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佛龙]换魂记+番外 作者:凤蛮娘

字体:[ ]

 
 
文案:
     为了得到邪兵卫,  
 
疏楼龙宿将佛剑分说扛进了纳云塔。
 
岂料一道佛光从天而降,
 
两个人互换了身体。
 
    
 
剑子仙迹哈哈大笑:“这一定是佛祖的旨意!” 
 
内容标签:霹雳 甜文 灵魂转换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疏楼龙宿,佛剑分说 ┃ 配角:剑子仙迹 ┃ 其它:佛龙,换魂,
==================
 
  ☆、一道佛光
 
  
  疏楼龙宿睁开眼,纳云塔还是那座纳云塔,空荡而晦暗。
  魔龙祭天的确很会做人。血龙湖不安全,他就提供了这样一个所在,位置隐秘,外人难以察觉,的确是藏匿佛剑的好地方。
  一切都妥当了,只等佛剑逼出邪兵卫,他就能坐享其成。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眼看着邪兵卫即将到手,一道佛光突然而至,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了。
  他莫名其妙陷入短暂的昏迷,再醒过来时,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在身体里互相撕扯着。
  其中一股源于自身,而另一股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邪兵卫。
  疏楼龙宿以手撑地坐起,未曾来得及观察自身的变化,也未曾来得及庆祝邪兵卫总算到手了,一抬眼,就看到数步之外直直躺在地上的那道身影。
  紫白二色的衣袍,银紫色的长发,无数珍珠晶石点缀其间,华美璀璨,每一处细节皆出自于他的精心设计,每一处都是为了烘托他的华丽无双。
  那是他的身体! 
  自他降生之初就属于他所有,陪伴他走过无数岁月的身体。
  但是这一刻,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身体躺在距离他数步之遥的地方。
  数步之遥,便是天涯。 
  疏楼龙宿眼中迅速覆上一抹寒霜,低头一看,染血的僧袍,狰狞的伤口,甚至于鎏法天宫的千钉靴还牢牢地套在脚上。
  完全不用怀疑,这正是他的好友佛剑分说的身体。 
  他突然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他疏楼龙宿向来视自身利益胜于一切,此前不久还特意加持了一个不死之身的光环,争霸江湖的路上又多了一重保障。 
  谁能想到一个不留神,他的身体就不再属于他了!
  对面躺着的人似乎睡着了,胸口微微起伏,闭着的眼,轻抿的唇,显得安静乖巧,往日里难得一见的模样。
  疏楼龙宿看着这一幕,眸中一片晦暗不明。
  他在佛剑的身体里,那么佛剑……
  一个小小的疏忽,刹那间心神失守,体内横冲直撞的邪力占据了神智,澎湃杀意就此汹涌而出:
  ——你还在等什么?
  ——难道要等他醒过来,继续追杀你?
  ——你行到此处,哪里还有回头之路?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
  双手紧握成拳,疏楼龙宿闭上双眼,额角沁出一层薄薄的冷汗。
  该死的邪兵卫! 
  事到如今,再与佛剑为敌等同于自寻死路,最好的情况也无非是他和佛剑同归于尽,共赴仙山。
  他还不至于这般愚蠢。 
  所幸跑到至交好友的身体里还是有一点好处的:他对佛剑修炼的功法有着足够的认识,瞬间便能调出这具身体里的力量与之抗衡。
  片刻之后,他重新掌握了主动权,邪兵卫被迫退到角落处,静静蛰伏下来,等待下一个时机。
  疏楼龙宿睁开眼,眸中已是一片清明,优雅从容的笑意也重新挂上了嘴边。
  佛剑仍睡得很安稳,想必还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真幸福,他想。
  他下意识想要化出紫龙扇轻摇几下,顺便欣赏一下‘自己’的睡姿,然而一抬手,这才想起紫龙扇还在佛剑手里。
  疏楼龙宿无奈一叹,看着眼前这双手,一时有些怔住了。
  这双手无疑是很美的,指节粗细恰到好处,指甲也修剪得很整齐。然而美中不足的是,掌心和虎口因常年握剑磨出了一层老茧,破坏了这双手的完美。
  在过去的漫长岁月里,他也曾多次为这双手的主人诊脉疗伤,与他比试论剑。更多的时候,他们一同坐在花草环绕的精巧凉亭里,亭中有桌有椅,桌上有茶。
  天青色的茶杯稳稳托于掌心,朦胧水汽模糊了对面那人的眉眼。
  一壶茶品毕,那人便起身告辞,然后踏着与来时同样坚定、无人能阻的步伐远去,回到滚滚红尘中继续他的斩业渡生。 
  后来呢?剑中真相破,他与两位好友决裂,从此背道而驰。
  反噬了禔摩之后,他变成不惧阳光的嗜血者。调转剑锋,昔日同道都变成了他想要铲除的人,越往前走,他就离他的好友越远。 
  为了得到邪兵卫,他甚至还将陷入昏迷的佛剑掳走。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一道佛光从天而降。
  什么都变了! 
  疏楼龙宿无声叹了口气,上天真是给他开了一个非常恶劣的玩笑。
  他困在佛剑的身体里,前方的每一条路都变成了死路,如果他不想跟佛剑同归于尽的话,那么只能选择往回走。
  而这条回头路上,有一人如峰峦磐石一般横隔在他的面前,用的还是他的身体,他的模样,他的不死光环。
  唉!他几时这般倒霉过?
  好在他从来都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谋取好处。 
  “佛剑!”疏楼龙宿轻轻一笑,反复念过无数遍的名字在这一刻却被他念出了一种百转千回的味道,“汝也该睡够了吧?”
  剑气自指尖迸射而出,在空中连环追击,顿时一阵金铁交鸣。 
  熟睡的人终于睁开双眼,佛剑分说自地上一跃而起,未发一语,已有无形威压劈面而来。
  疏楼龙宿不闪不避,仍端坐于原地,目光平静看向他的好友。
  四目相对,眼前所见远远超出了佛剑分说的想象范围,他不由一阵恍惚,正欲扬起的一掌还未出招就已经凝滞住了,周身杀气一点点瓦解、消失。 
  一时无人开口,只有肩头的珍珠流苏不住摆动,一声声细碎玎珰在空荡荡的纳云塔里显得异常的清晰。 
  满意于他的反应,疏楼龙宿牵起唇角,露出完美一笑,不介意再给他一个惊喜:“佛剑好友,汝感觉如何?”
  佛剑分说仿佛被人当胸打了一拳,他看着眼前这个言笑晏晏的‘自己’,艰难地开口:“龙宿?”
  疏楼龙宿愉悦应道:“是吾!” 
  佛剑分说浑身一僵,不为外物所动的面容初次出现了裂痕,即将面临寸寸龟裂的危险。他努力回想着先前发生的一切,他记得是龙宿将他带到了这里,为的正是他身体里的邪兵卫。
  原本打算一醒过来就跟他决一死战,结果……
  看着眼前这个面带浅笑的人,再看看自己,佛剑分说无奈地接受了他和龙宿互换身体的事实。“这是怎么一回事?”
  “汝觉得呢?”
  佛剑分说垂下眼眸想了想,迟疑问道:“是那道佛光?”
  疏楼龙宿微讶,原来他还有印象?“汝记得多少?”
  “不比你多。”
  “那么对于汝与吾眼下的处境,汝有何看法?或许这一切全是吾所为的也说不定啊!”
  佛剑分说看着他,金色的眼眸平静而透彻:“你不至于会开这种玩笑。” 
  “这是当然!但是,”疏楼龙宿笑道,“也许是吾夺取邪兵卫的时候,一时失手呢?” 
  “龙宿,你想说什么?”他望着对方,眼底不由涌出一丝期待。他能看得出来,龙宿大部分的心神都用在对抗体内的邪兵卫,此时难有一战之力。
  以龙宿的生存智慧,想必他已经有了决断。但是有些话,佛剑分说仍希望听他亲口说出来。 
  疏楼龙宿收起脸上笑意,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道:“好友,汝可还愿意相信龙宿?”
  佛剑分说亦看着他,迎上他的目光:“我信。” 
  心头大石终于落下,疏楼龙宿会心一笑:“有佛剑这一句,吾心足矣。剑子那边,吾会亲自向他赔罪。”赔罪的礼物他都想好了,还是魔龙祭天的人头。 
  “嗯。”佛剑分说的目光逐渐柔和下来,如果可以,没有人会愿意看到百年好友分崩离析。 
  “佛剑,汝过来一些。”疏楼龙宿突然道。
  “嗯?”虽然不解其意,但脚下步伐比思维更快,佛剑分说几步走到他的跟前。 
  “肩膀借吾一用……”话音未落,人已经倒在佛剑分说的怀里,尾音渐渐低微,几不可闻。
  “龙宿!”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坑坑!求评论呀,你们忍心让我一直刷单机吗?
 
