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从未离去 作者:菱寒吃榛子

字体:[ ]

 
 
 
文案
什么?有鬼魂?
等等我参完这个展再去帮你灭魂
什么?有异形?
你特么能等我吃完饭再把现场照片发我吗!
什么?妖怪魔兽出来暴走了?
老大你看我们使个计让他们自己打起来怎么样……哈?他们没智商?如此低能怎么在灵异界混下去的!
什么?世界要毁灭了?
老大这是辞呈我去外太空了不送……
 
这是逗比而快乐的世界,有你,有我,有他,携手共行,不会有人离去
江湖在炫迈之中,怎么打都停不下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灵异神怪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筝 ┃ 配角:全员 ┃ 其它:今天你吃成长快乐了吗
 
 
 
 
  一、裤子都脱了你告诉我是假的?
 
  无边的细雨笼罩了这座金色的山庄,干枯了一个冬天树枝在雨水的滋润下冒出了绿芽,吐露着生命的气息。
  这是春天到来的讯号。
  她打了把明黄的伞,踏着水,走过断桥边。伞上绘着雅致的白梅,在雨中似乎开出了花来。绣了金线的长袖滑下,金色的穗子在袖尾摇摇晃晃,露出半截手臂白皙纤细。
  他想上去喊她,却见她扔了伞,转过身来。
  她抬手卸了束发的金饰,长长的黑发纠缠在雨水里,黑发飞散中,一寸一寸变成了白色。
  面目模糊的少女嘴角勾了起来,她张嘴,可是唇褪去了红色,惨白如死。她的嘴里没有了牙齿,笑容黑洞洞的彷佛要把人拉入无底深渊。
  血色从她的眼中流出来,沾了满脸。
  她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呼喊,似是柔声呼唤,又似是血泪的诅咒。
  叶执萧从梦中惊醒。
  他停了一秒才忍不住大口的喘气,似乎是想把肺里所有的恐惧都喘出去。
  背已经被冷汗浸湿,莫名的恐惧从心里蔓延开来,冰冷的触感从人的枢纽传递传出去,布满了身体的每个角落。
  明明是可怕的场景,害怕之中却夹杂了悲伤,无言的感情绑架了心脏的某一块,疼得无法忽视。
  叶执萧抬起手看了一会儿,然后捂住脸,无声的留下了泪水。
  如果说要有什么事是叶执萧想要对广大同胞叮嘱的,“不要陪腐女或者宅女学姐去漫展”这一定是候选列表靠前的那句。
  早上六点那个凶残的女人踹开了家门,把在被窝里头疼的他拽起来。穿衣化妆,简单粗暴的把一只宅男学弟变成了君子如风的藏剑二少。
  接着像小叽一样被提着扔进了车里,高洋上一身破军二小姐造型的学姐把头发往身后一扫,推了推墨镜,扔下一句“衣服皱了就叫你做死你”钻进了驾驶座。
  怀着对这位曲风学姐的敬(hai)佩(pa)之情,叶执萧心里挣扎都没出现过,僵直了背正襟危坐。
  在学姐的雷(sang)厉(xin)风(bing)行(kuang)下只折腾了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会场。时间太早还没放行,叶执萧没精打采的叼着肯爷爷的鸡翅排队,双眼半闭不闭浑身的叽毛都沉甸甸的垂着。
  周扒皮学姐遇见了基友没空管他,叶执萧干脆站在那闭目养神,迷迷糊糊间却听见有人在他耳边轻笑了一声。
  学姐又是玩哪样啊?无奈了一下,叶执萧叹叹气把眼睛睁开了,却看到还没聚焦的模糊视野里,一席黄衣缓缓而过。
  那人的黄伞上白梅栩栩如生,长袖飘忽,袖尾垂下金穗,在风中飘忽。
  这场景太过熟悉,惊得叶执萧一抖,瞬间清醒过来。
  只是目光所及方向,只有半开的场馆大门,工作人员穿着印着剑三门派标志的上衣,四散做着准备工作。
  身后的学姐与基友谈笑的声音还在传来,叶执萧看了自己手心,命运线错杂纷繁,叶执萧缓缓抬手,离得近了突然嗅到手心传来的,淡淡的白梅芬芳。
