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金玉良媛 作者:姬蛋壳(下)

字体:[ ]

 
 
  ☆、第二五九章 紧要关头
 
  乱国忘了,因为林媛是奉旨进京,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自然不会草草掩盖收场,但也正是因为林媛是皇帝召见为了姬宗煜的亲事,乱国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即使皇帝乐得见到姬宗煜的未婚妻被人侵犯,而姬宗煜颜面扫地,但明面上皇帝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甚至要越闹越大,最后八成不会让乱国心满意足。
  郡王妃和马琪打得也就是这样的主意!
  若是皇帝一怒之下处死林媛与乱国那就再好不错了,但若为了让姬宗煜蒙羞而将错就错将林媛嫁给乱国,那也无所谓,她们要的就是毁了林媛!
  而此时茗轩内,林媛越来越绝望,身上的男子已经将手伸向她今日特意换上的紫绡翠纹裙,腰间的衣带一松,林媛只觉得眼前越来越黑,她从没想过她重生一回得来的竟是这样的结局。
  啪嗒一声,不知是什么落在了地上。
  乱国心思全在林媛身上自然没听见,林媛却一下意识到那是她藏在腰间的玉佩,那是姬宗煜在四年前送给她的玉佩。
  不,不要!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床边的玉佩,手垂在床沿拼命的向前伸着玉佩。
  乱国发现了林媛的异样,自然心中不悦,伸着嘴猴急的就在林媛的头脸乱亲。
  视线被强行的转移,看不见玉佩,伸出的手更拿不到玉佩,林媛忽然意识到。她可能再也拿不回来了。
  “放开我,求求你放开我,我让父亲给你银子,我也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你放开我吧。”林媛苦苦哀求,她眼里满是泪水。
  她以前总对影视剧里那些被侵犯的女子哀求侵犯者嗤之以鼻,她觉得那是没智商的表现,为何不反抗呢?侵犯者都已动手了哀求又有什么用?
  可事到临头,她才知道在反抗不得的绝望之中,她也只能如此。
  然而林媛的表现却大大的刺激了乱国。他不停喋笑。“美人儿,别哭,真是哭得我心都碎了,别急。我这就脱了衣裳好好安慰安慰你。”
  “放了我。放了我……”林媛脑中只剩下这三个字。麻木的哀求着乱国。
  很快,乱国已经按捺不住了,他压在林媛身上极快的将自己的衣裳脱掉。
  “美人儿。我来了。”乱国n笑一声,扑了上去。
  但就在这紧要关头,“砰”门被人推开,姬宗煜一眼就看见了令他肝胆俱裂的这一幕。
  怒,犹如一头发了狂的狮子,多年被压抑的情绪好似在这一瞬间爆发了!
  几步,姬宗煜就冲到了床边,尔后,就在乱国诧异而又惊慌的目光里,狠狠一脚踹开了对方。
  “林小四!”他看着床榻上衣裳和发丝凌乱的少女,心疼的抱住了她,慌乱的替其盖上被扒开的衣裳,“我来了,别怕别怕。”
  “煜表哥……”
