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孤寂的天真 作者:山山

字体:[ ]

 
内容简介
 
※耽美向,《盗墓笔记》同人短篇小说,写于南派三叔的〈十年之约〉后,内有H,不喜勿入。
 
文案:
十年......
不长也不短,这一路走来
吴邪失去的太多,唯独那份天真
未曾遗落
他累了,那道硬是筑起的坚强
是否可以连同执念一块卸下了.....
 
他心甘情愿用十年守护那张无邪笑脸
没想到换来的却是那人一身伤痕
心疼,是他对眼前人儿突然涌起的陌生情绪
在过去孤寂的岁月中,他未曾想过有人能相伴在旁
被在乎、被放在心上的感动
让他开始贪恋起这世界的美好,和......
 
 
 
 
 
 
 
 
 
 01
 
    ........和解雨臣会合并确认他没受什麽伤之後,吴邪这才真正的放松下来。m.shu shuwu.net
 
    他们互拍了一下肩膀,彼此对看,多年兄弟,一切都尽在不言中。
 
    回程比起来时较为轻松许多,气氛也没那麽紧张,胖子连说了好几个笑话,张起灵则一如往常般的安静,不过嘴角微扬,看得出来心情不错,大家也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过问他在青铜门後发生的事。
 
    毕竟,到此一切都结束了,对吧?
 
    而第一个发现吴邪异状的人是解雨臣,他伸手扶住了突然踉跄几步的吴邪。
 
    「怎麽了?不对,你在发烧?」解雨臣感觉到掌心下传来的热度,不由皱起眉头。
 
    「啊?没事,可能是这里有些闷热吧……」吴邪眨了眨眼,觉得视线有些模糊,忍不住用力晃了一下脑袋。
 
    胖子奇怪的回头看着他,「闷热?你小子发春吗?」
 
    吴邪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他妈的才发春,旁边全都是男人发个屁春啊我?」
 
    解雨臣皱起眉头,「要不我们让大夥休息一下?」
 
    「不必,我没那麽娇弱,这点小事……」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一刻也不想多停留。
 
    张起灵直接走到吴邪面前,看了他一眼之後背对着他微曲起膝,「上来。」
 
    胖子二话不说就把吴邪肩上的东西给卸下来,然後推了他一把。「我说天真,人老了就要服老,别因为小哥一出来看到你说了那句话你就不服气啊,你看他都过来服侍你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人轿啊。」
 
    不等吴邪反驳解雨臣也跟着动手把人给架上去。
 
    虽然觉得在这麽多人面前被人背有些丢脸,但吴邪也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只好顺从的趴了上去。
 
    怎麽那麽轻?张起灵讶异的挑了挑眉。
 
    他不是第一次背他,虽然已经过了十年,但他可以肯定当时背後的那人绝对没现在单薄。
 
    吴邪脑子热烘烘的,全身都很热,不过………闷油瓶的头发怎麽就没变长?还是跟十年前他来道别的时候差不多嘛……
 
    胡思乱想了一阵,吴邪就支撑不住昏睡过去。
 
    他们一行人在傍晚的时候停了下来,决定在附近的岩洞里过夜,明日一大早再动身,估计下午前可到达一开始在长白山下住宿的旅馆。
 
    当吴邪醒来时,发现自己是躺在睡袋里,头还有些昏沉,但是已经没那麽难受了。
 
    他半坐起身,肚子有些饿,环顾四周,突然一只手从後面伸出来,吓了他一大跳。
 
    「吃点肉乾,他们帮你留的。」张起灵的声音从背後轻轻响起。
 
    吴邪松了一口气,回头瞪着他,「幸好我现在没有什麽力气,不然差点就要像娘们一样尖叫出来,这大半夜的会被你吓死。」
 
    洞里响起了此起彼落的打呼声,众人差不多都睡了,外头有人在轮流守夜,篝火还很旺,正劈哩啪啦的燃着。
 
    张起灵微扬起眉,没有说话,只是又晃了晃手上的肉乾。
 
    吴邪接过剥了一半拿在手里啃着,往後挪动了身子坐在他身旁,吃得半饱之後才开口:「今後,你有什麽打算?」
 
    张起灵目光飘远,好半晌才回答,「好好过日子。」
 
    吴邪闻言无声的扬起嘴角,背靠着岩壁,轻声说道:「我说小哥,那就跟我一起走吧,估计你也不想回张家去,咱们两个再算上胖子、黑瞎子和小花,告诉你,我找到了一个村子,那里很漂亮……」
 
    张起灵静静的听着,直到旁边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後突然没了。
 
    转过头望着左肩上突然落下的那颗头,他忍不住笑了。
 
    再也不必漫无目的的追寻,也不用孤寂的四处流浪,因为有个人说要和他一起生活,一起啊………呵,多麽美好的词,瞬间就把他的心给填满了。
 
    ........
 
