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Spectateur(旁观者) 作者:第五媚

字体:[ ]

 
 
文案
两条渐近线就算靠得再近也不会相交,而中间的狭小距离却在数十年漫长的思念中一日日聚沙成塔,直到累积成一座苍白而庞大的城池。
他冷漠,暴躁,易怒,浑身竖立着尖锐的倒刺,妄图刺伤每个靠近的人。而他又美丽、优雅而强大,有着世上最深沉的英雄的温柔。可惜无论别人如何看待,使他变成那个样子的,却永远不是你。
在英雄辉煌的故事中,你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旁观者。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伦,利威尔 ┃ 配角:三笠,让,韩吉,艾维斯 ┃ 其它:进击的巨人,利艾
 
 
 
  Chapter 1
 
  夜。
  雨后潮湿的空气翻卷着去年冬天堆积的落叶,随着墓园中乌鸦的悲鸣盘旋在被光束切割破碎的天际。夜空镶嵌着几颗颤抖的碎星,将下方静谧的古堡照得如同纸雕般苍白。
  从半空望去总部周遭星星点点的灯光连成一片璀璨绝美的银河。极端沉寂的空气忽然萦绕起一缕浅淡的烟,伴随着火星熄灭在银质托盘上的嘶拉一声,拉开这神秘而罪恶夜晚的序幕。
  气氛压抑得仿佛一座飘满了白色记忆碎屑的废弃城池,只有墙上古旧的钟表有节奏地走着。
  毫无预兆的敲门声就在此刻打破静寂。
  男人坐在桌前,漂亮的黑色额发在脸上遮盖出深浅不一的阴影。他没有抬头,视线还放在手里的书页,“进来。”
  “这么晚还没休息。”来者随意地推推眼镜,凌乱的酒红色卷发在脑后扎成马尾,随着动作轻快地摇摆,“利威尔,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利威尔眼神扫过她,语气淡淡地,“你又偷看公文。”韩吉挠挠头发,“唉,你还是这么没趣。王都那边传来最新消息,从明天起,总统决定开放『玛利亚之壁』南端,有没有兴趣出去看看,嗯?”
  “没有。”男人随手把签好字的文件放在一旁,“那坏的呢。”
  韩吉皱了皱眉,“你真的不想听?”
  “不说算了。”
  “自由日的庆典你必须到场。”韩吉顿了顿,又恢复了没心没肺的表情,“但是和自由相比这点完全可以忽略!你想想,这可是人类历史上最具纪念意义的一天,外面的世界比墙里好了不知道几千几万倍。找个美人到海边观景游历,光是想想都觉得人生无比美好呢……”
  利威尔揉着太阳穴,半眯起眼睛打量着面前的老友。雪白的衬衫,棕褐色外套,胸口纹绣着调查兵团的自由羽翼徽章,和以前一模一样。韩吉被他盯得发毛,他却忽然释然般地转开视线,“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我还有工作。”
  韩吉离开后他又抽出一支烟点燃。他不抽烟,只是喜欢看它慢慢燃烧直到尽头的过程,像是把自己的一生慢慢燃尽。连续工作两天两夜的他神色遮掩不住地疲惫,直到香烟的火星烧到手指,他才抬起头瞥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然后自然地看向我的方向,吓得我一个惊悚。
  他定定地注视着我,视线却落在我身后数米开外。就连我向旁边挪动了几步,他的眼神都没有分毫移动。