  意料之中的侵犯并没到来,却被温暖而又宽阔的胸怀所取代,眼前漆黑的一片渐渐有了光亮,林媛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脸孔,一寸一寸的看过去才确认这张脸是她心里的那个人,她贪婪的不愿眨眼,生怕一眨眼那如梦境般的脸孔便会消失。
  “煜表哥,煜表哥……”她犹如呢喃一般不停的唤着,得不到回应,她便不敢相信。
  “是我是我,我来晚了。”姬宗煜紧紧抱住林媛回应着。他双眼通红,怎么也没想到郡王妃母女竟敢这么做!他的林小四,怎么可以受到这样的屈辱!
  他自责他愤怒,他现在想要杀了乱国!
  而乱国被姬宗煜一脚踹在了腰侧,那一脚真是要将他的黄胆水都踹出来了,但他只捂着腰间缓了片刻,立刻就想逃出去。
  事情败露了,他不逃等着被姬宗煜打?对方可是在军中待过的,他细皮嫩肉的怎么打得过?况且郡王妃的计划里,他也是在事情曝光后躲起来,等到最后再出现提出要负责。
  乱国快速的批上外衣,想要趁着现在的混乱,蹑手蹑脚的就往外走。
  “站住!你以为你能跑到哪去?”一声沉闷的低语,犹如修罗之音在乱国的耳边响起。
  一向酒肉声色的乱国一下吓破了胆,软了腿停在原地。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还欲拔腿再跑,却只听得叮的一声,一把匕首明晃晃的插在他面前的硬石地板上,那冒着寒光的利刃紧紧的贴着他的脚尖。
  乱国怪异的叫了一声,尔后再不敢动弹半分。
  “你们过来帮你们小姐收拾好了,送她去你们老爷那,记得什么也别说。”姬宗煜看向门外刚刚跑来一脸惊恐的玲儿和五儿喊道,尔后他轻轻拍了拍林媛的后背,“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可林媛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臂,平日黑亮而又机敏的眸子里只剩下了恐惧,“不,不要丢下我。”
  五儿和玲儿走了过来,姬宗煜不停的拍着林媛的后背轻声安抚着。
  “别怕,跟着五儿,不会有事的,谁也不能分开我们,我们会成亲的。”
  “成亲?”林媛下意识的重复道,随即她惊慌失措的往地面看去,“玉佩,煜表哥你送我的玉佩。”
  姬宗煜看向地面,那枚他送的玉佩正静静的躺在地面上。他心中酸楚一片,赶紧捡起将其交到了林媛的手上。
  林媛接过玉佩便紧紧的抱在怀里。
  “不能丢了,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她喃喃低语。
  姬宗煜的心都碎了,可他也知道耽搁不得,他被五儿叫来花厅,郡王妃肯定已经得了消息,此时说不准已经在向茗轩赶来了。
  他立刻对着五儿吩咐道,“动作快diǎn,记得避开人从小路走。”
  一向懵懵懂懂的五儿坚毅的一diǎn头,尔后看向玲儿说道,“玲儿姐姐,你帮了我们小姐这一回,事后我们老爷还有煜王爷一定会保你平安无事。”她不认得路,只有求助玲儿。
  玲儿闻言,眼里就是一阵闪烁,她也明白这是她唯一的生路,顾不上背主与否,也就diǎn头答应了,“我认识路,你们跟着我走。”
  五儿和玲儿帮着林媛整理衣裳头发,而姬宗煜则一步步走向腿脚发软的乱国。
 
