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猫鼠无差)飒沓江湖 作者:摘得桃花换酒钱

字体:[ ]

 
文案
文案: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侠客行》李白
宋仁宗年间,民间流传着这样一段话:展护卫,功夫好,殿前武,得御猫,怎料得,锦毛鼠,偏要来,争相斗,自古猫捉鼠,却不知还有那鼠戏猫,我们的故事便由此展开......
小白:吾心昭昭,日月可鉴。
昭昭:脸红ing~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玉堂,展昭 ┃ 配角:公孙策,包拯,白锦堂,王朝,马汉 ┃ 其它:猫鼠无差,轻松,温馨
==================
 
☆、谁家陌上少年郎
 
  三月,正是春雨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时节,在江南的小巷中,青石板被雨水洗刷过,显得光滑异常,女孩挎着装满杏花的篮子,滴滴溜溜跑进了石阶旁的酒家,只见酒家里,柜台边上的女子,皓腕带一支翠色镯子,低着头,算盘打的啪啦啪啦地响。听到脚步声,女子抬头,见到从门外进来的女孩,忙放下手中活计,走过去,拎过女孩手中的篮子,替女孩拂了头上不小心沾染的水滴,笑吟吟:“杏儿,一大早儿就见你出去,娘刚刚还在猜,莫不是看上了哪家小子,要演一出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的戏,却不曾想,你去摘了杏花。”女孩噘嘴,声音软软糯糯:“我看着屋外的杏花开了些许,想着娘亲前几天还说要采些杏花来酿杏花酒。”随即又一笑,似是撒娇般的凑上去:“我不是叫杏儿么?我把自己给娘,娘亲肯定喜欢。”女子闻言宠溺一笑,言语中慈爱更甚:“就你最懂娘,快去换身衣服,看这手凉的。”
  这时,门外传来了马蹄踢踢踏踏的声音,一少年牵着马从巷口走来,那马全身棕红毫无杂色,一看就是不可多得的好马,只见那马一声叫似打鼾一般的声音传来,少年歪头,轻笑一声,抚摸这那马的鬃毛,道:“再忍忍,前面到了客栈,便让你吃个够。”那马儿似乎听懂了,也安静下来,慢慢和着少年的步伐走着。远远的,看不清楚少年的脸,但是声音确是清脆好听,好似晨露般通透。再看少年身形,十七八岁的少年正如茁壮成长的小树已然挺拔,且有些消瘦,是顶好看的身形。少年牵着马慢慢吞吞的走进了客栈,就好像他温吞的性子一般。伙计迎了上来:“客官,里面儿请啊。”将少年引进门带他去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坐下,少年点菜:“上点特色小吃,无需多适量即可。”小二:“好勒,客官您稍等片刻。”“对了,给我的马喂点草料。”似是记挂者对马儿的“承诺”少年开口补充了一句。“好勒!”现下才看清楚少年的面容,正如他温吞的性子一般,面容自然也是温润的,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大大的眼睛含笑,显得及其有神彩,配上英挺的鼻子和喂喂翘起的嘴角,让看到的人脑海里不禁蹦出温润如玉四个字。且少年身着蓝布衣,虽然样式朴素并无过多的修饰,但是一身衣料却是极好的,靛蓝色的衣服衬得少年越发温润起来。
  菜很快就端上来了,看着热气腾腾的饭菜,少年不禁食指大动,刚准备动筷就听到楼下一阵嚷嚷:“滚开,你这死叫花子,别脏了老子的眼。”一个彪形大汉冲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伯大声叫嚷到。老伯似是体力不支,倒地不起,路人纷纷绕道而行,生怕一个不小心牵涉到自己。彪形大汉勃然大怒,抬起脚来准备踹下去。少年正欲起身,只见一个白影闪出,旁人还未看清招式,那彪形大汉早已翻身在地,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只见一白衣少年立于地,衣袂纷飞。彪形大汉双眼怒视着白衣少年,吼道:“你爷爷的,那条道上的,还想不想混了,你知道我是谁吗?”白衣少年并不理会他而是伸手将老伯扶起:“老爷子,你没事吧?”,那老伯惶恐的看着他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抖抖索索说不出话来。那大汉见白衣少年并未把它看在眼里,大怒,拿起随从戟就砍了过去。楼上,蓝衣少年摇了摇头,刚刚众人并未看清楚白衣少年是如何将那大汉打倒在地,但是他看清楚了,那白衣少年出手极快,小小年纪却已内力深厚,那大汉更本不是他的对手。果然,白衣少年并未拔剑,只是一脚就把扑过来的大汉踹翻在地,他微微皱眉嫌弃地看了一眼靴子,嘟囔道:“又要换新的了。”当然这个小小的动作和轻声的话语周围人是不曾注意到的,他们都还在“瘦弱少年打倒彪形大汉”的震惊中没有恢复过来,但是蓝衣少年由于内力深厚却是听了个清清楚楚,不禁好笑道:“这洁癖,怕是无人能及了。”白衣少年指着大汉朗声说道:“别再让我看见你横行霸道,欺凌弱小,还有,我爷爷早就过世了,如果你想要下去陪他我不介意送你一程,但是我不保证,他不会把你踹上来,毕竟我也算个守孝道的人,若真是送了个他看不上眼的人去陪他,他怕是要骂我不孝了。”蓝衣少年听此,噗的一声把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本来就含笑的眼睛,现在更是笑的弯弯。白衣少年转身恰好看到笑的有些不顾形象的蓝衣少年,微微眯眼,蓝衣少年微微一愣。白衣少年转身离去。蓝衣少年看着已不见踪影的白衣少年,微微有些懊恼,刚刚生出了结交之心,却没想一个愣神,让他跑了。随即,少年的随遇而安的性子又上来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江湖就是这个江湖,以后再说吧,吃饭吃饭。江南的烟雨总是下个不停,刚刚停了了雨现又飘洒了起来,在那个小巷,在江南的那一隅,那一个江湖,那一对人儿才刚刚开始。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开新坑多支持,一直喜欢鼠猫,昭昭小白是我真爱啊,所以打算自己来写属于自己心中的昭昭和小白。
 
