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忍司)穿越有危险,穿越须谨慎!+番外 作者:玉雨明的凝墨

字体:[ ]

 
文案
主攻!
忍司,不喜勿入。
本文主线是(烈火青春)__到(棋魂+宫崎耀司)_( 到东方不败+宫崎耀司 )
本文是同人,同人,同人,说三便请记住!我是伊藤忍的Super粉丝!想看虐忍的孩子你别来!!!!!!!
番外忍All
 
 
内容标签: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凝墨(冉阙,伊藤忍) ┃ 配角:宫崎耀司,进藤光,东方不败 ┃ 其它:烈火青春,棋魂,家教,笑傲江湖等等
==================
 
☆、穿越很掉价
 
  我很喜欢看小说,女频小说我是一边看一边骂,纯爱的小说一边吐槽一边脑补。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穿越。
  “我那么特别,一点也不普通,为什么会有穿越这种掉价的事。”我气呼呼地踢倒路旁的垃圾桶。四周是荒凉的野外,满地是高高的野草,天空蔚蓝高挂,不远处是荒废的公园。
  “咣当”一声轻响,破旧的垃圾桶倒在地翻滚着。我也深呼吸冷静下来,横躺在油漆剥落的椅子。把手臂盖住眼睛,开始思考。
  今天我过18岁生日,所以才在家睡觉。可是我很清楚,没有人靠近我五米之内不被我察觉,就算是当少校的哥哥突袭,我也会惊醒;家里安保系统绝对安全,倒底怎么回事,如果是家里人的恶作剧,我不可能变成一米不到的小鬼。
  还有为什么睁开眼睛,脑门上就有漂浮着一句"叫你不戳穿越,活该"的话。回忆昨晚的事,记忆回来。啧啧,穿越这种事情还真的可以好好研究。
  " 你愿不愿意穿越,是或否。"电脑莫名其妙的出现这句话,我表示不用选择,直接了当关掉电源就好了。悠悠地华丽转身去玩另外一台电脑。有钱任性嘛!
  一睁眼就是荒无的公园,我表示呵呵。然而,再不远处有一个男孩专注盯凝着他,仿佛凝墨是他的猎物,眼神像狼一般狠辣。那么火热眼神我怎么能无视,淡然走到油漆剥落殆尽的铁椅上。舒服的躺着呢,我眯起黑蓝色的眸子。
  「名务忍视角」
  一个穿着外面有钱才穿着的白衣服,黑色皮鞋的小少爷,蓝眼黑发的可爱小孩四处游荡没有方向,看样子是离家出走。走累了,躲在这休息。如果打劫他,一定不少钱,妈妈可以不用那么辛苦工作了。他跑到我的领域不离开就别怪我了。
  名务忍就打定主意等待那个少年睡觉。阳光无私撒在这个小孩身上,然而,他的气息是让空气都能冷却的雪山恶狼,他黑色眸子死死盯住那个看起纯洁高贵的小王子。呼吸一点点放轻。等待猎物睡觉。
  用心用意念都消除不了脑门上的一行字,我很烦躁,再加上我饿了。怒气更深。我要发泄掉在冷静思考怎么办。
  哼!不远处就有一个有趣的猎物!他跟着我走了很久呢。我挑了挑眉,冷笑着等待「猎人」来捕抓。
  穿越从来就没有合理的理由,我穿越时,那句话是阴谋,还是阳谋?对于我来说,那都是挑战!
  这个世界很有趣呢!我看着数字化的码格蓝天,无声的笑着。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塑造一个可怕的高智商主角。
 
