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白蔷薇之王·VK+番外 作者:芝麻酥饼

字体:[ ]

 
 
 
白蔷薇之王·VK
作者:芝麻酥饼
文案:
 
 
上天终究开了一次眼,让我解脱与罪恶
 
 
所以这一次
 
 
敢夺取我容身之处的人决不轻饶
 
 
———— 锥生零
 
 
————————————————————————————————————————
 
 
▲本文设定在成功消灭玖兰李士之后,玖兰枢统治了整个血族,人类世界归于和平,而作为最强猎人的锥生零却在最后的战役中牺牲化成砂砾
 
▲小说前部分为锥生零在异世的生活,后半部分为回到吸血鬼世界后的故事
 
▲其他微ALL零
 
 
 
 
 
 
 
——————————
 
【注意事项】
 
1.本文纯属是作者补脑过多的产物
2.只因特别心疼锥生零这个人物,想给他一个全新的生活
3.作者文笔渣!请各位见谅
4.不喜勿喷!!随时按右上角的小叉叉!
5.最后还是希望各位能够喜欢
 
内容标签:强强 血族 穿越时空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锥生零 ┃ 配角:神木凉,玖兰枢,蓝堂英 ┃ 其它:
  ☆、死亡与失去
 
  “不!”
  耳边传来一声惊慌失控的吼声,锥生零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的朝他跑来,棕色的发,酒红的眼。然而这个一向过分理智的纯血种君王,第一次带着慌乱的神情,那种无措的表情令锥生零感到陌生和疑惑。
  毕竟从头尾他们都是敌人,这种对立的关系仿佛天生注定一般,随着玖兰优姬的到来,更是成了一种难以逃脱的宿命。
  锥生零比谁都清楚上天从来都是不公平的,至少天使从未对他微笑过。他无数次的挣扎反抗却又无数次的失败,亦或者是因为他从来没有抓住过自己的命运,他的一生,所遇之事,所遇之人,都是他人一手安排好的,包括那个曾在无尽黑暗中带给他温暖的女孩。
  上天给他唯一的仁慈就是在一切结束后,赐予了他最后的解脱。死亡到临的那一刻,却是锥生零感到最轻松的时候。
  他的坚持和疲惫,他的彷徨和苦恋,所有束缚的枷锁,连着那颗早已千疮百孔任多少温暖再也暖不了的心。随着意识越来越模糊,这些无比沉重的情感在这一刻都烟消云散。
  锥生零最后闻到的是玖兰枢身上特有的红酒醇香,随之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他想,往事期期艾艾,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当呼吸彻底停止,少年的身体开始消逝,漫天的血光和银色的光点相互辉映着,在夜空中美得令人眩目。所有的吸血鬼贵族都怔怔的看着这一幕,来不及做任何反应。这最后一场圣战因为最强猎人的加入,而取得了最后的胜利。然而看着猎人一点点的消逝,所有胜利的喜悦仿佛被冲刷的一干二净,徒留一股难掩喻言的酸涩感,似乎不敢相信这个如此强大的猎人就这么选择消失,倔强的什么都不肯留下。
  黑主灰阎和玖兰优姬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玖兰枢跌跌撞撞走向猎人的身影,她猛然睁大双眼,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整个人都在颤抖,她死死的握紧双手,挪动双腿想要上前。可没等她进一步的动作,黑主灰阎在所有人楞神之际,直接对玖兰枢发动了攻击,他的神情早已不见了平时的玩世不恭,阴沉的可怕。
  一条拓麻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阻止不及,他眼睁睁的看着那锋利无比的刺刀,直直向他们的君王刺去,然而这个明明可以躲过的一击,玖兰枢却毫无反应般,只是更加轻柔的抱着猎人,生生的接了这一击。
  纯血种特有的血香弥漫开来,然而这一次所有的吸血鬼都按耐住了体内蠢蠢欲动的渴望,他们明显感到玖兰枢的状态不对劲。
  玖兰枢右手托着少年残缺的身体,左手不断的在空中抓着那些银色的光点,似乎想重新让它们回到少年的身体里,此时他就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满脸不知所措的让人疼惜,用一种近乎无知的举动企图挽救少年的身体。
  这个奇怪,甚至可以说是诡异的一幕令所有人久久不能回神。优姬几乎是下意识的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怎么都不敢上前一步。
  怎么回事?
  黑主灰阎看了眼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纯血君王,眼里闪过嘲讽和一丝深深的悲哀,他收起武器转身离开了这个地方,不愿再看任何人一眼。一切都结束了,而他必须带着对少年的愧疚和自责继续活下去,这是他的罪,也是对他的惩罚。
  锥生零不断消逝的身体像是在无声的诉说吸血鬼的悲哀,当死亡来临,所有的痕迹都将不复存在。
  似乎意识到怎么也无法修复怀中的人,玖兰枢终于停下了这自虐般的举动,他低头看向怀中再也不肯睁眼的少年,酒红色的眼眸里溢满了温柔和痛苦。他的大脑无法思考为什么会做出这般举动,因为另一种强烈悲痛的情感如此猛烈迅速的席卷着他的全身,让他每一个细胞都随着少年的离去,发出一阵阵悲鸣。
  那感觉过于沉重,玖兰枢甚至能感觉到他抚上少年脸庞的手如此颤抖,他似乎想把这张脸深深记在脑海里,以至于看的如此专注。这个一向喜欢跟自己作对的少年此刻如此安静的躺在自己怀里,玖兰枢却没有一点喜悦的心情。
  当最后一点光晕也随风而去,血液不再悲鸣,心脏不再疼痛,所有的感官似乎在这一刻失去了知觉,又恢复了往常一具空空的躯体。
  以玖兰枢为圆心点,方圆几百米内开始奇迹的绽放出一朵朵蔷薇花,在月光的衬托下,白的近乎妖异,夜空中满是白蔷薇特有的冷香味,它们似乎也在哀悼,久久不散。
  一条拓麻从刚才开始就紧紧的注视着他们的君王,猛然心一跳,他就看到玖兰枢缓缓抬起头。
  他想所有人都不会忘记这无限悲凉又诡异的一晚。消逝的锥生零,方圆百里的白蔷薇,失控的玖兰枢,以及最后纯血君王那一双,死寂绝望的酒红色眼眸。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对于锥生零的离去,为什么受影响最大的居然是玖兰枢,那种近乎崩溃的状态,让所有人为之震惊。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小零就要去异世界了,吸血鬼的世界以后还是会回来的
 
