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卫聂]同人于野 作者:羽住阡陌兼

字体:[ ]

 
文案
当卫庄被糊涂神仙变回七八岁的小童模样,后又遇到盖聂,并被师哥认成是“卫庄的私生子”时,又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内容标签:强强 生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庄,盖聂 ┃ 配角:秦时众人 ┃ 其它:卫聂,秦时明月
==================
 
☆、三个愿望
 
  身为流沙之主的卫庄,有时也会亲自出马,去处理一些任务。这日,解决了诸多麻烦后,卫庄便动身要回鬼谷。行至一片密林时,层层叠叠的枝叶深处折射出点点寒光。卫庄以为是有人埋伏,随手摘了片树叶,当做暗器向那处攻去。
  一阵轻微的裂冰声响过之后,那处竟凭空出现一妙龄少女。卫庄将手按在鲨齿之上,半眯起眼睛将女子打量一番后,冷声开口道:“阴阳家?”
  那女子看向卫庄,神情中透着些许迷茫,呆呆站在原地反应了一会后,脸上的表情开始明朗鲜活起来:“我、我出来了?!太好了!”女子一边说着,一边开始手舞足蹈起来。
  “......”卫庄没料到此女会是这般反应,虽不明白为何如此,但也知道此女并不是来找麻烦的。
  卫庄不再理会那名女子,转身继续赶路。
  “哎,恩公!你别走啊!”见卫庄走了,女子眨眼之间就又到了卫庄身侧。
  卫庄心中暗惊,停下脚步开始戒备起来。
  女子不知卫庄为何停步,有些奇怪地看向卫庄,而后甚是惊奇地道:“咦?你居然是个凡人?!”
  “你,是什么人?”卫庄不答反问道。
  “恩公叫我青云便可。”青云这才意识到,眼前的恩人多半是误打误撞才帮了自己。
  “多谢恩公助我破阵。作为报答,我可以满足恩公三个愿望。”本着知恩图报的原则,青云如是道。想了想后,青云又补充道:“我可是神仙哦。”
  原来是个疯子。卫庄神情轻蔑地哼了一声,转身继续去走自己的路。青云正要再次跟上卫庄,鲨齿便横在了青云颈间。
  “马上离开,我可以饶你一命。”卫庄冷声道。
  现在的凡人都这么厉害了么?!青云看看颈间的冷锋,忙道:“恩公住手,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第一愿
 
  “神仙?呵。”卫庄依旧是将鲨齿架在青云的脖子上:“若是我想返老还童,你也能做到?”
  “没问题!”青云避开鲨齿的剑锋,闪到一旁掐了个法诀打在卫庄身上。
  卫庄只觉眼前一花,紧接着手中鲨齿变得异常沉重,内力开始迅速消失殆尽。鲨齿脱手后,卫庄的身体随之变回了七八岁时的模样。
  原本合身的衣物,此时正松松垮垮地挂在卫庄变小后的身体上,大部分的衣衫都已经拖到了地上。
  卫庄低头往自己身上扫了眼,等再次看向青云时,面上已是一脸肃杀,若是这张脸上没有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话,倒真是吓人得很......
  青云看了看变小后的卫庄,对自己的法术很是满意:“没想到恩公小时候长得这般可爱,像个女娃娃似的。”
  卫庄眼里已经开始冒火,但还是极力克制着怒意,“心平气和”地道:“变——回——来。”
  青云这才恍然大悟,明白卫庄的那句“返老还童”,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青云顿觉尴尬不已,忙念动法诀去解之前的法术,可体内却再提不起半分灵力。
  “那个......恩公啊......”又试了几次后,依旧无果,青云有些心虚地对卫庄道:“我法力已经耗尽,若是恩公想要复原的话,至少......要等三个月......”
  三个月?!
  卫庄条件反射地去拿鲨齿,才一抬步便被自己的衣物绊了个趔趄。
  “恩、恩公,你别激动啊!三个月很快的!”青云一边解释着,一边甚是好心地从自己的须弥芥子里,找出一套小孩子的衣服递向卫庄道:“恩公先换上这个吧,这套衣服你现在穿正合适。”
  卫庄没有去接衣服,脸色已经黑成了锅底,若是此时还拿得动鲨齿的话,卫庄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砍了青云。
  “恩公保重!我三个月后再来找你!”青云虽心知卫庄只是凡人,但依旧是被卫庄的一身煞气给震住了。
  急急地说完后一把将衣服塞给卫庄,青云便直接不负责任地逃了,独留一脸怒意的小卫庄站在原处。
 
