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风弄  生子  柴鸡蛋    乐可  hp

霸王别姬[照实/ABO]+番外 作者:弥遥夕

字体:[ ]

 
 
文案
前世戏子今世omega演员陈秋实
前世军阀今世alpha摄影师蔡照
 
《逆袭之爱上情敌》网络剧,明星真人同人小说,主照实微青宇(仅因剧情要求添加部分情节与本人喜好无关)。
*
写在前面:
1、为什么写:被某女刺激的本发誓再不写同人的我不得不为了支持照实再开坑;
2、文章阅读注意:中间非常虐心,首尾很甜,那啥部分很污未满21不要点;
3、文章设定:民国-现在,前世今生,轮回诅咒,戏子军阀,演员明星设定;
4、污与肉与生子:因为第一次尝试abo我只能说未满21慎入,肉在中后部你们懂的。
 
本文由:可能会虐哭你,哭死了作者概不负责;甜与肉丧心病狂赞助编写。
这可能不是我最后一篇照实,但的确是第一次,轻点(秋宝大宇石头剪刀布口吻)~~~
*
P.S.本人对于各位演员怀着十二万分的欣赏喜爱,没有任何不敬之心,纯属脑洞和一颗千疮百孔的心%>_<%
内容标签:前世今生 娱乐圈 虐恋情深 民国旧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秋实;蔡照 ┃ 配角:王青;冯建宇;纪假仙;魏申 ┃ 其它:柴鸡蛋;逆袭;明星;娱乐圈
 
 
 
