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金玉良媛 作者:姬蛋壳(中)

字体:[ ]

 
  ☆、第一三一章 看不上
 
  一大早林媛就接到了柳茹的帖子,说是邀她去玩,帖子里还特意提了那靠枕不知道怎么用。
  林媛一拍脑门,“我怎么忘了写个说明呢。”
  她看了看天色还早,用了早膳直接去柳府也合适,去了叶氏那说了一下,便带着香兰坐了马车去了柳府。
  到柳府林媛轻车熟路跟着引路的丫鬟进了内宅。
  柳茹早就在垂花门等着了,一见她便一个白眼,“你这小妮子是存心,害得我一夜没睡好,一直想着那靠枕怎么用。我试着放在背后,可就腰那有个东西,反而膈应的慌。还有那两边那么长,手放上去太长,总不能脚放上去吧,给我娘见了还不得骂我粗鲁了。”
  林媛扑哧笑出声,惹的柳茹一阵白眼。
  “好了,我同你说,那是躺着睡觉时候枕的,你把整个人窝在里头很舒服的。”林媛笑道,“你自己笨还怨我了?我可是刚做好就眼巴巴的送来给你了,我自己都没做呢。”
  柳茹“哎呀”一声,“还真给我哥哥猜对了,他说你就是才做好就送来了。”
  林媛顿了顿,一时没接上话。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柳茹的小院了。
  饶是柳茹心思敏感,兴致勃勃的她也没注意到林媛的异样,拉着林媛就进屋。
  “走,我去试试你那靠枕到底有多舒服,不舒服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进屋之后,柳茹却左右望了望,“素兰呢,还没回来?”
  林媛奇道,“你找素兰做什么?”
  “靠枕在哥哥那呢,先前你让人来说你就过来,我便让素兰去拿的。”
  林媛脱口问道,“怎么在他那?我可是送给你的啊。”她本无意,别出了差错叫人误会了。
  柳茹被说的一愣,“怎么了?我让哥哥帮我看看怎么用,你知道的,我哥哥很聪明的。”
  林媛自知失态,讪讪的笑了笑,“没什么,我就是惊讶了一下。”顿了顿,她才找到一个蹩脚的理由,“我惊讶柳哥哥怎么也对这些女儿家的玩意感兴趣。”
  “不对劲啊。”柳茹一撑下巴,喃喃道,“昨日哥哥奇奇怪怪的,今*你也是。肯定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你快从实招来。”
  林媛连连摆手,“没什么真没什么。”
  这时素兰也回了,柳长君竟也跟来了。
  “林妹妹。”柳长君一如既往的声如蚊讷一般的唤了一声。
  林媛笑了笑行礼道,“柳哥哥。”说着,她便上前从素兰手里接过窝成团的靠枕,丝毫没有跟柳长君多说话的打算。
  柳长君有些失落,却很快掩饰过去。
  柳茹偷偷打量着二人,却瞧不出所以然来,很快注意力就被林媛引去了。
  “柳姐姐,你来,躺这,试试看。”林媛招呼着柳茹过来。
  柳茹顺着话躺了下来,“哎呀,真是舒服,感觉人都陷进棉花里了。”边说她边往左右转了转,“脚也好搁在上头,真不错。”
