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家教云纲)跟云雀恭弥群聚的日子 作者:纨扇渐疏

字体:[ ]

 
 
文案
泽田纲吉一觉醒来,发现他的世界翻了天。
大魔王Reborn凭空消失,曾经并肩作战的同伴们都不翼而飞了。
飞了......飞了......飞了。
原来,什么黑手党,什么家庭教师,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
 
然而,故事并没有结束。
回到校园,唯一没飞走的小伙伴,是最难攻略的——
云雀恭弥。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Reborn,没有超能力,没有27牌同性荷尔蒙,
被剥夺一切的纲吉,该何去何从?
 
崇尚强者的小伙伴云雀,又会有何作为?
 
其实,这只是一个失去了所有小伙伴的泽田纲吉在云雀恭弥这块最难啃的骨头上走到死不回头的故事。
 
 
喜欢请收藏~
 
 
 
 
 
 
他褐发柔软,眼神迷茫。
我弱小,无能,成绩不好,有的时候还爱哭鼻子。废柴,一事无成,没了Reborn,我该怎么办?
他黑发冷冽,眼神清浅。
小动物,自然有小动物的生存道理。你所遇见的所有事情,在当下,都会成为某些事情成立的契机。
 
当契机成熟之时......你便拥有了无限的可能。
 
正剧向,温情向,其实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
希望正在成长的迷茫中的你,能喜欢这个故事。
 
 
 
 
CP:鸟王X兔子,喜欢原著八年多了,这对CP也是我的入腐,十年如一日的喜欢着。走原著风,这是我最喜欢的CP,所以我努力,我竭力,必须不能崩人物!如果崩了大家就拍我砖!!!狠狠的拍!!!早晚砸到不崩为止!
 
本文不虐,中间可能有一点鸟王对兔子的考验剧情比较残酷。(其实也就是护妻心切的小麻雀高冷了)
但是请相信!没有困难,就不可能会产生深厚的羁绊!
真正的爱情,是两个人在磨练中携手一步步走出来的史诗!
 
 
 
作者新手小白一只,有什么意见大家尽管提!我会虚心接受的,谢谢各位!
 
内容标签:家教 少年漫 原著向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田纲吉,云雀恭弥 ┃ 配角:泽田奈奈,Reborn,草壁哲矢 ┃ 其它:
==================
 