☆、狼来啦
 
  将青云凭空出现的地方反复查看了许久,卫庄才不得不接受,自己真的是被无良神仙给坑了的事实。
  原来的衣物确实是太大了,迫于无奈,卫庄终是换上了青云给的那套衣服。
  换好衣物后卫庄席地坐下,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三个月该怎么过:鬼谷是不能回了。如今这副模样,回去后又有谁会相信自己就是卫庄呢?就算真的有人信,可自己现在全无内力,怕也是难以服众的......
  最后卫庄决定,去飞水阁待上三个月。
  飞水阁是鬼谷派所创,除了鬼谷弟子亲至外,若有鬼谷信物在手,便可命令飞水阁做任何事情。
  卫庄将那枚只有鬼谷掌门才能佩戴的戒指收入怀中,正要离开就听得一阵细碎地响动从身后传来,回身便见三头灰狼正在慢慢向自己靠近。
  三头狼的耳尖上都带着一小撮白毛,一看便知是苍狼王所养。
  如无苍狼王的刻意命令,这些狼是绝对不会攻击流沙之人的,但对外人,这些狼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了。而卫庄现在已经变了模样,这三头狼怕是已经认不得卫庄了。
  此时虽是没有内力,但在一息之间废了三只畜生的双目,卫庄还是能做到的。于是卫庄甚是从容地蹲下身去,在地上捡了数枚棱角锋利的小石子在手里,只要灰狼上前,卫庄便会出手。
  三头狼并没有马上攻击卫庄,而是有些疑惑地停下脚步。小心谨慎地又靠近了卫庄几分后,三头狼居然完全放弃了原本的攻击姿态,开始摇着僵硬的尾巴,讨好起卫庄来。
  看来这几头狼,是认出卫庄的气息了。
 
☆、师哥来啦
 
  卫庄再未出手,松手扔了石子后沉思片刻,指着一棵树下吩咐三头灰狼在那处开挖。对于此时自己稚嫩无比的声音,卫庄着实是有些接受不了......
  三头灰狼倒是听话,小跑到卫庄所指的地点后,快速地用爪子刨了起来。待深度差不多了,卫庄便叫停了灰狼。
  如今的卫庄不但拿不起鲨齿,甚至比鲨齿高不了多少。卫庄阴沉着脸色用大氅包了鲨齿,又甚是费力地将其拖进坑里,命三头灰狼将坑填平后,一把火将换下的衣物尽数烧了。
  在将所有痕迹尽数掩去后,卫庄再次对三头灰狼道:“在这片林子里,你们从来没有见过我。记住了?”
  年龄大一些的那头灰狼,在听了卫庄的话后连连点头,两头小狼也迷迷糊糊地跟着点了头。
  卫庄这下满意,正要让三头灰狼离开,却不想还未及开口,便有一只大手搭在了卫庄肩上,紧接着卫庄就被身后那人带着,瞬时向后移出数丈。
  “不用怕,没事的。”那人放开卫庄,低声安慰道。
  本来还想回头看看,这下倒是不用麻烦了。那声音,卫庄再熟悉不过。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盖聂。
  盖聂上前一步,将此时的卫庄护在身后,单手按在了渊虹的剑柄之上,显然是要对三头灰狼出手了。
  三头灰狼突经变故,便一齐把盖聂当成了敌人,喉咙里发出阵阵低沉地嘶吼,作势便要冲上来解救卫庄。
  眼见三头灰狼对上堂堂剑圣还毫不退缩,卫庄有些恼火地揉了揉额角,而后在盖聂身后,暗自挥手遣退了三头灰狼。
 