☆、飞入寻常百姓家
 
  开封,耀武楼,宋仁宗:“如此灵动之人,天下舍展昭取谁?哈哈,展昭上前听旨,今特封展昭为御前四品带刀护卫,赐号:“御猫”。展昭:“臣接旨。这是的展昭还不知道就是这个御猫将要给自己惹来多大的麻烦,而至于这个“麻烦”,刚开始的确是个麻烦,而后来,怕是只有展护卫自己知道了。正是因为这个名号,惹的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锦毛鼠白玉堂前来挑衅,盗走三宝,而后经历种种波折,展护卫带白玉堂前来开封领罪,而这时的心态已与去时截然不同,在与白玉堂的一番较量中,展昭早已把此人当做是知己,而白玉堂亦然,展昭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从朝廷鹰犬变为了少年英雄,不禁也生出几分惺惺相惜来。而当展昭听闻皇上已赦免白玉堂时,的确是松了一口气的,毕竟是翩翩好儿郎,就如此送了命,他也会惋惜与不甘的,且怕是会怀疑自己效忠的正确性,事实证明,赵祯还算是个明君的。
  用过午膳,展护卫本打算去见见白玉堂,毕竟提心吊胆了那么久,现在放松下来是该把酒言欢的时候,而且展护卫是有那么一点私心的,白玉堂好好酒,不知来了开封可有网罗这开封的好酒?然而天不遂人愿,一道圣旨就把展护卫招进了宫。展护卫惴惴不安,这时进宫必是有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皇宫,赵祯笑眯眯:“展护卫呀,听闻你与白少侠交好,可是?”展昭抬起头,越发觉得此时的赵祯像一只狡猾的狐狸,不禁眼角抽了抽。回答道:“白玉堂年纪轻轻,却武功极高,而又是五义中的锦毛鼠,做事极具侠义风范,臣对他亦极为欣赏,愿与之结为莫逆之交。”赵祯笑的越发明显了,展昭一阵心虚。“既然如此,那么这件事由展护卫去做,怕是最合适不过了。”展昭眼皮猛一跳,赵祯接着说:“那么就由展护卫来亲自劝说白少侠留下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力吧。”出来宫门,展昭深深叹了口气,心下明白,赵祯虽然没有明确下旨但是皇帝的话可不就是圣旨么,可是依着白玉堂的性子怕是如何都不肯居于这庙堂,说不定还会因为此事与自己翻脸,但是没办法不是,纵使展昭心中有万般不愿这皇命可不是不能违抗的么。到了开封府的偏院,老远就看到了白玉堂,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他的一身白衣,纵使是在白天,也不容忽视。白玉堂的面容自是生的极好的,剑眉斜飞入鬓,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本该多情的眼眸却因为主人的过分冰冷而显得凌冽,嘴唇很薄,经常抿成一条线,整个面容显得薄凉而又俊美无双。展昭走近,在心中默默感慨,这只张扬的耗子!
  想到赵祯吩咐之事,展昭又头疼起来,罢了罢了,早说晚说不都得说。白玉堂见展昭欲言又止,眯眼道:“猫儿,有何事便说,可不要摆出一副竖毛的焦躁模样。”展昭道:“白兄之罪已被赦免,圣上有意让白兄居于庙堂,佐大宋之基业。”白玉堂气极。这时的白玉堂说了一句让展昭即使很久都不曾忘记的话,每每想起总是觉得那时的白玉堂过于潇洒,而这潇洒也正是自己所渴望的。白玉堂道:“臭猫,五爷我自为闲云野鹤,江湖之大任我笑傲。又怎会让官袍加身,束了手脚?功名不过过眼云烟,利禄不过昙花一现,百年之后皆掩于黄土,到时尘归尘,土归土,又何以享受功名利禄呢?”展昭觉得潇洒倒不是因为自己艳羡于功名利禄,对于功名利禄的看法,展昭和白玉堂的看法是惊人的相似的,展昭所认为的潇洒是,白玉堂不受任何东西所束缚,放荡不羁,自由自在,而自己虽然在青天门下做事,但是所谓官场黑暗,展昭本为江湖儿女,在这官场中难免有些伤害和憋屈。展昭轻笑,对于白玉堂的回答心下竟无半分吃惊:“我自知白兄之志不在官场,逍遥恣意才符合白兄率性之意,方才之言不过代为传达,白兄莫要介意。”白玉堂挑眉,心中怒气倒也消得七七八八:“介意?哈,我又为何要介意你这猫儿说的话。”说完,一阵心虚,跃下屋顶便离开了。展昭看着白玉堂离开的身影摸下巴,沉思,刚刚白玉堂的动作表情莫不是传说中的欲盖弥彰?
  第二天一早,展昭以为白玉堂已然离去,虽心中不舍,但也还算看得开毕竟白玉堂无心官场,又怎会赖在这,忽略心中失落,展昭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惊讶的发现,白玉堂坐于屋外石凳上。展昭瞪大猫眼,道:“如今事情已解决,白兄难道不会陷空岛去报个平安?”白玉堂心中好笑,嘴角微挑:“你这笨猫,当爷养鸽子是为了吃吗?”展昭尴尬的摸了摸下巴,打趣道:“未尝不可。”白玉堂无奈接着说:“我可不是猫大人。既然有了信鸽,又何劳爷亲自跑一趟。”展昭被白玉堂说的愤愤不平,好像自己就是吃货似的,不过好像自己真的是,但是不管怎么样,都要争一口气:“那白兄既不入庙堂,又何劳亲自待在开封府。不瞒白兄,开封府乃有名的清水衙门,这一来,空招待不周,二来嘛,开封府可不养闲人。”白玉堂看着展昭像是赌气一般话不禁好笑,此时这猫怕是炸毛了,于是我们的白五爷在不给猫顺毛的情况下还逆了他的毛一下:“爷乐意。”留下咬牙切齿的展昭,白玉堂心情颇好的出了院子。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在陷空岛的猫鼠斗,由于大家太熟了,就略过吧。
 
