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弃夫自逍遥 作者:梦幻之歌(二)

字体:[ ]

 
第93章 坦诚
  午饭之后,苏云寒并没有回去,而是帮着割稻。
  刚开始的时候,他的手也被稻茎割了记下,几次之后就熟悉了。
  弯腰的次数多了,还会给人一种疲倦的感觉。
  不一会儿之后,他就觉得很热,也有点难受,有点中暑的迹象。
  齐忻在一边观察云哥儿,马上就放下自己手中的活计,直接扶着摇晃的少年。
  “去树上坐一下。”云哥儿是什么样子的身体,他们都知道的很清楚。本来就不要让他来,可是这倔强的性格,却谁也劝服不了。
  苏云寒有点抱怨自己的身体,但也明白,锻炼身体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喝了几口水之后,苏云寒发现好多了,“我没什么问题,休息一下。”
  他看到苏青他们走了过来,于是急忙地讲道。
  他可不想成为大家的拖累,不然还不如直接回去呢。
  “肯定是暑气了。”苏青看了一眼云哥儿脸色有点潮红,嘴唇有点发白,于是讲道。
  苏云寒到后面也没有干活,打出来的谷子,放到箩筐里面,挑回去了。
  别看白矾没有干过农活,但是他的力气很大,而且速度也快,毕竟是练武之人,和一般人是不可以比的。
  回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下山了,几个人很累,但精神还是有点不错,反而是云哥儿有点萎靡不振的样子。
  “你睡一下,我去做饭。”苏青心疼云哥儿。
  苏云寒点点头,于是躺在坑上休息。
  齐忻看着云哥儿脸色有点苍白的样子,非常的心痛。
  其实他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直接让云哥儿过上好的生活,但他不可以这样子做,而云哥儿也绝对不会接受。
  他动用了财力的话,会把云哥儿陷入危险境地之中。
  晚饭的时候,苏云寒没有什么胃口,喝了一点粥之后,就睡下了。
  一觉醒来,除了一身汗,头也不晕了。
  “感觉如何?”他的额头上放着一只微凉的手,低沉的嗓音,从旁边传了过来。
  齐忻发现额头上都是冷汗,心理面有点担忧,如果真的发热的话,那就晚上去找村里面唯一的大夫。
  本来他昨晚就想去,却被云哥儿阻止了。
  “没事,就是想要喝水。”苏云寒轻声地解释道。
  然后那只手离开了自己的额头,接着就是下床倒水的声音。
  他发现水竟然有点温热,“你......”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这水应该隔一段时间就去温热,这人几乎都没有睡。
  “云哥儿,要保护好自己。”齐忻认真地讲道。
  “嗯,我知道,你......”停顿了一会儿,他才接着讲道,“也是。”
  他想要询问少年的身份,可这是别人的隐私。
  他不过是一介农民,也许知道了还会给自己增加压力。
  “云哥儿,不管我是什么身份,都是你心中的齐忻。”本来安静的房间里,传来熟悉的声音。
  苏云寒心里面有点不舒服,比较他只是当齐忻是自己的弟弟,而齐忻却如此的信任自己。
  “我是燕国的三皇子,这个身份,还是苏晴告诉我的。”齐忻呼吸有点急促。
  他知道云哥儿压根就不会在乎自己的身份,即使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却感觉生活了很长时间一样。
  空气里面有一瞬间的呼吸急促,苏云寒抿着嘴唇没有说话,这县太爷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一早就知道齐忻的身份,那就不要让自己接近他,现在他想要把人赶走,也不忍心。
  他的感情付出了,很难可以收回。
  前世的时候,他就想要一个弟弟,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弟弟的来头那么大,燕国的三皇子,皇室中人。
  不过他受了那么重的伤都没有人在身边,可见他的地位也是比较尴尬。
  “我没有记忆,回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皇室中的气氛很紧张,而我两个皇兄,巴不得我死掉。”齐忻的语气有些紧张,他不知道告诉云哥儿对不对,但他却不想欺骗眼前的人。
  他没有记忆,不等于欺骗。
  “那你在这里待着,做一个农民好了。”空间里面传来苏云寒轻松的声音。
  他认识的只有齐忻,而不是燕国三皇子,怪不得有时候发现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势。
  苏云寒的反应,实在是出乎齐忻的意料之外。
  假如是一个村民知道他的身份,肯定是非常的惶恐,而他未来的妻子,不仅仅没有这样子,甚至还安慰自己。
  “好,我一辈子都在这里陪你做农民。”齐忻严肃地讲道。
  此时的他不知道,那就是有些事情,不是想要脱离就可以立刻脱离,等多少年之后,他们站在这房子面前,还是感叹世事无常。
  第二天的时候,苏云寒已经没有任何事,甚至双眼放光。
  他的弟弟那么厉害,身为哥哥的自己,绝对不可以被瞧不起,他要努力攒钱,以燕国首富为目标。
  苏青有点诧异云哥儿的改变,他身上的气息都改变了,好像是翱翔的鹰一样。
  白矾看着像是牛皮糖一样粘着少夫人的少爷,已经司空见惯。
  收成的稻谷需要乾燥,他们家收取了很多稻谷,于是就在院子里面晒谷,然后翻动一下,让稻谷乾燥,到傍晚的时候,就可以收回来。
  苏云寒被勒令待在家里面,而齐忻也在家里面陪着他。
  “不许反驳。”苏青温柔地看着云哥儿。
  苏云寒没有办法,只能是晒谷,而齐忻力气大,那些重活全部都是他做。
  晚上的时候,县太爷和古义没有回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才对。
  猪笼草还是每天割比较好,猪都喜欢吃新鲜的草。
  齐忻背着背篓就出去了,稻谷那么多,防止一些畜生来捣乱,这对他们来讲,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村里人都知道这个少年是云哥儿的未婚夫,一些哥儿也会避嫌。
  “齐忻,村长爷爷让你过去。”一个陌生的哥儿,直接对着齐忻讲道。
  齐忻微微地点头,“谢谢。”
  也不知道村长爷爷找他有什么事情,于是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他要快点回去。
  村长爷爷对齐忻的印象更好,他和县太爷也有一点的关系,齐忻落户在云花村的话,对他们来讲,也是有很大的好处。
  这件事情,他也和县太爷提了,但县太爷的态度,实在是有点奇怪,什么田地照给,但户口的事情,就不需要他担忧了。
  村长想要向齐忻确认一下这事情,毕竟没有落户的话,想要田地的话,还是很困难,不过荒山却没有什么问题。
  他们云花村其他的东西不多,就是山多。
  齐忻来到的时候,村长正坐在院子里面看着鸡。
  “村长爷爷。”齐忻轻声地喊道。
  老村长瞬间就回神,笑着拍拍自己的身边,“齐忻来了,坐。”
  这小伙子,怪不得有些哥儿会对他有些意思,外貌相当英俊,而性格也不错。
  打架的时候,这小子看似移动,其实完全待在云哥儿的身边保护他。
  云哥儿有这样子的未婚夫,也算是苦尽甘来。
  “嗯。”齐忻坐下来,“村长爷爷,是落户的事情吗?”
  除了这件事情,并没有其他。
  老村长微微地点头,“你的户籍下不来。”
  听到这句话之后,齐忻紧紧地皱着眉毛,“为什么?”
  他的户籍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县太爷不批,但我已经当你是云花村的人。”老村长笑着解释道,“田没有,给你几座山如何?”
  “山?是不是我要什么山都可以?” 齐忻思考了一会儿,才询问道。
  他必须为云哥儿争取最大的利益,等半年之后自己离开,也不会担心。
  “你先说说。”有些山是有主的。
  “我要小河西边的山。”那座山非常的浓密,而且上面的东西也不少。
  村长脸上的笑容没有了,他遗憾地讲道,“这山是村里面共有的,不可能给人。”
  身为村长,他也没有权利决定这山是否可以给人。
  “当然,你可以说服云花村村民的话,也不会有问题。”村长语重心长地讲道。
  “村长!村长!县太爷,县太爷,不好了!”一个人慌乱地跑进来,对着村长喊道。
  无良小剧场:
  小攻:给。
  云哥儿:什么?
  小攻:山。
  云哥儿:我要山做什么?
 紫凝雪手打,转载请注明
 
