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综]千重叶+番外 作者:羽萌(四)

字体:[ ]

☆、第223章 上学
 
  “所以——从今天开始吾辈的后辈就变成千叶了吗?!”一串话说得又急又快,夏目还没有来得及反驳,就被一把抱住了,月读兴奋地揽着他的脖子,“吾辈会好好教导的!一统魔都!进攻浅樱之里吧!”
  “不过等等……千叶在这里,那浅樱之里……”月读突然有了不妙的联想,她想要确认自己的猜测,突然又连连摇头,“不要告诉吾辈,那不省心的后辈在执掌浅樱之里!”
  “基本上是这样没错……”夏目眼神飘了飘,“据说静司做的还不错。”
  除了恐吓国主粉碎一张檀木桌子没有控制老师的小鱼干摄入量之外,其实做的还好,甚至比他自己动手要来得快一点。
  月读抱着他脖子的手松了手,突然有些意兴阑珊,她把头抵在夏目肩膀上,语气恹恹的,“哪怕是关系最好的时候,他也依旧在提防我,不,这对他来说也许是某种本能也说不定……”
  “那么要来试试吗?”夏目突然问道,抬手盖在了月读手背上,微笑着垂下睫毛,“来试试看处理政务,之前天照从没给您过这种机会吧?”
  深蓝的眼眸霎时瞪圆了,月读侧了侧头,心里像是猫挠一样的痒了起来。
  “吾、吾辈?吾辈可以吗?”
  “当然,今天的文件还剩下几分。”夏目示意月读先松开手,起身就拿了几叠文件过来,摊开在月读面前的桌案上,给她备好了笔。
  “无论处理成什么样子,我都会照原样实行的,所以要努力啊~”
  “是……是!”
  的场静司一脸阴郁的背起书包,在猫老师的欢送之下走出别墅大门,听到那只胖猫咪在背后笑到呛,回头瞪了他一眼。
  “给我等着……”咬牙切齿的放完狠话,他气势十足的一脚踹开花园的栅栏门,更加阴郁的上学去了。
  上学和的场静司简直是个不可能的搭配!但那也只是以前而已!
  既然两个人互换了身份,他可不想给夏目好学生的生涯中留下任何不良记录,迟到早退旷课统统不行!路上遇到了过马路的老奶奶也要扶!
  ……虽然老奶奶差点被他吓出心脏病_(:3ゝ∠)_
  一路好人好事撸到学校,整条街都知道那个姓夏目得可乖可乖的孩子突然间转性了,任何人看一眼他的眼睛都得肝颤,特别特别凶残!
  的场静司我行我素惯了,根本懒得管别人的看法,看到学校大门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教室是哪间啊忘了问了!!!
  “夏……目……?”卷毛的少年挠了挠一头乱发,小动物的直觉让他觉得现在的夏目有点不对劲,不过他向来心大,很快就忽略了这点异常,大咧咧的拍了拍的场静司的肩膀,“真稀奇啊,你竟然会这个时间来学校,平常不是提前很久吗?”
  古往今来,敢正大光明拍魔都之主肩膀的,除了夏目,其他人哪怕是月读和幽沉,都逃脱不了被报复的命运。于是的场静司顿了一顿,突然露出极浅的笑容,嗓音轻柔极了。
  “今天起来得稍晚了点。”
  “我就说嘛,夏目平时把自己逼得太紧了,难得网球部不训练,好好睡一觉才是正经!”他再次大力拍了拍的场静司的肩膀,“放学一起去看部长吧,大家一起说不定能让部长高兴点~”
  的场静司:好了,这仇结的妥妥的~=v=
  任何与魔都之主结仇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切原赤也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被不动声色的套出了夏目的教室之后,在的场静司看来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寥寥几句话,两人分开,魔都之主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眼神阴郁,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冷笑。