☆、丢失的玉佛(一)
 
  白玉堂出了开封府的院子,神清气爽地在街上溜达,刚好遇上了出门巡街的王朝。关于王朝对于白玉堂的印象,说起来那可是有些复杂的,早些年五义名声在外,这锦毛鼠白五爷除了五义所共有的除暴安良的好名声之外,还被江湖人所传心狠手辣,素以冷面修罗来描述眼前这位白五爷。但是,这些日子以来,王朝所见的白玉堂又是另一番样子,面容虽正如江湖传言般俊美,但是这性子这么看都不像是个心狠手辣的主,虽然面上冷了些,但与展大人在一块儿面上的冰冷也会褪的七七八八。
  王朝率先打了个招呼:“五爷早。”白玉堂微微颔首,表示回应。正巧前面就是开封府有名的酒楼太白居。说起这太白居来有三绝,第一绝,是酒绝美。不论是洛桑酒,新丰酒,竹叶青,蓝尾酒都颇有一番风韵,有道是:“不知桑落酒,今岁谁与倾。色比凉浆犹嫩,香同甘露永春。十千提携一斗,远送潇湘故人。 不醉郎中桑落酒,教人无奈别离情。”“金盆盛酒竹叶香,十杯五杯不解意。百杯之后始颠狂,一颠一狂多意气。”五爷本就是好酒之人,更爱美酒,但是他顶喜欢的怕就是太白居的陈酿花雕,香而清淡,醇而不烈,所以五爷是太白居的常客。这第二绝,是菜绝香,这个怕是不用解释了,所谓酒楼靠的就是酒菜,而展昭喜好美食,这太白居刚刚对了他的胃口,所以展昭也是这太白居的常客。所以,由此观之,这太白居就成了五爷和展昭日后把酒言欢的不二之选的地点。这第三绝嘛,就是就是环境絶幽,这里有单独的隔间,亦有开放的桌子,房间里随时可以看见名家真迹,花草迎风摆放,风过,带来阵阵花香。有了这三绝太白居的生意可谓是火爆异常。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