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输给时间+番外 作者:独目先生

字体:[ ]

 
 
文案
盗墓笔记,老九门同人
 
张启山×吴邪
 
by 堂前茶几
 
雷勿入
内容标签:原著向 灵异神怪 民国旧影 盗墓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启山吴邪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前情接南派三叔 《老九门》第十三章
  张启山已经接连两晚没有入睡,翘着腿坐在房中,房门大开,正对着院当中放着的已经散架的棺椁,外面用石碱盖满。因为没有足够的石碱加上棺椁内的东西没有清理干净,因此这个巨大的黑影此刻还静静的躺在月光之下。
  张启山一个人守着,连副官也被他命令去休息了,自己默默的在这无边的静谧中思索着,这真的是日本人的一个阴谋吗?张启山觉得没那么简单,杜鹃花的顶针已经给二月红看过,可他也表示并不知情,但会帮忙查一查。
  忽然眨眼之间张启山面前血红一片,空气中夹杂着扑面而来的浓烈血腥味。张启山并不着急,只是用力闭上眼睛,叹口气之后才睁开。只是想起来剪断手臂的那一瞬间,当时并不自觉,直到这时方露出心疼那个孩子的表情。
  人人都称他为张大佛爷,却没人问他为什么单单钟情于收集佛像,若仅仅谈论价值,形色各样何必偏执。
  是为了那被强迫克制却又向往的性情吧,只是这种性情张家人不需要、不能要——不敢要。
  张启山定神将思绪收回到面前的棺椁之上,立刻发现就在这刹那的出神间,面前的棺椁发生了变化。张启山从凳子上跳起来,快步走出房间,却又在房门外停下来,转换角度仔细打量棺椁,确定刚才还未完全塌毁的棺盖,现在完全倒在了一边,但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变化。
  张启山相信自己的觉察力,于是小心翼翼的拔出腰间的□□,朝棺椁摸了过去。张启山这把枪也不是普通的货色,算是个舶来品,膛线枪管都是手工细致打磨过的,另加强了减弱后坐力的设置,使用起来非常顺手,极大的增高了命中率和连发效果。只是因为□□本来后坐力就小,且威力有限,因此这一批的研发并没有得广泛的发展使用,可是这种限量品还是被佛爷弄到了一把。
  当靠近棺椁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时,从棺椁的最深处发出剧烈的声响,盖在棺椁上得碎木被震落一地,里面真的有东西!
  尸变?张启山心底一惊。绝不可能!白天自己已经确认过,那具古尸彻底的腐烂,四肢关节已经烂透了,就算是诈尸他都没法控制自己身体那种透。
  那会是什么?张启山想起白天那张家孩子说的话——他的喉咙里有东西,活的。想到这里张启山自然是怒气冲天,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只是一直没有找到那东西而已。张启山走近抬起一脚踹飞了棺盖,连带着整个棺材又散了一回架。张启山没有打算叫人,警觉的听到声音自然会出来,没警觉的出来也是做个添头。