 02
 
    ........02
 
    长白松旅馆的老板很热情招待他们,看到他们一大群人回来时笑得合不拢嘴,因为人实在太多,所以分了一些人在其他宾馆散落。。∑書書屋
 
    解雨臣头一件事情就是痛快的洗个澡,而吴邪等人分到了房间後也决定先回房打理一下自己。
 
    张起灵和吴邪在同一间,因为他背包里的东西大多数都不能用了,所以吴邪大方的打开自己的包,让他随意找件衣服等等可以替换,然後便迳自先进了浴室。
 
    等吴邪浑身清爽的走出来後,发现本该在房里的张起灵消失了,不由暗暗心惊:娘的,那个专业失踪户又跑走了!
 
    他急忙打开门,正好瞧见张起灵和胖子从走廊的另一头走了过来,悬着的一颗心这才归位,然後暗骂自己大惊小怪。
 
    胖子一看到吴邪站在房门口,便朝他怪笑道:「我刚进来找小哥,发现他拿着你的内裤在那边比大小,娘的,那一幕快笑破老子的肚皮,所以我就带他去我那里借他一件。」
 
    「靠,你讲那麽大声吃屁啊?况且你的小弟弟是被养胖的,又不是天生硕大,在那边得意个鸟啊!」吴邪恼羞成怒道。
 
    听到动静的解雨臣打开门,一边用毛巾擦头发一边翻了好几个白眼,「喂,估计整层楼都听到你们在嚷嚷了,能不能别这麽丢脸?」
 
    张起灵没有加入他们的斗嘴,直接回房去洗澡。
 
    晚上大夥儿在楼下的饭厅聚在一块,整个旅馆几乎被他们全包下了,异常热闹,上菜的速度差点赶不及他们抢食的速度。
 
    吴邪这几年已经吃不了太多肉了,所以只有吃最开始的一两口,便开始饮酒。他自知酒量不是很好,因此喝得不快,虽然少了嗅觉,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享受美酒入喉的快感。
 
    「为何不吃?」张起灵看到吴邪只动杯不动筷,忍不住问出口。
 
    呦,闷油瓶什麽时候学会关心别人了?
 
    吴邪挑了挑眉,然後突然笑了。
 
    「乾一杯?」
 
    「嗯。」
 
    张起灵的表情虽然没什麽变化,但他们都明显感觉到他有些变了,多了些……人味。
 
    过了明天,大家就要各自回到生活的轨道上,长久以来压在心底的重石,算是彻底拔除了。
 
    喝到後来,吴邪已经有了醉意,他的身体有些摇晃,微醺的眸子环视众人,唇角勾起,接着斗大的泪珠突然滑过脸颊。
 
    张起灵微征,这样的吴邪让他有些陌生。
 
    「没事,他只是需要发泄。」解雨臣淡淡的说。
 
    背负了太多沉重的命运,只能以这种方式卸下。
 
    胖子感慨道:「只要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这是天真最常说过的话,若换作是我们,大概今天的结果会是不一样吧。」
 
    解雨臣看向张起灵,他正伸手扶住要趴倒在桌上的吴邪。
 
    「你之後打算先跟着他吗?」
 
    张起灵点头,没有否认。
 
    「也好,好好照顾他。」解雨臣轻声说道。
 
    原本不太懂解雨臣说这话的含义,但是当张起灵看到吴邪手上和颈项的伤痕以及胸前的疤痕,似乎有点明白了。
 
    所有人都吃饱喝足後,张起灵把醉倒的吴邪给扶回了房间,原本只是想帮他宽衣让他睡得舒服点,没想到却看到这样的光景。
 
    这个人,究竟是怎样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的?
 
    微皱起眉头,站在床边静静看着那人恬淡的睡颜,张起灵说不出心底突然涌上的酸涩感是怎麽回事。
 
    心疼?还是愧疚?
 
    他自己也分辨不出,或许两者皆有吧。
 
    从胖子和解雨臣那里听说了吴邪这几年所做的事情,虽然说不全是为了他,但张起灵还是克制不了从心里最深处迸发的那股难受。
 
    俯下身子替吴邪盖好被子,张起灵关了灯到旁边的另一张床躺好,一手枕在头下,听着吴邪的呼吸声缓缓入睡。
 
    ........
 
 03
 
    ........03
 
    吴邪站在浴室里照着镜子,不明白自己的眼睛为何看起来那麽红肿,昨天他醉了之後……应该没有做什麽失态的事情吧?
 
    他只记得自己趴倒在桌上前,手里还握着杯子,闷油瓶好像有伸手扶他,至於是谁把他带回房间的,则完全都没有印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