  叶执萧瞬间甩开手,心里猛地跳起来,恐惧再一次袭上了心头。他的额角上渗出了汗珠,手忍不住的颤抖,他感到被缠上了,想转身就走,没抬动步子却被拍了一下肩膀。
  叶执萧猛然回头,见到的是学姐带着疑惑的脸。
  “哎执萧你昨天撸多了?脸色这么差?”学姐手在叶执萧面前晃了晃,歪着头眼里倒是有点担心的。
  叶执萧闭了闭眼,狠狠咬了自己的嘴唇让自己冷静下来。他深深调整了呼吸,再大力踹了两口气,狠狠咽了一口口水,才让喉咙发出声音:“没……没事……”
  这样子让学姐的眉间皱的更深了。
  叶执萧努力冲人挤出微笑,解释了好几句才让人稍稍褪去了担心。
  看着人还是瘪着嘴,恢复一点的叶执萧叹口气,摇摇头,刚想继续解释,却见学姐袖上的暗纹绣着金菊,明明笑点颇多,可叶执萧突然想起来,梦中的少女穿着一身破军,秀美如花。
  进了场馆学姐迅速把叶执萧抛开了,叶执萧淡定看着蜂拥的人群,觉得找个人少的地方站站。
  好不容易努力拨开人群走到角落里,发现又有一个摊子,刚准备崩溃脸再换地方,却发现这摊子根本没有什么人。
  别的摊上摆满了商品,这个摊上却只放了几本书,一个奇形怪状的竹筒,几枚古币。摊主出了一个秀萝,从叶执萧的位置只能看到人摇晃着头上的蝴蝶结头埋得很低正在看书。
  叶执萧在那站了一会,看到有几个姑娘走过来,翻了翻摊上的东西朝摊主问了几个问题。似乎是没见过的突发本,姑娘们问了作者和剧情,交换了一下意见尝试着问了价格。
  一直埋着头的摊主把头抬起来,叶执萧才看到那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脸圆圆小小的,眼睛很大,看五官不过九、十岁的样子,可爱的让人想捏一把。那孩子见有人叫就把手上的书放下了,开口,声音还是奶声奶气的:“这个不卖……”
  一群姑娘被萌的母爱泛滥,哪里管什么书啊,纷纷围着这个小可爱转起来。有大胆的女孩伸手捏了捏脸,却被人回以暖暖的微笑。于是姑娘堆里发出了小小的尖叫,有更多的人伸出了手。那孩子也不生气,就这么甜甜笑着,眼睛亮闪闪的漂亮的跟黑珍珠似得。
  笑闹了一会儿倒是有人记起是来逛漫展的,于是三三两两的跟小摊主告别,依依不舍的走掉了。
  叶执萧呆呆看了一会儿,等到人走光了才回过神来。一转眼,却见那只南皇秀萝冲着他笑了笑,招了招手。
  叶执萧四下看了看确实只有他一个人,就空白着大脑移过去了。
  小秀萝从摊底揪出一只板凳,往叶执萧那边推了,示意他坐下来,然后拿了桌上的竹筒笑眯眯的歪头:“大哥哥,要算卦嘛?”
  咦咦咦咦?算卦是怎样?叶执萧被这不对的画风激起了吐槽的欲望,心中瞬间闪过无数吐槽,唰唰的字眼宛如弹幕暴走。
  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只拿了字最大的那一句:“算卦……不是该是纯阳的技能吗?”
  “是啊~”小萝莉摆着一张“违和感已下线”的脸承认了,眼睛眨巴眨巴的:“这是我哥哥的摊嘛,我只是代管的。我哥哥是一只很帅很帅的华山道长哟(^U^)ノ~”
  叶执萧在“你哥哥是个神棍吗”和“代管如此不专业真的不要紧吗”之间纠结了一下,最后决定不和说话都带颜文字的小孩子一般见识,拿起桌上书翻了翻。
  那本说“不卖”的书很薄,叶执萧翻开看了几眼发现只有四章,不过插图和封面都做的相当精致,怪不得那些女生爱不释手。
  “江湖在血脉之中……”叶执萧轻轻念出了书的名字,总觉得这个名字一定是很多人带着笑脸念出来的。
  叶执萧怀着莫名的心情把书放回去了,抬头看着小秀萝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眉眼间全是温和。
  一直以来饱受折磨的精神似乎安定下来了,叶执萧呆呆的盯着秀萝,倾诉的欲望就上来了。
  “要谈谈吗?”秀萝放了竹筒,笑容中带点鼓励的味道。
  叶执萧拼命点头,手收在衣服下狠狠掐在膝盖上。
  黄衣的少女执了伞,带着温婉又悲伤的雨轻轻踏过,她在笑,只是她的眼底,带着毁灭一切的疯狂。
 
