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瓶邪丧尸文The Last Revelation 作者:孖竹

字体:[ ]

 
 
文案
HE瓶邪丧尸文,温馨不虐;打打丧尸,搞搞对象。
主体基调就是卖萌XDDDD
 
内容标签:盗墓都市情缘 恐怖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配角:解语花,黑眼镜,胖子 ┃ 其它:盗墓笔记,瓶邪,HE,丧尸文,末世  
 
  ☆、零
 
  -零-
  特案组带回了一具极为诡异的尸体。
  法医组派了几个法医去看了过后,几个人连张照也没拍便保持著尸体原封不动退了出来,看来是处理不了,得请外援了。
  笔直走廊内光影昏暗,两边皆是紧闭的镜面钢门。
  「我早不划死人了。」
  发色偏淡近于栗色的男子跟在鼻梁上架著硕大墨镜的男子身后匆匆走著,一边还鼓著嘴角不满地嘟哝。
  「得了,这回算我欠你的还不成么。回头我偷几个塑化脑给你补补。」
  黑眼镜两手抄在口袋里不以为意地笑道。
  「滚你娘的,你才要补脑。」
  两人都身著过膝白大褂,胸前口袋上别著金属质地的名牌。
  「难得你丫居然想起来我这老同学,要不是这次场外援助,我还以为您老把我忘北西伯利亚了。」
  「哪能忘了您呢,我一见哑巴带回来那尸体就晓得鉴定科这回要吃瘪了,果然那帮饭桶这不才接手四个小时就把吴大教授你给请来了吗?」
  「你妹的法医组,死老头子也不管管。他娘的疑难杂症冤假错案脏活累活全往老子身上推。」
  吴邪和黑眼镜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个出国深造另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考上公务员当了刑警。半年前吴邪作为中央千人计划特邀专家,从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学成回国,被分到省公安厅当影子科室医学鉴定科的首席验尸官。
  说是影子科室,是因为司法鉴定早就被全面停止了,但是调查取证时法医又绝对缺不得,于是几乎每个公安机关都暗地里自备法医组,平时安插在医院当个普通医生,有了案子随时召回。
  而碰巧的是当了刑警的黑瞎子恰巧也下属这一公安厅,现在在刑侦大队当个刑事技术警察,痕检技术一流。
  不过这医学鉴定科首席验尸官吴邪干了不到一个月就甩手不干了,倒不是法医学科班出身的吴大博士居然害怕切死人,而是这公安厅的辖区里也不知是搞什么飞机,每每刑侦队总是带回一些伤痕极为可怖死相极其异常的尸体,好几次都把阅尸无数的吴邪吓得魂不守舍。反正吴邪是计划内归国专家,属于特权阶级,不愁吃不愁穿的谁还愿意在这活遭罪?于是吴邪一封辞呈跑到军区总院当起外科医生去了,一个月两场手术,绝不多接,其余时间埋在研究室里搞搞自己的玩意儿,顺带产出的论文稿费滚滚地流进账户,他自己倒也乐得清闲。
  算起来吴邪也有半年没回过公安厅了。可这一回情况特殊。以往不管这尸体多异常,好歹还能切个片化个验拍几张照啥的,这次法医组成员却几乎束手无策,对这具怪尸简直动都不敢动一下,生怕出了啥小差错把什么关键证据给毁了。于是无法,只好把在外悠闲度日的吴邪叫了回来。
  吴邪虽然对于切怪尸一事也是十分不乐意,不过这次却对这具居然震住了法医组那帮变态的尸体来了兴趣,况且他也不想老被黑眼镜调侃胆子小的问题,于是自作孽把这事应了下来。
