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瓶邪]绝境出击 作者:风子风残

字体:[ ]

 
 
文案
 
【本文角色来源于南派三叔《盗墓笔记》及衍生篇目,我不拥有这些人物,也不准备用其谋利。】
一名连环杀手已在全国不同省市作案四起,方式是安静利落的掐断脖子,血腥,残忍,毫不留情。小警帽吴邪和王胖子便衣来大排档求食,却被几个小混混找茬。慌不择路之下吴邪战术撤退进了公园,手足无措间,一个男人主动为他解围。
只是——
 
绝境出击(亲密度):天真的人们能够爱,这就是他们的秘密。——赫尔曼黑塞
谢夜姐的封面,这么明显的大写字母充分传达了你的潜意识。
 
说明:
1、纯属虚构,与现实任何地名人物无关。警探。正文第一人称。独瓶邪。全员出场(尽量)。除性格及性别外,无视原著背景。
2、风格接近冷硬派——冷笑话不断,硬伤遍体。情节有仿《绝对控制》,任何借鉴会指明。
3、理论上会有三部,二、三部涉及线索会在第一部预设,请不用过于惊慌,也不要过于健忘。
4、最重要:我是推理迷,法家人,所以,请坚信,无论多么绝望,清白,或是罪恶的人,一定会各得其所。
内容标签:恐怖 都市情缘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王胖子,小花 ┃ 其它:瓶邪,警探,架空,绝境三重击
 