☆、在崭新的世界遇到你
 
  他哭了,前所未有的惨烈。
  “我看不到希望的时候,是他们......坚定地握住了我的手。”少年颓唐的低下头,褐色双眸中有滚烫的液体缓缓流下,整个人跪在这绝望的雨季中。
  没有,哪里都没有。没有REBORN,没有狱寺君,没有兰波,仿佛生活向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昭昭然捅碎那个黑手党老大的美梦,宣告着它残酷的本质。
  你是泽田纲吉,一个废柴,干什么都不行呢。暗恋的女生不会正眼看你,因为没有朋友所有人都可以嘲笑你。你不再是少年漫画里的英雄,不再是梦中那些人心心依赖的十代目。没有了REBORN的你,只是一个懦夫啊,你配得到梦中那样的友谊吗?你配得到那样幸福的日子吗?
  我,好像......不配呢。
  没有人看到,一个绝望的少年在瓢泼大雨中无声流泪,任凭浑身湿透,任凭满心悲怨将自己淹没。
  脑海中的前尘往事,恍若梦里看花,分不清真真假假,仿佛这才是事情本该有的真实无可置疑,板上钉钉。
  黄粱一梦,还是庄周梦蝶,皆是虚空。
  所以那一切,也只不过是浮生中小小的一瞬,半晌偷欢,不愿醒的一场美梦。
  时间飞快的流逝着,不知不觉,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狂风暴雨被西行云后的艳阳勒令制止,变小,变小,但终究挥不去云色阴晦,黯淡依旧。明橙的团火终究扑不灭天地间的一腔冷水,只能强行按住,无法预测再度的爆发。
  纲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着湿透的衣衫,觉得心上像堵了块石头。不由苦笑:"又该让妈妈担心了。还是回去吧。"
  他一步步向前走着,脚步飘忽,恍若还是身在梦中。
  他老远就看到,大门口妈妈那落寞的身影。
  奈奈并没有说什么,看着他的眼神透露着失望,不忍。他静静的站在那里,垂着头,无声的向他的母亲认错。
  良久,奈奈轻叹了口气,然后他感觉一双温暖的双手抚上自己的头发随后是织物用力摩擦的声音。
  "不管你经历了什么,你可以什么都不跟我说。你长大了。"奈奈一顿,手掌的力度变得柔和:"你可以不优秀,你可以没朋友,但你绝对不该失去自己的信心,那种对自己的,对这个世界的信任,和你有能力改变一切的信念。或许,你所失去的,某一天会以不同的方式再回到你的身边。"
  纲吉感到一阵辛酸从心头涌起,渗透到自己的四肢百骸,不安的躁动着。红红的眼眶,刹那间便又要有泪水夺眶而出。
  "对自己好一点。不论发生什么,都必须要坚强。就算全世界都说你的不是,妈妈也会是你的后盾,我永远相信着,我的儿子是世界上最令我骄傲的存在。"奈奈还没说完,就被儿子一把抱住。
  "是我不好,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我会改,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我不想再让你失望了...!"纲吉抱着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这个女人,愧疚感澎湃涌出。
  是,他是没有了同伴,没有了那样惊心动魄的生活。但他还有母亲啊,那个全世界最爱他的妈妈啊。
  他怎么忍心让她失望,他怎么忍心让她担心了那么久!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奈奈看着怀中淌眼泪的儿子,无奈的笑笑,却着实松了口气:"纲君这么大了,还是总爱哭鼻子呢。不过,"她微微笑:"你能这样说,真是太好了。"
  落日的黄昏一举击碎了满目阴霾,透过色彩斑斓的云块破裂成万丈光芒,红日没落,素月出鞘,将天地勾勒出无边壮阔,条理明晰,恰如迷茫初散时的清明通透。然而,云却还未消散,叠摞成漫画中的网格阴影,仿佛在预示着什么一样。
  第二天,当纲吉将对同伴们的思念深深压在心底勉强收拾好自己上学去了的时候,抬眼看表,又是迟到的末班车。
  一路跑到学校,看着与记忆中别无二致的学校,纲吉的鼻子又开始发涩。
  哈,这边曾经是REBORN的秘密基地呢。
  咦,这不是打雪仗的那个操场吗?
  多少次的战争过去后,这个学校早已成为记忆中的场所。
  但是,那只是梦啊。
  这所学校,哪有那么美好呢。只会有把我的试卷满世界展览的男生,以及讲台上训我训的唾沫横飞的老师。
  回不去梦里了。然而,生活还是要继续,生命还是要继续。现实真的是现实,无法改变,便只有承受了。
  打算认命的泽田纲吉,却没料到老天爷给他准备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刚想迈进校园的他,被一只修长的手拦了下来。
  惊疑的他抬眼望去,却一瞬间震撼到无以复加! 
  漆黑如墨的碎发,一双氤氲着丹青色泽的凤眼微微上挑,眼神里的清冷一如往昔,仿佛漠视着所有宇宙中的尘埃。鲜红的袖章醒目异常,白衬衫还是熨的那么整齐,万年不变的黑色外套在风声中猎猎作响。 
  "云雀学长!"一瞬间,泽田纲吉感觉自己的整个内心都被狂暴的喜悦淹没。
  他很想傻了吧唧的问,你还记得我们那几场战斗吗?你还记得REBORN吗?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事情究竟是不是梦境?
  他还未开口,便看见云雀眯了眯眼,嘴角浮现意味不明的笑容。他苍白的手指伸向纲吉,点了点他手腕上的表。
  纲吉低头一看,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迟到者,咬杀!"云雀有些愉悦的勾起唇角,眼睛里都带着快意。
作者有话要说:  见面了哈哈哈哈~
 