  “恩,待天再凉点,枕着这个睡觉再暖和不过了。”林媛笑眯眯的道。
  柳茹连连点头,翻来覆去在枕头上折腾。
  柳长君看着妹妹和林媛,满脸笑意。
  “林妹妹真是聪慧过人,这等法子也能想出来。”他由衷赞道。
  林媛忙回道,“不是我想的法子。”
  “是从古书里看来的对吧。”柳长君接过话,温和的笑了笑,“我知道,我和妹妹都不会说出去的。”
  “就是啊。”柳茹爬起身来就道,“林妹妹日后有什么新颖的小玩意可不能藏私啊,我保证不说出去。”
  林媛脸颊有些发烫,这些哪是她想出来的,都是她“偷”来的啊。可无奈她每回解释,都被柳茹兄妹两误解成谦虚。
  想了想,她也不再多言了,反正再遇上第二个穿越者前,这些就是她“发明”的不是吗?
  “什么东西不说出去啊。”
  突然于氏的声音传来,是于氏过来了。
  柳茹利索的下了床迎了上去。
  于氏见到女儿,亲昵的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可是你又淘气了?叫你哥哥和媛媛帮你瞒着?”
  “哪里啊。”柳茹撒娇道,“娘,您过来,刚才林妹妹同我说怎么用那靠枕了,我试了试可舒服了。”
  于氏眨眨眼,“我可不就是为了那靠枕而来的吗?”
  “娘也猜不到怎么用的吧。”柳茹得意道,“还是林妹妹心灵手巧。”
  “柳姐姐再夸我,我可是要羞到地里去了。”林媛接口道。
  于氏笑了笑,“媛媛确实聪慧,茹儿可没胡说。”说着,她坐了下来,又道,“媛媛这般聪慧机敏,又生得一副好样貌,真不知道将来谁家有福气啊。”
  闻言林媛一阵错愕,一下子竟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垂着头装作一副害羞的模样。
  于氏眼眸闪了闪,接着道,“可惜我们柳家是没这个福气了。君儿他大伯已经在京师替他张罗着看人家了。”
  于氏的话太过直白,话音刚落,柳长君便大惊失色,原本温文尔雅的面孔瞬间惨无血色。
  “娘?!”他几乎失了声一般的唤道。
  于氏望了过去,眼中闪过一丝严厉。
  心思敏感的柳茹也瞧出了苗头,一把拉住柳长君极轻的耳语道,“哥哥,别火上浇油。”
  柳长君明白柳茹话中的道理,心急如火却只能暂且安静。
  见柳长君安分下来,于氏转过脸对着林媛柔声道,“我也拿你当女儿一般才这般说的,你家二太太年纪到底太轻了些,你既唤我一声婶婶,将来若是需要,我便帮你多留意留意。”
  林媛一阵默然。她垂着头,并不能叫人看清神情,可心里却无比难堪,甚至是愤怒。但于氏平素对她极好,如今不过是看不上她做儿媳妇,她又如何能生气?
  林媛顿了顿,才微微抬脸,脸上一副女儿家的神态说道,“柳婶婶莫再说了,我还小,哪里就到了要寻人家的地步了?柳姐姐可是我比大呢,您快替她CAOCAO心。”
  得了林媛算是答复的话,于氏才心头满意,面上也笑得真诚,“是了是了,瞧我老糊涂了,这些话怎么能同你们说,好了,瞧你羞的模样,我也不说了。”顿了顿,她看向柳长君道,“君儿,你爹先前寻你,你快去前院吧。”
 