  因为,我早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其实直到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在怀疑现在的我究竟是什么。我可以在这个世界任意走动,不用担心撞到别人,因为我会从他们身体里穿过去;我可以到我想去的任何地方,可以说话,可以做出动作,但身边的人看不见我也听不到我的声音。我不会受伤也不会困倦,甚至没有任何感觉。我也试着去呼唤曾经的同伴让他们注意我的存在,可那些都是徒劳。
  对于所有人来说,艾伦·耶格尔不过是调查兵团千千万万牺牲者中,异常普通的一个而已。
  那么。我为什么偏偏要跟着他?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也很想摆脱这种以他为圆心游荡的日子。利威尔就像一个磁场,而我是颗渺小的铁钉。即使我离开很远,过一段时间也会被自动传回他身边。
  从前和他独处都会觉得局促不安,现在却反倒没那么慌张了。
  而我也慢慢发现了很多事情。比如我能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看上去和平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皮肤苍白了些。我感受不到冷热,也没有触觉,但视觉和听觉却比从前敏锐了几倍不止。
  比如现在,已经回荡在走廊里很久的脚步声由远渐进,他竟没有发觉。再仔细一看,他竟一只手托着下颌,长长的睫羽覆住深灰的眸子,似乎睡着了。
  但是窗户还没有关。
  从前没机会过多和他相处的时候,他的睿智和谨慎几乎到了滴水不漏的地步。原来他也有这么粗心的时候……我试图拿起沙发上的毛毯盖在他身上,却发现对于现在的我而言,移动一个小小的物品都成了最难办到的事情。
  门口那双脚步声踌躇了片刻,敲门声便响起。
  不多不少,不重不轻正好三下。
  “我可以进来吗?”少年小心翼翼的声音隔着门传来。利威尔皱起眉,睫毛动了几下,却没有醒。而那少年已经推门而入,单薄却带着年轻人活力的颀长身材,厚而柔软的棕色卷发,翡翠色的眼睛大而明亮。我认得他,夏佐·基诺,最新一届训练兵团中被称为后起之秀的新星,也是利威尔班的新成员。虽然实力在众人之中争议不断,但毫无疑问,他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在士兵阶级衰落后,自愿留在利威尔身边的部下。
  夏佐看清屋里的情形后把手里装着制服的袋子放在桌边,然后拿起我手里的毛毯,颤抖着手盖在他身上。
  “别走。”就在这时,黑发男人忽然毫无预兆地开口,夏佐的脚步顿了一顿,回过头时瞳子里有种难以置信的疑惑,然后刹那间就变为烟火绽开的璀璨。
  “兵长,您……叫我?”
  他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利威尔的回答。周遭寂静,像是安谧的梦。
  夏佐低头,略带失望地离开。
  一年前的那个阴天,在漫天盛放的妖异血色中,他的目光迷矇得不带一点水光。我很清楚地记得,在直到失去意识之前的几秒钟里,他也这样无声而坚定地说,
  “别走。”
 