☆、较量
 
  我假装睡觉十分钟不到,那个在草丛的小甜心就等不住往我这偷偷摸摸移动。不是专业杀手,没有大的危险。可以玩玩看。
  等待他靠近是四分钟后,出手攻击是三分五十六秒。有耐心哪!名务忍直取咽喉,我没睁开眼就打开他的手臂。
  看到我睡中还击,直觉让他离开,我怎么可能让他走呢。侧翻身用全部力量压制他弓起背站起来。
  "放开我,你这混蛋。"名务忍拼命在我怀理挣扎,企图用手肘凸起撞击我的脸,被我轻松单手逮住他的双手放置地面。
  "叮叮叮叮……”耳朵陡然出现巨响吓了我一跳。翁翁的声音从耳朵传来,头疼的一抽一抽。顺着右手捏耳,名务忍抓紧时间从我怀里逃脱。
  他在我呆滞的两秒钟做好防备,两米短暂性距离,弓起身体像老虎一般蓄势待发,眼神像狼一般专注。只要我有什么举动,他是可攻可退,虽然他在喘息,看起来没有威慑力呢。
  「"真是有趣的男孩,没有专业训练就能依靠直觉做到这种境界,很不错。"」我的心里赞叹道。可惜还太嫩了。
  弹出不久前在地上拣到的小石头,名务忍还没来得及反应,大腿就突然麻痹酸痛不堪,脸上慢慢红润变惨白。他怒视我,咬牙不出声,汗水直流,警惕依旧没放下。
  灰扑扑身体,破旧的衣裳沾染泥土,手臂有以前打架留下的痕迹。脸蛋白白的,配上他的眼神怎么看都很微妙呀。我才不认为我欺负小盆友啦!我也是10壳子呀。
  小甜心跑不了,我要处理一些事情呢!比如脑袋里睡醒的未知物!!
作者有话要说:  许嵩的(飞娥扑火)每听一次就想到了伊藤忍,就坚定要写他。
 
☆、任务?笑话!
 
  "身份,目的。"我颇为平静的问脑子多出的精神体,不,更准确的说是异物。
  "201504世界的灵魂,吾是本时空代表者,以上说,有法则见证。您非法入侵本世界。您有三个选择,1是交出灵魂定名珠,你将被此世界法则同。2是支付您的气运、功徳、法则原子力作为你给予到本时空的酬劳。3是由我们给予任务,完成后便将驱逐到201504世界。"精神体震慑的说者。
  "呵,第一种,我只要摸灭掉你就可以保持灵魂完整。
  第二种你想拿多少都是你说的算,我不相信。
  第三种就更好理解,这是一个光射三维世界。任务之类而言不是更简单。另一时空有人在写小说,我则是不定因素,有来自别的时空,我不是主角就是很大的地位。我什么都不选择,你也不能对我怎么样。我说对吗?"说完我很自得的点点头,一副我是求知识的好孩子,所以要回答的样子。
  ......
  "你怎么..."那个不明生物还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我会到这来,先是必须打破原来的你口中的201504世界的障壁。接下来便是时空隧道,和这个世界。我既没有换身体,又没有受伤,必是你们有求于我,不然我应该是直接被法则捏死,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不排除在外。"
  "我希望你最好实话实说,毕竟IQ233的我真的不好骗。"说完就是更淡定等回复,撩一下自己飘扬的黑色碎发。笑容满面的悠悠看着前面倔强的小甜心。
  因为曾经被扑倒在地面,名务忍的脸上有灰土,但是看起来更像灰仆仆的小狗,等待我教导和抚摸。
  不过还没有训化,所以还不要太过了,训练要给一棒再给糖。"我的名字叫凝墨,鉴于你刚才偷袭我,我给了你教训,现在我们扯平了。说说你的名字吧,好吗?"直视他的双眼,真诚的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扑闪闪自己纯洁的眼神,谁让自己变成小豆丁的身体。一冖一so~~我没犯规呦。
  良久,名务忍红着脸转身背着我,非常豪气的说自己叫「名务忍」,是这一带平民窑里小孩中老大。
  "凝墨你的姓氏是什么?为什么你那么厉害,我被你压得死死的。"名务忍气愤的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的羡慕我。两眼中带着佩服。
  "我是中国人,姓氏你知道也没用处。你好厉害呀,我像你那么大时比你还弱小呢?"关注名务忍的微表情和肢体语言,我一点点交好他,一点套他嘴里的话,知道更多情报。
  "中国人吗?我当然很强大啦!必竟我要长大保护妈妈那个笨女人!"名务忍很自豪的宣誓着,我也应和他。
  "我今年十岁,我妈妈叫莫法,忍你几岁了,你妈妈叫什么呀!"我开心的甜甜笑对着名务忍,开导性让他开话夹子与我聊天。
  十几分钟我就知道了很多关于他与他妈妈名务织香的大小事。也许是他没有朋友吧,他说的很多很多。这让我这个资深读者明白这个世界是什么地方。
  「烈火青春」这本小说的人物我是很有体会的,伊藤忍我是非常欣赏。没想到能遇见4岁的他,我真是高兴了2分钟。
  "求救就要有好态度,希望你考虑好再说。"我在和名务忍聊天时也一心二用的问那时空代表者。
  "好吧,凝墨大人。吾希冀您拯救你眼前这个孩子。"时空代表者语气比之前霸气完全不同,委屈求全的话语倒是让我心头一跳。
  "什么事?"我沉静的在心里说。
 
