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网王之孩子+番外 作者:舟上安仁

字体:[ ]

 
 
 
文案
一个被绑架到日本的小孩,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发生的笑话,和冰山部长之间的故事。
小孩:“我不要,他根本就是一个大叔,我才不要和大叔一起吃蛋糕。”
在警局工作的翻译,“他只有15岁。”
长官:“他是我儿子不是坏人,不用担心。”
冰山大人:“太大意了!”
 
这篇文章就是《网王之可爱的孩子》
因为登入不上去了,所以重新改了下又更了。
内容标签:网王 花季雨季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小孩 ┃ 配角:手冢 ┃ 其它:全
==================
 
☆、A
 
  “不要,不要过来,救命啊......”小孩的声音在郊外凄惨的响起。
  “你是跑不掉的,还不乖乖的过来。”恶狠狠的声音随着小孩的声音之后响起。
  “救命~~~救~救命!!......”小孩快速的穿过竹林,向马路跑去。
  就在这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小孩的突然出现吓到了车里的人,车里的人紧急刹车,小孩吓得跌坐在了地上,车里的人赶忙下车,扶起小孩问:“你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
  小孩以为是和追他的人一伙的,也没顾上语言不同的这个问题,着急的挣扎,嘴也不停的尖声惊叫,并惊恐的大喊:“啊!!!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不要回去,不要,救命,救命......!”
  从车里下来的人明显愣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小孩在说些什么,但是神情可以看出小孩很害怕,甚至是惊恐,便赶忙拿出电话,打到了警局,电话一通马上说:“叫语言翻译听电话。”
  “是,长官。”
  “嘶~~”男人疼痛的□□。
  “长官,你怎么了?”
  “没事,快叫翻译听电话。”男人急忙说。
  小孩看到男人打电话,以为是要通知追的人过来,就张嘴死死的咬住男人抓住他的手,希望男人能放开他,谁知道男人只是‘嘶’了一声就默默的任他咬着,这时候小孩身后的竹林传来很多嘈杂的声音,小孩一下子象血被抽干了一样,面色惨白,全身僵硬,默默的放开男人的手,站在男人身旁一动也不动,男人奇怪的看着小孩,刚刚明明还很凶狠的咬住他的手,现在象霜打的茄子一般安静,只听竹林里‘沙沙’的声音,然后窜出了几个人,看见他手中的小孩一脸阴险,他只听那几个人嘴里说着些什么,男人一点也没听懂,但发音和小孩的很像,在看小孩的样子,男人皱起了眉头。
  “跑啊,你再跑啊,看你能跑到哪里?!”
  “看你回去怎么收拾你!”恶狠狠的说。
  “长官。”
  “他们说的是什么?”
  “长官,他们说的是中文。”
  男人还没说话,就听见小孩又说起了中文,“我不要,不要和你们回去,救命~~谁来救救我,妈妈爸爸,我要回家!”小孩也挣扎得更厉害了。
  “长官,看样子这是个绑架案。”
  男人看着那几个人越来越近了,马上下命令道:“情况紧急,马上派人支援,这里是町兹郊区。”
  “是,长官。”
  男人挂了电话,马上抱起小孩上了车,也没顾上小孩和自己有没有绑上安全带就开了车,看着车开走的几个人面面相却,“快,快,打电话给老大。”
  “那、那要怎么说?”
  “怎么说,当然是说人跑了,我们要赶紧想办法避避这阵子。”
  “是,是,”就拿起了电话,“老大,那个小鬼跑了。”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一个小鬼你们也没办法抓住?”老大气势汹汹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这不能怪我们,他是被一个男人开车带走的。”
  “你们这群蠢货,还不赶快回来,给那个客人换个货,然后我们马上转移。”
  “是是。”然后挂了电话,“老大叫我们赶紧回去,把事情办好,然后走。”
  “恩。”几个人就转身跑回了竹林,一阵声音后就安静了,仿佛刚才发生的事情是幻觉。                        
作者有话要说:  时隔4年的重更新!
 
