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综]化蝶 作者:芙蓉三变(下)

字体:[ ]

 
  第53章
  
  说是村子,看着不过是残留的几面断墙残垣,都被岁月侵蚀得快要坍塌,看着样子,当年建造时也未必费了什么力气,不过是能住就行,这还是能剩下的,其余只留下些许痕迹的,估计当初也就是些勉强能遮风挡雨的草棚,如今连痕迹都没了。
  唯有中央一座木制高台还算完整的留存了下来。
  样子居然与金老大传来那些记忆碎片中的相差不多,可见上面缠绕的煞气之重。被数不尽的浓稠鲜血浸透,木台变成了一种深得近乎黑色的颜色,岁月侵蚀,也没磨去那深浓的血腥气。
  村外不远处果然有一条已经干涸只剩下一层烂泥的河道,不知淤积了多久,味道很不好闻。
  石娘娘倒是很悠闲享受的到处走动,这里时至今日依旧缠绕着的些许阴气和久久不散的煞气对石娘娘来说比什么清新空气都让她受用。
  若那导游说的不假,也就不难理解几十年前这废弃村子为什么从没被发现过了。
  天道钟爱人族。
  人族自身肉体虽然弱小,但人族的灵魂往往比任何种族都要强大,还能入轮回,洗去前生重新开始,比起那些一旦遇到天劫渡劫失败就魂飞魄散的种族而言,人族简直就是天道亲儿子的待遇。
  也正因为如此,一旦惨遭屠戮,人族的冤魂怨魂的怨念和煞气就更加浓重,威力也更大。
  所以即便村子背弃,那些缠绕此地不能离去的怨恨还是浓厚庞大到可以形成天然的鬼打墙,把整个村子都给包裹在里面,反而把这个废村遗迹给保留了下来。
  石娘娘顺着怨煞之气一路走到那条干涸的河道边儿。
  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掌,纤指左右一拨,河道底下的淤泥便被无形的力量轻易拨开。那手掌一抬一握。河道淤泥中便有许多零碎东西被抓了上来。
  范周挣扎落地,恢复人型,凑过去看。
  被石娘娘悬在身前的那一团零碎甩去污泥,露出带着焦痕的本相,全是细碎的骨头。
  “怪不得就这么小的一个村子,居然有那么多口井,这种河水根本不能喝。”范周皱眉,“看这样子,从前这河水还不小,总有下游,别说人,动物喝了都会遭殃吧,这些家伙简直是造孽!”范周看的不爽。
  梁楠摸摸他后颈,“这里的井水也不见得能喝,不过是自作孽罢了,不用多想。”
  对哦,以地下石洞的尿性看,这一大片的地下水脉都是连通的,井水也是地下水,真的是自作孽。
  不过离得这么近,为什么附近那些城镇的水反而没事呢?
  范周疑惑。
  “没听那个导游说的吗,他们从前是有巫的,能力再弱也能看出点东西来,自然躲得过。”梁楠解释。
  对哦,忘了这世界上不科学的生物其实还包括少部分的人类呢。
  范周释然,对这个到处都是煞气血腥味,简直没法下脚的地方失去了兴趣。
  出来这一趟,除了收获了一棵与蓝扇有关的不知是好是坏的迷蝶木之外,就只见识了各种不分种族的残忍,从某个角度来说,也算是众生平等的一种体现吧。
  范周是个敏锐的人,看了大堆东西,总能猜出些蛛丝马迹。
  一切恶念,均由贪念而生。
  不过如此而已。
  摇摇头,心情低落的继续变成小狐狸被梁楠抱着,这次胖狐狸闭上了眼睛,准备眼不见心不烦地睡上一觉。
  见范周这样子,左右这事情已经完事了,梁楠干脆地就和其他两个打了声呼,先回去了。
  梁楠夫夫俩走后,石娘娘也溜达够了,“成了,我也腻了,先走了,要是那棵树有什么需要再去找我吧,看在小扇子那么可爱的份儿上,我还挺乐意帮帮忙的。”
  蓝翼谢过,把石娘娘也送走了。
  只剩他自己,绕着这废村又走了几圈,处处都打量了一下,确定再也没有什么遗漏的线索,便也回了园子。
  出来这一圈看起来是走了好远,实打实也不过是两天的功夫。