☆、利用与杀手
 
  "什么意思!"凝墨冷冷在心底质问它,他一点都不相信这个东西的话。时空代表者能感觉到他的心情一直降低,酝酿措辞后慢慢用它金属般的声音说着:
  "伊藤忍将在10岁时会被来自其他位面世界的人类追杀,原因是有大气运者或大功德者用意念召唤穿越逃犯者之类,和他们作交易,功德者要宫崎耀司幸福,所以派遣他们来杀死伊藤忍。"他小心翼翼的说。
  "呵,这是你的地盘。你会没办法。吾插手过,时空变得无法修补,外来者驱逐外来者是最大限度的破坏。"时空代表者沉重的解释着,"拜托您,吾会给予报酬。"它最后是祈求口吻回复我。【弱势的口气,很可疑。】凝墨暗暗的想。
  看着自己颇为欣赏的人物就自己面前,我选择了答应。毕竟我还要回家的不是吗?而且报酬很诱人。凝墨摸摸名务忍的头发,他笑的很灿烂,心里已经思考怎么杀了他。
  "忍酱,我挺喜欢你的,我雇佣你成为我的玩伴,包吃住,一个月十万日元。织香可以和你一起住我家吧。"我睁大双眼,用「答应我答应我」的眼神看着他。他愣一下,失神的抬头望这凝墨,好像有点不知所措。
  名务忍看着我思考一会就答应我了。"墨君,你家在哪里!"说着的同时,拍拍自己身上的泥土,面带疑惑的问。他的动作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肯定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这时候拍衣服表明自己是平民窟的人,穿着破旧,他这是下意识的表明自己的身份和他颇为尴尬的想法。希望我能保证他们到我家不会被我家里人欺负织香妈妈。
  我耸耸肩膀,很无奈说:"放心,忍酱,我的家人都在另一世界里;我想有人陪我,明天上午我来接你们。"随后从口带拿出世界送给我的钱包,抽出五万日元递给他。让他放下戒心,我可是要做足功夫。
  名务忍看到自己从来没见过的万元大钞在手中,自己心中想法就越加坚定。将视线从钞票转移到这个10岁男孩身上,黑色眸子闪过一丝暗影。"我要问过妈妈在说。"虽然是这样回答,但是我已经确定他一定会跟着我离开。
  "墨酱,明天上午不见不散。"名务忍对我摇摆手告别。我笑着对着他说再见。暗暗的与时空代表者交流。
  "他在利用你,为何你这么平静。"它很奇怪的问问我,我倒是很自然一五一十的回答它疑惑。
  "我们是相互利用的,并没有什么好气。家人、姐妹、朋友都是相同的,你付出,你就会要回报。人性如此。当然也有少数的圣母之类的大爱无私。"我冷笑着回复它的问题。
  "我在这里的身份是什么,一次性将你资料给我。赶快从我的身体里出去。"说完淡淡的等候它滚出来。我很讨厌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感觉很恶心。
  //////////////////////////////////
  我的日本名字是工藤玉雨明,按照资料我打车到了米花町。在十多分钟的问路我找到了工藤家。
  叮咚叮咚!"居然没人。"我很不解的看着这栋别墅。这时候路过的一小男孩走过来问我:"大哥哥你找这家人作什么呀。"
  小孩身穿蓝色西服,戴着红色领结。头发前突后翘。看着颇为眼熟,按里说我在这看见的人只有伊藤忍了。他是谁?
  "我叫工藤玉雨明,父母亲空难去世了,法律判决让我跟优作伯伯住。你是谁好眼熟啊呀!"我是一边装乖巧一边打探他的身份。
  "我叫江户川柯南,新一哥哥的亲戚。我有钥匙,跟我来吧!"柯南扯了扯嘴角笑对着我讲道。他很惊讶自己的到来,因为他的记忆里突然想起有我这个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