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家教]他有病 作者:渔夫G

字体:[ ]

 
文案:
     一发完系列,每个故事一章完,一章一个CP,纲吉君是攻攻攻!
 
死在家教坑出不来惹,别拉我不吃药╭(╯^╰)╮
 
2016年,我还在0v0
 
内容标签: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沢田纲吉 ┃ 配角: ┃ 其它:纲攻,2718,27r,2780,27X,短篇集
 
==================
 
  ☆、1 花吐症|270180
 
  早上六点整,云雀恭弥准时睁开了眼睛。
  很快,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是哪里呢?
  室内安静极了,鹅黄色小鸟蹲坐在不远处,闭着眼睛缩着脖子沉睡,没有任何杂音,也没有任何人敢于打搅他的睡眠,包裹身体的被褥散发着阳光的气息,临近春末的气温已经比较温暖了,空气里并没有让他不爽的寒冷。
  一切都很好,所以到底是什么——
  想了许久,云雀伸手拿过手机,什么都没有。这是一只私人手机,或许是知道他作息规律的缘故,在他入睡后没有人敢于用致电或短信来触他霉头。
  把手机丢得远远地,他抬手遮住眼睛。
  过了好一会,他张开嘴,吐出一朵花来。
  早就估算准了云雀的作息规律,草壁掐着点用云雀给的钥匙进入云雀宅,他也不敢乱逛,拎着买来的早餐走进厨房,把用微波炉加热过的早餐放到餐桌上,他从换衣间挑出一套西服——云雀是个极为念旧的人,每间衣服的款式都一样,草壁随意取一套就好——放在托盘里带到云雀房门前。
  “恭先生。”
  好一会,房内才传来冷淡的回应,“……进来。”
  草壁立即拉开拉门走进去,出乎意料,他见到的是还坐在被褥间的云雀,云雀显然还没来得及打理自己,一头柔顺的黑发微微有些凌乱,看起来刚醒不久。
  今天恭先生似乎起晚了。
  这样想着,草壁的声音放轻了些,他知道云雀有一定程度的起床气,不想自己一大早就触霉头被咬杀。
  “今天的行程是……”
  “推掉。”
  “恭先生?”
  皱了皱眉,云雀抬手掩住口鼻的位置,宽大的衣袖遮住了他的动作,过了好一会才道,“我说推掉,没听懂吗?”
  “是。”
  虽然莫名其妙,但草壁还是应承下来,开始考虑新的行程安排。
  ——
  一个半个月后,近段时间忙得焦头烂额的沢田纲吉收到了草壁哲矢的求助电话。
  “云雀学长出事了?!”
  吓了一跳,沢田纲吉的声音一下子提高,把一旁协助办公的巴吉尔吓了一跳。
  “是的,沢田先生。”
  草壁焦急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恭先生已经有一个多月没出房门了,刚开始只是不愿出门,现在连说话都不想说,吃得也很少,我好说歹说才吃进去一些,整个人都消瘦下来、还有……”他压低了声音,像担心被他人听到,“我在恭先生房间里看到了还没来得及销毁的染血的衣服。”
  “什么?学长他——”
  “我不知道恭先生到底出了什么事,问他也不说。”草壁道,“现在只有您能劝他了,如果方便的话……”
  “怎么会不方便,有什么比得上学长……我这就安排专机,这次只能借用风纪财团的停机场了,它离学长那近些——可以吗?”打断草壁的话,沢田纲吉向巴吉尔招手示意,拎着外套就往外走去,“多说一些细节。”
  “当然可以!是这样的……”
  当天下午,沢田纲吉匆匆抵达了云雀宅。
  顾不得换上往日常穿的浴衣,沢田纲吉健步如飞,熟门熟路地走到云雀房门前,用力一拉拉门,“学长我听说你现在很不好——”
  靠窗拥被坐着的男人一愣就抬头望来,沢田纲吉一眼望见男人嘴角的血丝,和飞快收进袖子里的沾了血的手。
  “学长……”
  话音未落,沢田纲吉就见男人脸色一变,不知从哪里拎出一只浮萍拐,势若千钧地砸了过来。然而沢田纲吉早已不是能被一只钢拐吓住的废柴纲了,他闪过钢拐,又躲过另一只,几个大步迈到云雀面前,牢牢抓住他缩在袖子里的双手,问题机关枪似得吐出来,“学长你吐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受伤了?”
  拼命把手往回拉,然而连日来越发虚弱的身体根本挣不脱青年的禁锢,云雀气急,“滚开草食动……噗!”
  一口夹杂着花瓣的鲜血喷到沢田纲吉脸上。
  “学长……?”
  沢田纲吉懵了。
  抹掉血迹,捏住一片粘在脸颊上的白色花瓣,沢田纲吉茫然,“你怎么会吐出花瓣?”
  似乎是自暴自弃了,云雀张嘴,又吐出几片花瓣。或许是忍耐太久的缘故,他觉得胸膛中满溢着花朵,香气浓郁地让人发疯,它们挤挨在喉咙口,每一朵都想先一步跑出来,反而只能散出零星的花瓣。
  白色的花瓣,也看不出是什么花。
  见云雀不答反而一个劲地吐花瓣,沢田纲吉只好捏着花瓣研究,然而他实在无法从花瓣中分辩出这是哪种花,只是花瓣上缠绕的血丝让他心烦意乱。
