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麒麟归来绝对宠爱(瓶邪) 作者:吃货一只小天真

字体:[ ]

 
文案:
     哥:吴邪,你已是我见过的最好的风景。
邪:小哥,你真的要在下面?
哥:嗯,怕你疼。
吴邪一咬牙,,,小哥,我不怕疼......
邪:我受不鸟了!
哥:胖着
邪:小哥!你还想儿子生出来是面瘫吗?笑一个呗!
哥:吴邪,,我在笑。
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你不懂面瘫的伤悲……
哥发现有个问题,三个孩子不仅面貌随了他,似乎表情也不太丰富……
对此吴邪也发现了,拿指头戳他:“你这挨千刀的,这是表情不太丰富?你给我解释解释,给你照顾了三天家里为何多了三个面瘫!你还我活泼可爱的儿子啊!”
内容标签:甜文 生子 盗墓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起灵,吴邪 ┃ 配角:黑花,胖子 ┃ 其它:甜宠有包子
 
==================
 
  ☆、吴邪,带我回家
 
  楔子
  我以为十年很长
  足够让人遗忘很多东西
  但是
  当约定的时刻到来
  我却发现自己
  什么都没忘记。
  盗墓笔记【罹咎】
  青铜门内无岁月,约定时刻已经到来。张起灵站在巨门的阴影里,双眼微闭,久久的看向远方,仿佛这么盯着盯着,那里就会蹦出那个熟悉的人影。直到眼睛酸涩难忍,一阵刺痛。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俯身,地上爬满了他数着岁月一笔笔刻下的正字,七百多个规规正正的瘦金体,纵横交错。奇长的两指拂过,周身空气愈发的冰冷脆弱。他会来的……他说过会来接我……
  青铜巨门发出一声沉重的呻,吟,终于,门就要关了吗?猝然站起,张起灵伸手抵住正缓缓闭及的巨门,眼落进了灰,猝不及防红了眼。青筋暴起,手抑制不住的颤动,吴邪,还没有来!不能放手!
  然而,蚍蜉撼大树!张起灵纵然力大,在巨大的磁力面前,这点力气又能支撑多久?汗,早已湿了衣衫,巨门只剩了一条细细的缝,指缝间,血,不停滴落,在微弱的光线里折射起耀眼的红光。到了极限,门崩的合上,贴的严丝合缝,张起灵重归于黑暗。
  果然没来啊。呵,如果那个人不来,他是不是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青铜门里没有时间概念,甚至连空气都是静止的。十年未曾合过眼,他怕睡着了就错过了与那人约定的时刻。原来这一切坚持是如此可笑,那个人是不是……早已忘了他?是啊,十年了,十年了。睫毛颤动,他枕着双臂伏在膝间,沉沉的睡去。
  青铜门,错过了这次,还要再等十年才会开启,不过那些,都无所谓了,这世间又有谁还会记得他?过去的一幕幕历历在目,是谁讨好的给他点了一盘猪肝,怕极了但又勇敢的与他对视,是谁捉住他的手眼神执著地许诺:你消失了,至少我会发现。是谁千里相随,冰天雪地里坠了崖苦苦相劝?吴邪,这个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现在,没有了,张起灵消失了再没有一个人会发现。所以,吴邪,再见!我决定永远留在有你的梦里……
  吴邪急得跳脚,十年之期在即,节骨眼上,吴家翻天覆地,一片混乱。吴邪的二叔今天发丧,是的,你没听错,腹黑蔫儿坏的吴二白也有着道的时候,吴家在道上混的,没有敌人才不正常,车子发生爆炸,尸骨无存。
  揉了揉头痛的鬓角,张起灵,再等等,现在我还不能丢下吴家,三叔失踪了,我只有这么一个二叔,现在还没了,偌大一个吴家,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呵呵,张起灵,现在,你也是我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了呢。
