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总有刁民想害朕(陆小凤同人) 作者:流水怜兮

字体:[ ]

 
 
文案
虽然理论上是陆小凤的同人,然而陆小凤完全沦落为配角了啊……
没办法,这次的主角是玉罗刹和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请原谅作者君的脑洞,篇幅不会很长就是了。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罗刹 ┃ 配角:很水的作者君不知道皇上叫啥 ┃ 其它:
==================
 
☆、1.1
 
  永和和油条牵着马走进云间寺,为什么来这里呢?因为身为跟班的油条的一位故人在这里,身为主子的永和闲着也是闲着,正愁没地方逛呢。
  油条忽然低声说:“主子,那就是花满楼。”
  永和赶忙举目四望,真的看到了花满楼在那里,他站在原地眨巴了眨巴眼睛,有点茫然,这伙人多少年前他都见过!会不会被认出来吧!
  “主子放心,我们不是在四处寻找治您喉咙的方法么?”油条提醒道。
  永和挠挠头,一个月前他被刺客刺杀,又是不知道哪儿来的江湖好汉,他虽然性命无忧却中了一种奇毒,嗓子哑了,让他十分郁闷,身为一个皇帝说不出话听上去多没气势?于是他就以抱病的名义带着心腹来到江湖上,一方面求医问药,另一方面他倒要看看这群江湖中人到底是多讨厌他!
  “两位既然要打招呼不妨走近一点,在人后议论算什么好汉?”花满楼倒是先开口了,永和挠挠头,他很郁闷啊,又不是他想要在背后议论。
  “花公子误会了,我家主子久闻大名,有心结识。”油条向他作揖说道,“在下油条,我家公子永和,有礼了。”
  “永和?”花满楼笑笑,“你家公子为何不说话?”
  “不瞒您说,我家主子身中奇毒发不出声音,不得已才到江湖上寻访名医。”油条说道,“请公子见谅。”
  “原来如此。”花满楼微微皱眉,“能令人失声的□□比比皆是,不知道你家公子中的是哪一种呢?”
  “不知道。”油条说道,“这才到处寻访。”
  “原来如此。”花满楼笑着说,“想来是我误会了。”
  “没想到能在此见到大名鼎鼎的花公子,真是三生有幸。”油条说道。
  “客气了,只是,阁下为何要叫油条呢?”花满楼觉得好奇,说起这个永和忍不住笑了起来,油条满头黑线的看着自家主子,花满楼听到他的笑声觉得更加好奇了,同时也有点后悔自己问出了这么个问题。
  油条最终不得不尴尬的提出了自己的黑历史:“当初我和主子比赛吃油条,我输了,从此改名油条。”
  “还有这种事?”花满楼忍不住掩着嘴笑了出来,“抱歉……”
  “无碍,此事的确好笑。”油条挠头,“那时候我落魄至此,多亏了主子给我一碗饭吃。”
  “阁下也是个忠义之人。”花满楼赞许的点头,听眼前之人的气息定然是个武艺高强的人,而他那个主子显然一点武艺都不懂,想来也不是江湖人士,此人能一直待在他身边尽心尽力足见其心之诚。
  “花公子想来也是来这云间寺游览,不如我们边走边聊?”花满楼也是江湖上的风云人物,油条非常清楚他们此行的目的。
  “也好,请。”
  花满楼对于云间寺熟门熟路,油条站在他身边,时不时好奇的打量他,倒是那个永和,看都不看他仿佛对他完全不感兴趣。
  “油兄时不时觉得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像个瞎子?”花满楼笑着看过来,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完全无法想象它们什么都看不见。
  被说穿了心思,油条尴尬的说道:“江湖传闻花满楼不是个一般的瞎子,虽然眼睛看不见,却和能看见一般,是人第一次见都会好奇吧。”
  “那倒未必,你身边这位好像一点也不感兴趣,莫非是个相熟之人?”
  “额……怎么会,我家主子对江湖中人不感兴趣。”油条胡诌道,“他……”他有点没注意的看着永和,永和瞥了他一眼,笑了笑,走过来,拉起花满楼的手,在他手心写起字来。
  “瞎子就是瞎子。”花满楼笑笑,“瞎子的确没什么可好奇的,不管装的多么像,始终是个瞎子。”
  他这么说的时候眼睛流露出一些失落,油条觉得有点内疚,不过永和完全不放在心上,油条有点担心的低声问:“主子……这不好吧……”
  永和瞅了他一眼,不理他。
  “油兄不必担心,在下的确是个瞎子,一个普通的瞎子。”花满楼笑着说,“不知油兄来云间寺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定然不是为了等我这个瞎子。”
  “我来云间寺访友。”油条说道,“云间寺主持是我的旧友。”
  “真巧,我和云间寺主持也有些交情。”花满楼说道,“不若我们一同前去拜访?他今日应当在佛堂诵经。”
  “今日就免了吧,我与主持许久不见,有许多事情要聊,改日我们登门赔罪。”
  “赔罪倒不必,有时间不妨到百花楼坐坐。”花满楼笑着说。
  “一定,一定。”油条满口答应下来。
  