 
  第一章 楔子
 
  四年前,广西壮族自治区省道202资源县路段。
  一辆坐满四人的黑色奥迪Q5在夜色中无视路段限速向北方狂奔。车左后座堆满的背包中间,夹坐着一个六十来岁戴深色墨镜的老人,若是那些被他舍弃了伙计出来指认,定能认出这是十万大山的地头蛇,人称剃头阿四的陈皮阿四陈四爷。
  只是这时,平时干练仙风的陈四爷也显出了一副颓废的狼狈样。原因无它,在他们车后落下一百多米远,以同样的车速呼啸着四辆挂着桂林市局牌照的警车。
  “四爷,‘老家’那边已经完全联系不上了。”副驾驶上,一个身上全是刀疤的眼镜男无奈的放下手机,回头报告道:“能不能跑出来都难说,更别提来接应咱们了。他大爷的!巴乃的盘子肯定全落别家了!”
  司机位上的是一个大个子,沉默地没有表达意见,只是十分不满地一踩油门,车速表又往右歪了一截。
  “郎风你他娘的慢点开!咱们能逃出来已经万幸了,别再被你翻沟里!”车上地位最悲惨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被挤在背包与右车窗之间,就能看见半张脸,还挣扎着不放弃说话的权利。
  郎风从鼻子里出了个音,没搭理他。眼镜男看了看远光灯外朦胧的山影,声音里带上了点欣喜,道:“四爷!刚绕过猫儿山,就快进新宁了,湖南那帮家伙说好是在那儿接应咱吧?这油可不多了!”
  “他娘的听说湖南那边王八邱也全完蛋了,能不能接应还难说呢!”年轻人骂骂咧咧的推着背包,刚刚突然加速的惯性把背包全压到了他身上,“听说那边埋进钉子去了,直接在‘老家’一窝端的,一个都没跑了!”
  陈皮阿四啐了一口,骂道:“早就说让他少玩女人,鸡蛋裂了缝苍蝇可不都凑过去了!”
  “呃不,”背包堆里的年轻人低调的纠正道:“据说钉进去的是两个男的。”
  “男的也是老王八作风的问题!”陈皮阿四总算找到了泻火点,怒道:“他难道就不知道湖南是多重要一个点?湖南那边栽了就全事发了!老洋鬼子也是,怎么就把那么重要的地方交给他?!”
  “对对对,这么重要的地方早就该让四爷把着,巴乃那个穷乡僻壤的让他去才好,正好瑶家妹子水灵。”年轻人见老板怒了,赶紧拍马屁道。
  “操他娘的洋鬼子根本不顶事!”副驾上的眼镜男还在打电话,脸色突然一黑,转身也没撂电话就急道:“四爷,那老洋鬼子说是湖南一载就跑德国去了,这怕是不能有人接咱们了!”
  郎风一拍方向盘,休旅车发出一声短促的喇叭声。
  “妈的你能不能消停点!“陈四爷终于也忍不住了,一看前方路况赶紧喊道:“拐弯拐弯,下高速,快!这有近道!”
  郎风猛地一打方向盘,休旅车从一个变道口直接拐入一条村里的公路。惯性让贴在车窗上的年轻人松了一口气,可砸过去的背包却让陈四爷发出一声闷哼。
  郎风一听正要减速,却听见后面的警笛声丝毫没有拉远。眼镜男也落下车窗频频回头张望:“他们怎么追的这么紧,按说这回去桂林没什么人知道啊。”
  年轻人赶紧把自家老板解救出来,一边惊魂不定的说:“他娘的难不成的咱们这里也被钻进来了?”
  “那不可能,就算是能是谁?”眼镜男笃定道:“咱这几年可没提新人,就算条子混进来也是基层小混混,还不够格知道咱们不在‘老家’来省会呢!”
  一时车上人都在思考到底有什么人可疑,思绪却被郎风一嗓子“快没油了!”给硬生生拽回来。
  “我记得后备箱里还有!”年轻人被挤在背包中,半站起来,挑战高难度动作一般试图回头看。
  “他娘的还用你说?现在问题不是没时间换吗?!”陈四爷被崎岖的路况折腾的要死,没好气的训斥道。
  就在这时,前方一百米不到,民房与田野夹着的狭窄乡间小路上,一辆路边停靠的黑色大众突然打着了火,车尾灯也随之亮了亮。
  “小心!前面有辆车!”摸不到方向盘的人往往更着急,正半站着的年轻人更是尖叫了出来。“他大爷的会不会停车啊!”
  情急之下郎风也只能大按喇叭。道路旁边就是农田的水沟,他宁可把车撞飞也不想栽下去。
  “哎等等!”眼镜男仔细看了一下前面车的牌照,突然说道:“你们看车牌号,是不是,那个谁?阿坤的车?”
  “谢天爷啊还真是!”年轻人也兴奋了,“他竟然跑出来了?!”
  后座的二人也很激动,年轻人更是撑着前座往前探头看:“是来接咱们的吗?平时不声不响的,结果还就这小子靠得住!快快快,正好咱们坐他的车,后边那帮家伙肯定想不到咱还能换车!”
  正在四人兴奋之余,却突然看见令他们兴奋地那个叫阿坤的男人从车里跳下,迎接他们的是□□枪口。
  男人似乎根本不意瞄准,只是随手开了枪,随着枪声休旅车的右前车轮立刻宣布报废,还没来得及减速的车失控打转冲进路边的水沟里。
  紧追不舍的警车立刻围了上来,但荷枪实弹的警察跳下车后,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而是以警车为掩体端着枪远远把休旅车围住,还有警察对着从窗户探出头的看热闹的人喊话,让他们赶紧退回房里,以防误伤。
  车里的四人见这阵势,从车的各个部位摸索着。果然,一会每人手有了一把枪,默默对视了一眼后,准备从右侧跳车。
  可刚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有任何行动,田埂里突然站起一个人影,接着,就见□□的火舌直接给黑夜中的休旅车描了一层火边,叮当的子弹打在钢铁上的声音让有些警察都瞠目结舌。
  这还反抗毛?车里的四人立刻就认怂了。
  四人被一个一个拉下车来,搜身戴手铐的时候,早先在田埂里冒出的人终于现身在警车的灯光里,声音带着欠扁的笑意,边走过来边喊道:“嘿早就说,你们警察就是事儿多!还得等他们先开枪,我们可不用,所以老子才不愿意干警察!”
  就见这人一身黑色劲装,大黑天的还带个墨镜,倒拎着枪的手上戴着一副印有奇怪图案徽章的手套,脸上带着一副欠扁的笑,伸手去拍最先开枪的男人的肩膀:“真厉害啊哑巴,你怎么算准他们会走这条线?”
  被称做哑巴,也被称作阿坤的男人没有说话,没有反应,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侧身躲过了伸过来的爪子。这没礼貌的行为倒也没引起人奇怪,因为见过他的人——无论是哪一道上的——都知道,这人性子是这样。
  被套上头套的一瞬间,陈四爷听见那个他曾经极其信任的清冷声音镇静地说:“麒麟呼叫总部,麒麟呼叫总部。五线追捕已完毕,无人脱逃。”
 