  二、说了上章是驴你的你要信啊
 
  被那两个人拍了肩膀仔细盯着的时候,拖着基友怒抢了半个小时本的曲风终于记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她回过身看到身后站了两个人,都穿了一身COS,帅得瞎眼。
  稍高的那一位穿着一身白蓝色的定国道袍,拿了把玉清玄明,五官俊朗神色却淡然冷峻,引得姑娘们留着口水高呼“高冷道长”了。
  其实若论人气,他身边的那位要论起来的话更会惹起剑三的宅基腐妹子的尖叫。那人戴了紫色的美瞳,面部轮廓较深,充满了不同于中原地区的风情。他穿了一身浅白色的五毒破军套,白皙的背露在空气中,活脱脱宛如毒哥从游戏里走了出来。
  两人超高的颜值和状似暧昧的动作让人群里爆发了一阵小小的尖叫,有不少人掏出了手机相机开始咔擦咔擦了。
  还没说话就引起了轰动,道长扫视了一眼激动的人群,皱了眉,伸手把毒哥揽过了用宽大的袖子稍稍遮住点风光,声音里倒是无奈多一点:“早知道出门的时候就该听弟弟的建议给你带一件外衣了……”
  毒哥倒是笑得温和:“没关系啊,反正是漫展,出个本职业也挺好的。”
  看了人一脸呆萌,道长轻轻叹一口气:“我是不希望那么多人看你……”
  曲风站在两人身旁听到这么一句,暗道一句“槽儿”,然后就听见身后尖叫有刺破房顶的趋势。
  曲风看着毒哥的脸慢慢红了,心说你们两个真以为是来逛漫展的!卖釜不要如此光明正大啊!简直闪瞎眼啊!我的墨镜呢奶妈呢求支援奶一口啊!
  幸好那两人也知道引起轰动不好收场,摆了几个姿势让着拍了照就摆摆手请大家散了。
  闲下来的毒哥笑着看了曲风,压低声音问了:“曲风?”
  曲风顶着一张兔美脸点头。
  “柳晴霄,”道长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指毒哥:“这位是奥利奥。你的委托我们已经知道了,希望能帮你顺利解决问题。”
  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吐槽名字,曲风绷了一张脸,轻轻点头:“就拜托你们了。”
  曲风做了个手势,就把两人往角落里带过去了。
  走到角落的摊位上就看到叶执萧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长长的马尾铺了一桌子,浓浓的妆容也掩不住那厚厚的黑眼圈。穿了一身南皇的秀萝一手拿着书,一手放在叶执萧背上轻轻拍着,像是哄小孩子睡觉一般。
  “阿贞……你对我可爱的小学弟做了什么!你连蠢二少都不放过了吗……”曲风从兔美脸转化到熊吉脸,看样子很想摇醒了学弟就跑。
  被唤作“阿贞”的孩子绷着张脸竖起手指放在唇边,冲曲风做了个“嘘”的手势,目光落到了道长毒哥的身上。
  “哥哥~嫂子~”小家伙的圆脸上秒秒钟浮起了天真笑容,眼睛忽闪忽闪了伸出了手。
  清冷的道长俯身把人抱在怀里,在小脸上亲了亲,露出一个暖暖的笑容,轻声唤了:“弟弟……”
  毒哥这时赶紧给人塞了一颗糖,摸着头就开问:“呆了一上午,无不无聊?问了这么久消息,累不累?”
  那温柔的样子真想让人在他的人·妻标签上打上十分。
  阿贞此时格外的乖,天真无邪标准的小孩子样看得曲风一阵阵的抽搐,恨不得上去给他两耳光,一边扇一边骂叫你女装癖叫你精分叫你这么可爱还不给我捏QAQ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