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火影ABO)我只是爱你 作者:凭栏梦梵

字体:[ ]

 
文案:
 
黑暗的世界。他是一个Alpha,本应尊贵一生,却因无父无母且幼年无能,受尽世人冷眼、厌恶。
黑暗的世界。他是一个Omega,本应卑贱一生,却因隐瞒数年且实力强大,真实身份无人知晓。
 
本是两条永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只因成为师生,有了命运的焦点。
 
他畏惧再次深陷孤独的地狱,他极惧跌入卑微的囚笼。
 
当吊车尾的少年成长为众人景仰的Alpha,当药物不再能阻止Omega发情期的疯狂————
 
谁是谁的救赎?谁,又是谁的阳光?
 
欲望与理智,本能与骄傲,伤害与包容,舆论与真爱……
 
到底该如何抉择?
 
所有的坚持,所有的追求,所有的保护,只因那一句刻在心上的话语——
 
我只是爱你。
 
 
说明:
1、作者对ABO并无深刻认知,只是想借这一形式写出我构思的故事。如发现BUG请不要较真。
2、如果不合口味请点右上角叉叉,我们有缘再见。
3、本文短篇无虐,应该暖心。
 
内容标签:火影 生子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漩涡鸣人旗木卡卡西 ┃ 配角:火影众 ┃ 其它:ABO
==================
 
