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我被爱狠狠地连捅了N次 作者:熊爷们的心

字体:[ ]

 
文案:
     爱人者与被爱者都是幸运儿,而承受压力也是相对应、符合的,没有谁多一些或谁少一点;因为在感情的轨道中,无论谁都会经历一段又一段起伏高低的情怀,经得起一次又一次的心理磨练,甚至折腾。。。但是,别提问,在经过一番的努力与经营,最后会有个完美的结果吗?感情,它从来就不会给出一个实质的答案,反而需要当事者亲身体验与感受,答案自然而然地蹦出来:答案,就在自己的心里。
 
你曾经问我:同志之间有没有真爱?
当时我回答:有啊!同志一样是有血有肉的人,一样有情感与欲望,当然会有真爱。
后来,你陆续追问了好几个有牵连的问题,从中我从你的眼光、问题里看得出,你对同志的感情充满了质疑与不信任。
过了N年,我们逐渐少了联系,而我也只能从旁人的口中隐隐约约地知道,你在这圈子里碰碰撞撞与好几位男士在一块聚聚散散;并且,他们在背后批评你,你是个只追求与满足于内心里那份*欲的同志,感情这事仿佛与你无关。
我答应要给你说个故事,一对真心相爱的同志故事;如果你相信,那就是真实的故事,反之就当作是虚构的。希望这个故事能给你某些启示,同志的感情世界比正常人更累人、更感人,因为他们知道要寻找双方都能满意与情投意合的人,实在不易。因此,一旦看到心仪的《对象》时,他们会毫不犹豫地释放出内心里所有感情,希望对方能感受到他们的真心与诚意。。。虽然,在这种付出的过程中,充满了怀疑与不信任,但若双方都能包容对方的忧缺点,又有什么门槛不能跨过的呢?
 
