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天问·Magweth Pengolodh 作者:Ecthelion

字体:[ ]

 
 
文案
Mithril Awards 2005 - Best Drama (One of the Two Winners)
 
【原作者】Tyellas
 
【翻译】Ecthelion
 
【简介】第二纪元,一个本来要去托尔埃瑞西亚的精灵中途在塔尔-米那斯提尔统治时期的努门诺尔下了船。他在大港罗门娜停留了一段时间,体验了努门诺尔的盛世生活,讲述了一些故事,但也令凡人和精灵两个种族之间的关系上上下下都愈发紧张了。
 
【分级】PG
 
【授权】已授权。
 
【译者说明】这个故事不同于常见的同人作品。作者Tyellas凭着对托尔金笔下那个世界的透彻了解和非同寻常的想象力,以一位仅在《中洲历史》系列中提及的人物——精灵学者朋戈洛兹(Pengolodh)为线索,细致生动地刻划出了第一纪元到第二纪元中期的世情百态,其中有关努门诺尔的部分尤其出彩。尽管故事中许多细节和我的想象不尽相同,而且也有一些对“事实”的理解和取舍差异,但这丝毫无损于故事本身的自洽和精彩。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但若是熟悉阿尔达的种种,阅读时必定不会觉得枯燥,不时还会会心一笑。此外,我对Tyellas在后记里说的这段话极有共鸣:
 
I'm having a great time creating an interpretation of Tolkien's Numenor, toying with some of Tolkien's philosophy, and exploring some of my Middle-Earth imaginings and place-setting that have been in the background of my stories.
 
我们这些“次创造者”,所求不过如此。
内容标签:原著向 西方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朋戈洛兹(Pengolodh/Pengolod) ┃ 配角:艾尔夫威奈(AElfwine) ┃ 其它:托尔金,精灵宝钻,魔戒
 
 
  序章
 
  在精灵家园那永远波澜不惊的孤岛托尔埃瑞西亚,朋戈洛兹已经生活了很久。就在这片深沉的宁静气氛当中,居住在岛上的精灵消磨着漫长的生命,然而刚刚冲进誊写馆的信使带来的消息显然紧迫得很,以至于他奔来后不等好好喘上一口气,就忍不住一吐为快。
  等信使喘匀了气,朋戈洛兹搁下了笔,寻求澄清:“你这是要告诉我:有个凡人孤身驾船,成功突破了维拉的禁令,抵达了这片海岸,甚至到了阿瓦隆尼的码头?”
  信使点点头,补充时嗓音有些刺耳:“而他说的话谁都不懂,一个字都不懂,所以我们打算把他交给您。您是位学者;您的本行就是各种语言。人人都知道,您学过凡人的方言,连矮人的都学过!”
  “不错,我是学过,那是在中洲,然而那都是多少个纪元以前的事了——”
  “您过去师从提力安的儒米尔,而且您还在努门诺尔生活过一段时间!大人,倘若真有人能听懂他说的话,那就是您了。各位领主很快就会把他送过来。”信使见这位身形瘦削的学者因为吃惊而僵住了,连忙又说,“大人,我相当肯定,他们不会把任何危险分子送来见您。那我就……我就告诉他们您在等了?”他住了嘴。
  朋戈洛兹用吸墨纸仔细地擦净了笔。从信使在誊写馆里找到他的时候开始,他的神色就一直是柔和的,还含着一点伤感;抬头时,他眼中闪动着怀念。“别说我‘在等’。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很久,久得远远超过你或各位领主的想象。告诉他们,我准备好了。”
  信使无言以对。他鞠了一躬(进来时他忘了行礼),就出去了。等他匆忙走远,朋戈洛兹离开大誊写馆,进了一侧的书房。书房是属于他的,布置与一位精灵学者相称:既有一张很高的书桌,又有一张平整的工作台。他一边等待,一边把玩着一些工作台上的物品,努力想要掌控那些潮水一般淹没了他的回忆。他探手从一个盛着硬币的碗中拈出了一枚。铜质的圆片上铸造着一位逝世已久的国王的肖像,以及一个已沉入大海的骄傲国度的名号。他翻过硬币,想起了那位国王和他的凡人臣民。他们有些与他为友,有些与他作对,而其中的一个给了他这一把硬币——那是他今生最后一次与凡人交谈。
  事实证明,信使来找朋戈洛兹的速度,大大超过了那位没人理解的凡人。因此,朋戈洛兹有充裕的时间去回忆那些他认识的凡人。他的思绪渐渐停留在很多个纪元以前,那个他在一座凡人城镇——罗门娜镇里度过的夏天,以及他走时所抱持的疑问。
 
  招牌:一本翻开的书(上)
 
