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笑傲同人之傲笑天下 作者:小冰花

字体:[ ]

 
文案:
     曲铮是剧情修复师,有一天来到笑傲江湖修复剧情,因特殊原因被迫留在里面走剧情,走着走着走歪了!他无辜表示“怪我喽!”
 
正剧风,立志打乱原著,改变大结局。
 
结局无CP
 
请戳我的专栏,多多支持我的新文(武林外史剧情之行)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武侠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令狐冲,曲铮 ┃ 配角:林平之,陆大有,曲小铃, ┃ 其它:江湖恩怨,穿越
==================
 
  ☆、修复剧情篇!(一)
 
  令狐冲迷迷糊糊间,只觉得有人替他疗了伤,又喂他吃了药,然后一个清脆柔软的女声问他令狐冲的尸首在哪里,他甚感奇怪,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过不了片刻,又昏睡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昏睡间听到一个女子的哭声,又慢慢清醒过来,眼睛未睁开,耳听得一个男子说道“别哭了,他没死,你应该高兴才对。”那女子又哭了一会,说道“我太欢喜了。多谢你了,曲大哥,是你救了令狐大哥。”那男子道“不是我,另有其人。再说了,我又没有天香断续胶和白云熊胆丸。”
  令狐冲睁开眼,慢慢坐起身来,在烛光摇曳中,看清了站在他床边的一男一女两个人。
  女的脸色雪白,容色秀丽,可惜却是个光头,赫然是恒山派的仪琳小师妹。
  另一个男人就很奇怪了,头发很短,却不是仪琳一样光头,只是参差不齐,一张脸清秀柔和,目光清澈,眼尾上挑,带着笑意,配上修长高挑的身材,一身奇装异服,虽不难看,却有说不出的违和感。
  仪琳见他醒来,惊喜逾垣,扑到床边,颤声道“令狐大哥,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脸上泪痕未干,笑容如春花初绽,更显得楚楚动人。
  令狐冲点点头,说道“仪琳小师妹,你来啦。”眼瞧着短发男子,又道“是你们救了我?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短发男子刚要说什么,忽然隔壁一阵哈哈大笑声,仪琳认得是那- yín -贼田伯光的声音,立刻面无人色,全身发软,一跤差点跌倒,短发男子及时扶住她,紧张道“糟糕,差点忘记这件事了。”
  仪琳颤声道“这……这……可怎么办才好?”已是吓得六神无主。
  短发男子转头道“令狐冲,你还能站起来吗?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
  令狐冲“嗯”了一声,忍痛咬牙坐起身,扶住床沿,慢慢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虽然摇摇晃晃,总算没有跌倒。
  短发男子和仪琳赶紧一左一右扶住他,开了后门,沿着走廊偷偷溜出。
  只听身后兵刃相交之声大作,田伯光大叫道“哪里来的两个小贼敢偷窥你田大爷,咦咦,怎地有个光头小尼姑……”
  仪琳听闻,忍不住“啊”了一声,短发男子低声道“当时我带你来时,就有两个人跟在身后,”顿了顿,又道“一个是青城派余沧海的弟子,一个就是你师姐了。”
  仪琳又吃了一惊只听他继续道“你师傅定逸师太和余沧海很快就会赶过来。还有你……”对令狐冲道“你师傅君子剑岳不群也会来。”
  本来令狐冲听闻定逸师太和余沧海,还未觉得什么,但是一提到他师傅要来,倒真是吓了一跳,他素来天不怕,地不怕,最怕师傅了,心想这这回胡闹到家,也不知师傅如何生气,如何责罚,那真是糟糕之极了,一时大气也不敢出,只想走出这地方。
  只是他伤势太重,虽有两人扶着,不一会就已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无论如何也走不快。