☆、重逢
 
  盖聂并没打算对三头灰狼赶尽杀绝,见狼走了,便想问问身后的孩子方才可有被伤到。但等盖聂转过身时,却见那孩子已经离开,且已走出好一段距离了。
  “别再往林子里走了。”盖聂快走两步,极为轻松地便赶上了卫庄。
  “......”卫庄脚步不停,半低着头继续走自己的路。
  盖聂:“你家在何处?我送你回去。”
  “......”卫庄依旧没有搭理盖聂,现在卫庄最不想看见的人,便是盖聂了。
  这么多年过去,爱多管闲事的毛病怎么就半点都没改呢?!
  当盖聂再次将手搭在卫庄肩上时,卫庄便知道,自己怕是躲不过了。既然躲不过,索性坦然面对,于是卫庄停下脚步,从容回身。
  现在的卫庄,身高与盖聂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只勉强到了盖聂腰间,看向盖聂时不得不将头抬得老高,这种感觉让卫庄很是反感。
  面对盖聂,卫庄很少会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此时心里窝火,脸上的怒意也已是再明显不过。
  在盖聂看清被自己“救了”的孩子是何长相后,不觉一惊。虽只是一瞬,盖聂便又是原来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却足以让卫庄察觉盖聂的心绪波动。
  能让盖聂惊上一惊,卫庄原本差到不行的心情,登时便好了几分。
  而此时,盖聂的内心,却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平静......
  眼前这孩子的神情与眉眼,都跟自家师弟分毫不差。盖聂搭在卫庄肩上的那只手不禁有些颤抖,而卫庄察觉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因为卫庄再清楚不过,即使是在盖聂身受重伤之时,那常年握剑的双手,都不曾抖上半分......
  盖聂收回手,低声对卫庄道:“卫庄......”
  对于盖聂连名带姓的称呼,卫庄很是不满,但又隐隐有些欣喜,欣喜于盖聂竟还能认出现在的自己。可想想又觉得没什么:天下间,最不会认不出自己的,便是盖聂了。
  “......是你父亲?”盖聂继续问道。
  盖聂的后半句话,让卫庄心中的那点欣喜,瞬间散了个干净,嘴角那抹未及绽开的笑意,也登时僵在了脸上。
  “不——是!”卫庄沉着脸咬牙切齿地答了盖聂。
  虽刚才主动离开,就是为了不被盖聂认出自己,可当盖聂真的没有认出自己时,卫庄心底又不受控制地怒火中烧起来。
 
☆、私生子
 
  盖聂有些疑惑,想了一下后,又问道:“你一直是跟母亲生活?”
  “......”卫庄被衣袖掩住的手已紧握成拳。
  若是父母在身边,定然不会让这么小的孩子,在危机四伏的密林中独行。难道这孩子已经是无亲无故,才一人流落至此?
  这孩子是小庄的骨肉绝不会错,那小庄,又是否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呢?
  见那孩子不说话,盖聂更加确定了“这孩子并不知道自己父亲是谁,一直是跟母亲生活,但现在其母亡故,这孩子已是无人照顾”的猜想。
  盖聂再不去提会引那孩子伤心的话题,蹲下身子神情有些复杂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卫——庄。”卫庄一边一字一顿地说着,一边饶有兴趣地看向盖聂,很是期待盖聂接下来的反应。
  “这名字,是你母亲取的?”盖聂略微皱了一下眉,而后道:“‘卫庄’是你父亲的名讳,你不能叫这个。”
  卫庄怒道:“我——叫——卫——庄。听不懂么?”
  这孩子刚刚丧母,一个陌生人便让他去改母亲所取的名字,确实是难以接受。盖聂再未对名字的事情多言什么,又看了一会眼前的孩子,柔声道:“我是你父亲的师哥,送你去找他,好不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