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琅琊榜]似是故人来 作者:牧白

字体:[ ]

 
文案:
人在少年,本是一对
而今却似故人来……
一句话短介绍:真假梅长苏,选貌还是心
 
内容标签:原著向 怅然若失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梅长苏,萧景琰 ┃ 配角:飞流,蔺晨,千面,夏江,佛牙,静妃,蒙挚…… ┃ 其它:琅琊榜,苏靖,靖苏,苏靖苏
==================
 
  ☆、第一章
 
  宁国侯府,中心湖,霖铃阁
  阁内,梅长苏以袖掩鼻,咳嗽不止。
  梅长苏身体本就虚弱,今晚又被枪兵追赶,虽未受伤,但身体已是有些受不了了。萧景琰见状剑眉轻拢,将梅长苏摇摇欲坠的身体揽到自己怀中:“苏先生,你没事吧?”
  阁外火势渐大,浓密的黑烟从窗外渗进阁内,若是常人还可忍受一二,可梅长苏苍白的脸颊两侧却因为剧烈咳嗽而憋得通红。
  屋外,三百个弓箭手还在搭箭继续不断地往屋内扫射。
  萧景琰看了梅长苏的样子,心中暗暗自责。先生若不是为助自己除掉谢玉,又怎会遭如此大罪,明明当时允诺要护先生周全!
  看着怀中越加虚弱的梅长苏,萧景琰望了望平静片刻的阁外。他一咬牙,将梅长苏交给飞流照看,“照顾好苏先生,我去去便来。”说罢头也不回,从窗户一跳而出,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湖水之中。
  片刻后,浑身湿透的萧景琰冒着箭雨从湖中一跃而起,钻进屋中。
  幸而侥幸,箭雨虽密,他却并未受到伤害。
  将紧攥在手中的浸湿帕子递到梅长苏面前,萧景琰疾疾道:“先生快些用这湿帕子掩住口鼻。”
  梅长苏淡淡瞥了萧景琰一眼,他因咳嗽的缘故无法讲话,便只能用眼神责怪了一番萧景琰方才的莽撞之举后,才伸出苍白的手接过帕子。
  其实即便萧景琰没有为他润湿帕子,他也没什么危险。他的身体他自己还是知道的,蒙挚点火时特意选在了下风口,浓烟便是鼓进阁楼一些,也不会要人性命。
  只是他咳嗽的缘故,将浓烟吸进去一些,便成了恶性循环,看似咳嗽厉害,实则并不严重。
  萧景琰浑身湿透,他知梅长苏素来惧寒,如今他身子湿了,便也不敢太靠近梅长苏,见梅长苏接过帕子捂住口鼻,他只得在旁边既焦急又无奈地道:“苏先生可有好些。”
  不过也多亏了萧景琰的这个火中送帕,没一会儿萧景琰的咳嗽便减轻了不少,已是可以开口讲话。
  甫一开口,想起方才萧景琰跳下湖时的凶险景象,梅长苏便没来由地一阵呕血。他紧了紧手中的湿帕子,声音带着责备和冷漠,“苏某多谢靖王殿下,但还请殿下以后莫要如此鲁莽行事,若是您出事了,苏某的将来还要指望谁。”
  他刻意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冷心冷情的自私谋士,字字话语都是伤人的刀子。
  萧景琰闻言浑身一震,不敢置信地望向梅长苏。
  他本以为经历了如此多的事情,他与梅长苏已是至交好友,可剖心而处。
  可没想到到头来,在梅长苏眼中,自己也不过只是他争权夺势的工具罢了。
  自己真是瞎了眼,才会以为梅长苏与一般的谋士不同。他哪里与无所不用其极的谋士不同了,他明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景琰心中莫名钝痛,脸上却越发冷硬,口气中也带着几分上位者的高傲:“是我自作多情了,不过先生既然想要在朝堂中翻云覆雨,便要坚持活到那个时候。”
  梅长苏被萧景琰的话一噎,也知道自己关心则乱,方才的话竟有些僭越了。他抬头望望浑身湿透却仍一脸倔强冷肃的萧景琰,终是长叹一声,再没有开口。
  阁顶之上的冲霄浓烟终是惊动了宁国侯府外早已守株待兔的誉王一列,他们横冲直撞,闯进府中将谢玉等人一一擒获后,这才走到中心湖,将围困的数人解救出来。
  彼时梅长苏神色郁郁,精神欠佳,黎刚心疼宗主,哪里肯再让他在这里陪誉王这厮虚与委蛇。
  他计上心来,便在身后悄悄贴着飞流的耳朵道:“飞流,苏哥哥今晚生病了,你看他身形疲惫、脸带倦容,是极难受的。你把他带回家让他休息怎么样?”
  冷漠的俊美少年闻言登时紧张地望向梅长苏的背影,重重一点头,“好!”
  飞流话音刚落,便一个健步冲上去,将梅长苏拦腰抱起。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是轻点脚尖,几个起落间,便化成一道白光消失在天际。