  十年来,吴邪真正接管了三叔的盘口,无需再带着三叔的面具,也有人服他小三爷。有吴邪的斗,他总是冲在最前面,想象着那人也是这样的身先士卒,身上的伤疤错综复杂,早已看不出原本白皙的皮肤。张起灵,他们眼中的我,正如深深埋藏在我心底的你。
  现在二叔一死,留下的庞大生意,都压在了吴邪身上,张起灵,再等等,再等等……
  “小邪,你去睡会吧,你已经……”小花看不过去了,三天了,吴邪不吃不睡,吴家还是没什么好转。
  十年之期到了,他本想陪他一程,被吴邪强硬的拒绝了。回家凳子还没坐热,听到吴邪二叔出了事,他丢下正在缠他的黑眼镜立马赶来,那家伙张牙舞爪的现在指不定还闹腾呢。
  吴邪抬头张了张嘴,喉咙干涩,小花还是看懂了,丫的又是张起灵,十年来吴邪再没提到那个名字,但凡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吴邪从没一天忘了他。
  “你去吧!这里我给你守着!”知道阻止也没有什么卵用。
  吴邪抱了抱小花,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抱小花了。
  吴邪打点了一下,把一封信寄了出去。即刻出发了,他已经迟到了三天,张起灵……
  时隔十年,再次踏上长白,白雪皑皑,晶莹剔透,一样还是很冷,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那人跪伏于地,虔诚的膜拜。走到了那处断崖,不由自主想起那时他患了雪盲,一脚踏空,就在绝望之际,原本已走远的张起灵突然出现,拉着他的手重见天日,完全不顾自己断了的手。但又恰恰是那只从绝望里拉出来的手将自己劈晕,那个时刻,他温柔的托住他的后脑,让他以为……死闷油瓶子,哼~
  轻咳两声手背擦过鼻子,他吴邪绝不承认刚才有人脸红了。喝了几口水,甩手扇了扇有点发烫的脸。
  天快黑了,他要赶快找到那处温泉才行。
  不知走了多久,一片白茫茫的真干净!反着刺眼的光,还好带了墨镜,有太阳在头顶,然而也没有什么卵用,能冻死个鬼,等到了晚上,气温更是骤降,别说鬼了,尿一泡能马上冻成棍。不消一个晚上,他吴邪就能化成天然冰雕。难道他吴邪还没见到闷油瓶,就报销在这了?
  颓然地坐到地上,连日的劳累再加上走了这么长的路,颓然瘫在了地上。又不是那闷油瓶子,变态的体力好像永远也用不完。(那是亲妈给你性。福的保障啊~~)
  想起那双清冷的眸子,被他注视着,仿佛就会被吸进去,略长的刘海经常遮住他好看的眉眼……停,停,打住,那瓶子又不知道自己的心思,自己一厢情愿个什么劲。
  迷迷糊糊就要快睡着之际,突然脸上一丝冰冷害他打了一个激灵。下雪了!
  慌忙站起来,脚下一个打滑,顺着有点坡度的雪一路滚了下去。得,小爷真是喝凉水都塞牙。
  头晕目眩的,好歹停了下来,摇摇晃晃站起来扶住墙壁,等等,墙壁!
  乌漆么黑的,待打开了手电,才发现这里是一个洞穴。可以凑合着过一晚。随便啃了点压缩饼干,打开睡袋,一头钻了进去。
  寂静的夜,雪还在簌簌的下,吴邪的脚印逐渐埋于风雪,一切像什么也没存在过。
  “小哥,别再走了好吗,要走也带上我,我……”吴邪直视着那双清冷无波的黑眸,那句喜欢你怎么也说不出口,急忙垂下了头。他怕,很怕那一向看不出情绪的面瘫脸会浮现厌恶之色,那双不太有血色的薄唇吐出拒绝,面对粽子,他也只是皱皱眉,他应该不会打他吧~久久听不到动静,吴邪一抬头,张起灵的脸蓦地放大,反射性的闭上眼睛,嘴上带点冰冷的柔软,让他克制不住的想要的更多,揽住闷油瓶细长的脖颈……
  手上一阵麻痛,草,抽筋了。吴邪恼怒的睁开眼睛,眼前哪有什么闷油瓶子,黄粱一梦啊,抚上淡淡的唇,仿佛还有那个人留下的味道。
  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打开青铜门见到张起灵的场景:1.抱住他推倒他好好□□!2.被哥抱住推倒圈圈。叉叉。3.张起灵又忘了他,不过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勾引他推倒他。。。。没有一个场景不是以把他带回家做happgending。