  Chapter 2
 
  在死亡来临之前,我从没相信过世界上会有『灵魂』的存在。但是未知的事物实在太多太多,人们总是妄图否定一切未知,为自己披上智慧和权威的华服,心甘情愿地为已知的狭隘世界所困。
  相信一件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同样的事情在自己身上发生。
  利威尔是讲究作息的人,这与他严丝合缝的生活方式有关。这还是我第一次看他工作到这么晚,竟然都顾不上回房休息。
  经过一年的权衡与交涉,调查兵团终于证明了壁外世界的绝对安全,王室高层无法阻止人类对于新世界的好奇与探索,便决定将从今年开始的每个七月二日,也就是明天,作为『自由日』进行大规模的庆祝活动。而明天,国王将会亲自将勋章挂上每个曾为人类生存与自由战斗过的勇士的胸前,『希娜之壁』中心将会树立起镌刻着所有阵亡士兵名字的石碑,作为人类的荣誉永世流传。
  而庇护了壁内人类数年的调查兵团,也将于自由日后正式解散,成为永恒的历史。
  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为调查兵团工作了,放置得整整齐齐的文件都是关于他昔日部下的资料,他用自己亲笔书写的字迹,为他们开启新的充满希望的生活。
  那么,他希望的生活又是什么样的呢?
  嗯,似乎又到起床集合的时候了……他却还没醒来。
  我习惯性地喊他的名字,就算是个鬼魂也应该有点存在感。直到闹钟响起,利威尔抬起头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时间,伸出手触了触自己的前额。因为不清醒的缘故,眯起的瞳子蒙着一层水汽。似乎在确认什么,他向周围望了望,旋即起身拿过夏佐送来的制服。
  我静默地看着男人一身黑衣的背影。黑发,勾勒出匀称身材的黑色军装,象征着士兵最高荣耀的勋章,最后戴好一尘不染的白手套。他还是我记忆里最初的模样,无论何时都要保持深沉、睿智与优雅。他最后看了一眼挂在衣架上的调查兵团军装,深邃如夜的眼底划过一道不易觉察的情绪。
  推开门,正撞见端着餐盘站在门口的夏佐。
  “兵长,典礼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记得您还没有吃早饭……”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局促,目光甚至不敢与黑发男人冷淡的瞳孔对焦。利威尔的目光淡淡地扫过面前精心准备的食物,步履没有多做停留,“知道了。放在那里吧。”
  夏佐显然没料到他会这样轻易地被接受,呆愣了一瞬后忽然绽放出发自内心的笑容,就像是阳光撕破云霾,纯净得不染一丝尘埃。
  “兵长,等等我!”他忽然意识到什么,加快脚步追上男人,“早安!”
  ……
  想到这里,头突然开始痛。奇怪,我一个鬼魂竟然也会头痛,好像是要努力记起什么东西,大脑却一片空白。
  倒是眼前浮现出的情景像是做梦一样,就如同是几百年前发生的事。
  也是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晨,吹在脸上的风是暖的,空气中有淡淡的樱花香味。
  “都和你说了多少次,那家伙的房间不能随便进出,你进去之前有敲门吗?”韩吉一脸心疼地帮我擦拭脸上的伤,“那家伙也真是,打人还打脸。”
  “嗯,我一直在敲,直到兵长来开门……”我话还没说完就被韩吉打断,“敲他的门,只要三声就够了,他听到了会让你推门进来。如果他亲自来开,你可就惨了。”
  “可是训练时间快到了,我只是想把早饭给他送过去……”
  “那种东西放在门口就好了,他踩不到的。”
  韩吉调侃的声音在对上男人冷淡的眼神后戛然而止。那一把好听却寒彻骨髓的声音使我整个人都精神起来,“艾伦·耶格尔,你过来。”
  我赶忙端着餐盘走过去,才发现自己又犯了大错。
  平时用餐时埃尔文团长的身边是韩吉,对面是利威尔。因为我一大早挂了彩的原因韩吉以『保护小天使』为名让我坐到她对面,所以今天利威尔单独坐一个桌。
  但是我不小心坐到了他对面……
  “你送来的早饭落了灰。”他似乎并没介意,抬起狭长的深灰色眸子,冷冷地打量着我。我正想道歉,利威尔却忽然啧了一声转过视线,“你那份没动过吧。”
  “啊?是……”
  “和我的换一下。”他的声音慵懒却不随意,明明是无心的一句话,却带着绝对的力量,令人无力违抗。我忙把自己刚领来的面包和稀饭推到对面,利威尔哼一声,嫌弃似地拿起面包,不再看我。
  “兵长,我可以去训练了么……”感觉到周围越来越强烈的气压,我终于坐不住了,尽量让自己笑得自然,偏偏这时候肚子叫了一声。
  我赶紧捂住肚子,幸好没有人看这边。利威尔的声音却瞬间严肃起来,“早饭没吃走什么,把那份吃了。”
  他不是在开玩笑吧,他那份精心准备的早餐和寻常士兵的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兵长,我不饿。”我努力缓和周围的气氛。
  “这是命令,也是你弄上灰尘的惩罚。”
  他低头专注于盘里的食物,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他吃东西的样子很是优雅,虽然很快但并不急躁,我硬着头皮,用手抓起一块蛋糕就往嘴里塞。
  “呐,今天下手有点重,抱歉。”
  他的声音,淡淡地消散在空气里,就像是不曾开口一般。我满口食物,呛得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只要能站在兵长身边一同战斗,那些我都可以理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