关键字:柯宇清 熊大可 刘泽信 赵初二
==================
 
  ☆、第一章
 
  “哥,如果……某一天我说,我欺骗了你,你会相信吗?”
  刚到三十生日的熊大可,四方形的平头,躺靠在柯宇清那结实的胸膛上,他那帅得让男人嫉妒让女性痴迷的脸孔,此刻却带着几丝忧郁的眼神望着对方;他嘴巴说出来像似猜测,可他心里却多少存有试探之意,因为他不知道《某一天》几时会降临?他更不想当《某一天》来到时,让他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面对好?
  “欺骗我啥?金钱?感情?你这个爱乱想的小熊,就喜欢乱说乱想!”
  听到熊大可的问题,早踏入中年、稳定阶段时期的柯宇清来说,从认识熊大可至相知,再跨入相恋的他来说,简直这就是一场影片中的某段剧情,年近五十五岁的他竟然学那些年轻人,与熊大可谈恋爱?这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绝对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事实告诉经历人生战场无数,可是身经百战的柯宇清,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面前这个年轻人确是深爱着自己,对自己完完全全地付出真心与感情,让他竟然有些胆怯,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经过一段不算长的时间磨合与熟悉,这位XX集团的董事长柯宇清,总算放开了一直密封着的胸襟,慢慢地接受熊大可这份单纯却真诚的情感;而,他自己也逐步释放内心里隐藏许多的情感,这或许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一次的感情冲刺,他也心甘情愿地随之漂流。
  “人家不是说如果吗?如果,不一定是真实的,不是吗?”
  看着这个虽然年纪已五十五岁,但是却拥有一张成熟、男人魅力四射的柯宇清;有时,熊大可自己也不敢相信,一位事业成功的董事长或是老板,竟然如此轻易就丢入自己所设计的《情网》里头,当然他能感受到对方绝对不是跟自己玩玩就算,而是确确实实地想与自己有一段情感交流。
  “熊大可,你别以为我是刚出茅庐的笨老头,我可是XX集体的董事长!从你的眼神与神态里,我可以判断得出什么是真心,那些是虚假,不是吗?”
  躺在床上的俩人,赤裸着的身体贴得是那么的贴近,简直就像已融为一体了;柯宇清手捧起压在自己身上熊大可的脸,他热情地亲吻了这张深深地吸引着自己的嘴唇,再笑着回答对方的提问。
  “是是是……就知道我嘴巴笨拙,怎么说都辩不倒你这位成功人士……”
  “大可,这也不一定呵……就说你想吃啥去哪的,我不就从不跟你辩驳吗?这些可不是小事啊!知道吗?哈哈……”
  “那是你疼我,你爱惜我,你珍惜与我一块的时光……”
  “知道就好,大可,只要你知道就好!所以,我知道你绝对不是欺骗我……除非真的逼不得已之下,或许吧?”
  “哥,真有那种情况出现的话,你会恨死我或杀掉我吗?”
  俩人惯性地嘻哈了一番,熊大可再次将话题拉回到他心里一直记挂着的问题,他急着知道柯宇清的反应;当然表面上看似轻轻松松的问答,其实在熊大可的心里却是紧张兮兮的,只因为他想知道,若事情真的发生了,是否还有补救机会?或再想个另一个《布局》?
  “我的傻小熊,你说你怎会想到我会杀掉你呢?你知道我疼爱你还来不及,又怎舍得恨死你或杀了你呢?”
  恋爱中的恋人总是会把一切《假设》,当作俩人调情时的某些情趣;柯宇清当然也只会把熊大可所说的话当作开玩笑,虽然他心里开始起了某些质疑?但是与对方相处那么久,有整六个月吧?
  “哥,如果真有那天……我真的情愿你把我给杀掉,因为我辜负了你的真心与感情,因为我不是人……”
  在熊大可的心里却被这个问题困扰许多,时间越快到他心里就越心慌,有时当他孤独一人时,想到在短短这六个月里,那是他一世人最最幸福、快乐的日子,如今自己竟然要亲手将它摧毁?叫他情何以堪啊?
  此刻的熊大可感觉自己越说,内心里那被他压制得死牢的悲痛,即将爆发;他知道自己并不怕死,而是他害怕伤及自己最深爱的男人柯宇清,他无法看到对方被自己亲手狠狠地连捅几刀,后自己再消失在对方的眼前?眼泪慢慢地从熊大可的脸颊流了下来……
  “看看看,我的傻小熊怎么哭了?就像是真的一样……别哭别哭,让我帮你擦干泪水;你啊!以后就给我乖乖的,啥也不想也别乱猜测,就好好地呆在我身边……大可,你是在暗示想获得一个身份证明吧?”
  看到熊大可脸上忽然流下的泪水,让柯宇清即心急又心疼得很,他立即就从床头边取了几张面纸,轻轻地替对方擦拭,再亲吻了对方的眼睛,似乎想把对方内心里所有的心事都承受下来,他自己要好好保护对方,不能让对方一而再地留下眼泪。不过,在柯宇清的心里却浮现不少的质疑,甚至在猜疑对方,是否有意想与从自己的口中或举动,获取更进一步的身份保障?
  “哥,虽然我心里很想很期望,某天我们能真正地生活与居住在一块,那将会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最美好的事情;但是哥,你要相信我,至今我并没有,甚至不敢奢望某天能与你相濡以沫……”
  听了柯宇清的质问,把熊大可震惊的快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知道这种质疑绝对不能搁放在他们的心里,不然一切将会破坏他们的感情世界与信任程度。于是,满脸惊慌的熊大可,连忙向对方解释,更让对方理解自己的心意。
  “看你说得那么认真,被我吓到了?嗯!哥知道没这回事,只不过说说,你不必解释,我心里清楚……大可,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都能理解!”
  看到熊大可的脸色忽然变得沉重无比,柯宇清知道刚才质疑只不过是一个猜测,对方绝对不会向自己要求更多,或更拉近他们目前的交流方式。毕竟柯宇清是位有身份地位的成功人士,而熊大可目前,只是在某公司里的一位业务人员;更何况,俩人的年龄确是有些差距,虽然俩人走在一块别人或许会当作兄弟或上下级之辈,但是要更跨入另一个阶段,恐怕还需要经历一段更长的时间。
  “哥坏蛋,就喜欢惹我心痛的;不管,我要你补偿……”
  “嗯!知道我的小皇帝,就……补偿你一千个一万个热吻,我来了,哈哈……”
 