  朋戈洛兹永远离开中洲,也离开那里的战事时,当年的精灵船并非一路不停。因为就在离灰港一个月航程的地方,有个美丽的地方可供停靠——努门诺尔的大港罗门娜。航行一个月之后,就连精灵船的乘客也巴不得能离开波涛起伏的大海,休整一番。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朋戈洛兹搭载的船驶入了罗门娜峡湾。人人都上了灰甲板,观赏着两岸海水蚀出、悬覆着林木的黄石悬崖,也观赏着那些同样行驶在峡湾中的大船——其中有几艘甚至使这艘精灵船相形见绌。朋戈洛兹为旅伴们辨明了船上的旗号:“那边那艘?它是一艘努门诺尔军舰,隶属于哈尔洛斯塔的领主。后面跟着的那艘更大的?也是努门诺尔军舰,打出的旗号属于王储‘造船者’奇尔雅坦,再后面那艘则挂着国王塔尔-米那斯提尔本人的旗帜。”每艘船经过时,精灵船员们都默默地扬手致意;那些船的甲板上俨然有好事之徒乱哄哄地出来围观,不过精灵们保持了严肃庄重的风度。凡人的大船经过时激起了大浪,但精灵船的船体受大海保护,几乎没有摇晃。
  朋戈洛兹还记得努门诺尔没有多少船的时代。事实上,努门诺尔人花了六百年时间,才学到足以远航到中洲的航海技术。如今,在一千一百零四年后,他们已经有了数不清的船,最大的那些搭载的水手人数足以组成一个村落。那些高船证明,虽然赠礼之地的凡人近来与索隆发生了战争,但他们的国度仍在繁荣兴盛下去。如今,若论舰船和学识,努门诺尔的凡人堪与精灵比肩;若论实力威势,他们已经超过了精灵。这一点,朋戈洛兹悲伤又辛酸地想,精灵也不会去争辩。
  在过去的五年中,不过是眨眼之间,中洲就面目全非。索隆彻底破坏了旧日的秩序。精灵王国埃瑞吉安已经被毁。被众多精灵奉为王者的吉尔-加拉德派出麾下的副手前去,企图援助,却是徒劳一场。埃尔隆德的军队和少数难民反而遭到长达数年的围困,被隔绝在埃利阿多的荒山野地中。就连吉尔-加拉德也遭到了攻击,林顿的子民苦苦抵抗,是努门诺尔人的庞大舰队前来帮助精灵,击退了索隆的大军。
  战事既已平息,很多精灵就抛下中洲的种种悲伤乘船而去,渡海前往精灵家园。身为精灵,他们有上百个动身离去的理由。据说,孤岛托尔埃瑞西亚远比中洲更适合精灵那持久不灭的灵魂。彼处也会历经春天、夏天、秋天,但只有极短的凉爽冬天。传言还道,迈雅乃至维拉会出于对精灵的爱,前去造访。去了托尔埃瑞西亚的人几乎就没有谁折返,足证它是跟传说中无异的家园。但有些精灵只认中洲为故土,美好的传说并不能减轻离去的痛苦。朋戈洛兹的眼力很好,好到足以作为一位弓箭手参战;他们扬帆起航时,他曾经站在船尾,眺望着中洲,直到就连他的双眼也看不清凡世的海岸。
  现在,朋戈洛兹站在船头,迫不及待地捕捉着每一处新的努门诺尔景观。过去,他沉迷于中洲,从不曾搭船来过这里,但此地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质,仿佛给万物增添了光彩。他曾见过庞大的军舰驶入灰港,它们在那里显得太大,甚至装饰得过于俗丽招摇,但在这里,它们适得其所。比起林顿那雾气朦胧的美,罗门娜峡湾更宽广、更壮丽,崖上的树木更绿,深处的海水则是一种更鲜明的蓝。就连成百上千在空中振翅聒噪的海鸟也显得体型很大,羽毛光滑;就连照耀着这里的阳光也比埃利阿多海滨的更明亮、更温暖。朋戈洛兹想起,从地图上来看,努门诺尔比中洲的精灵国度更靠南一些,还有,努门诺尔人总是抱怨林顿太冷。
  水中的船只越来越多,朋戈洛兹瞥见了沿着崖壁排列的城堡和小屋;这时精灵船长也来到船头,站在他身边。朋戈洛兹问:“我们要在这里停留多久?”