  黎刚在人群后暗暗拍手称快,飞流,干得好!
  他斜眼睨了一下脸色冷硬的萧景琰,心中冷哼一声:个呆子,竟然欺负我们家宗主。
  宗主都走了,他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礼貌地向几个人作揖拜别,黎刚也匆匆朝着苏宅而去。
  ……
  苏宅中,飞流正瘪着嘴耸拉着脑袋站在屋中间,活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
  梅长苏看他这般模样,也不舍得过多责怪,便无奈问道:“飞流怎么突然就把苏哥哥抱回家了?”
  飞流右手的食指拇指搓了搓左手的,委屈道:“苏哥哥,生病,休息!”
  “你是说你看到苏哥哥生病了,想让苏哥哥回家休息?”梅长苏一乐,脸上挂着柔和温暖的笑容。
  飞流狠狠点了点头,嘴巴抿起勾出一个甜甜的微笑:“嗯!”
  梅长苏闻言笑容更大,他抬头揉揉飞流细软柔顺的头发,声音清雅温柔,“还是我们家飞流最好,知道心疼苏哥哥。”
  宽厚温暖的熟悉大手抚摸着自己的头发,飞流脸上流露出满足的表情,他侧侧身子,将头往上顶了顶,示意梅长苏不要停。
  看到这样天真烂漫的飞流,梅长苏那长久以来一直冰封的心都要化了,他再接再厉地抚摸着飞流的头发,边揉边道:“只是以后呀,这种事要先问过苏哥哥,飞流莫要再自作主张了,知道吗?”
  飞流虽心智不足,但还是听懂了梅长苏话中的意思,他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嘴巴嘟起,“哦”了一声,便算是回答了。
  知道飞流心中不舒坦,梅长苏将桌边放的食盒拿过来递给他,“喏 ,这是靖王殿下的母亲静妃娘娘做的点心,快吃吧。”
  飞流这才展颜一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尖尖虎牙,一把夺过食盒便靠在墙边一脸餍足地吃了起来。他记得这个点心的味道,美味极了!虽说他不欢喜那个水牛,可他带来的点心自己却分外喜欢。
  梅长苏回到苏宅之后,大病一场。
  黎刚护主心切,自作主张闭门谢客,如此十天过去,梅长苏日日养病,对宅外发生之事全然不知。
  ……
  大梁国,金陵城,靖王府
  自从那日与梅长苏不欢而散,萧景琰便被皇上派去平定山匪乱党,七日方归。
  与他一起回来的,除了副将战英,还有一个全身裹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这个男人用一件黑色斗篷裹住全身,头上戴着黑色斗篷连接着的兜帽,兜帽之下的脸上挂着具狰狞的恶鬼面具,面具之下,只露出一双深如幽潭似的眸子。
  紧跟在萧景琰身后的战英眉头紧皱,紧盯着在前面相携而行的两人。
  前日在山头之上,殿下不知被什么吸引,突然撇下众人离去。如此半日方归,身边却多了这么个神秘人。回京的这两日,他更是将这个什么人时时带在身边,寸步不离。
  便是议事之时,此人也会在旁从听,靖王殿下对他竟然全不设防!
  更甚者,靖王殿下最是孝顺,每次归京,除了必要的面见圣上,他必定会在第一时间去看望静妃娘娘。可此次他身边带了这个神秘黑衣人之后,不仅未第一时间入宫述职,回京路上对看望娘娘之事更是只字未提,直接将静妃娘娘抛诸脑后。
  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人,竟对靖王殿下的影响如此之大?
  萧景琰与黑衣人相携而行,未作丝毫停留便直接进了自己的卧房。一进房间他便摒退旁人,迅速将房门拴上。
  那黑衣人这才缓缓将头上兜帽摘下,取下脸上的恶鬼面具。面具甫一摘下,一张英挺俊美的脸便登时映入萧景琰的眼帘之中。萧景琰神色激动,久久无法平静。他望着那张脸,眼中蓄满泪水。
  那时少年,当初种种,便仿佛就发生在昨日,历历在目,不曾被遗忘。与他的情谊,随着时间的推移,只增不减……
  沉默良久,萧景琰才哽咽一声:“小殊,十二年未见,竟恍如隔世。”
  神秘黑衣人闻言嘴唇一弯,继而剑眉一挑,露出个灿烂的微笑:“不过区区十二载,我如今不是回来了,呆牛!”
  这黑衣人的模样,竟赫然是赤焰军副将林殊的模样!
  只是当年的林殊朝气勃勃、雄姿英发,如今他的面貌经过岁月的打磨,脸颊不若当年那般光洁,但他的笑容与当年相差无几,依然是这般灿烂无垢。
 