  然而,天意弄人,独独没想到他连门也打不开。鬼玺,是假的啊!该死的闷油瓶子又骗了他!
  当时,他把鬼玺放进好不容易找到的凹槽里,等了半天也没反应,煞有介事的学着小哥以前的样子划破手掌让血浸满凹槽的空隙,一阵白光拂过,有了反映!然而没有鹿角声,没有阴兵,吴邪看到空气中浮出几个字。“十年一次的开放日已过,请十年后再来。”
  草,还谢谢惠顾呢还!
  吴邪突然仰天大笑,笑着笑着伏在地上无声的哭了,泪像不要钱似的往外涌。张起灵,是我来迟了!我们之间又要错过一个十年吗?是不是等的很久?对不起,对不起。。。懊悔无比的捶着自己的胸!
  那个人他一定还在里面,他吴邪就是能感觉到那瓶子的气息,他一定还在青铜门里。
  造化弄人!哪个变态的人设计这样一个破门,十年才开一次!再过十年他妈的小爷都快五十了,还能有体力走到这来开门啊!一把揪出来劳什子破鬼玺狠狠扔在青铜门上,“去你妈的十年!小爷要把这道破门给炸了!”吴邪还真带了炸药包,量绝对能把一栋楼夷为平地。然而他不敢贸然行动,伤了张起灵怎么办?
  悄无声息地,破碎的鬼玺里冒出一团黑影,吴邪只顾着捶门发泄,丝毫未觉。
  “吴邪~”一个苍老但欢快的声音突然响起,吴邪吓了一大跳,瞪着眼前不知何时出现的巨大怪物。揉了揉眼,辨别出是只麒麟。张牙舞爪的,倒是一点也不凶。它竟和闷油瓶子身上的纹身一模一样!是麒麟啊!代表着张起灵的麒麟啊!
  “你是麒麟!说你是不是张起灵变的。”吴邪已经用手摸上了,触手而及的是冰冷柔顺的毛皮。想找出一点小哥的痕迹。
  麒麟一阵黑线,“你认错麒麟了。。。”嘴里小声嘀咕,张起灵居然真的放弃了十年才一日的机会,明明之前掐着日子小心的连觉也不睡,他以为他迫不及待要出去呢。
  虽然小声还是一字不漏的被吴邪听见了,“什么叫连觉也不睡?你给我说清楚!”张起灵到底是有多么不会照顾自己啊!
  “其实没必要那么等,门到了时间会自动开启。”吴邪粗暴的扯过麒麟的鬃毛“你是说小哥是故意不出来的!”倒抽一口凉气,张起灵是傻了吧?守门还守出来感情不成?抛弃天花板爱上破门了?
  麒麟痛的一巴掌甩开吴邪,“你揪掉了我三根高贵的皮毛!”
  “你有办法进去吧,请你告诉我。”
  一闪身躲过吴邪试图抱大腿的一扑,开玩笑,它刚恢复原型,哪经得起吴邪这么折腾。
  “你猜我和你家那小哥什么关系,猜对了我就带你进去~”欠揍的一脸悠闲的窝着了。
  吴邪心里盘算着,闷油瓶会把麒麟纹在身上,一定是特别的关系。把能想到的关系一一列出来,祖先?不太像。宠物?吴邪一个恶寒~恋人?简直天方夜谭!纹身,小哥,纹身?答案会是这么简单?
  “你是小哥的纹身。”试探道。
  “是也不是,算你对吧!”麒麟得瑟的摇摇尾巴,本来就无心为难,它是每一代张起灵的守护神兽,负责确保族长安全。然而,十年前,张起灵把它封印在另一枚鬼玺,以此感应守护吴邪的安全,那个时候它就隐约明白,吴邪之于张起灵,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好在是神兽,青铜门还是会给面子的!
  吴邪放下心,不用武力解决最好,不然他真的会炸了这破门。                        
作者有话要说:  我来修改了,希望越改越好。
 
  ☆、这是小爷的男人
 
  吴邪要被气死了!真是一只笨麒麟,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它是来拉低小哥智商的吗……
  这要从一个时辰之前说起,吴邪眼巴巴看着麒麟,麒麟两只大眼睛瞪着青铜巨门,良久,“糟糕,活太久了记性不太好~”
  忍住骂娘的冲动,看着脱线的某兽,有把它拍回闷油瓶身上的冲动!居然给小爷忘了怎么开门……怎么不忘了怎么吃饭睡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