  ☆、第一三二章 遗憾
 
  柳长君欲言又止,步子挪动却始终不往外走。
  于氏起身,“我也不扰了你们姐妹两说悄悄话了,君儿同我一道去寻你父亲吧。”说着话,她便站定在了柳长君面前,面色严厉。
  柳长君看着自己的娘亲,脸色憋得通红。
  就在林媛担心他会不会出言顶撞于氏的时候,柳茹一把拉住柳长君,撒娇道,“哥哥快去吧,回来我们下五子棋。”尔后,她又不避讳的当着旁人面小声同柳长君耳语了几句。
  柳长君面色阵青阵红,狐疑的看着柳茹。
  柳茹认真的一点头。
  柳长君一直捏紧的双拳这才松了开来,随后一向知礼的他竟闷不吭声率先出了屋子。
  于氏脸色如常,扭头又道一声,“媛媛留下用过午膳再回去,我这就去准备了,今个儿就做你最爱吃的鱼。”
  林媛心头意兴阑珊,却依旧笑如寻常,“先谢过柳婶婶了。”语气怎么也掩盖不了一丝丝的疏离。
  柳长君离去,于氏也离去了,素兰不知何时也识趣的带着其余的丫鬟退了出去。
  柳茹拉着林媛坐在了床上,她目含担忧的看着林媛,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林媛笑颜如花,在柳茹的鼻头上一戳,“怎么了?”
  柳茹吞吞吐吐,“你没事吧?我娘她……哎……”她说不出口于氏的不好。
  林媛顿了顿,才收起笑脸缓缓的摇了摇头,“我无事。”
  可她说完,柳茹仍旧一脸担忧。
  林媛想了想便斟酌道,“我还小并没有想那么多。不过既然你娘没那心思,我就更不会多想了。”
  柳茹面色有些难看,为难道,“我不知道我娘怎么想的,不过我是打心眼里希望你和哥哥……”
  “打住。”林媛轻声道,“这没影儿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不不,你听我说完。”柳茹拉起林媛的手认真道,“我早就发现哥哥待你不同了,你可知道你送给哥哥的那个扣带,他天天随身带着,跟贴身宝贝似的,碰都不给人碰的。还有你还记得,有回我带你去哥哥的书房,你写了几个字,那么丑,哥哥竟然都收藏起来了。”
  柳茹说得既轻又急,林媛听着垂首默然。
  柳茹叹了口气,斟酌了好一会才接着道,“同我交好的小姐也不少,可哥哥他只留意你的事,只要我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他都会提起你,叫我送一份给你。就是他自己从前出门只给我买礼物的,现今都买两份,之后又让我给你送去。”
  “哥哥的心思太过明显,我也乐见其成,只想着再过两年等你长大些就可以同爹娘说起了,可谁知道我娘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柳茹唉声叹气。
  林媛沉默了许久,才出声回道,“柳姐姐,我同你说实话,我还小真的从没想过什么,昨*你哥哥雕了只木兔借着你的名号给我,我这才意识到了,我一时慌乱不知如何回应,便赶了靠枕给你送来,恐怕就是这样才被你娘察觉的。”说着她顿了顿,仿佛在组织语言一般,“不过说这些都没意义,我知道的,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还是劝劝你哥哥,让他听你娘的话,日后他前程似锦,会寻到好女子的。”
  柳茹也是现在才知道木兔的事,闻言她又是一声长叹,“也怪不得娘生气了,他学雕刻我是知道的,是他先生让他在临下场前学了好松解松解的。昨天给你送去的话,怕是十七那日从考场出来,便连夜赶工做出来的。”
  林媛心里有些动容,可这情愫刚刚冒头,她便狠狠的压下了。
  “这么说来,那木兔太过珍贵,择日我还是送还回来吧。”
  柳茹忙一摆手,“千万不要,你别看哥哥瞧着温和,其实性子同我一样执拗,认定的是不会改的,你得给他些日子,别太过激烈,不然怕是他会同娘争执的。”
  林媛想也没想便点头道,“好。”
  事已至此,柳茹心头惋惜,却也无可奈何,只是她同林媛相交甚久了,确实感情深刻,不由说道,“林妹妹,你该知道我娘很喜欢你的,只是对于哥哥的事上,她有些关心则乱,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恩恩。”林媛状似轻松的点点头,“我本就没多想,怎么会放心上。”
  用午膳的时候柳柏和柳长君都没出现,尽管于氏仿佛处于补偿的心理热情的招呼着林媛,柳茹也一如既往的说说笑笑,可这一顿饭再没从前林媛在柳府里吃饭时的那种轻松热闹与欢乐了。
  林媛婉拒了柳茹的邀请,只道不放心叶氏,并未留在柳府歇午觉,便打道回府了。
  回府的马车有些颠簸,就如同林媛的心情,柳长君的事她真的从未深想,今日的事她也仅有一丝遗憾,而于氏却让她十分难过,虽然她能理解于氏的作为,于氏是想当着柳长君的面同她说,而让柳长君死心。
  可于氏的做法真的令她觉得难堪觉得受到了侮辱。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