 
  ☆、第二章
 
  “早上好,我的小皇帝!该起床,快要上班了!”
  如常的发出清早问候短信给熊大可,柯宇清期待着对方的回复……刚开始互相发短信时,柯宇清觉得有些怪怪的,年纪那么大了竟然还学习那些年轻人的举止,那么积极去做这些以前一直觉得无聊人士,才会做的发短信举动。
  可是,熊大可却觉得这是一种保持感情联系最佳的方式,让大家都知道有人正在关心着自己;于是,时间久了也就成为柯宇清的一种生活习惯,若有事情而耽搁了发短信的时,他会感觉有些事情没做好似的,总会匆忙补上一个短信。
  一般性,在柯宇清发出短信之后大约十五分钟,就会收到熊大可的回复短信,同样地会看到一些温馨、甜蜜的短信,总会让阅读者喜悦万分,例如;
  “早上好我的皇上,小皇帝向你请安问好来了!想哥想了一整个晚上,总算看到了哥的温馨问候,暖洋洋的!”或,
  “我的皇上早上好!昨晚小皇帝睡得不好,没有皇上的陪伴而失眠了……记得今天给小皇帝补上,好吗?”等等……
  今早起来就发出短信后,柯宇清如常地到洗手间洗漱、洗个冷水澡,这可让他感觉精神充沛,活力慢慢恢复;就这样花费大约十五分钟有多,他走出洗手间惯性地来到床边取了手机望了望,竟然没有收到熊大可的回复短信。
  “小熊怎那?都快八点了,还没起来吗?不是赖床吧?好……再给你发个短信,看你还想赖床赖到几时?”
  心里想着,柯宇清立即就再发出另一则短信,希望对方能尽快起来,与回复自己的短信,好让他在吃完早餐上班前看到一则让他安心的短信就好!
  “小皇帝啊!怎么还没起床吗?不是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别再赖床了,要上班了,别让哥为你担忧,知道吗?我要吃早餐了,等会再聊!”
  短信发后,柯宇清慢条斯理地穿上预备好要穿的衣着,他再瞄了下手机,依然没有收到最新信息或短信回复;他心里质疑了下,望了望房间里梳妆台的镜子,看到文质彬彬却充满成熟男士的魅力四射的自己,脸上少了以往喜悦万分的笑容。
  柯宇清迟疑了下,但没作出任何举止,提了公事包步出房间,从二楼走到楼下的餐厅,看到女佣已替他准备,依然冒出热气的西式早餐,却不见对方的踪影,估计是在厨房里忙着吧?二话不说他就坐在餐桌上边吃早餐,边关注着手机收到短信的震动感应。
  吃完早餐的柯宇清,他感觉今天的时间过得特慢,早餐吃完还不到五分钟;他再次取出裤袋里的手机,再瞄了瞄,果然没有任何动静。而,他所期望着的熊大可短信,就像自己不曾发出给对方似得,让他不觉地翻阅了自己发出的信息,在确是已发出的迹象后,让他感觉有些心烦。
  “老板!吃饱了吗?”
  “嗯!妳可以先收拾早餐的用具了,我上班了!”
  这时,耳边响起女佣的声音,柯宇清转过头望了对方一眼,没好气地从椅子站立起来,看了看手上的手表,08.35,还有十分钟公司司机才会抵达来接送他上班;于是,他走到客厅里,重重地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会他立即给熊大可拨电,因为他想知道对方今天为何如此反常?……连续六个多月来早上互相问候的惯性,今天对方不但没有给自己回复,更静悄悄地没有电话,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铃铃铃……”
  “你好!我现在不方便接听电话,在电话哔哔声响起后,请留下你的信息,稍后我会回复你的电话,谢谢……哔哔……”
  连续播了两次熊大可的电话,都是听到电话留声,这让柯宇清大感疑惑与郁闷,心里想对方究竟发生了某些事情?或手机出现问题等等……毕竟,与熊大可从相识到相恋至今,对方从没有过不方便接听自己电话的案例,因此,柯宇清不禁回忆起昨晚与对方相处与分手的情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