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诛仙同人)逍遥游+番外 作者:秦挽歌

字体:[ ]

 
 
文案
诛仙世界三百年前,天狐族为报昔日旧人之恩而入侵焚香谷。
途中,有一位天狐族人因孕育颠簸之故产下狐子,无奈重担在肩脱身不得,万般无奈只能将其托付于素有渊源、又恰好经过的合欢派碧霄宫宫主凌波仙子。不久以后,天狐一族死伤殆尽,狐族之祖被镇压于焚香谷玄火坛。
凌波仙子怜爱之下,将狐子收入门墙,自此改变合欢派“向来收女不收男”的旧规传统。
辗转百年须臾而过,狐子长大成人,为救出被困玄火坛下的狐祖而一人一扇闯入焚香。几番厮杀虽未成功,却踏着焚香众位高手的尸骨闯出一个“逍遥公子”的称号。
为救出镇压百年的天狐始祖,一场谋划就此展开。
 
 
(诛仙同人小说,设定多数源自原著)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挽歌、宁修明、无殇 ┃ 配角:万剑一、道玄、水月、三妙 ┃ 其它:诛仙世界、合欢派、万毒门 
 
第1章 逍遥公子
 
 
 
 
 
(序)
 
合欢祖师金铃夫人聪慧绝顶,道行精深,对魔教经典天书更是有大悟于心,数百年前独自在流波山逍遥涧创下“合欢派”一系,短短数百年,合欢派便与万毒门、长生堂同为魔教中鼎盛门派。
合欢派与其他两派并称为魔教三大派阀,门下武功诡异,最善于魅惑之术,“花间游”与“逍遥游”两门功法各有不菲神通,但皆是讲究合和双修之道。与魔教其他门派不同,合欢门下皆是美艳女子,最喜擒获正道弟子行双修采补之举,故此声名颇为狼藉。
百多年前,合欢派三宫之一的碧霄宫宫主凌波仙子外出之余,偶遇渊源深厚的天狐分支,得其托孤狐子。然而不过数日,天狐一族便再无任何消息。凌波仙子数番调查,终得知天狐族系数战死之凄惨下场,思及天狐族与合欢派之渊源,故此不牢辛苦抚养狐子长大成人。
也因如此,改变了合欢派不收男性弟子的传统。
狐子成年过后,容貌出挑,道行超群,又得合欢派门主玉音仙子得赐九天至宝“逍遥扇”,一时名声大噪。得知身世之谜后,那人只身闯入焚香谷,力斗焚香成名高手数十余人,虽得知天狐尚有始祖被困之消息,但最终却惨败于玄火坛内的无名凶神法阵、以及焚香高手上官策的“九寒凝冰刺”联手之下。
即便战败而退,但依旧踏着焚香众高手的尸骨闯出一个“逍遥公子”的称号。
为救出被困焚香祭坛之中的九尾天狐,一场谋划就此展开。
 
 
【1】
 
流波山,逍遥涧。
合欢派主殿玉女宫,乃是六百多年前祖师婆婆金铃夫人亲手所建,殿宇飞角明檐,金砖碧瓦,气态万千。玉色牌匾上书女子簪花小楷“玉女宫”三字,雄奇之余,还带着温婉明妍。与风格颖丽的碧霄宫,以及清淡婉约的云舒宫成三足镇鼎之势。
秦挽歌缓步行来,俊逸脸庞隐隐透出苍白,面色却带着淡淡微笑,来往弟子早已习惯了这位改变合欢派收徒传统的秦师兄,因此均是笑意盈盈地点头问好。偶有一两个新入门的合欢女弟子,被这位秦师兄俊朗无俦的面容气质所摄,脸颊微红地低下头去。
秦挽歌悠然而动,行至三宫之一的碧霄宫殿门之外,殿外守护的合欢侍卫还未进宫通秉,便有一道温和女声自碧霄宫远处悠悠传来,声音柔媚好听,隐隐又带着些许成熟韵味,使人情不自禁地心神动荡起来:
“进来吧……”
 