  ☆、两位访客
 
  再次醒来的时候,疏楼龙宿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木屋里,屋内摆设简洁,屋外有瀑布冲刷声,身在何处显而易见。
  更何况罗汉榻的另一端还坐着一个人,他的身体,佛剑的灵魂,果真是令人黯然神伤的搭配。 
  “醒了?别动!”佛剑分说制住他起身的动作,随即扣着他的脚踝,低头将贯穿脚掌的长钉拔出,动作干脆利落,不带一丝拖沓。
  受到牵扯的伤处源源不断流出了血,疏楼龙宿半支起身,看佛剑给他点穴止了血,然后将早已被血浸透的鞋袜除下,露出血肉模糊的脚掌。疏楼龙宿眉心一皱:“佛门的刑罚,如今吾也算是领教过了!”
  “一点皮肉伤而已,”佛剑分说神色平静,继续娴熟地清理伤口,上药包扎。
  早在龙宿找上门之前,西佛国的两位阿阇梨就曾给他喂下疗伤金丹,如今身上各处伤势均已逐渐好转,不足为虑。而这脚上的伤口看着狰狞恐怖,在他看来其实并不严重。
  目光移至对方心口,佛剑分说很清楚,这具身体的最大隐患不是别的,正是潜伏其内的邪兵卫,此前龙宿突然陷入昏迷也是因它而起。 
  “龙宿,你现在感觉如何?”佛剑分说问道。 
  “扰吾心绪,烦不胜烦!”抬眼触及对方担忧的眼神,疏楼龙宿不由一怔,埋怨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佛剑不必担心,吾制得住它,短时间内不会有事。反倒是……” 
  “嗯?” 
  将衣服上的血迹展示给他看,疏楼龙宿嫌弃地啧了一声:“反倒是吾,再不沐浴更衣的话,吾非疯掉不可。” 
  佛剑分说的凛然神色因这句话变得柔和下来,最终酝酿成一抹浅笑:“伤口不能沾生水,你等一等,我出去准备一下。” 
  他起身走了出去,将一切全都准备妥当了,这才折身回来。疏楼龙宿仍斜躺在罗汉榻上,等了许久,他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若是在疏楼西风,哪需要这么麻烦?”
  “不解岩的环境能更好克制邪兵卫。”佛剑分说解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