  「老头子说没时间见面,让你直接来刑侦总队看尸体。」
  黑眼镜一面说著停在一道门前,敲了几下。门边的金属三角锥写著『XX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大队长办公室』几个字。
  这个办公室吴邪来过不少次。以往总是这个办公室的拥有者带著法医组去取尸体。老实说吴邪对这个刑侦总队大队长——就是黑眼镜口中的『哑巴』——实在没什么好感,那家伙不仅一副对所有人都爱答不理的欠样,更要命的凭借那一张挺括括的脸皮几乎虏获了所有共事女性生物的芳心。这种男人公敌不提也罢。
  没想到居然还有再见这闷油瓶子的一天。
  吴邪一边感慨人算不如天算,一边踏进了被打开的门内。没想到一步还没跨进去,脑袋就撞上某个坚硬的东西,直撞得吴邪眼冒金星后退好几步。
  吴邪疼得龇牙咧嘴,捂著痛觉神经被刺激得极度兴奋的脑壳勉强抬头看了一眼,才发现是自己走路没长眼直接拿脑门磕在了开门的刑侦大队长脑门上。
  「对……对不起……」
  背地脑补是一回事,当面又是另一回事了。吴邪其实有点害怕这家伙,于是赶紧老老实实道歉,只不过脑袋里还在嗡嗡作响,话都说不利索。
  「悠著点啊,你俩有这么久没见面吗激动成这样,刚照面就投怀送抱的。」
  吴邪捂著头剜了歪腔歪调的黑眼镜一眼,只可惜两只泪汪汪的招子没什么杀伤力就是了。
  妈的这人脑门什么材料的,硬得跟立方氮化硼似的。这一撞冲击力度如此恶心,再□□的智商也肯定去了两个零。
  吴邪忍了好久才没抱著脑袋在地上打滚。
  黑眼镜并不在意,随手扯了一扯还没回过味来的吴邪:
  「队长,专家我可带来了,带路吧。」
  刑侦队长看了一眼还在捂著鼻子拼命把眼泪憋回去的吴邪,没有说话,反手带上门,兀自朝走廊另一头走去。
  吴邪和黑眼镜已经习惯了这人的原发性不理人症状,于是赶紧提脚跟上去。
  尸体还是暂时停置在刑侦大队的停尸间内,吴邪之前去过不少次,对这地方有生理性的恐惧。
  不过老实说,这次的怪尸倒比吴邪想象中要好一点。总不像上回给人挖了眼珠掏烂口鼻塞上七窍玉的那个姑娘,他娘的那血肉一团的惨样骇得吴邪差点当场尿出来。
  「感觉如何?」
  黑眼镜看著吴邪笑笑地问。
  「老实说,比上回那个给削了半张脸的好点,」吴邪一边戴手套一边屏住呼吸走到尸床前,在那软得有些异常的皮肤上按压几下,「不过,我大概知道为什么那帮人会不敢动他了。」
  吴邪落在肤色暗红的尸体上的目光同说话的声音一同渐渐变冷。明显是见到了感兴趣的东西,迅速进入了事务性工作状态的征兆。
  「时间?」
  吴邪回头问道。
  自然不是死亡时间,这种事法医学博士的吴邪自信看一眼便能得知。
  「没有时限。尽快。」
  回答的是刑侦队长。
  吴邪点了点头,「给鉴定科再添一台脱水机和荧光显微镜,切片机换成恒冷冰冻,六点之前到位,没问题吧?」
  刑侦队长微微点了点头。
  医学鉴定科解剖室门外过道。
  「吴邪这切姿态切得越来越熟练了。」
  黑眼镜装模作样地揉著肩膀。凭他的体格搬几台机器还不至于这么大反应。
  早在大学时代他就见识过吴邪从表状态到里状态的瞬间转换,不过一直到现在都没能把心里莫名的违和感扭转过来。
  「我下班时间早过了,队长你去给他跑腿吧,恒冷那什么切片机就交给你了。不用谢我,兄弟走了。」
  黑眼镜一巴掌拍上张起灵的肩膀,乐呵呵地大手一挥跨进了电梯。
  没有迹象表明。
  一切迹象表明。
  无论如何,谁都没有想到。
  ——那个晚上,是噩梦的开始。
  -零END-
  -TBC-
 