秦挽歌略整衣襟,随即踏步上阶,进入碧霄宫中。正殿当中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尊碧玉女像,虽不如玉女宫正殿当中的那个高达数丈的祖师婆婆玉像,但也是极为精心雕饰而成,音容相貌,栩栩如生。
他稍作停步,恭恭敬敬地朝祖师婆婆的碧玉石像行了一礼,随即见到碧霄宫内师父的贴身女弟子寻琴浅笑迎来。秦挽歌眼中笑意镀上温暖之色,连面色也愈发柔和,他点头道:“寻琴师姐。”
寻琴笑道:“快随我来吧,师父早就等着你呢。”
秦挽歌自小便是寻琴师姐与问玉师姐一手拉扯长大,自然与她们亲密万分。此刻从曲折回廊当中穿行,周围并无多数来往弟子,隔三差五之辈也一一行礼问好。
他随口问道:“师姐,师父近日情况如何?”
寻琴低低一叹:“师父的身体你不是不知晓,这些时日,云秋师伯又……”
“师姐!”秦挽歌略扬高了些声音,瞳色当中却隐隐带有深意。寻琴一怔,随即轻轻苦笑,道:“哎……师姐老了,愈发糊涂了。”
秦挽歌见行至碧霄宫内殿附近,周围已无来往之弟子,便微微压低声音,笑道:“方才人多眼杂,故此挽歌不得不斗胆提醒师姐,再则,师姐驻颜有术的‘花间游’功法愈发深厚,连师弟我都不是师姐的对手,又怎能用‘老’字形容貌美娇艳的师姐呢?”
寻琴轻笑起来,抬起手亲昵地在他鼻梁之上轻刮了一记,笑道:“愈发能说会道了。”
秦挽歌莞尔道:“还不是师姐自小调.教有方。”
寻琴笑了片刻,便来到了内殿当中,她上前轻叩朱漆殿门,道:“师父,是弟子,挽歌回来了。”
里面传来先前的柔媚声音,淡淡道:“寻琴,你先退下吧,我与挽歌说说话。”
寻琴道了声“是”,临行前朝秦挽歌笑了一笑,随即转身离开。
 
秦挽歌行上石阶,轻轻推开朱漆殿门,来到内殿当中。殿内只挂着一幅工笔丹青,画卷之上的女子容貌绝伦明妍端庄,眉将柳而争绿,面共桃而竞红,惑意绰约,媚骨天成。淡金色衣衫衬出窈窕身形,腰间还系着一枚金色铃铛。工笔画将那女子形态描绘得栩栩如生,仿佛下一瞬,她便会笑语盈盈飞身而下。
丹青之前摆着一张供桌,奉有瓜果之物,又有一鼎清香,幽幽漂浮。
三宫碧霄宫之主的凌波仙子眉若新月,目似晨星,只清装淡抹着一身素衣白裳,便有一种身后万千桃花人面相映红的美不胜收之感。她坐在供桌下的檀木椅上,浅浅微笑望着推门而入的杰出弟子。
秦挽歌自小由她与寻琴抚养长大,早已将二人视作亲母胞姐之人,此刻千里迢迢自焚香谷伤重遁回,间隔数月不见,凌波仙子既担忧又欣慰。
她站起身,来到如今已经长大成人的秦挽歌身前,抬手轻抚徒弟俊朗面庞,忽地轻轻一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秦挽歌温和笑道:“师父莫要担忧,徒弟现如今不是回来了吗……”
凌波仙子秀眉轻皱,道:“吐息轻滞,内息不稳,你的伤……”
“师父……”秦挽歌轻声打断道,“师父尽管放心,虽然徒弟受了伤,但是伤在徒弟手下的人更多。”
仿佛印证着他的话语一般,原本微微惨白的脸色愈有严重之色,他低低咳嗽两声,随即赶在凌波仙子出声之前说道:“……徒弟只是在逃遁期间,被那上官策的‘九寒凝冰刺’的余势波及,但并未被寒毒伤及道基根脉,将养个十天半月也就无碍了。”
凌波仙子担忧一叹,道:“那就好好在碧霄宫内休息养伤,近期不要外出了。”
秦挽歌却轻轻摇头,道:“师父,我还是要出去。”
凌波仙子秀眉微挑,随即脸色微变,言语中也隐隐带着些许狠意:“你不用担心,云秋当年自己被负心人抛弃,自此极端仇恨世间男子,从我带你回合欢派之时她便已经看我们碧霄宫不顺眼了。”她哼了一声,道:“若非掌门师姐极力镇压,我即便是重伤之体,也能替你、替寻琴、替问玉,替这百多年来被她们云舒宫欺压的碧霄宫门人讨回公道!”
秦挽歌握住师父的手,柔声道:“师父,我就是担心您不爱惜自己身体,云秋师伯的性格我自小便得知,为此我自幼躲避云秋师叔以护全碧霄宫。反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能躲就躲吧,况且掌门玉音师伯也不希望见到三宫互相争斗的局面。”
他顿了一顿,又道:“如今圣教当中门派林立,虽百花齐放,但也均以合欢派、万毒门、长生堂三教马首是瞻。其余门派当中,除却如今渐渐式微的炼血堂,细细数来恐怕也就只有鬼王宗能够后来居上。毕竟圣教内里传闻,无上盛典‘天书’第二卷是落在鬼王宗的手里。我合欢派虽不及六百年前黑心前辈一统天下时那般风光无限,但如今也是绵延数百年的顶尖派阀,若是被有心人得知合欢派内争斗不休,只怕于我教不妥。”
秦挽歌认真说道:“所以,徒儿恳请师父,看在祖师婆婆辛苦传下合欢基业的份上,能忍之时便多忍忍吧。”
凌波仙子静立默然,良久之后方无奈一叹。
 