  准备迎接一场暴风雨吧海带同学!
  今天对于切原赤也来说简直倒了大霉,再一次的踩着上课铃进了教室,没料到脚下一滑,以他卓越的运动神经都没有稳住,饿虎扑食一般扑向了讲台上四十有五体形丰满花容失色的国语老师,顺便一提的是,这是个男老师……
  他把国语老师扑倒在了地板上!
  他把国语老师扑倒在了地板上!
  他把国语老师扑倒在了地板上!
  ——重要的事情重复三遍!
  班里是死一样的寂静,在这片寂静之中,突然有人小声鼓起了掌,掌声越来越大,渐渐呈现排山倒海的势头,有些感情泛滥的女同学眼里已经浮现了泪花。
  国语老师的春天也到了啊~多么令人感动~
  切原赤也:导演刚才那个剧情不对!请求倒带重来啊啊啊!
  无论他怎么挣扎,仍然难逃被揪出去罚站的命运,提着水桶,切原赤也怎么也想不出来自己为什么会摔那一跤,还摔得那样的恰到好处!
  与此同时,一个暧昧的流言在校园里飞速传播开来,说二年a组的切原赤也对某国文老师情·愫·暗·生!
  “我真的看到了!”某目击者男同学坚定的说,“切原是我哥们!再怎么艰难我也会支持他的!切原加油!”
  “太令人感动了!”某目击者女同学一遍遍叙述当时的场面,几度哽咽,“有生之年我竟然还能看到一次真正的爱情!无视性别和年龄!真正的爱情啊!”
  以上是校报记者获得的全部报道_(:3ゝ∠)_
  的场静司在课间的功夫,一脚搭在课桌上,冷笑着转笔,他可怜的同桌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哭都不敢发出声音来。
  夏目你造你自己精分了吗?!!第二人格好可怕!!!求之前给我带饭抄作业说早上好的的小天使!!!
  的场静司眼睛一眯,夏目从来没有给他带饭抄作业说早上好过!受到这种待遇的其他人必须烧死烧死!
  他今天出来的时候太愤怒,忘记带便当,夏目的身体绝对不能被饿到,所以他征用了同桌的便当,打开餐盒,简单的饭食让他眼神不满,尤其是那份蔬菜沙拉……
  的长讨厌蔬菜·静司:不想吃……但是夏目的身体……
  天人交战之后,他捏紧了筷子,正要夹起第一块胡萝卜的时候——
  “请问静……夏目在吗?他今天走的太匆忙,忘记带便当了。”身为男孩子却有一头极其柔顺的漆黑长发,一身狩衣打扮,像是平安时代出游打猎的贵族,整个人的感觉却并不锋利而是温和,带着浅笑询问座位在门边上的同学,乖巧有礼得很。
  异色瞳真的超级漂亮啊!同学傻了一会儿,才慌里慌张的给夏目指明方向,一脸大爷样坐在那里的的场静司让他心塞了一下,犹豫的想要劝住这孩子。
  “小心点吧,他今天心情好像不怎么好……”
  夏目眨了眨眼,淡定的穿过教室,把手里的便当盒轻轻放在了课桌上,看到同桌的饭盒被霸占,干脆利落的退了回去,抬头看着的场静司。
  魔都之主表面淡定的跟他对视,其实心里已经激动的在洒小花了。
  老子的壳子就是这么可爱!(≧▽≦)
  “不乖了吗?”夏目噙着浅笑,明明是个小孩子的样子,却莫名的让人觉得像位长辈,“不乖的话以后不来看你了。”
  的场静司回以很纯良的眼神,他不做声的瞟了可怜的同桌一眼,同桌弹簧一样从地上弹起来,一边嘤嘤嘤一边说:“不是那样的!他绝对没有欺负过我!都是我自找的嘤嘤嘤!”
  夏目:……他就知道!“逼良为娼”这种事静司可没少做!
  “不管怎么说先吃饭吧,以后早上要记得带,巴卫的手艺真的很好~”夏目打开盖子,笑了,“是天妇罗~虽然大家嘴上没有说,其实还是在意你的口味的~”
  的场静司眼尖的看到了那一小份沙拉,顿时脸色就不好了。
  “不想吃……”他熟练地趴在桌上撒娇,“讨厌蔬菜……”
  夏目微笑不变,拿起一只饭团,鼓起腮小小的咬了一口,“唔,虽然是静司的自由,但是毕竟是我的身体呢……”
  的场静司默默咬牙,把胡萝卜塞进嘴里,咀嚼两下,咽了下去。