  揣着那棵迷蝶木,蓝翼去求老板指点。
  这东西本来就存活条件苛刻,如今又被养成了一棵活的阴木,变得更难伺候了。在那具蝶妖尸体还在的时候,估计还能活几天,等养分没了,这树也就死定了。蓝翼不远蓝扇为难,反正脸这东西用着用着就厚实了,再去求求老板又如何。
  进了小院儿,老板今天还真的在,依旧懒洋洋地靠在个贵妃榻上看书,背后倒是没有那么些垫子,心情看着也好了不少。
  见蓝翼进来,随意地一抬下巴,让他自己找地方坐。
  蓝翼坐下来,也不废话,直接就把那根装了迷蝶木的“钢笔”给掏了出来,放在了老板身前的矮几上。
  老板放下书,扫了一眼,“呦,带回来啦,怎么样,给你介绍的人不错吧。”
  蓝翼点头,“是,都帮了大忙。只是这棵树如今被养成了活阴木,不能随意栽种,还请老板指点一下。”
  “世界上最后一棵迷蝶木啊。”老板喃喃叹息着,拿起那只“钢笔”,饶有兴致地看了半天。
  “难为那些没脑子只会蛮干的笨蛋还能干点儿聪明事儿,这小树被养得还挺像样的。”“钢笔”在老板手中转来转去,“不过这玩意儿还真是不好伺候,养在外面也不是个事儿……”
  当初蓝扇那一族供养伴生的迷蝶木本来就有保护族群的作用,这棵活阴迷蝶木随便在哪儿都是个问题,这东西被阵法养习惯了,种哪儿都会聚阴吸阴,园子里灵气浓郁,可没有阴气给它。
  “这样吧,”沉吟片刻,老板把“钢笔”放下,“这玩意儿就先别放外边儿坏风水了,我好容易弄出这么个素净园子也不容易,我先收着养养,能把这性子调理过来最好,不行的话也能试试别的办法。绝对濒危物种,死了怪可惜的,也省的你家那只小蝴蝶伤心伤身的白费力气,你觉得怎么样?”
  怎么样?
  那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啊!
  蓝翼本来就是来求老板的,本来还有点儿张不开嘴,没想到老板居然主动揽活儿,这还有什么不好的。
  心情一好,蓝翼的面瘫脸都柔和了,道谢道得真心实意。
  看得老板好笑,“怎么,这回不琢磨我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这点儿小刺,蓝翼的脸皮完全扛得住。
  “我们本来就都是卖身给老板的,当然是老板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老板嗤笑一声,“行了,请了你们这帮大爷似的长工,我这东家也实在是亏得慌。”
  好歹也在人间的超级大公司里见识过一回了,蓝翼如今口才也见长,“我们以后定会更努力些,总归不会亏了老板的一番心意。”
  老板被高冷面瘫脸拍马屁这件事儿给逗乐了,边笑边挥手,“赶紧走赶紧走,蓝扇闭关没你事,你赶紧给我干活去,金老大要是对你不满,我就把蓝扇发配到出差那边儿去。”
  软肋被戳,蓝翼就没辙了。
  他相信要是他真惹恼了老板,老板真干得出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情来。他和蓝扇才甜了几天啊,因为蓝扇要闭关稳固修为,连蜜月都没尽兴呢,怎么还舍得分离。
  烫手山芋都脱手了,还是先走为上吧,经验所见,老板这院子还是不要长待的好。
  于是蓝翼利索地起身,再度道谢,然后干脆地就走了。
  “都是群没眼色的小白眼狼,何苦整天为了他们劳心劳力。”仍是上回那头异兽,懒洋洋地往院里走,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不爽。
  老板撇他一眼,冷笑一声,“羡慕嫉妒恨就直说,我的眼光比你的可是强多了。”
  那看起来凶猛蛮横的异兽听了,闷声一哼,憋气地趴下不动了。
  老板伸手拿了颗山竹,往那异兽屁股上大力一丢。
