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君邻天下 作者:无临

字体:[ ]

 
文案
 沈浩,年轻有为的大将军,一座在外人看来的冰山。当他遇上几乎没有交集的弟弟,开始了解他,却控制不住内心的情感了,原来,他心里也燃烧着火,奋不顾身……
沈君,重来一世,警告自己绝对不会再重蹈上一次的覆辙。平静了十八年的生活,却再次因命运而纠缠,心开始摇动……
内容标签:重生 生子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浩、沈君 ┃ 配角:顾霁、白泽衡、常卿、季尚、 ┃ 其它:伪兄弟,选择
 
 
  楔子
 
  “你想清楚了?”
  “……”
  “天道恒常,不为舜昌,不为桀亡。违背天意之事,必然要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我都承受得起。”
  “好,希望来*你不会后悔。”
 
  第一章
 
  今日天气很好,阳光明媚。
  一大早,京中商铺、小摊就开始忙碌。不久,空荡的街道就变得车水马龙,人流涌动。天子脚下,京城一向如此繁华。然而,仔细看来,便会发现今日有些不同。
  今日,街上的女子似乎多了起来。虽说往日女子更爱逛街,但今日的女子似乎,格外娇媚。随眼一望,花枝招展,就连摆地摊的小姑娘都插上了闪亮亮的发簪,在阳光下异常耀眼。更奇怪的是,她们似乎都心不在焉,若有若无地朝着城门的方向望去。
  再仔细观察,又会发现沿着城门到皇宫的大道上的各个客栈,二楼基本都满客。不仅女子异样,上到老下到小的普通百姓也都聚在一起时不时往城门的方向看去。
  “到了吗?”
  “快了吧。”
  “诶诶,看看,城门开了!”
  “来了来了……”
  一时间,人群像炸开了锅,低低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只见那城门里迅速涌进两支官兵,一左一右排开人群,将道路中间清理出来。接着,一匹高大的黑马缓缓驶来,“哒、哒、哒——”的马蹄声显得异常清晰。刚刚还沸腾的人群在那黑马出现的瞬间一片寂静,不少姑娘家手捂着嘴,眼睛睁大,呼吸声都快没有了。
  那黑马可是匹宝马,毛色纯正,性子桀骜,乃是戎国进贡的贡品。据说,此马非凡马,有通灵之能,可预测吉凶,所以被称为“智马”。智马高大、敏捷,耐力好,在战场上可谓逢无敌手。当然,智马品种稀少,这种纯正的黑马是少之又少。
  宝马配英雄,当朝皇帝将此马赐给了大将军沈浩。
  当然,此刻是没有人注意难得一见的宝马的。令人不能忽视的是马上的人,智马的主人——沈浩。沈将军一身银色铠甲,头盔倒是取了下来。脸上皮肤偏黑,轮廓深刻,剑眉星目,黝黑的眼睛没有一丝波动。不苟言笑,面若冰霜,衬得银色铠甲发出冷色的光,但,绝对是异常英俊,异常酷的人。
  只是,在他面前,所有人都忍不住噤声,在明媚阳光下感到微微的寒意。
  不错,今日沈将军回京,满京城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来观看沈将军的英姿的。有人奉了父母之命,有人忍不住好奇,有人是为了一饱眼福。
  谈起沈浩,老人都不免竖起大拇指,女子都忍不住面上红晕,与沈浩同龄的青年男子则是羡慕嫉妒,外加崇拜。沈浩是丞相的长子,但是三岁时被慧空大师带走修行,十八岁从军,二十岁成为名震天下的大将军镇守边关,现今二十二。如此年轻的将军可谓是前无古人,沈浩更是成了多少少女的梦中情人。
  如今,丞相可怜自家儿子远赴他乡,又逢边关太平,便请旨将沈浩调回京。
  然而,丞相是有私心的。自家儿子在家的次数可是屈指可数。不说十五年的在外游学,从军四年沈浩也就回家四次,与丞相夫妇的关系不咸不淡。丞相夫妇年纪越来越大了,两个儿子也长大了,便都开始想着抱孙子了。可是,两个儿子丝毫没有动静,沈浩二十二,早就到了娶妻纳妾的年纪。
  故,众所周知,沈将军的相亲之路开始了。
  沈将军若想娶妻绝对不难,难的是至今未有一人让沈将军看得上眼。不过,这也是京中各家闺秀的机会,边关那些女子怎么能比得上她们呢?
  沈浩直视前方,骑在自己的爱马上,在众人的热切视线中慢慢走远,没有给周围的漂亮女子多余的眼神。
  “哇哇,好酷啊!”
  “我的梦中情人啊——”
  ……
  沈浩走过的地方,一群女子捂心。
  沈浩回京,自然先见皇帝复命。
  当今皇帝未及知天命的年纪,看样子仍是精神奕奕,只是,眼中偶尔闪现倦怠。沈浩面圣,皇帝对其大肆赞扬了一番,并准他在家修养几日。
  丞相早早准备了各家闺秀的画像,沈浩刚到府中,丞相便迫不及待地命人捧着一堆画卷前来迎接。
  “浩儿,又威武了许多啊!”丞相忍不住感慨,自家儿子就是俊呐!
  虽然沈浩和家里的人关系并不亲密,但毕竟是一家人,沈浩对这个爱妻溺子的爹也是十分尊敬,“父亲。”
  “嗯嗯,一路平安吧?你娘过几日就回来了,她可老念叨你了,这下好了,你可要好好陪陪你娘。”
  沈浩点点头,眼睛瞥到管家抱着的一大堆卷轴,想到白泽衡的消息,额角抽了抽,“父亲,没有——”
  “哎呀,”沈丞相拉住沈浩,“福伯,把画像拿给大少爷。”转而对沈浩讲,“为父知道你在外忙,没时间儿女情长,但是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啊!你看看,这些闺女有你看中的不?”
  “父亲,我累了,此事——”
  “为父知道了。来,福伯,把画像送到大少爷房里,领少爷休息。”沈丞相再次打断沈浩的话,“浩儿也劳累一天了,好好休息吧,婚姻大事可急不得,慢慢来,仔细挑。”
  沈浩点点头,“孩儿告退。”
  “嗯,好好休息。”
  丞相望着沈浩走远,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君儿人呢,他大哥回来也不出来迎接!真是越来越不像样子!”丞相摇摇头,叹息,“兄友弟恭,难啊……”
  在京城郊外的小山坡上,一个身着白衣的清秀少年看着已经悬置正中的太阳,脸色复杂,“大哥回来了吧,又要被爹骂了……”
  “小师弟,唠叨什么呢?今天谢谢啦,改日师兄请你吃饭。”旁边青衣男子笑道。
  沈君转过脸来:“三师兄,你可要记得,还有我的寒梅,一枝不能少!”
  “是是是。”
  沈君还是抑郁了,一大早就偷跑出来,他绝对不是故意不去见大哥的!就算他不待见大哥,也不至于临阵脱逃吧,反正早晚都是见,又不是没见过!但是,他爹是不会相信的。
  “三师兄,你可害惨我了!不行,今天我不回去了,你请我吃饭!”
  “好啊,包你一辈子都没问题。”夏晨铭摸摸沈君的头,笑道,真是永远长不大的小孩。
 