  正着急间,忽听前方又是一阵人声鼎沸,忽啦啦一群人跑进来,前头一个高大女子大呼道“仪琳,仪琳!”却是恒山派定逸师太来了,紧接着又听到余沧海的声音。
  令狐冲三人俱是一惊,尤其是仪琳,几乎哭出声来,只觉今日之事从所未有,师傅的呼唤真是死也不敢应了。
  好在三人离大门甚远,又是黑夜,一群人也未发现。只不过现在势必不能往前走了,令狐冲一咬牙,眼珠一转,瞧见左手边一个房门未关,赶紧走了进去,短发男子待仪琳扶着令狐冲躺在床上,把门窗俱都关了,三人这才暂时松了口气。
  三个人在黑暗中一言不发,连呼吸都放得轻了,远处听得乒乒乓乓,田伯光大呼小叫,惹得定逸师太和余沧海呼喝连连,破口大骂,三人交起手来,煞是热闹。
  过了不知多久,声音渐渐寂静,似乎人都走了,又过了一会,只听一个人在附近不远处低声叫道“大师哥,大师哥!”
  令狐冲大喜,听出是师弟陆大有的声音,正想答应,却听得仪琳牙齿的嗑碰声,似乎在发抖,想到仪琳一个尼姑的清誉,只好硬生生忍住,又想“六猴儿既然在这里,师傅定然在附近不远了,那是万万不能答应。”
  当下屏住呼吸,耳听得陆大有一边喊,一边走,渐渐去得远了。
  黑暗中,三人呼吸相闻,短发男子忽然道“令狐冲,你还撑得住么?”一边说,一边点亮了蜡烛。
  令狐冲“咳”了一声,说道“还好,仪琳师妹的治伤灵药甚为有用。还未请教兄台大名。救命大恩,令狐冲不敢言谢。”
  “在下曲铮。”曲铮摆摆手道“你先躺着,你伤势太重,别让伤口又裂了。”
  烛光中,令狐冲脸色惨白憔悴,仪琳站在床边,掀开他的长袍,只见胸中伤口又裂了,赶紧拿出天香断续胶涂抹伤口,又喂了他两粒白云熊胆丸,这才扶他躺下。
  令狐冲道“多谢师妹,只是恒山派这么珍贵的灵药,用在我身上,未免可惜了。”仪琳道“令狐大哥你别这么说,你对我有救命之恩……”
  话未说完,曲铮却道“有什么话,你们以后再说,等会还有人要来杀他,我们得赶紧离开,快来不及了。”
  二人俱是一惊,令狐冲想要挣扎坐起,却又躺倒。曲铮道“仪琳,你抱起你令狐大哥,我们好快点走。”顿了顿,解释道“我不会武功,抱着一个人跑不快,你虽是女孩子,但是学武之人总跑得比我快得多,不要想了,再迟就来不及了。”
  仪琳慌忙道“是,令狐大哥,得罪了。”一把扯过被单裹住令狐冲身子,抱起来跟在曲峥身后,出门后穿过小院,来到后门,只见门户大开,二人立刻跑了出去。
  彼时令狐冲药力发作,昏昏沉沉,任由二人行动。二人慌不择路,黑暗中也不辨东南西北,一路疾行,总算出了城门`。
  仪琳抱着令狐冲,一口气冲奔出了七八里,越走越是荒僻,来到了一个山坳之中,前方再无道路,她总算停了下来。
  心神略定,低下头来,却见令狐冲脸露笑容,看着自己,说道“曲兄弟呢,怎么没看到他?”
  仪琳“啊”了一声,只觉得全身发软,双手发颤,勉力将令狐冲轻轻放在柔软的草地上,一跤跌倒,拼命喘气。
  令狐冲道“你没事吧,想必你奔跑之中,忘了调匀气息,这样容易受内伤。”
  仪琳道“是,多谢令狐大哥提醒。”令狐冲道“说来奇怪,曲兄弟呢,你们走散了吗?”
  仪琳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跑得急,什么也没注意。许是我跑得太快,曲大哥落在了后面。”
  令狐冲皱眉道“曲兄弟不会武功,不会有事吧。我去找找。”待要挣扎起身,仪琳忙按住他,说道“你不要动,伤口会裂,我来去找曲大哥。”
  话音刚落,一人道“不用找了,我来啦!”
  却是曲铮从远处快步走来,双手还抱着一个绿皮大西瓜,待得近前,一屁股坐在地上,笑嘻嘻道“我在路上看到一片瓜田,顺手摘了一个,耽搁了一会。仪琳,你把这瓜切了吧,渴死人了。”
  仪琳应了一声,拿出被田伯光拗断的短剑,把西瓜切成一块块,先拿了一块喂给令狐冲。
  曲铮拿起一块,吃得满口生津,啧啧赞叹道“古代就是这点好,这西瓜是纯天然绿色无污染,真甜。仪琳,你也吃呀,别光顾着你的令狐大哥。”
  仪琳又喂了令狐冲一会儿,才拿起一块自己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的吃着。
  令狐冲吃了西瓜,缓解了干渴,觉得伤口也没那么痛了,话痨本性一起,向二人说起来华山门中和师弟师妹们趣事。
 