  ☆、第二章
 
  萧景琰心中汹涌澎湃,那日在山贼营寨之中,他偶见远处树林中的衣衫一角,那身影灵动翩然,竟如当年的林殊一般。他心中一动便不受控制地迈出步去,等回过神来之时,已是拔腿跑出了数米之外。
  萧景琰在数里之外才追上此人的,他赶到时,那人正一身狼狈,衣衫褴褛地跌倒在林地之中。自己上前搀住他胳膊的瞬间,那人骤然回头,如凶狼一般恶狠狠怒瞪着他,口中嘶吼道,“萧景琰!我待你如至亲好友,你却要对我赶尽杀绝!”
  那张脸,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便是经过岁月的侵蚀,便是这张脸上已不若当年一般恣意洒脱,他也不会认错半分的,他是“小殊”,绝对是“小殊”,他的好兄弟“林殊”,当年武功盖世的赤焰军副将“林殊”!
  ……
  将思绪从回忆中拉出来,萧景琰吸吸鼻子,刚毅冷酷的脸上难得露出几分柔情,“小殊,你说回到这里才会告诉我当年之事,如今你回来了,告诉我当年的真相!”
  林殊将身上的黑色斗篷揭下来,随手扔在架几上。
  他嗤笑一声,“真相?真相皇上不是已经昭告天下了吗?”
  “不,我不相信,”萧景琰五指攥拳,声音中带着战栗:“我当年未在京中,回金陵之后便听到了这个噩耗。纵使父皇如此决判,我也不相信当年的真相便如夏江和谢玉所查那般,其中必定另有隐情,我要你亲口告诉我!”
  林殊咬咬唇,良久方道:“当年,我们赤焰七万大军等待援军,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屠戮之军。”
  “十二年前,祁王殿下威望颇高,备受皇上恩宠和万民百官的爱戴。谢玉为如今太子党一派,他为了推太子上位,便谋划了这起惊天恶计。赤焰军是祁王的助力,若是要推倒祁王,便要从铲除赤焰军开始。”
  “皇上当年他篡位登基,本就不光彩。在他看来,既然他可以起兵造反,推下先皇,那他的儿子也同样可以谋他的朝篡他的位。”
  “便是皇上如此多疑又胆小的性子,铸就了谢玉的女干计,让他有机会趁虚而入。”
  “祁王殿下功高盖主,皇上虽多有宠信,却也颇为忌惮,更何况祁王殿下身边还有勇猛无敌的七万赤焰大军。于是谢玉顺手推舟,假意援助赤焰军,实际上却是为了收割赤焰大军七万条鲜活的生命!!”
  “其后他又让人模仿聂锋字迹,伪造了一份密函,谎称祁王殿下和赤焰军联合敌国谋朝篡位,皇上果然如谢玉所料,雷霆大怒,没过多久便下令处死了祁王殿下。”
  “哈哈哈哈,”林殊一口气讲完这些,仰天狂笑两声,眼角有两行清泪滑下,“听听!听听!这就是大梁国的堂堂天子!这就是如今德高望重的宁国侯!他们身处皇权漩涡之中,仅仅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便忍心让七万忠军埋骨他乡,让七万义勇之士的忠魂死不瞑目!让贤德仁慈的祁王殿下背上千古罪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