  00 是梦
 
  陈秋实从小生活在军人家庭,部队大院,早起鸣号,晚上练兵。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小就特别向往军人生活,也一直以自己是军人家属,军人后裔而感到自豪,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冲上疆场,报效祖国。
  可惜,陈师长最引以为傲的宝贝儿子陈秋实,生下来就是个珍稀omega,细细白白,模样一等一的出挑,特别小的时候就因为太可爱,险些被部队里一些品行不端的大叔猥亵。陈师长愁闷了两鬓白发也改不了既定事实,也不可能让宝贝儿子重回娘胎回炉重造,妻子又去世的早,他也不想再娶,便只好出于保护儿子的初衷,不让他进部队。
  为此……陈秋实从小就特别叛逆,几次想要继承家业未果,什么逃跑离家出走偷偷混入部队的事他没干过?——但由于年龄太小,都被陈师长忠实的部下们抓回来,然后就是好一顿训斥。直到有一次,11岁的陈秋实差点被隔壁714部队的一个上尉强x,还好他爸的部下赶到及时,不然……总之那次之后,他可算学到了教训,再也不敢顶着一个omega的身体在到处是alpha的部队里晃来晃去。
  搬离了部队大院,与自己心爱的小伙伴儿们分离之后,陈秋实虽然还是一心想要做一个报效祖国的大好alpha男儿,但是碍于生理限制,他只好渐渐说服自己打消这个念头,并且听从老爸念叨,每天都用抑制剂抑制自己体内随着性成熟而越来越浓的信息素。
  因为老爸高,自己遗传的也不矮,181的身高别说在omega里了,就说alpha里也绝对是一个强攻。啊呸,怎么,不允许他自恋一下?
  总之时光荏苒,陈秋实因为天生嗓子好,学习了美声,但是由于皮相也生的好,最终还是走上了祖国蓬勃发展的朝阳产业——影视专业学习表演。
  刚进宿舍那会儿陈秋实就懵了,隔壁班播音一哥王青居然睡他上铺。
  王青是一个强alpha啊!
  18岁如此敏感的年龄,他上铺的alpha毫不掩饰地释放信息素的行为,很可能把他这个小omega刺激的发情!而且王青说实话,人长得帅家世好,和他简直配一脸,除了偶尔小公主,就两个字,完美~!但是,王青一直有个暗恋的人,陈秋实知道,那是他同班隔壁宿舍的冯建宇。
  哎,所谓我的初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陈秋实后来反思自己对王青的感情,他的结论是王青alpha的信息素太浓了,他这个小omega真心承受不来的缘故,毕竟除了偶尔因为信息素憋屈在一个小宿舍,被他刺激的想要自己解决生理需求之外,王青本人的性格,他自己是并不十分喜欢的。哎……说多了都没有卵用。
  大三下学期的时候,他们仨一起接演了一部同性网络剧《逆袭之爱上情敌》,试镜那天结束后陈秋实老觉得自己哪儿不太舒服,但又说不上来,就觉得自己胸口闷得很,像是堵着什么。那会儿演员还没定下来,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当晚,陈秋实做了一个特别牛逼的梦,不是那个西瓜精壁咚墨镜精生娃的梦。那会儿他还没有见到蔡照。
  那是一个非常悲伤甚至到了极致凄美的梦境,就好像他喜欢的郭敬明笔下《幻城》里冰雪大地上绽放的火族红莲火,妖异绝美。
  崩塌的民国建筑里,高高的戏台上,京剧《霸王别姬》正在上演,没有配乐没有鼓点,整出戏只有自己一个人穿着戏服饰演虞姬,台上的他正在用长剑吻颈,细白的脖颈上连那颗痣的位置都不差分毫。
  大红色的舞台在燃烧,舞台上的大灯不停掉落,灯泡砸在地上,摔个粉碎。
  而他就站在那儿,浓妆之下,一边唱一边流泪,然后用长剑深深割开了自己的的喉咙,霎时血流如注,染红了身下纹绣精美,画着龙凤翻飞的彩线戏服。
  台下那个男人戴着圆圆的墨镜,穿着一身民国军阀的军装,梳着个挺讲究的小辫,墨镜里倒映着戏台、戏楼的大火,那男人拼了命想要冲过去抱住他,可是他身后的其他人将他拉走。戏台在炮火声、机枪声里缓慢塌陷,最后戏楼顶的天花板燃烧着大火,将他砸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冷汗一瞬,连筋的疼痛蚀骨传来,陈秋实猛地从家中床上弹起。
  垂死梦中惊坐起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他大喘了几口气,赶忙去厨房倒了一杯2015年5月的凉水,准备压压惊。
  天天见他醒了,乖巧地跑来蹭了蹭他的腿下以示安慰。
  这梦境太过真实,每一个细节都像是自己曾亲身经历过一般,历历在目,鲜血淋漓。
  他摇摇头,不想去想,可是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起了非常奇异的变化。
  每当脑海里闪过那个戴墨镜的身影,他的前面和后面,就不受控制的有了反应……
  “我艹……”陈秋实自己骂了一句,怎么能对着个梦里的不知道谁发情?
  肿起的前面和微缩着已经湿润的后面,简直让陈秋实羞愤欲死。天……年龄越增长,自己身体里的omega素就越难抑制,现在他都不敢住宿舍,只能住家里,结果他还是逃不掉,悲催地在家里做了个噩梦他都硬了……
  陈秋实蹲下身,叹了口气把天天安顿回他自己窝里,便又回去睡了。
  拿过床头的抑制剂,陈秋实疯狂地往自己身上喷,连脚趾头缝儿都不放过,尤其是他的耳后、后颈、大腿里侧几个敏感的地方,更是喷了一层又一层。等到房间里的抑制剂味道终于浓得让他觉得绝对安全了,陈秋实才合上疲惫的眼皮沉沉睡去。
  ***
  蔡照从梦里惊醒。
  惊醒之前,他大喊了一声,“秋实——!”
  梦里那个美丽的人儿穿着华美的戏服生生在自己面前自刎,满城都是可怕的大火、崩塌的大楼,和不断下陷的地面。他梦见自己和日军作战到了生命最后一刻,他清楚记着子弹颗颗打进皮肉鲜血迸溅、爆出血管的感觉。
  以及他死前,脑中只有此生无法和他在一起,那就下辈子,下下辈子,永生永世不分离。
  他的脑中,梦里死前的那一刻,都是他的笑脸。
  如阳光般温暖,明净,安谧。
  一个陌生男孩的笑脸。
  “你……刚刚叫了谁的名字?”蔡照这才回头,看见女友目光不善地盯着他,好似他出轨了一样。作为一个强alpha,他本不用对beta或者omega忠诚的,自然法则决定了他可以拥有无数的omega,只要他想,他甚至可以让她(他)们心甘情愿成为自己众多床伴之一。
  但是蔡照不想。
  他虽然拥有自由奔放的灵魂,但是他对爱是忠诚的。
  “……别胡闹成吗,不就做个梦嘛,怎么了?”蔡照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就像往日宠她一般,可是触及她的额头,却是满满的冷汗。蔡照莫名觉得她的反应太大了一点。
  她冷笑一下,“你刚是不叫秋实?陈秋实?”
  蔡照忽然觉得面前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女子无比陌生,和她平时小鸟依人撒娇的样子有很大出入,他推了推墨镜,本来哄她的笑容也浅了三分,“我说,至于嘛?我喊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
  她一把挥开他试图拉着自己的手,抓过一旁的内衣穿上,表情是那么沉默。
  蔡照也有点气了,梦里的人他并不认识不说,也就是做梦罢了。
  和她在一起,自己连做个梦喊个不认识的人名也不行?
  她背对着他,“蔡照。咱俩完了。”
  “你说什么?”
  她背对着他的唇笑得得意而讽刺,“我说,咱俩完了。分手。”
  “不是,为什么啊?”蔡照也不顾忌,光着下身就下了床,一把扯了她的肩膀。
  “你和男人在一起,我觉得恶心,就是这样。”
  她摔门的动作很大声,蔡照觉得自己脑壳都是疼的。她从不无理取闹,在一起这几个月对自己也是百依百顺,偶尔撒娇,挺可爱一姑娘,怎么今晚忽然就……
  他看着窗外她独自打车的身影,觉得很可惜,很奇怪,却没那么悲伤。
  然后他想起梦里的男孩。
  那个流着凄美的眼泪在他面前自杀的男孩。
  那一刻,他的心猛然收紧。
  他是谁?
 