☆、B
 
  小孩缩在车里的角落,男人看着不忍,完全忘记语言不通这回事,说:“你不用担心,我是警察,放轻松一点,我会帮你找到你的父母的。”
  小孩看着男人说着话,更加抱紧自己的双腿,低下头碎碎念,“看起来就不是好东西,一定是要把我卖掉,哼!才不上当呢。”
  男人看小孩不理他,一定是不相信他,男人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把车开到了警局,打开车门,想把小孩抱下车,谁知道小孩是一点也不信任他,一副警惕的样子,为了不在刺激他,男人侧身让小孩看他们到的地方,小孩看到男人身后的警局呆住了,虽然字不一样,但是那个图案小孩自认是不会看错的。
  “他带我来警察局,他和那些人不是一伙的吗?”小孩有点混乱了。
  “现在相信我了吧?我们先进去再说。”男人伸出手说。
  小孩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手,犹豫了一会儿,最终伸出了手,握住男人的大手,男人也握住小孩的小手,把小孩拉下了车,牵着小孩进了警察局。
  警局里的人看见男人牵着个小孩进来便知道这个小孩就是受害者,“长官,人手已经准备好了。”
  “那马上开始问吧,不过这个孩子的情绪不稳定,你们要谨慎。”
  “是,长官。”说完便转向小孩,“小朋友,请跟我来。”
  小孩听到中文愣了一下,便高兴的伸手抓住眼前人的衣角,乖乖的跟着走,一点也没有刚才的害怕样子,男人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有那么象坏人吗?”
  “嘻嘻~~~”周围响起了嘲笑声。
  男人尴尬了一下,大声说:“还不去干活?!”
  “是!长官!”一片混乱声。
  男人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静静得等着..........不久,小孩就被带出来了,“长官,根据这个孩子所说的话,应该是跨国际的绑架案。”
  “国际?不是日本的住户?”男人有点惊讶。
  “是的,这个孩子说自己叫赵青阳,是和父母在飞机场送人,然后有人趁他在洗手间洗手的时候迷晕了他,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您救他的地方了。”
  “还有呢?”
  “他说他是逃出来的,还有很多和他一样大的孩子在那个地方,他听那些嫌疑人说要把他们卖到不同的地方,最好是语言不通的地方,为了防止他们逃跑。”
  “没有了吗?”
  “恩,就这些了。”
  这时候,小孩伸手拉了拉男人的衣服,男人低下了头,小孩脸红红的说:“对不起。”
  “长官,他在跟你道歉。”说完窃窃的笑了。
  “恩?啊,没事。”男人摸了摸小孩的头,“竟然是国际上的事情就不会那么快了,就让他先住我家好了。”
  “长官,等等。”
  “怎么?你对住我家有意见?”
  “不、不、没事了,我去工作了。”然后向小孩说明了情况,看到小孩乖乖的点了点头,更是为小孩住在长官家感到同情。暗叹了一口气,‘我也是没办法啊~~!’
  男人拿去电话,“国光啊,你放学后来警局一趟。”
  “是,父亲。”
  小孩看到男人挂了电话便伸手拉了拉他,看到男人看他,他马上伸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宣传单,男人看了看,“蛋糕店?”尴尬了一下,说;“这个、这个等下叫国光带你去。”
  小孩歪了歪头,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默默的点了点头,男人看到小孩乖巧的样子更加觉得小孩很可怜,爱怜的抚摸着小孩的头,其他警察也默默的做着自己手中的事,如果忽略他们是用余光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的话,他们是真的在认真做事。
  “你说,明明那个小孩根本就听不懂长官的话,长官干吗一直跟人家讲话,没看到那个小孩一脸疑惑的样子吗?”
  “别、别跟我说话。”回答的人有点紧张的说。
  “喂,你干吗怕成这样?长官又没有注意我们。”
  “.........”回答是一片沉默。
  “咳咳~~”
  说话的人慢慢的转身,颤抖地说:“长、长官,我、我马上做事。”
  “啊,认真点。”
 
☆、C
 
  手冢国光刚进警局就看到自己的父亲在批评手下,也就没走过去,手冢父转身就看到自己的儿子站在身后,“国光,来了。”
  “啊。”手冢推了推眼镜说。
  “跟我来。”说完就转身走了,手冢自觉的跟上。
  “来,国光,这是青阳,他是我正在办的案子的受害人,因为是从中国来的,所以先住我们家,等案子了解了,才能把他送回父母身边。”然后又对青阳说,“这是我儿子国光。”
  手冢向青阳鞠了个躬,说:“你好,我是手冢国光。”
  小孩歪了歪头,没有想到手冢也会说中文,然后也学着手冢的样子鞠了个躬,说:“你好,我叫赵青阳。”
  手冢父轻咳了下,说:“国光,青阳想去蛋糕店,你带他去吧,吃完后你们就回家,要好好带着青阳。”
  “是,父亲。”说完手冢便转向青阳,“走吧。”青阳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就只是抓住手冢父的衣角,紧紧的。
  “不用担心,他是我儿子。”小孩还是摇头,紧紧的抓住。
  “长官说这个男孩是他的儿子,叫你不用担心。”翻译最后看不下去了,主动翻译了。
  “我不要,而且他长得一点也不象小孩,他根本就是大叔嘛,你们是不是要把我卖掉?”小孩听到翻译的话,理直气壮的指着手冢说。
  翻译愣住了,不知道要怎么说,手冢父看着翻译犹豫的样子,着急的问:“他说什么?”
  “他说,他说~~~”翻译结巴的说。
  “你到是快说啊!”手冢父着急的催促。
  “额,他说他不要,而且手冢长得一点也不象小孩,根本就是大叔,你们是不是要把他卖掉?”翻译艰难的说完了全部。
  手冢听完,周围的温度下降至0度,“国光啊,这个,他还是个小孩子,你就,你就~~”
  手冢打断手冢父的话,说:“我知道了。”
  “我们没有把你卖掉的打算。”
  “骗人,这个大叔明明就放冷气了,还凶巴巴的看着我,根本就是个坏人啊!哇呜呜呜~~我要回家,呜呜~~~”
  “哎?别、别哭啊~!真不是那样啊,手冢会带你去吃蛋糕的,你乖乖的啊。”翻译赶紧安慰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