  第二章
 
  晚上,沈君还是回家了。
  他知道,他要是再不回家,沈丞相可饶不了他。
  所以,当丞相大人一个人孤单的面对一桌子菜的时候,沈君回来了。
  “饿死我了,爹,这是什么,好香!”说着,用手直接拈起一块卖相很好的肉扔进嘴里了,“好吃。”
  这时,福伯已经将他的碗筷端上来了。
  “谢谢福伯。”沈君边吃边说。
  沈丞相真是一肚子的气都被沈君气笑了,“你几岁了?还玩这一套?”从小到大,次次都这样。
  “说,今天又跑哪去了?”
  沈君一脸讨好:“爹,你说的什么话啊?还不是我师父派人来找我了吗?”
  “是吗?”沈丞相摆明了不相信,“找你干什么?”
  沈君在肚子里再次诽谤了一次夏晨铭,“真的,不信你可以问我三师兄,我还找他要了寒梅,过几日就送来了。”
  “真的?”沈丞相有点动摇了,沈君算是了解他这个爹,“是真的寒梅?”
  “那还有假,从灵药谷拿来的。”沈君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爹,我还专门为你多要了几枝,你就等着吧。”心里笑道,看你不动心!
  “哎呀,还是我儿有孝心。”沈丞相一脸满足,笑开了花。
  沈君不经意问:“大哥没回来?”
  “回来了,又出去了。”沈丞相也动筷子,心情舒畅,食欲也上来了,“说是和大皇子约好了。”
  “哦。”怪不得没见到人。
  “你对你大哥不满?”
  “没。”
  “你大哥常年不在家,关系有所生疏也在所难免,再加上他那个性子,唉!”沈丞相叹气,放下筷子,“明明小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长大了,怎么还有性格缺陷了?早知道就放身边养着了……”沈氏夫妇啰嗦了几年的言论又开始了,沈君颇感无奈。
  “停,您老都说了多长时间了?”沈君打住,“相亲怎么样,大嫂有人选了?”
  “能怎么样,你大哥还是那个态度。”沈丞相的注意力总算被转移了,“不过,他不看也得看,婚姻大事可由不得他。”
  “嗯嗯,父亲大人辛苦了。”
  “一个个真让人不省心。”沈丞相看着吃得正欢的沈君,“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考虑——”
  “咳咳……咳咳,爹!”沈君噎住了,“等你管好大哥再说吧,我还早呢,不急不急……您吃,这个香菇不错!”
  “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咯……
  大泽皇宫。
  “怎么,一回京就来我这儿。”大泽大皇子,白泽衡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沈浩,调笑道:“见识了丞相大人的毅力了吧,年年如此都没有放弃。”
  “顾霁借我。”
  “不行,”白泽衡立刻否决,“你想干什么,挡箭牌?那么多女人随你挑。”
  “呵呵。”沈浩冷笑几声,“你要纳妃的事情他早晚都要知道。”
  白泽衡夺下沈浩的酒杯,“你就是来给我添堵的?皇宫里耳目众多,你这样来也太不怕闲言碎语。”
  “就是传给他们听的。”
  “我那几个弟弟可不省心,老三虽然是我们这边的,但是太过心软,比不得那几个。”
  沈浩沉默一会儿,开口:“药,下了?”
  “你也看出来了?”白泽衡微笑,却有种凌冽的恶意,“老三下的。嗜睡么,才刚刚开始。”
  “小心点。”
  “不用你说,别喝了。”白泽衡继续夺下沈浩的杯子,“据说,周尚书的女儿要回京了。看来,又是为了我们的沈大将军。”
  “嗯?”
  “可没有人能够拒绝沈将军的怀抱,这不是个机会?”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