 
☆、1.2
 
  主持已经在在门外等着,看着他们三人走来,有些迟疑,但还是很快迎了上来:“花公子,今日又来云间寺散心?”
  “今日天气正好,我才想出来走走。”花满楼的笑容之中好像多了些什么,“我到别处走走,就不打扰了。”
  “那花公子慢走。”主持赔着笑说。
  “永公子,有时间不妨到百花楼一坐,我那百花楼虽然不是梧桐枝建造,却常备醴泉之水。”花满楼笑着冲永和的方向作揖。
  油条赶忙回礼:“明日我们定然前去拜访,只是花公子……我家主子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花公子定然心中有数。”
  “那是自然,永公子放心。”花满楼笑着转身离开了。
  “主子……他……”油条问道。
  永和摆摆手,抬步往房间里走去,不理会他们,油条皱眉,他应该没漏出什么破绽……到底是为什么……他满腹疑虑的走进去。
  花满楼回到百花楼的时候花四已经把房间里里外外打扫干净了,见他回来,忙说道:“公子……”
  “陆小凤来了?”
  “恩。”花四笑着说,“陆公子在楼上等着,我就给他拿了两坛酒。”
  “无妨,都拿来给他喝吧。”花满楼笑着上楼去了,“回家取两坛桃花酿。”
  “少……少爷,我知道您和陆公子交情深厚,只是……”花四皱眉,突然这么殷勤还是头一次……
  “因为他最清楚,要让我上钩需要准备些什么。”陆小凤已经端着酒壶从楼梯上走下来,“花满楼和桃花酿,你这到底是打算让我去摘星星还是摘月亮?”
  “星星月亮我都不要。”花满楼说道,“有的人,天生下来就是含着金汤匙的,走到哪儿总有人愿意为他出生入死。”
  “哦?除了我,还有其他人能让你花满楼下定决心出生入死?”陆小凤哈哈大笑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你这是为了什么呢?为情?还是为义?”
  “为利。”花满楼坐下来。
  “利?”陆小凤摇头失笑,“天下首富,花家七公子,什么时候会为利出生入死?”
  “你既然知道我出身商贾之家,自然万事皆为利。”花满楼说道。
  “花满楼,你知道别人请不动我只要你开口我是万死不辞。”陆小凤说,“说吧,让我怎么个死法?”
  “我不打算讨论你的死法,这件事若是我去做不仅容易被人盯上,还可能赔进自己的性命,但若是你来做,简直易如反掌。”花满楼说道,“所以我才想请你去做这件事。”
  “哦?那这件事我可有兴趣了,是什么事啊?”
  “你可知道皇帝已经一个多月没上朝了。”花满楼说道。
  “这件事我知道,据说是遇刺受伤,在宫中养伤。”陆小凤说道。
  “看来你已经有消息了。”
  “你想知道什么?”
  “全部。”花满楼伸手去拿茶壶,陆小凤顺手拿过来给两人倒上茶:“那你可要管我晚饭了。”
  “不止管你好饭,还管你好酒。”
  “成交。”陆小凤满意的说道,“这件事说复杂也复杂,说不复杂也不复杂。”
  “怎么讲?”
  “刺客的身份很好查。”陆小凤说,“陛下身中西方魔教的奇毒‘破音’,中了破音之毒,毒性缓慢,会一点一点夺去人的性命,却终生无法发声。”
  “没办法治么?”花满楼皱眉。
  “西方魔教独门秘药,慢慢调理总能治好。”陆小凤说道,“只是……这件事本身就是不可能的。”
  “说的也是。”花满楼说道,“你知道这件事有多严重么?”
  “恩?”
  “朝廷不是好惹的,上次叶孤城身死江湖上才躲过一劫,但仍然掀起轩然大波。”花满楼说道,“江湖中人虽然武艺高强,但民不与官斗,否则,就是谋反,如今的皇上算得上清正廉明,若是再起战事,民不聊生。”
  “我知道,你不喜欢战乱。”陆小凤说道,“我也不喜欢,战乱,于天下无益,只是朝廷不管刺客是哪儿的人,他们只道是江湖中人,我也想进京求情,却无奈,皇帝不肯见我,如今江湖之中人心惶惶,我来找你也想和你商量商量,不行我就要去请西门一起闯进宫中去。”
  “别冲动。”花满楼说道,“皇上暂时还没打算对江湖动手。”
  “恩?”陆小凤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别管我怎么知道,我自有我的消息来路,到了你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花满楼苦笑,他也不是不想说,是不能说,“只要西方魔教肯解开皇上身上的毒,此事还有商量的余地。”
  
 
☆、1.3
 
  陆小凤看着他的脸,一脸的了然:“既然如此,我自当一试,只不过西方魔教教主玉罗刹,谁都不放在眼里,中破音之毒的这么多,他才不管中毒的是什么人呢。”
  “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救的是什么人吧。”花满楼挑眉。
  “那是自然,只要……我能找到他。”陆小凤长叹一口气,“可怜我的胡子啊……”
  花满楼忍不住笑起来,他当然知道陆小凤找西门吹雪帮忙的雷打不动的手段,他真的有点怀疑西门到底能从中得到什么乐趣。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笑够了,这才把酒坛拎起来摇一摇:“花四,没酒了。”
  “陆公子,我这就给您送来。”花四的声音远远的从楼下传来,陆小凤笑笑:“今天喝多了我就住这儿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