  ☆、壹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金发17岁左右的少年立在窗边。昏暗中,湛蓝的眼睛映着哭泣的天空,有些阴沉。
  蓦地,天边降下一道惨白的闪电,凄厉的照亮了大地。少年阴沉的眸子,也因此闪过一道扭曲垂直的光束。
  亮得骇人。
  少年的眼前,渐渐浮现出一片血色。一个又一个面露疯狂的欲望却眼神痛苦的人,被蓝色的查克拉风刃无情的收割着生命,鲜血不停地喷涌,而那些被不能自己的欲望燃尽体力与骄傲的人,眼中带着快慰,倒地身亡。
  浓郁到让人窒息的信息素的香甜气息混着血液的腥臭,仿佛还在鼻尖萦绕。而这样的回忆,却没有让少年暗沉的眼神出现一丝混乱。
  那里面,只有无尽的伤痛。
  死寂一样的沉默中,敲门声突兀的响起。少年收回望着天空的眸,里面的暗沉飞快的消失不见,回复了那湛蓝的澄澈,望向来人。
  黑色短发苍白皮肤的少年站在门边,轻轻的说:“鸣人,火影大人的讲座要开始了。”
  金发的少年闻言,嘴角扬起一抹轻松的笑容,瞬间驱散了屋内的死气沉沉:“是吗?那我们快走吧,佐井!”说着,他毛毛躁躁的拿起手边的斗篷,和黑发少年一起迈入了雨中,向不远处的一顶大帐篷走去。
  一路沉默。
  佐井看了看身边一反常态,安静的像变了个人似的同伴,斟酌着开口:“鸣人怎么突然又想去听火影大人的种族知识讲座了呢?之前不是说‘肯定无聊的要死’,完全不想去的吗?”
  敏锐地发现同伴的脚步一顿,佐井才惊觉自己好似说错了话。
  毕竟,前天才发生了那样的事。
  果然,金发的少年以不符合他乐观个性的悲伤语调开口:“我毕竟,是个alpha啊,佐井。”
  alpha。
  佐井在心中默念。脑海中,再一次浮现出早已烂熟于心的,世界的基本。
  alpha,在人类社会中占绝对领导位置的一种人。约占全部人类的15%,拥有超群的能力,天生的领导者和管理者。普遍带有极强的控制欲和占有欲,会受到“Omega信息素”的影响,甚至因此丧失理智,只剩下占有对方的本能。
  beta,最为普通的性别,占全部人类的80%,较为中庸,却是世界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承担着大多数的工作,维系着人类世界的运转。一般不会被“信息素”所影响,没有“发情期”。
  omega,占全部人类的5%,数量稀少,身体柔软,从16岁开始出现“发情期”,此阶段会无法控制的散发出甜美的“omega信息素”,引诱alpha,甚至使其失去理智。同时,他们自身也会被alpha身上的“alpha信息素”所影响,被欲望剥夺理智,屈服于本能。
  在这个战乱的忍者世界中,omega是处于绝对弱势的一方。所有的国家都存在着一条默认的法则:对omega的占有,无罪。
  一旦落入敌手,omega的命运便会相当悲惨。被当做最卑微下贱的生育工具,失去一切做人的权利和尊严,将一生都花费在生育上。
  只有死,能让他们得到解脱。
  然而,即使是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村子里,omega的地位同样低下。由于数量稀少,他们被当权者们所控制,如果18岁前没有被alpha标记,那么他们就会被强制分配给优秀的、需要omega的alpha。
  然后,再次沦为生育的工具。
  因为种族的决定性作用——亦或者说劣根性——omega似乎永远无法摆脱这样的命运——发情期如果没有被占有,omega会极度痛苦;长期没有被标记,omega们毫无疑问……会死。
  而当权者们是不会让任何一个omega就这样死去的。
  因为他们的生育能力。
  一个omega只能被终生标记一次,二次标记会因剧痛而死;而一个alpha,却可以标记多个omega。
  多么的不公。
  可是,世界,就是这样。
  漩涡鸣人,是个极为优秀的alpha。回忆结束,佐井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伴,这样想到。
  虽然幼时丝毫没有表现出属于alpha的优秀,但谁曾想这是位大器晚成的主。
  与佩恩一战,打出了他“英雄”的名号。随后一路过关斩将,他渐渐成长为令众人景仰的强大的alpha,然后,便是在现在的第四次忍界大战中,以其强大的实力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可惜的是,这样优秀的已经17岁的鸣人,一直没有自己是一个alpha的自觉,身上的信息素也是在惊恐的受过几次丧失理智的omega的围攻后,才在其老师旗木卡卡西的教导下懂得收敛。
  ——不过在发情期的omega围堵下仍没有丧失理智把那些人当场标记,这也足以说明漩涡鸣人是个意志坚定的人了。
  说起旗木卡卡西……那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整日带着面罩,一年四季每天都把全身裹得严严实实。集合每一次都迟到,到了也是一副萎靡不振没精打采的样子,手里经常捧着小黄书看。而且,他有时候会无缘无故的失踪,谁都找不到他在哪里,只能在第二天看到他那副没精神的样子。
  不过,这名alpha的强大,毋庸置疑。
  ——他到底失踪去干了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虽然,这位alpha至今仍是单身,且没有子女。
  不过即使这样,这位神秘男人在木叶村的受欢迎率仍是只高不低啊。
  佐井的思绪越飘越远,鸣人当然不可能知道同伴在想些什么,他只是一遍遍的在脑海中回放前天发生的事。
  那是他,第一次杀人。
  关于这一点,鸣人现在想起,才后知后觉的感到不可思议。毕竟,在这个尚不和平的年代,一个性别为alpha的忍者在17岁才杀人,着实是天方夜谭。
  但是他确实,一直没有手刃过任何人。
  眼前浮现出一双雷光笼罩的异色双眸,鸣人无声的叹一口气。
  到底,是被那个男人保护的太好了。不过自己也的确不争气——如果以前老师教的种族知识全部都好好的记住,而不是嚷嚷着无聊左耳进右耳出的话,前天,就应该有更好的办法……有更好的办法,救出那些omega吧……
  前天,五大忍村联合组成的侦查小队和敌人的白绝部队遭遇,双方展开激烈的战斗。因为联军小队方面有鸣人,九尾模式下很快便将敌人消灭殆尽,然而就在众人松一口气之时,异变突生。
  走在最后的一个上忍alpha突然发疯一样的向某个方向疾奔而去,众人还来不及反应,便都闻到了那股浓郁的甜腻气味。
  omega信息素。
  接着,树后响起了喘息声和女性的呻*吟,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尴尬。在场的都是些bata,唯一的alpha只有已经动工的那个,以及——他们统一的看向队列最前方的鸣人。
  鸣人低着头,显然在努力的压抑本能。这是挺奇怪的一点,因为一般来说,是没有alpha会压抑自己的。
  信息素的气味越来越浓郁,可以肯定隐藏在暗处的不止一只omega。小队里的人都皱了皱眉,起了疑心。
  下一秒,他们都知道了敌人的目的,不只是他们。
  忍者联军的突击部队,以为他们陷入苦战,赶来增援。
  中计了。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突击部队,集结了各忍村的精英,所有成员,清一色的alpha。
  树后,忍者的惨叫响起。两支部队里的alpha全都蠢蠢欲动,却碍于未知局势都没有动作。
  然而,当大批的omega一起出现时,那浓郁到近乎实质的信息素气味,再也不能让他们压抑自己的本能。
  与omega一同出现的,是大批秽土转生的忍者——曾在忍界赫赫有名的忍者们。不被信息素困扰的他们,毫无压力的制住了beta,然后,轻松的收割着被欲望支配的alpha们的生命。
  没有把omega按在地上的,只有一个人。
  鸣人看着那些承欢于他人身下的omega,脑海中仅存的理智在慢慢崩塌。他情不自禁的散发出自己的信息素,吸引着众多的omega向他蜂拥而来。
  鸣人没有动。他看到了那些人眼中的绝望和羞耻——尚没有被欲望掩盖住的,最后一丝良知和骄傲。
  多么可悲。屈服于本能,不能控制自己,连最后的一丝尊严都不能被保留。
  鸣人不是不想像身边的人那样做。相反,他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占有面前的omega,狠狠的贯*穿他,蹂*躏他,在他身上印上自己的气息……
  上一次遇到这样的场景,是在什么时候呢?
  猛地从疯狂的漩涡中惊醒,鸣人不忍的,同时却是坚定的,进入九尾模式,用螺旋手里剑,杀死了他们。
  所有的omega,在死前看向他的眼神里,都带着感激。
  当旗木卡卡西跟着支援部队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鸣人浑身浴血,眼中充斥着骇人的欲望,却动也不动那些完好的omega一下,只是不停地收割着生命的样子。
  疯狂,却又显得莫名的悲伤。
  他第一时间屏住呼吸,不去吸入鸣人那四散的信息素。同行的bata都被他的气势所镇,动弹不得。
  所幸,鸣人不用他们出手便剿灭了敌人,随后,看了他们的方向一眼。
  卡卡西一直注视着他的单眸,便就这么直直的撞进了那片不复湛蓝的血红中。
  第一次,几乎是有些慌乱的,他主动移开眼睛。
  再看向原地,全身被鲜血浸染的少年已经不在那里了。远处,隐隐传来大树倒地的声响,惊起飞鸟群群。
  考虑到身为“alpha”的他,擅长风遁的队员吹散了现场的气味,让卡卡西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处理好现场,卡卡西脚步沉重地告别队员,独自去追回鸣人。
  
 
  ☆、贰
 
  现场的忍者尸体,没有一个alpha身上套着完整的衣服。
  只有鸣人……虽浑身是血,但衣物整齐。
  故意走慢了些,来到学生明显是为了发泄而制造的一片疮痍前,卡卡西谨慎的深吸一口气,确认已经没有信息素的气味,才放心的找到了查克拉耗尽,精疲力竭的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的少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