  结果金光一闪,山竹离着异兽一尺远就被炸了个粉碎,不过那异兽也没落好,雪白皮毛全都沾上了黏腻腻的汁水。
  那异兽不爽地跳起来,低吼了一声,大力甩毛。
  老板看得哈哈大笑,“还……还不赶紧回去洗洗。”
  那异兽一双冷酷兽眼中竟然带着委委屈屈的水光,盯着老板瞅。
  老板不疼不痒,还顺手把那根“钢笔”丢给那异兽,“赶紧走赶紧走,别忘了把这个带上给那老鬼折腾去。”
  屁股上的毛粘糊糊的,红色的汁水还甩的跟朵花似的,简直羞耻。
  金光再闪,异兽不情不愿地走了。心里发狠,等着晚上的。
  不就是老花样,谁怕谁。
  老板根本不当一回事儿,自顾自地舒服地躺回去,继续悠哉悠哉地看他的书。
  蓝翼回去,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了身儿衣服,拿了一小坛酒,再度往湖边儿去,握着颈间的灵犀佩,就着小酒,默默地又守了闭关的蓝扇一夜。
  天光大亮,去吃了早餐,这才换了衣服往金老板那里销假上班去。
  和刚进来那会儿相比,如今金老大手底下那些普通员工看待蓝翼的眼光可是完全不同了。
  不管是哪里,不管是什么族群,强者都是受尊敬的。
  在这群人眼里,蓝翼就是个金融天才,人家那悟性和决断力简直绝了,入行短短时间就比不少老经验的都强,就算有点儿个性不好接触,那也没啥,人家有本事嘛。
  还有小道消息说这位是金老大的亲戚,一直在山上学艺,人家是有两下子的那种大师,这阵子可有名气了。各种传言影影绰绰地把蓝翼描述成了一个身负绝学,为了体验人间才下山历练的天才。
  蓝翼这么七情不上面的人听了这种小道消息都忍不住嘴角抽动,这要是被蓝扇知道,指不定得怎么满地打滚的笑呢。
  不过算了,反正这八成就是金老大给他的定位了,既然如此,那就爱怎么说怎么说吧,不耽误他挣钱养家就行。
  结果清静日子没过两天,金老大的传召又来了。
  被一众有些炙热的好奇目光盯着,蓝翼淡定地往金老大的办公室走。
  金老大素来敞亮又大方,上来就是两杯灵酒招待他。
  蓝翼眉头一动,礼下于人,估计又有需要他扮演神棍的活儿要塞给他了。
  果不其然,金老大开门见山,“蓝大师需要出马的时候又到了。”表情还很得意,“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我们可以出手的时机了,这次一定要捞他一把大的。”
  大的?
  能有多大?
  您真的还记得您的身家吗?!
  蓝翼是个要养家的男人没错,可他还是不能理解这种生命全部意义都在赚钱,连蚊子腿上的肉都不嫌塞牙的捞钱癖。
  确定不需要看看心理医生什么的吗,这感觉都魔症了。
  近墨者黑,受蓝扇影响,蓝翼的脑内吐槽的技艺也越来越娴熟了。
  十个蓝翼也未必打得赢金老大——实力对比的残酷现实让蓝翼理智地把吐槽全部压下,转而板着一张面瘫脸,公事公办地询问这次又是什么事。
  “哈哈哈,不是什么新鲜事,你也知道的,就是之前那个用来显摆的小宴会,我不是让你制造机会放了根长线吗,这会儿,是时候去把鱼给钓上来了。”想到即将落入口袋的又一笔无本纯利润,金老大开心的一比那啥的,脸上笑的都要发光了。
  那表情,简直让蓝翼不忍直视,借着思考的理由移开视线,“想起来了,就是那个臭的不得了的东西吧,怎么,居然才出问题吗?这都过去很久了吧。”
  “问题倒不是才出,只是眼下才到了该我们出手的时机而已。顺便一提,那个奥古斯塔已经和他追求的爱莎小姐顺利结婚了,婚礼办的那叫一个奢华,啧啧,看得我钱包都饿了。”
  “然后?”蓝翼已经越来越了解金老大的尿性了。
  “然后啊,然后我就在他们结婚的那个国家也开了个一条龙的婚礼策划公司。”金老大得意的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