  ☆、修复剧情篇(二)
 
  说话间,三人稍事休息,这时东方微明,旭日冉冉升起,不一会天光大亮,山谷中早晨空气清新,鸟语花香,许是昨日有下雨的缘故,一道彩虹斜挂树后,七彩变幻,瑰丽无方。
  三人皆是精神一振,令狐冲赞道“这彩虹真好看,我听到那边有流水声,想来是瀑布,咱们过去瞧瞧。”
  说着,站起身来,拾了根树枝当作拐杖,慢慢前去。
  曲铮笑道“好呀,去看看。”
  仪琳犹豫了一下,快步前去扶着令狐冲。
  曲铮一边欣赏着四周的风景,一边跟了过去。
  走了一会,转过了一个山坳,便听得轰轰隆隆的水声,又穿过一片松林后,漫天的水汽扑面而来,只见一条白龙也似的瀑布,从山壁上倾泻而下。
  令狐冲喜道“就是这样的瀑布,我们华山的玉女峰中也有这样的瀑布,比这还大,我和灵珊师妹经常到瀑布旁练剑。”
  曲铮这时走到瀑布旁,看着清澈见底的瀑池,想起昨晚跑了一夜,一身臭汗,实在很想洗个澡,只是自己是个旱鸭子,旁边又有仪琳一个小姑娘,实在不方便,只好可惜得叹了口气。
  洗了把脸,又洗了洗手脚,忍不住喝了一口清凉甘甜的水,才觉得舒服了一些。
  这边,令狐冲滔滔不绝的和仪琳说起他和灵珊小师妹之间的趣事,又提起了自己的身世,才知道仪琳和自己一样,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曲铮在水瀑边洗够了,这时坐在一边静静听着二人话家常。
  眼瞧着仪琳神色恹恹,眼波幽怨婉转,却又强打精神陪着兴高采裂的令狐冲说和他小师妹如何如何的青梅竹马,如何如何的两小无猜。
  曲铮想起原著中仪琳千回百转的心思,对令狐冲求而不得的情意,不禁心软,心里叹道“”可怜的孩子。”
  令狐冲听得仪琳说起自己为了救她而骗田伯光自创了一套坐着刺苍蝇的剑法,不禁哈哈大笑,这一笑,乐极生悲,牵动了伤口,痛得“啊哟”一声。
  仪琳着急道“你快别说话了,安安静静的休息一会儿吧。”
  令狐冲闭上眼,躺了一会,蓦地想起一件事,睁开眼睛,对曲峥道“曲兄,你可知道曲洋老先生和他的孙女曲非烟去了哪里?”顿了顿,又道“当时他们救我到群玉院安顿,我昏昏沉沉的不知后来他们去了哪里,醒来就只是看到你和仪琳小师妹。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这时才想起来。”
  曲铮微笑道“他们在哪里,你很快就会知道,你应该看得出来,我并不是江湖人,也不会武功。”
  令狐冲道“大恩不言谢,倒是我连累曲兄了。”
  曲铮摆手道“我没做什么,当时曲老和非烟有急事待办,将你托付给我,并叫我到刘老爷子府上把一个恒山派的叫仪琳的小尼姑带到群玉院去见你最后一面。不想仪琳随身带着恒山派治伤灵药,倒真是把你救活了。这可没我什么事,你也不是我救活的。”
  仪琳道“曲大哥,你别这么说,若不是你,我不会知道令狐大哥在群玉院,更不要说救他了。说到救命,令狐大哥才真是对我有大恩,若不是他,我早已被那恶贼田伯光侮辱,他为了救我,差点性命不保,好在观世音菩萨保佑,令狐大哥平安无事,否则我死也不能安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