第94章 受伤
  村长听到这句话之后,急忙地站起来,大概是太过急促的关系,还差点摔倒,幸好齐忻在一边扶着。
  “县太爷......县太爷出什么事了?”村长的眼睛都快要急红了,“快!快扶我过去!”
  县太爷要是在他们村住着的时候发生什么意外的话,那对他们村来讲,绝对是莫大的灾难。
  年轻县太爷刚刚上任,这次到村里面来,就是想要看看大伙的生活。
  青年男子扶着村长的另外一边,然后讲道,“县太爷,县太爷受伤了,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没人知道。”
  他也是看到这样子的情况之后,快点来通知他们的村长爷爷。
  齐忻安抚道,“村长爷爷,放心,他的身边有人,不会有事的。”
  这村落里面,怎么可能会受伤?!
  “你快些去请大夫,让他给县太爷看看。”村长吩咐道,而青年男子“哎......”了一声之后跑了。
  县太爷受伤,对他们来讲,可是一件大事。
  村长才出门的时候,就看到几个人慌乱地跑过来。
  “安静!马上扶我到县太爷那边!”村长也是见过风浪之人,看到大家都那么紧张,马上就呵斥道。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也很惊惧,后来却稳定了自己的心绪。
  齐忻的位置被人代替了,但还是跟在他们的后面。
  苏晴受伤,对村民来讲,可不是一件好事。
  年轻县太爷此时正在村中之人的一座房子里面。
  他的脸上,手背上,明显有着擦伤,而一直在他身边的古义,此时却不见踪影。
  齐忻看到这个样子之后,脸色马上就沉了下来。
  不是迫不得已的话,那古义绝对不会离开苏晴的身边。
  “大家不用担心,我不过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苏晴脸上有着笑容,温柔地安慰一群焦急的村民。
  “大人,您需要好好的静养。”大夫蹙着眉毛看着县太爷。
  苏晴安抚着村民,向齐忻使了一个眼色。
  “各位大叔,各位阿么,还有村长爷爷,县太爷都累了,让他好好休息。”齐忻见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于是讲道。
  村长看了四周一眼,也觉得有道理,于是就让其他人回去,而他也被其他人扶着回去了。
  土坯房间里面只是剩下县太爷和齐忻。
  其他人算是看出来了,县太爷和少年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发生什么事?”齐忻也知道苏晴的身上都是擦伤,但他却没有去云哥儿那边,就证明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苏晴整张脸都阴沉了,“我受到了偷袭,和古义失散了。”
  没错,本来昨晚他们就应该回来了,却在山坳里的时候,受到了其他人的偷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