  “哎哟!卧槽!死胖子能不能动静小点!!”
  棺材里居然有人说话的声音?诈尸的还会说话?张大佛爷倒了这么多斗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事情!难道是有人趁自己不注意钻了进去?绊哒麻痹,谁他娘的敢在佛爷面前这样玩?外面站岗的都死绝了吗?!
  虽然这么说,佛爷到底不是个冲动的人,保持着举枪的姿势。乱世出妖邪,小心为上。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棺材从里面被翻倒在地,只见一个人猛得跳了出来,一边晃着身子拼命拍打着身上的石碱,一边继续嚷嚷:“胖子,你说你刚才是不是站到棺材上去跳霹雳舞了!”
  这回张大佛爷算是这么多年第一次傻眼,眼前这明显是一个活人,穿着普通的黑色短皮衣,奇怪料子的裤子,跺着脚开始甩干净短发,嘴里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如果是玩笑或者有什么目的,怎么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叫嚷?张启山放低枪,看着那人转过身来,用同样震惊的眼神看着自己。
  月光正照在那人的侧脸,沾了灰尘也遮盖不住他白的近乎透明的肌肤,和一双清澈的如同玛旁雍错湖水一般的眼睛。
  “你——你?”显然他对自己的处境也一无所知,支吾着四处张望,茫然无措的样子像一只误闯狼窟的兔子。
  张启山被这个念头暗暗逗乐,用枪柄点点那人道:“你是谁?”
  “吴邪。”那人几乎是立刻就回答道,转而一顿,像是发现自己太轻易暴露,故意恼火的说,“你又是谁?!这是什么地方!你怎么把我弄来的!胖子呢?”
  “佛——佛爷!”正在这时,副官拖着鞋子,衣服套了一半冲进了院子,”发生什么事了?佛爷——这,这是——哪位——“副官咬着牙本想问这不速之客是谁,接着又想这人居然没被佛爷当场毙了,还是客气点好。
  “去把外面站岗的卫兵叫进来!”佛爷晃着枪头吩咐道,然后把枪别回腰间。
  副官出去后,吴邪看着已经没了□□的威胁,试探着从棺材废料堆里跳了出来。
  “你从哪来的?”张启山问道,“谁派你来的?”
  吴邪张张嘴,本想打诨,半响还是答道:“我说不清楚。”
  “你最好还是说清楚的好。”
  另有随从士兵跟着副官就冲了进来,看这样子二话不说先进房给佛爷拿了衣服。原本吴邪打量张启山的目光就很奇怪,现在看见那件军装外衣就更是一脸似笑似哭的不可置信,并且不断的偷看不远处的围墙。
  张启山套上外衣,不去看吴邪,只是冷冷的说道:“老规矩,在我面前逃跑的,先打左腿再打右腿!”
  旁边的小兵立刻立正敬礼,扬声应道:“是!”
  吴邪眼见自己还在计划阶段的小算盘已经被人看透,垮着脸看着张启山,说道:“这位——佛爷?我也是被迫误入你的地盘,你看你为难我这样不起眼的小人物也没什么好处,不如得饶人处且饶人,改天我要是找到了害我掉到这儿来的人,不消得你说,我第一个把他绑了来给你结结实实的捆起来吊打,三天三夜,十天十夜,只要佛爷你有体力,想打多久打多久,怎么样?”
  “呵。”张启山冷笑,掉进了狼窟的兔子打着抖还想跑。
 