  船长答道:“现在是早晨,港口就在眼前。日落时分,我们将借着潮水再次起航。”峡湾渐渐收窄,两岸的山崖也渐趋低落,降成了平缓一些、杂乱生长着树木的高地。朋戈洛兹对这些未加留心,因为峡湾中惟一的岛屿托尔乌妮就在前方。它坐落在两侧悬崖交会处形成的宽大裂谷中,岛上有座灯塔,标志着罗门娜港的入口。很快,洁白的精灵船就穿过裂谷,如天鹅般尊贵地稳稳滑入了港口,停靠进一处专门预留给精灵船只的泊位,就在一顶四面通风的巨大凉篷边。大多数精灵乘客都下了船。朋戈洛兹惊讶地看到,努门诺尔的官员和仆从前来迎接他们,其中有些人与船长打过招呼,便开始阅读他带来的信件。凉篷外沿有几个集市小贩,卖水果和鲜花,收精灵银币。这番忙乱之下,只有一小群精灵离开凉篷,去逛罗门娜集市。朋戈洛兹跟他们一起走了,主要是不忍再听努门诺尔的官员和小贩努力说辛达语时那种要命的口音。
  集市的主体就紧挨在码头背后。那是一片四方形的大露天场地,毗连着码头,里面到处响着一种不同的语言——一种被称为阿督耐克语的凡人语,发音干脆,辅音众多。在集市背后,一座有着众多立柱和宽阔台阶,用米黄色的砂岩和红色的大理石建成的巨大建筑巍然屹立,俯瞰着五颜六色的帐篷和货摊。朋戈洛兹掀开薄斗篷的兜帽,晃晃头,让自己那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到背后。他告诉其他精灵:“那是王室的宫殿。从旗帜判断,现在王储住在那里。”
  对此,其他精灵表现出的兴趣至多算是一般程度而已。四个精灵脱队去看集市里的货摊,寻找别的新鲜水果和蔬菜。又有两个左右看看这熙熙攘攘的场面,就好像在看一个遥远的梦境;他们也脱了队,游荡回精灵船的泊位去了。远足小队的最后一位站在朋戈洛兹身边,一眼看见两个老人坐在一个摊位旁,顿时瞪着他们僵住了。“唉!朋戈洛兹,我没法忍受。”他说,“这些全都在提醒我那场长久的别离,提醒我精灵与凡人相比,所承受的宿命和诅咒——凡人能够自由离开世界的限制,灵魂经由死亡而得到解放。我也要回去了。”他没多说什么,就悄然走开了,边走边拉紧兜帽,遮住了面孔。
  朋戈洛兹细细审视着那两个让自己最后一个同伴深陷哀伤的老人。看起来,他们正享受着讨价还价的过程,还享受着中午的另外一些乐趣——瞧瞧他们瞅着路过的妇人和少女的眼神就知道了。朋戈洛兹决定,虽说只剩了他一个,他还是要再留一阵子。他在闹市里闲逛,满怀热情地倾听着阿督耐克语的新鲜音节。当然,他过去从努门诺尔水手那里学过这种语言,但要学习一种口语,在说它的地方和人群中学起来效果总是更好。他走到集市中心时,已经决定在精灵船的第二段航程期间写篇短文,讲讲阿督耐克语的日常对话,以及它如何使用生动形象的比喻。
  广场中心有座足有两人高的巨大塑像,以墨绿的花岗岩雕成,工艺精湛。按照基座铭文的说法,这是迈雅乌妮的雕像。她是所有水手和渔民尊崇的女神,也是城港合一的罗门娜的女神。朋戈洛兹注意到乌妮在此被塑造成了什么模样,不禁挑起了眉。有那么一两次,他曾在精灵文稿里摹画过她的图案——她理应美丽,因此她的形象就是一位身姿轻盈的少女,优雅地在海浪中穿梭,长发飘扬直到脚尖。这位乌妮也有长达数呎的头发,但她没有脚尖——下半身自腰部开始都是优美的鱼形。朋戈洛兹往上看去。显而易见,凡人想象中那种“堪为女神”的美,在腰以下是很有创意,在腰以上则是分外“大方”……到了叫人尴尬的地步,他想。塑像张开双臂,仿佛在深情地拥抱整个港口,虽然空洞的大理石眼睛神秘莫测,脸上却含着愉快的微笑。他向塑像鞠了一躬以表敬意,便走开了。
  集市里的凡人大多行色匆匆,没有闲暇的劳工阶层都是这样。朋戈洛兹信步而行,聆听着,察看着。他停下来向一个女商贩买了一小篮莓果,结果引起了波及三个货摊的混乱——他给了她一个金币,害得她不得不匆忙跑去兑换差不多够找给他的钱。他暂时驻足,好偷听一群正在吵架的孩子们口中的俚俗说法,并且记下了那些多姿多彩的骂人话,以备日后分析。那两个老人令一个精灵伤感,但这些孩子和他们那天真的脏话却令朋戈洛兹忆起了离丧之哀,不由得叹息。凡人和精灵,童年时并没有很大区别。他注意到几个人朝他这边看来,就转身去看背后什么东西这么有趣。他什么也没发现,于是又漫游下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