羽毛,本来恐惧的要往天空逃窜,一低头,却发现攻击他的只是一只没成年的小狐狸,心中不甘,更不愿放弃道口的美餐,于是鸣叫一声,翅膀一拐就又扑下来!
  十束多多良看着镜头,已经完全反应不能,好在垂耳兔从喉咙里挤出一声惊叫,惊醒了他。顾不上手中堪称古董的摄像机,随手一丢,三步并作两步的扑上去,先护住了离得稍近的垂耳兔,刚想去帮帮小金狐,蓦地发现自己好像多此一举了。
  金狐的迅捷完全不逊于飞禽,眼看同伴被保护起来,再没有后顾之忧,金杏色的兽瞳一闪,还不很尖利的牙齿叼住了松雀鹰的翅膀关节,整个身体压在它背上,迫使松雀鹰哀鸣一声,一头栽向地面,从昔日的空中霸主沦落到爪下败将,羽毛凌乱的被压在地上。
  慢条斯理的松了口,夏目下口很有分寸,仅仅只是造成了痛感,看松雀鹰一副惨遭蹂躏怆然欲泣的样子,甩甩蓬松的尾巴,夏目从松雀鹰身上跳下来,松雀鹰如蒙大赦,仓皇遁逃,发誓再也不在这片区域转悠了!
  金狐目送他远去,漂亮的皮毛在阳光下闪烁着近乎奢华的光,这样的生灵,就算能够被豢养,也只有顶级的豪富之家养得起,十束多多良这么想着,忍不住心痒的伸出手,哪怕被咬也想摸摸。
  金狐歪了歪头,凝视着十束多多良伸出的手,金杏的兽瞳太凛冽,十束有点忐忑的停了下来,手尴尬的僵在半空,他努力对小金狐露出一个最亲切的微笑,语气轻柔的表达自己的善意。
  “没事没事~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摸摸你……”
  说完,连他自己都笑了,竟然对一只什么也不懂的小动物说话,吠舞罗的大家知道一定会嘲笑他的。
  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明亮到近乎剔透的阳光下,金狐的皮毛根根闪光,他慢慢合上了金杏的兽瞳,然后慢慢的,慢慢的以前额,抵上十束多多良的掌心。
  温暖干燥的皮毛蹭的掌心暖乎乎的,十束多多良难以形容他在那个时刻的心情,只觉得一颗心顿时化作一滩水,整个人都快要进入什么奇怪的境界,想要一把捞过小金狐好好揉一揉什么的,可实际上……呃,他不敢。
  毛绒绒一触即离,小金狐表现的非常矜持,好像刚才只是礼貌性的打招呼而已,然后他丢给垂耳兔一个眼色,垂耳兔立刻颠颠的蹭到他身边,粘着不放了。
  这感情好的简直让人惊讶,一只狐狸和一只兔子的友谊,发到网上就是天然的萌段子。
  夏目想的事情比十束多多良复杂得多,他很喜欢这个人身上的气息,直觉也告诉他这是个温柔的人,那么就目前来看,跟着他去城市里是不错的选择,只要有电话,他至少能联系上静司先生。
  静司先生……夏目双眼放空,森森有些不情愿。这两年小伙伴们纷纷进化,让他更加招架不来,尤其是静司先生,感觉整个人都完全歪掉的样子,有时候笑起来会让夏目觉得不太好……
  算了,静司先生在日本境内,联系他也是最快的方法。
  在心里敲定了主意,夏目看着十束多多良,兽瞳里闪烁着看临时饭票的闪光。
  就你了少年!
  又是闲来无事的一天,草薙出云在精心擦拭他宝贝的吧台,心疼的抚过上面几道众人打闹留下的伤痕,那一瞬间肝都痛了。栉名安娜安静地在吧台旁边玩玻璃球,红色的玻璃球四下飞散,又被某种特殊的力量聚集到一处,发出轻碎的碰撞声。看着玻璃球的形状,安娜突然露出了有些高兴的神情,期待的看了看门外,又偷偷瞥了一眼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人。
  红发在酒吧内的光线下呈现出晦暗的光泽,像一座休眠中的火山,汹涌的爆发掩藏在死寂的假象之下,左耳的耳环不时反射着亮光。突然,本来闭目假寐的王者睁开眼,看着门口的方向,金发的青年抱着一个篮子小跑进来,显出不那么稳重甚至是跳脱的一面。
  “king!快来看看这两个孩子!我在城郊捡到的!”