  01 初
 
  因为《逆袭》里郭城宇戏份不多,新找的演员也找了很久,一直没有合适的,所以前期彩排都只有陈秋实一个人静静看着王青和冯建宇秀恩爱。
  这俩人真是毫无自觉地散发着自己的alpha和omega信息素,满屋子都是他俩暧昧满满的混合味,闻得人莫名焦躁。
  陈秋实抓了抓自己的软毛,准备出去抽支烟,顺便上个厕所。结果到了厕所,因为是乡下,没有分男女,这会儿被几个妹子占了,陈秋实等了半天还是不开门,只好去外面的田野里抽烟,顺便喷点抑制剂吧,他想。一天到晚拍戏,房间又热,一出汗,抑制剂就会随汗液排出,这样他omege的味道就盖不住。
  他总觉得,拍戏的导演和几个负责道具的场工看他的眼神已经不对了,那还只是几个beta而已,还好他们剧组除了王青基本清一色beta和omega,不然陈秋实这会儿得尴尬死。
  点了烟,正要在裤兜里掏随身的抑制剂小瓶子,结果发现刚拍戏和冯建宇裤子是换着穿的。
  艹。
  在他口袋里。
  陈秋实挠挠头,觉得自己真是衰爆了,又气又急,狠命打着手里的打火机,结果打火机还跟他作对,这会儿简直是只有火星子,哪儿见燃烧着?就在他快要炸毛跳脚的时候,旁边伸过来一条健壮的手臂,已经点燃了自己手里的打火机,递送到陈秋实面前。
  一见火光,就好像饿鬼见了食,一低头,伸出自己细白的小脖子就往过凑,看着嘴前的烟头着了,陈秋实猛吸了一口气,肺里充满了辛辣味,痒痒的,真是舒服!
  不对,这股辣好像不止是烟味……
  陈秋实现在满脸都是大写的懵逼和我艹,他不是遇到了一个强alpha了吧,这霸气到散发着无形侵略气息的alpha信息素,紧紧把他包围!这荒郊野外的自己还没有抑制剂!!!!!!小时候差点被强x的恐惧让他一把就挥开那人离得过近的手臂,后撤三步,漂亮的眼睛里全是戒备。
  但是,当他看到给他点烟的人鼻梁上圆圆的墨镜和耳后扎的特别文艺的小辫的时候,他猛地呆住了。眨巴眨巴眼睛,竟然不能言语。
  那人开口,试探性用苏到骨子里的低音炮呢喃了声,似乎并不是问句,“……秋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