  第二章 开始
 
  四年后。H市河坊街夜排挡。
  胖子把一盘满满的片烤羊腿堆在我已经不堪重负的手上,一叠盘子斜了一下,我根本不想知道是什么原料的烧烤油立刻溢出来,蹭到了我的衬衣上。
  “能不能行啊?唉就你这小身板,”胖子咂嘴,从我手里接过两个盘子,从里面挑了一串肥牛先啃了起来。“一看就是走后门的,赶紧找地方去吧别守着了。这一天真累够呛,咱爷俩先来一顿,不然回去进那帮狼崽子窝里,可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老子是正经考公务员上来的,光蹲派出所反扒就干了四年,和你这种走正门都会被卡住的人真是难以沟通!我咧咧嘴,蹭了蹭衬衫上的油,好么,抹花了一片。
  旁边炒河粉那哥们实在是看不过眼了,随手递给我一卷报纸。我道了个谢,也不客气,腾出右手来扯了半张,眼光一扫,顿呼晦气。
  这报纸有阵子了,差不多是一个月前的。不知道一个小吃摊上留着这么久远的报纸是为了什么,我拨出两个连的神经元思考了一下,还是觉得算了,可能不知道比较好。
  被我扯下来那半张正好是一个月前社会版头条,登着那个让我几个省的同僚们都心力交瘁的案子。
  今年四月里刚开春,从吉林白山市冒出来一个连环杀手,杀人方式是安静利落的掐断脖子,这一点被媒体挖出来的时候,你们可以想见造成的轰动。
  短短五个多月过去,已经死了四个,男女都有,职业不限,生源地不限,比现在招聘条件可宽松多了,真可谓心狠手辣。
  但这还不是所有,让四个省警方倍感无力的地方却在于,这四个被害人完全没有任何联系,出生地,籍贯,工作经历,甚至连老公老婆是哪里人都恨不得调查了,却一无所获。
  我正看着报道摇头,忽然光亮被一个圆圆的事物挡住了。我一抬眼,就见胖子也凑过来看报纸上的大标题,就随口对他道:“四省那案子,看看,要搁以前案子没破的时候,都不公布的,哪像现在搞得人心惶惶?”
  “唉要不说你是小天真呢!”胖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咬下一块肉吧唧嘴道:“现在那小报社才不在乎你人心惶惶,他就高兴这样呢!”
  “现在这报纸也就配用来擦手。”炒河粉那哥们也不认生,见我俩讨论这个,也不看手上的活计,兴冲冲加入到谈话里。“这要引出个模仿犯,公开的都被关起来。”
  “不过这也模仿不了吧,谁敢用一只手去掐死警察?”等炒河粉的主顾是个中年人,像是刚加完班,也不着急,也跟着我们唠起来。
  “我靠!还真死了警察?”河粉哥们明显报纸买来就没看过,“不是说有两个机关的,一个律师吗?”
  “死的那个女的是个片警,”胖子嘟囔了一句,“管户口的。”
  “甭管是啥,那也是个警察。”中年人一副要说道说道的样子,看来还是个老板。“我跟你说现在这警察太招人恨了!我就搁黄龙路边停下车,好家伙非得让我开走。我说我等人吧不行,不让停,再停就罚款,你说他们这是不是给自己捞外快?”
  中年人骂了一通后居然还记得正题,又自己转了回来,说道:“要我说,这凶手肯定是被这几个人合伙害了,你看是不是?机关法院公安局都全了,肯定是害过他!这不没处说理了,报仇去了,要不能下这么狠的手?”
  原来您还是位业余小说家。我默默用报纸蹭衣服上的油,觉得一个能单手掐死壮年男人的人,不太可能能被人害,至少我就不敢去害,虽然我也是警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