秦挽歌知晓师父的心性,如今这副模样自己的话已经十有八.九被听了进去。他微微一笑,道:“有师父坐镇碧霄宫,徒弟便是外出,也是极为放心的。毕竟云秋师伯也只是小打小闹,不敢惊扰掌门师伯的,再者说即便欺负到宫门口,不是还有师父你在吗……”
凌波仙子哼笑一声:“也是,云秋那厮素来如此。不过,若真的把事情挑到掌门师姐那里,她也决计没什么好果子吃。”
秦挽歌微微一笑:“师父这般着想,徒弟便可放心了。”
凌波仙子点了点头,忽地反应过来,道:“你看,师父都老糊涂了,与你说了这么半天的话,都忘了让你坐下来休息休息。”她拉着徒弟来到身旁的檀木椅处,继而按在他肩头,让其坐了下去。
“前些日子听闻你率先闯入了焚香谷的丹房,继而被围截在玄火坛附近,消息传来之后,万毒门的那个小辈就有些坐不住了,千里迢迢从西南毒蛇谷奔波来到流波山附近,向我传信想要得知你的具体行踪。若非后来他有万毒门任令在身不得不前往空桑山(注一),只怕会一直守在逍遥涧等你回来。”
秦挽歌轻轻莞尔:“无殇大哥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
凌波仙子待他如自己亲生骨肉,此刻更是怜爱地轻抚他的长发,道:“是不是小题大做,师父不管,也懒得管。只不过你那个好大哥如今刚刚得了‘毒神’的威名,你也紧跟着闯出来个‘逍遥公子’的绰号,若非师父知道你们结拜兄弟的关系,只怕还要像你那云秋师伯一样,猜测是在故意跟万毒门叫板呢……”
秦挽歌无奈地唤了声“师父”。
凌波仙子调笑过后,道:“好了好了,赶紧回去休息吧,不管你云秋师伯如何,怎么也得先在碧霄宫呆上几天再说。”
秦挽歌遂站起身,但下一刻却是无声凌起身形,探明内殿附近并无第三者外,才小心翼翼地捧出来一个小小匣盒。内里放着两枚指头大小的丹药,颜色深褐,带有怡人药香。
凌波仙子微微一怔,随即道:“这是……”
秦挽歌道:“这是徒弟从焚香谷丹房里面顺出来的‘聚气凝灵丹’,可惜打斗途中被洒出大半,只有这两枚被徒弟贴身带了回来。”他顿了一下,言语里的亲切关怀之感愈发浓郁,道:“虽然不是什么灵丹妙药,无法根除师父体内的伤势,但徒弟细心打探过后,这药效对调理肺腑大有裨益。”
他轻轻一笑,道:“师父若是信不过徒弟,尽可去唤来云秋师伯埋在碧霄宫内的暗桩门人为师父试药。”
凌波仙子笑着在他头上敲了一记:“瞧你这说的什么话,师父还能信不过你。”
她收了药,毫不疑心停留地就水服下。
待她服药过后,秦挽歌握住师父的手,脸上带着少有的脆弱之感,喃喃道:“师父,你一定要长命千岁、万岁,最好能够长生不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