  骨女努力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事情,被夏目一句话就解决了。
  午餐的氛围很和谐,下午的场静司身侧的气温有了明显回升,这让全班的同学都松了一口气,放学后网球部要集体去看望部长,的场静司不得不跟从,看着一堆正值青春的少年人,他只觉得抑郁。
  切原赤也被轮流打趣了一通,蔫哒哒的垂头站着,看到夏目眼睛顿时一亮,汪啊汪的就冲过来了,再一次不长记性的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夏目!你一定要相信我啊!整个网球部里就只有你最有良心了!”
  的场静司淡淡扫了一眼放在他肩上的手,歪了歪头,微微一笑。
  “以后还请保持距离吧,毕竟我跟你是同性呢~”
  话音刚落,网球部其他人齐刷刷后退三大步,夏目绕过石化后又碎掉的切原赤也,迎着夕阳眯了眯眼。
  有他在夏目身体里,谁也别想碰他的小天狐!
  病房里很安静,幸村精市低着头,慢慢攥紧右手的绿色止汗巾,握紧到一半的时候,却陡然无力地松开,止汗巾掉到病床下面,他想弯腰去捡,却发现这个简单的动作他都几乎做不出来。
  夏目之前提议去德国的建议,他笑着说要在考虑,其实内心已经不抱多少希望。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一点一点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感触无疑是最大的恐怖,他握不稳杯子,出入要乘轮椅,越来越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废人,活在这世上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那么就不如……放弃了吧……
  突然有敲门声传来,控制过力道,但是敲门的人显然有些急躁,三下敲响之后,不等门内的回应,自顾自的推门而入。浅亚麻色的短发蓬松,眉眼温和的少年站在他面前,琥珀色的眼眸却凌厉如刀锋。
  “为什么拒绝?”他毫不客气的质问,夏目的好意被人弃之于不顾让他憋了一肚子的火,偏偏这个自暴自弃的家伙他动不了,虽然他觉得直接动手可能更快一点,打昏装上飞机直接运送到德国做手术,然后是死是活再听天由命。
  不过有夏目在的话,幸村精市手术不成功的几率小的可怜。他们无法过多的干涉人类的生死,些许辅助手段还是可以使出来的。
  幸村精市微微一笑,病痛让他显得有些憔悴,更显得肤色苍白眉眼如画,他低下头,几缕蓝紫色的发丝垂落到眼前。
  “不需要再麻烦大家了,反正也是……”
  “也是什么?!”
  “不会成功的……那么低的几率……”
  的场静司不再说话了,他静静地看了幸村精市一会儿,突然说:“现在那群傻瓜正在询问医生,正在安抚你的父母,正在商量给你买一个什么样的花篮,你却在这里——”
  “像个懦夫一样龟缩起来!因为恐惧不敢迈出哪怕一步!”
  幸村精市有些呆掉了,夏目怎么会有这样激烈的语气,与平时完全不同的带着讽刺的言语,字字句句都好像带着尖刺,毫不留情的挑开他心中血淋淋的伤口。
  “你不是夏目……你是谁?”
 
  ☆、第224章 醒悟
 
  “有什么意义吗?对于已经不想看到明天的你而言,已经没有意义了。”浅琥珀色的眼眸噙着一抹明锐的金杏色,的场静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脸色苍白的少年,语带嘲讽,“所有人的温柔把你宠坏了,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有自怨自艾的权力,但是实际上,你是最没有资格的那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