  “夏马尔。”沢田纲吉拿出手机,拨通了医生的电话,不等那边出声就开口,声音冷得发硬,“限你半小时内过来。”
  另一头愣了好一会,医生无可奈何地道,“……我这里可离彭格列总部十万八千里呢,又是你哪个守护者受伤了?啧啧、说了我不医治男人,哦,你的美女雾守除外。”
  沢田纲吉低头看了一眼。
  云雀正一边瞪他一边吐花,白色花瓣间夹杂了嫩黄色的花蕊,沢田纲吉毫不怀疑如果不是身体虚弱,拐子又全被丢出去了,他的学长会蹦起来咬杀他。
  学长一贯讨厌夏马尔,大抵是当年晕樱症的缘故。
  “二十位名媛的私人电话。”
  沢田纲吉打断夏马尔的絮叨,“这报酬勉强也算‘为了女人’吧?我想这个病只有你能治,夏马尔。”
  “……好吧,你在哪?”
  “日本并盛。”
  “噗!你在耍我吗沢田纲吉!我可在地球的另一边呢!好吧好吧,为了电话号码……说一下病症吧,详细些,每种奇异病的病症相差很大,从病症上就能看出来了。”
  “嗯、就是……”捏着花瓣,沢田纲吉满脸纠结。
  “沢田先生,我想我知道恭先生得了什么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草壁走进室内,跪坐在不远处。
  精神一振,沢田纲吉撇开听筒另一头的夏马尔,追问,“是什么?”
  “我想……大概是‘花吐症’吧。”
  “花吐症?”什么鬼?
  疑惑着这个名称,沢田纲吉听到另一边夏马尔哈哈大笑起来,“花吐症、哈哈哈哈花吐症啊,这种病我确实无能为力来着,你哪个守护者得了这个病?我就说总有一天这帮家伙会憋出病来的、噗,恭先生,是你的云守——”
  打断他的话,沢田纲吉抓住重点,“你治不了,为什么?”
  “哈哈哈哈,花吐症可是悲催的暗恋者才会得的病,不给人告白就不会痊愈,这种病我怎么治得了?噗,你还是赶紧问问你家云守暗恋着谁吧,都憋出花吐症了哈哈哈哈哈……”
  “……我挂了。”
  “等等!电话号码——”
  按了电话,沢田纲吉无可奈何地看向云雀,“所以,学长你……嗯,你暗恋谁?”说起“暗恋”沢田纲吉就别扭极了,他实在想不出云雀会暗恋谁,除了并盛中学和小卷云豆,云雀还可能暗恋谁吗?别开玩笑了,他们那根本不是暗恋而是已经进入婚后生活了吧?
  云雀不答反问,“你怎么有那么多私人电话?”
  “都是Reborn的旧情人,一个个都想做我的师母呢。”沢田纲吉无奈,“别逃避问题,学长,你暗恋谁,一直这样吐花瓣也不是办法,如果不敢、咳,不想表白我也可以帮忙的。”总不过把人绑过来听表白,他好歹是黑手党首领,这种事……这种事很耻唉,算了,为了学长干一回绑架也不是不行。
  唉,他干嘛还要管人家表不表白的事啊,这见鬼的花吐症。
  “不要。”云雀冷笑,转开脸,又吐出一些花瓣。
  大抵是花瓣吐多了,终于有一只花骨朵冲破重围冒了出来,细嫩的花苞紧紧闭合着,羞怯地黏在沢田纲吉衣服上。无奈地捻起花,沢田纲吉觉得他快被花给淹了,学长果然是不爽他插手吧,故意把花吐他身上,这种报复很幼稚啊。
  好不容易从纠结中缓过神,草壁不得不充当和事老和话题引导者,他一脸严肃道,“就我所知,如果花吐症进入晚期,会危及生命的。”
  “什么?!”
  “就像刚才,恭先生不是吐血了吗?”得到肯定的点头,草壁苦笑道,“这是进入晚期的症状了,之前还只用表白就好,现在大概需要‘两情相悦’才行吧。”
  “……”这是什么见鬼的病!
  沢田纲吉目瞪口呆,然后开始思索帮忙绑架人以后,他该用什么方式让他们两情相悦。威逼利诱?pass,学长都那么喜欢对方了,他要敢动对方一根毫毛肯定被咬死。幻术?催眠?或者演一场黑帮追杀生死与共的戏,让他们培养感情?哪个都很违背他的道德底线啊,不过学长那么优秀,没准他们是两情相悦呢?
  ……不过,学长到底暗恋谁?
  “学长……”沢田纲吉不得不开口询问,“你暗恋的……”
  “闭嘴!”云雀恶狠狠瞪他,顺便喷了他一脸花瓣。
  “……”
  正哭笑不得,草壁又开口了,“其实,可以通过吐出的花判断的。咳!这种花我正好认识,是白玫瑰。”
  “白玫瑰?”捏着花瓣和花骨朵左看右看,没在上面找到文字图片,沢田纲吉只好道,“怎么判断?”
  “通过花语。”假装没接到云雀愤怒的瞪视,草壁干咳一声,瞎掰道,“白玫瑰的花语是,纯洁,圣洁,还有一种是‘唯有你能与我匹配’。所以恭先生暗恋的对象应该与他身份地位能力相当,甚至更强,沢田先生你应当也认识的。”毕竟里世界就那么大,最优秀的还都集中在彭格列呢。
  顺着草壁的引导,沢田纲吉秒懂。
  女人里是没有符合条件的,学长喜欢男人?骸?迪诺师兄?Reborn?山本?狱寺?哦,大哥和蓝波两个一个已婚一个太弱可以pass,总之先在守护者里试试吧。要是人选不对,Varia,西蒙,吉利罗涅,密鲁菲奥雷的白兰和六吊花,还有敌对家族首领也可以考虑看看。
  有了腹案,沢田纲吉舒了口气,“我明白了,拜托你准备一下专机,草壁,之后我会把学长好好带回来的。”
  “……你的意思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