  ☆、壹
 
  -壹-
  For the kingdom of heaven is at hand.(Matthew 4:17)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马太福音四章17节)
  用高聚甲醛做了临时防腐处理的尸体静静卧在尸床上。惨白的荧光充斥著偌大空间,似乎从视觉效果上导致了室温下降。
  死亡时间:无法判断。仅上肢出现尸僵,为已死六小时左右现象。尸温;小脑延脑池温度,均为室温,与尸僵程度矛盾。
  尸斑:无法判断。全身毛细血管破裂,皮下淤血,全身肤色暗红。无法观察尸斑。
  角膜混浊:异常。眼白消失,眼黑扩散至全瞳。
  腐败性腹部膨胀:无。
  腐败;局部干燥;皮革样化:均无。
  吴邪丢开记录著基本尸体状况的表格和铅笔,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看来不仅仅死亡原因,连死亡时间都难以判断。全身皮下出血、眼球全黑、无腐败现象,如此异常的状况他还是第一次碰到。
  取来手术刀,吴邪决定从异常最为明显的表皮入手。切开来之后的情况比预想还要令人吃惊,皮下居然有厚近1mm的淤血层,划一道小口子就溢血不止。如此全身范围的血管破裂,骨骼却没有任何受压迹象。
  果然,超……有趣。
  吴邪不由勾起了唇角。每当必须解决无法解决的问题时,肾上腺素就会过量分泌,他完全是抑制不住的生理性兴奋。
  吴邪取下小小一片依然柔软的表皮,看了一眼躺在尸床上的年轻男子,转身走向低温恒温器,直接把表皮放入置于其中的切片机内。
  冰冻和切片还需要花些时间。于是完成这些,吴邪去外间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路过鉴定科亮著灯的办公室的时候居然看见张起灵坐在里面看书,戴著无框白色宽脚眼镜的样子给人与平常不太一样的感觉。
  看了一眼表,8点。吴邪勾了勾嘴角,心想这人偶尔还是值得表扬一下的嘛,这么晚了还在鉴定科陪我。然而转念一想这是人家办的案子,纯属分内事。于是吴邪耸了耸肩,回解剖室继续与怪尸先生斗智斗勇。
  冰冻超薄切片机比普通切片机的切片薄了许多,配合电子显微镜是绝对没问题,而且时间也不会多花多少,吴邪回去的时候,切片早就完成了。
  拣选几张样片放在显微镜之下观察。这是可以料想的大工程。
  吴邪捏了捏眉间,重新戴上乳胶手套,开始工作。
  吴邪这人一较起真来就完全忘了时间,也不知道在显微镜前呆了多久,忽然感到有一股极其怪异的血腥味涌入鼻腔,背后响起了啪嗒——啪嗒——的极富规律的声音。因为太过规律,很容易就被忽视当做BGM,不过黏湿的断音似乎在不断靠近。
  靠近?
  这个念头硬生生把吴邪从显微镜前揪了起来,吴邪一回头,看到了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场景,没有之一。
  湿漉漉的血迹从空无一物的尸床上一直延伸到眼前一双暗红色的脚下,目光上移,原本躺在尸床上的怪尸瞪著全黑的眼珠站在吴邪面前。
  怪尸仿佛全身每个毛孔都在往外渗血,黏糊糊湿嗒嗒的黑血几乎漫延到吴邪的脚下。
  巨大得难以言表的恐惧之下,吴邪一时没有任何反应,连尖叫和逃跑都全然忘记。
  怪尸忽然露出一个撕裂般的怪笑,没等吴邪惊讶一下这家伙居然冲老子卖笑,便喉咙里发出怪异的叫声朝吴邪猛扑了上来。吴邪这才算终于反应过来,勉强弯腰低头躲过那只不断往下滴血的手臂,顺势滚了出去,爬起来的时候手里已抄了一把手术刀。
  以前在公安厅上班一直都有组织防身术训练,只是没想到真有用上的时候。
  怪尸一个猛子撞到了显微镜台上,发出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巨响,木台几乎被撞成木料碎渣。吴邪简直不知道该心疼好不容易完成的样片还是专门从刑检科借来的宝贝电子显微镜。
  一扑不成的怪尸迅速转过身朝吴邪再次扑过来来,吴邪用尽全力把手术刀扔了出去,扎扎实实刺进了怪尸没有骨头保护的脾部,然后趁怪尸还在一扎之下的惯力往后退,用生平最快的速度朝门口跑去。然而没等吴邪打开门,便被一股巨力猛扑在了门上,这一下撞得头昏眼花几乎内脏破裂,一股内部泛起的血腥味刺入鼻端。看来这死而不僵的怪物不仅力气巨大,速度也十分了得。
  压在背上的重量越来越重,吴邪几乎听见自己的骨骼发出嘎达嘎达的不自然的响动,嘶哑的怪叫和浓烈的腥咸充斥在渐渐混沌的大脑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