☆、弱小的我
 
  糟糕。
  糟糕了。
  糟糕透顶了!!!
  纲吉的眼睛中浮现出绝望的表情,迟到了怎样惩罚他都好,就是不要让云雀学长来咬杀他啊!
  刚才一切想问云雀学长的问题,此时全被潜意识中存在的恐惧感冲的一干二净。 
  无论在现实里还是在那个梦里,云雀学长都是一个传说,实力不是一般的强,现在什么能力都没有的自己想要对抗那么强大的云雀学长,根本不可能啊。
  而且,平凡而弱小的自己怎么会战斗呢?
  只有在梦里,为了那些并肩作战的同伴,那么胆小的他,才敢浑身浴血,才敢拼上性命的斗争啊!
  为了那些他爱的人们啊。
  那些他爱的人们啊。
  然而现在的他,一无所有。
  没有了同伴的我,还能够怎么战斗?还怎么能够坚强?
  我只是个胆小鬼,什么都做不成。
  所以不可能的啊。
  所以逃吧。
  逃了就可以不用被咬杀了。逃了就可以解脱了。
  是的啊,我根本不是梦里的那个英雄,这不才是真正的我吗?
  逃吧,趁现在云雀学长还没拿出浮萍拐,赶紧逃吧。
  草食动物的神经全线崩溃,满脑子只有一个逃字。他低下头,视线慌乱的四处飘摇,搞得云雀恭弥不悦的皱起眉头。
  "喂,你要干什么?"云雀问道,有些疑惑的看着鬼鬼祟祟的泽田纲吉。
  趁机,跑!
  泽田纲吉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拼劲全身的力气向前跑去!
  然而他忽略了,现在的他,并没有梦境里那么矫健的身手,只是个跳马三段都跳不过去的笨蛋而已。
  在他逃离云雀恭弥的同时,他也已经被风纪委员会的成员团团围住。
  周围很多侥幸踩点溜进校园的家伙看着这个场景暗暗松了口气,待看清这个倒霉催的主角是干啥啥都不行的废柴纲的时候,更是炸开了锅:"哎呦天啊,你看,那不是鼎鼎大名的废柴纲吗!?"
  "哈,他是不要命了还是今天脑袋被驴踢了?谁都知道云雀学长每天都在校园门口查迟到,这时候才大摇大摆地过来,不是急等着被咬杀还是干嘛?"
  "不过废柴不愧是废柴啊,就是个孬种。自己迟到了还妄想从云雀学长的手下逃掉,自不量力。"男生A道。
  "是男人,就要接受挑战嘛!果然是个废柴啊,干什么就知道逃,一点该有的骨气都没有!你说啥?他还一个兄弟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肯定的啊,这样的人他配?"男生B啐道,却被旁边的女生A笑红了脸。
  "近藤君,你也是会说呢,说得好像你被云雀学长堵着就会大义凛然的接受咬杀一样。"女生A不客气地说道,引得旁边的围观观众都嘲笑起他来。
  人就是这样的生物,你越是弱小,越是想要逃避,这个世界便越不会姑息你的所作所为,甚至会变本加厉,嘲笑,歧视,不屑,挖苦,绞尽脑汁的让你好过不了。就如同路旁堆积的垃圾,是人不是人的都可以过去踩那么几脚,以快慰自己:没关系,我是个没种的,但还有比我活得更窝囊的废物。所以我更要瞧不起他,我更要唾弃他,直到让他万劫不复,我才会稍感满意。听到他不好过,我就受用。
  所以,高位的强者永生孤独,高处不胜寒,偏是让下面的人忌妒红了眼,背后万分揣测,面前敬畏万分;平凡人一辈子郁郁不得志,嫉妒高位者所得的成就,唾弃着下位者的懦弱无能,偏自己所有的东西怎么瞧都不够用。弱者,更是饱受欺凌的对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