  第二章
 
  “佛爷。”副官报告着带来了一溜儿士兵,挨个在张启山面前站好。
  “嗯。”张启山点点头,满意的看着这一批精神抖擞的少年,今晚站岗的有一半都是张启山早年亲自带过的孩子,居然会出这样的纰漏,是这几年战事太紧,自己疏于管理了吗?“今夜东南方向是谁把守?”
  立刻有两名士兵站了出来。
  “琨儿?”张启山明显有些吃惊,这些人中如果说有一个人绝对不会犯错,那就是这名瘦高纤细,面孔甚至看上去有些柔弱的少年。
  “是,佛爷。今夜我当值领队,东南方向是我和周维国。”那个叫琨儿的少年不卑不亢,双手背在身后,仰头冷冷答道。
  张启山用手点点吴邪,“这么大个人溜进来你们竟然没有发现?!虽说是没造成什么损失,但不罚你们怎么严明军纪!”
  听这话那周维国立刻抖如筛糠,谁不知道佛爷的手段,说要罚那就是重罚了,说起话来都结巴,“佛——佛爷,我——”
  琨儿愣了一下,斜眼看了吴邪一眼,梗着脖子道:“佛爷要罚便罚,不说府里进只蚂蚁我都知长什么样,但这溜进来一个活人都不能察觉,我这命留着也没用,佛爷救的还给佛爷!”
  “你确定?”
  “是!”
  张启山为难的挠挠鼻子,副官出来对其他士兵说道:“也换了岗,你们去休息吧。最近怪异颇多,当值的时候都警醒点,真出了事,佛爷就不会这般好脾气了!”
  众人皆松一口气,领命而去。当院中只剩下几个亲兵的时候,副官才问道:“佛爷,这人该怎么处置?”
  张启山看着呆呆站在那里的吴邪,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找一个密不透风的牢房,往里一关再来慢慢盘问。但是张启山内心的感觉不允许自己这样做,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什么鬼啊魔啊的没见过,但这张脸上所表露出来的东西是真诚的,张启山莫名的就想相信他。
  “带到我房里,我倒要亲自听听他的来龙去脉。”
  副官走到吴邪面前一抬手,吴邪扭身不快的说道:“我为什么到这来自己都不清楚,怎么告诉你?而且我敢保证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你只需要把过程说出来,其他的由我来判断。”张启山说完头也不回的朝书房走去,上阶梯的时候停了一下,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摇晃着手指说道,“对了,请不动的人该怎么办?你们应该知道的。”
  吴邪几乎是被逼着踏进这这间年度豪华vip顶级大书房,吴邪瞪大眼睛看着闪瞎眼的摆设,想着自己还多亏了这几年倒斗还小赚了一笔,和胖子洋洋得意的以为改了下斗必走空的魔咒,现在看看真是人比壕,气死人!
  副官站在吴邪身后,一副旁听的打算。张启山陷进沙发椅中,对副官挥挥手,“关门。”
  “是。”
  “从外面。”正打算合上门的副官,一脸委屈的看着佛爷,发现他是认真的,虽然担心还是依然转身退出门外。
  “你和琨儿一起去检查围墙四周,另派小队看着门口的棺椁。”张启山虽然信任琨儿,但始终还是想要得到百分之百的确凿证据。
  隔着门传来副官高声的领命声,张启山满意的呼一口气,这些年也亏得副官一直在身边。
  “说吧!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该不该说,能不能说的都得给我说全乎了。”张启山端起手边的一盏冷茶,抿了一口又皱着眉放下。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吴邪看直了眼,倒不是因为张启山那张脸,而是那端茶的手。一打眼吴邪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扑上去一把抓住张启山的手,看仔细了,抬头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问道:“佛爷?你——您不会姓张吧?”
  张启山倚在沙发里,任由吴邪双手握住自己的手,“长沙还有几个佛爷?”
  吴邪整个人僵在那儿,脑袋里一团乱麻,前一秒还和胖子在斗里,后一秒怎么就被别人押到房间里来了?还是爷爷辈的男人,张大佛爷?呵呵,吴邪心想自己叫他一声爷爷他就得给一个红包,自己要是把这二十年份的爷爷全补上,他给的钱至少得顶上两盏天灯。
  不对不对,现在是考虑钱的时候吗?而且天灯那玩意是为女人点的,自己怎么能拿这个来比较呢。果然是跟胖子在一起呆久了,心智都不太健全,回头得批评批评他。
  张启山就这么眯着眼睛默默看着这个大男孩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比二月红在台上的表演还精彩。
  “难道是哪家派来的美人计?”张启山一勾手指抬起吴邪的下巴,“佛爷我不好男色,谁出的馊主意?”
  吴邪这才回过神来,推开张启山手,连滚带爬的远离这个眼睛里已经闪出不善光芒的男人。老纸可是你兄弟帮的孙子,你丫不能这么饥不择食!
  “嗤。”张启山不屑,收回手,“快说吧,别耗着我的耐性。”
  “不可能!”吴邪跳起来,“你不可能是张大佛爷,现在是多少年?”月光宝盒?五百年前?哪怕面前是一只人形猴子,都比是张大佛爷靠谱!
  “1939,桌上有今天的报纸。”自己居然这么好心,张启山摸着下巴思考原因。
  吴邪扫了一眼报纸就甩在地下,脖颈以上涨得通红,冷笑道:“这又是它安排好的圈套吗?还以为我会向当初一样轻易相信吗?下圈套也动点脑子好吗?谁特么穿越连一点感觉都没有的?!高科技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