  ☆、不可预知的未来
 
  锥生零是从一阵嘈杂声中醒来的,睁开眼的那一刻他是迷茫的。死亡时的感觉还残留在他的记忆里,让他恍恍惚惚有点状况外。距离他不远处传来的议论声还在继续。
  “那傻子又逃出去了,不还是被抓回来了,被打了简直活该!”
  “就是!这里可是金都,那可是支配者的天下他还是真是不自量力!”
  “我劝你还是认命吧,或许运气好点还能被那些大人看中,那以后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空旷的房间里坐着七八个少年,被他们围在中间的是一个红发少年,残破的衣服几乎已经不可再穿,可以看到少年白皙的肌肤下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鞭痕,对方有着一张清秀的脸庞,此刻那双眼睛却死死的闭着,整个人毫无生气可言。
  “啧!罗杰,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像个婊【Z】子等着被宠幸吗?我看你才是整天痴心妄想。”嘲讽的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鄙夷,说话的少年有着一头紫色张扬的头发,面容精致俊秀,他看着对面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连表情都透着鄙视。
  “呵!拉维尔,你那点清高在这金都还能值多少钱?怎么说都是同命相连,我才对他好言相劝,免得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被讽刺的少年似乎并没有生气,淡漠的语气却冷了每个人的心。罗杰的话没有说错,这里是金都,是世界中心最繁荣的地带,却也是支配者最聚集的地方。
  而他们所在的地方却是金都的地下黑市,各种见不得光的交易统统汇聚在这个黑市,与地面上的光鲜华丽影射出了一个鲜明的对比。然而这还不是最绝望的,作为拍卖品的他们天天盼着离开这个地狱,却也每天陷在恐慌和无助中,因为不知道离开对他们来说,是天堂还是另一个地狱。
  拉维尔皱了皱眉,却也不再反驳,整个房间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大脑在百分之0.1秒的轨迹脱离后又重新转动了起来,锥生零可以确定自己已经死了,但身体里的所有器官无处不在的叫嚣着强大的生命力,大脑细胞诚实的传送着属于锥生零自己的意识,他还活着!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这个房间,昏暗的灯光,整个房间显得单调空旷,因为除了两边各自有四张床之外,再也看不到别的家具。
  他并不想在这种一片茫然的情况下唐突的去质问那些少年,毕竟他面临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未知就代表着危险,而在他们刚才的对话中得知,这个地方并不安全。
  夜深人静,乌云渐渐在消散,整个夜空却见不到一颗星星,只有月光开始朦朦胧胧的发光。
  谁也想不到,日后所有的腥风血雨,将从今夜开始。
  艾达忍着身上的疼痛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每一个动作就像在撕/扯他的身体般令人难以忍受,伤口火辣辣的疼,他紧紧的咬着嘴唇似乎这样就可以转移疼痛般,灰色的眼眸看了一眼周围都已入睡的少年,周身的寒冷和伤口的疼痛令他每一步的行动都如此艰难。但他不能停,哪怕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被打,他都要从这个牢笼逃出去。
  “你是想逃出去吗?”
  寂静的空中传来一道清冷的嗓音,艾达扭动门把的动作一顿,生生的刹住了已经溢到喉咙里的尖叫,猛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处,逐渐适应黑暗的视网膜内印入的是一个银发少年,他整个人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只有那双紫色的眼睛,似乎照进了月光般耀眼。
  他知道这个人,那是两天前黑市的管理人亲手送进这里的,当时他们都以为少年是被打了麻醉才一直不醒,可两天过去了,这个外貌如此出众的少年,却始终没有睁开眼过。可艾达却为这个少年感到庆幸,在这里,比起活着清楚记着,倒不如就这样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面对银发少年突然的发问,艾达着实吓了一跳,特别是在半夜做着亏心事的时候。
  “就算你走出这个门,也依旧会被抓回来的。”
  似乎是看见对方呆愣的时间过久,锥生零微微不耐道。
  “我...我知道,但是!无论如何,我必须逃出去,我有必须要做的事!”红发少年从忐忑的心情变得坚定,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但飞蛾明知道会灭亡还不是一如既往的选择扑火。
  艾达看着银发少年缓缓站起身,黑暗褪去显露他的身影,对方踩着月光一步步向他走来,银色的发丝为他渡了一层光华,像级了月下的神祗。耳边响起少年依旧清冷好听的声音,
  “今天之后你将会永远自由!”
  静谧的走廊里,两道黑色的身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黑夜里,穿梭在错综复杂的路线里,直到持续了十分钟后,银发少年终于忍不住出声:“你确定你记的路线没有错?”那声音怎么都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十分钟内路过同样的地方三次,他都怀疑这个红毛以前次次被抓是因为根本不记得出去的路。
  “哈...哈哈哈!当然确定了,呃!应该吧...好像?!”
  好吧,他现在确定了这红毛压根不记得出去的路了。该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