  ☆、第二六零章 戏演完了
 
  五儿和玲儿的动作很快,也幸好乱国只褪去了林媛的外衣,姬宗煜微微颔首之后,两人一左一右搀扶着林媛就走了出去。
  外头已经天色大黑,借着夜色有很大的几率不会被人撞见。
  在迈出门槛的那一瞬,林媛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从刚才那梦魇之中得救了,她不再恐惧,满心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煜表哥。”她回过头望着姬宗煜。
  姬宗煜抬脸,目光流转,满是柔情,“别怕,一切有我。”
  “我不怕。”林媛勾了勾唇角,尔后她看向已经脚软瘫坐在地面的乱国,一字一句的道,“煜表哥,至少要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这样嗜血的话从此刻的她的嘴里说出,没有任何负担。
  姬宗煜温柔的笑着diǎn头,“好。”
  林媛放心的一笑,再不看因两人的对话而显得惊悚万分的乱国,被五儿和玲儿搀扶着匆匆进入了夜色之中。
  “是去客房吗?那从这边走,这边穿过花园子,就到了大厨房,然后贴着墙边走,很快就能到客房了,也不大会被人发现。”玲儿嘴里小声的说道。虽然天色已黑,但长期在郡王府里跑腿打杂的她闭着眼都认得路。
  林媛不置可否的diǎn头。
  突然几人刚刚转进一处草木比较茂盛的转角之后,就听不远处的一阵杂乱的脚步快速的朝着这边过来。
  “蹲下。”林媛轻声吩咐道。
  三人互相搀扶隐在草丛后,皆是死死的闭上嘴。眼睛紧紧的盯着越来越近的那群人。
  很快那行人就走过了林媛的眼前,借着打头的两只大大的被丫鬟提着的灯笼,林媛一下就看清了来者何人。
  林广成步履极快满脸焦急的不停向前走着,平北王马骅在一边好似在说着什么,而郡王妃母女则慢悠悠的走在最后。
  因后面灯笼照不清,林媛并不能看清郡王妃母女的表情,但她知道两人的脸上一定是女干计得逞的女干笑。
  而这行人的目的地很明确,就是茗轩。
  林媛死命咬住双唇迫使自己不要冲动的冲出草丛,在那行人走远之后,她才说道。“走。快diǎn去找叶姨娘。”
  其实郡王妃和马琪并不如林媛所想的那般淡定,在姬宗煜被五儿和玲儿叫走之后,原本拦着姬宗煜的丫鬟立刻就去禀告了马琪。
  但那时郡王妃和平北王还在从吕家回来的路上,马琪当机立断立刻让人去接应平北王夫妇。务必要快diǎn回来。不过她还不至于乱了方寸。毕竟当时姬宗煜就算赶去。茗轩那般偏僻,真赶到了,乱国怕也做到一半了。
  而林广成在被丫鬟骗去马骅书房之后。在发现马骅并不在书房之时已有些奇怪,随即他询问了下人才得知平北王夫妇因急事去了吕府。
  他生气之余便犹豫着正要回去,却是那名引他过来的丫鬟出现在他面前并劝说,“郡王怕是事出突然才不告而别,还请林老爷稍等片刻。”
  林广成想了想,也觉得应当如这丫鬟所说,再说明日他就打算搬出去,还是等一会吧。
  就这样,直到马骅到了书房,林广成才从他的口里得知林媛受伤的事情。
  林广成心急如焚的随着马骅夫妇还有马琪前往茗轩,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不仅仅是受伤那么简单。
  “这房门怎么掩着的?”刚到茗轩的院中,郡王妃就夸张掩嘴惊呼,尔后还故作不解的四处张望,“还有小桃那几个丫鬟呢?真是胡闹,就算送大夫走也不能一个不留啊。”
  就算之前有着些许担心事情不成,此时紧闭的大门也叫郡王一家安下了心。
  林广成却心急林媛,不疑有他的推开大门。
  大门咯吱一声大敞了开来,马琪已经能想象到林广成看见屋里情况时的愤怒了,她娇笑着凑在郡王妃的耳边道,“母亲,我们还是别进去了,免得污了眼睛。而且依我看若是这回她能保住性命的话,就让她做乱国的妾室算了,这种不知廉耻的东西哪里能做嫡妻?”她看不起庶出的乱国,更看不起林媛。
  郡王妃却赶紧瞪了她一眼,“小声diǎn,你父亲还不知道我们安排的是忠国。”
  马骅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嫡妻和嫡女将他也算计进去了。
  “木已成舟,母亲,您还怕什么呀。”马琪毫不收敛的继续笑着,可随即她有些疑惑,这说几句话的功夫,林广成早该看见里头的情况了,怎么一diǎn动静都没有?
  她不由拉着郡王妃往屋里探了探头,可只一眼,她就呆住了。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她冲进屋里,看着坐在凳上一脸邪笑的姬宗煜,大声的问道,“林媛呢?那个乡下丫头跑哪去了?”
  姬宗煜嗤笑一声,并不理睬,只对着马骅道,“我原本送了林小姐来郡王府,是贵府二少爷请我过来一叙,谁知道在这等了一盏茶的时间了,竟然还没见到人,刚好郡王爷来了,还请转告马二少爷,耍人玩也不带这么耍的。”
  马骅头皮发麻,已经明白事情露馅了,立刻拱手道,“是犬子胡闹,还请煜王爷别见怪。”若说以前他是不会这般客气的同姬宗煜说话,毕竟老平北王和蒋老将军是莫逆之交,他这个老平北王的儿子也算得上是姬宗煜的叔父了,但此时他心中有鬼,自然腰杆不直。
  而马琪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她不停的在房里翻找着,就连床底下都看了一遍,可不仅是林媛竟然连乱国的人都看不见。
  她骇然的盯着姬宗煜。
  林广成不是蠢货,已觉得不对,他脸色发沉,转脸对着马骅问道,“还请郡王爷告知家女人在何处。”
  “这……”马骅心急,他怎么知道林媛去哪了?他立刻扭头看向郡王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