  一向珍爱的摄像机斜斜挎在身侧,反倒不怎么重视的样子,十束多多良献宝一般把篮子递上前,露出里面两只毛绒绒,褐色的垂耳兔有点好奇地扒着篮子边沿向外张望,金狐矜持的动了动耳朵,尾巴护着垂耳兔,防止他太激动掉出去。
  周防尊抬眼看了看,沉吟一会儿,伸出手。他身上的气势哪怕收敛过也是无比惊人,垂耳兔瑟缩一下,“嗖”的缩回头去,于是周防尊的手落到了小金狐头上,触及的皮毛是缎子一样的顺滑,干燥而温暖,让他心里有几分舒适。
  “是不是很可爱?”十束多多良一脸兴奋,随即有点失落的垂下眼,“不过肯定是走失的宠物啊,主人家说不定已经急疯了呢。”
  草薙出云表示赞同,无论是垂耳兔还是这只华贵非常的金狐,都不是一般人家能养得起的,皮毛油光水滑,显然之前受过极好的照顾,两只待在一起又是这样的亲昵,应该是养在一起很久了。
  “我来张贴一则启事吧,在这之前……要养在这里吗?”草薙出云这话是向着十束多多良问的,实际却是在征求王的意见,如果王保持沉默,那就说明这是默许了,两只毛绒绒可以留下来,等待主人前来认领。
  可是这次破天荒的,沉默寡言的第三王权者吐出两个字,“可以。”
  他凝视着篮子里的小金狐,神情很有几分高深莫测,半晌,他把一只手放在篮子边缘,手掌宽大,离得近一些似乎就能感觉到火焰的热度。
  垂耳兔还在茫然,他的队友已经与周防尊对视,金杏的兽瞳中倒映一抹暗红,动作轻盈的爬出了篮子,娇小的身体趴在手掌上,只是大一圈而已,再把尾巴一拢,勉强躺下也不是不可能。
  十束多多良心酸的发现,他好不容易拐回来的毛绒绒被征用了一只,赤王把小金狐放在腿上,任由他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下,合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垂耳兔:……嘤嘤嘤小伙伴求不走!
  细小的嘤嘤嘤并没有引起多少注意,眼巴巴地看了一会儿,见从王那里要不回小金狐了,十束多多良一步三回头的去后面的厨房寻找垂耳兔能吃的蔬菜,至于金狐,他拿不准该怎么喂,拜托草薙出云上网找了资料,看后眼角直抽。
  “鼠类、野兔、小鸟、鱼、蛙、蜥蜴、昆虫……果然是吃兔子的!他们两个竟然能和睦相处真是奇迹!”看着垂耳兔一脸依依不舍的样子,十束多多良索性就把篮子放在了沙发上,嘱咐道,“我出去买鲜虾,萝卜一会儿一起拿来,在此之前,这两个孩子就拜托king照顾了。”
  周防尊抬了抬眼皮,表示知道了。
  沢田纲吉开始还有点战战兢兢,他见过气势强大的人物都在近段时间内,穿孔雀蓝和服的玄狐诡异难测,夏目如同春风化雨,再加上现在这个被称作“king”的,给人窒息般的压迫感。
  天晓得从小到大他见到教导处主任都会腿软!现在竟然敢顶着压力伸爪子去戳小伙伴,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力道太大,篮子如愿以偿的翻掉了,顶着周防尊看过来的视线,沢田纲吉坚强的克制住身体的颤抖,用力一扑,然后感觉小伙伴蓬松的尾巴把他护住了,顿时就有种飙泪的冲动。
  重归小伙伴的怀抱,被气势压成饼我也认了!
  草薙出云拍了几张金狐和垂耳兔的照片,看着终端屏幕啧啧赞叹,照片上显得更漂亮,皮毛光亮的都能出光圈了,这种品相的宠物可是难伺候的很,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养死这两只讨喜的毛绒绒。
  事实证明他果然是多虑了!这两只竟然是吃熟食的!而且金狐一直在照料垂耳兔,俨然一副兔妈妈的样子,别提多省心!煮熟的虾仁也是一口一只,一点都不挑食,比王好养多了!
  傍晚时分,吠舞罗的成员渐渐到齐,第一时间就被两只毛绒绒吸引了全部注意力,金狐趴在周防尊身边不好妄动,垂耳兔倒是看起来萌呆萌呆好脾气的很,于是被众人争相围观,气氛火热。
  沢田纲吉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包围着,他一开始有些畏惧,但看到这些人眼里满满的喜爱之情,渐渐就放松了下来,能做一些简单的动作,又不会表现的太妖孽,这个尺度由他自己把握,真是捏一把汗。
  夏目看他渐渐放开了跟众人玩在一起,金杏兽瞳中闪过欣慰。他发现泽田纲吉天性温柔,可是也许是过往的人生经历太灰暗的缘故,不愿意跟人打交道,又时常表现得畏缩和怯懦,这并不利于他以后的发展,夏目由衷的希望沢田纲吉能做出一些改变,这次变成垂耳兔就是不错的契机。
  嗯,他只要在旁边看着就好,看着就好~
  可是战火到底是烧到了他身上,十束多多良展示了之前无意中录制下的视频,小金狐把大他两倍的松雀鹰干脆利落的扑落,神情睥睨,金色皮毛闪闪发亮,顿时就让吠舞罗的众人燃了!
 
  ☆、第157章 联系
 
  “绝对是受过训练吧!那个动作太漂亮了!”八田眼睛闪亮,盯着小金狐心痒难耐,“尊哥!我能摸摸吧?”
  夏目眼皮都没抬一下,蓬松的尾巴甩了甩,明显一副不想搭理的样子。他正忙着修复体内的魔术回路,原本的蓝绿色已经彻底变成赤红,不时有电光流窜,连他都感到有些棘手。
  如果不修复回路,他恐怕会一直维持这个样子,沢田纲吉也会一直维持动物的形态,凤凰火迟迟没有音讯,他内心的焦灼一日胜过一日,已经不想再徒劳的等待下去了。
  一双手突然落到他头顶,掌心的温度火热,似乎感觉到了他的焦躁,从上到下抚了抚。夏目抬起头,那双暗红的眼瞳很是专注的注视着他,几近寂静的沉稳竟然出现在一个青年身上,这让夏目觉得很不可思议。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