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边荒】非职业冰人+番外 作者:云舞寒江

字体:[ ]

 
 
文案
乱世中,繁华与零落,霸业和鸿图,置身事外或是投身其中,命运却从未改变。命运缘分,因果由来,都只是造化弄人。五胡乱华,南朝纷争,皆是身不由己。原来那条红线,早将你我相系,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跨越了时间长河。叶浩然是个没有过去的人,在时光变迁中,他一直找寻着他的过去。虽然获得失去记忆的方法是——牵红线和谈恋爱。可他真的只是非职业的……冰人!世上可有两全法?不相负亦不相离。 其实所谓命运,只不过是时间的延续和空间的转移。1.此文1v1,cp叶浩然X刘裕……淡然沉稳偶有恶劣面瘫攻,坦率坚毅敢赌敢拼(?)受。2.《边荒传说》同人,魏晋南北朝背景,原作者黄易,原著的阅读与否不会影响此文的阅读。3.打着武侠招牌,但有点玄幻画风。并涉及军事历史演绎,慢热……4.并不一定符合史实,求考据党放过洛河系列附:萧衍《寒梦衍情长》【宋】顾念风《一顾倾霆念》【唐】沈陌《萧十一郎陌上萧郎醉》【明】韩陵《这不是重点》【秦】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穿越时空 武侠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浩然,刘裕 ┃ 配角:燕飞,高彦等等 ┃ 其它:主攻,洛河,边荒传说,历史军事 
 
 
 
  一梦边荒姻缘错
 
  1.
  “就是这里?”清冷的声音带着剑刃般的凛然,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对着面前的江水淡淡开口。
  冥冥中似乎有人在回答他,而且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黑衣男子的手中捧着一枚五瓣梅花形状的玉,其中一瓣花瓣上布满了碎裂的纹路,似乎稍稍用力就会彻底破碎。
  “回来了……”黑衣男子低低微叹,语气有几分复杂,他五指慢慢合拢,握住手中的玉佩,看了看缓缓流动的江水,转身离去。
  自汉室倾颓,各地豪雄蜂起,战事延绵广披,生产无法进行,造成人为的饥荒;恶性循环下,使本已开发千年的中土,沦为白骨蔽野,千里无炊的局面。
  三国之时,孙吴和曹魏对峙,每有战事,多在淮泗间爆发,弄至该区域城垣崩毁,田园荒芜,人民流移四散,庐舍空而不居,百里湮绝无民。
  到西晋司马氏统一天下,当地土民本该有安乐的日子可过,可惜“八王之乱”、“永嘉之祸”接踵而来,匈奴、鲜卑、羌、氐、鞨五大胡族群起反晋,这两起历史上的巨大风暴,再摧残得中土体无完肤。
  到晋室怀愍二帝蒙尘,晋室被迫南渡,成为南北对峙之局,淮泗地区依然是受灾最重的战争凶地。淮水和泗水,成为南北政权不成文的疆界。
  在淮水和泗水之间,有一大片纵横数百里、布满废墟荒村、仿如鬼域的荒弃土地:南方汉人称之为“边荒”,北方胡人视之为“瓯脱”。
  进入这地区的被称为是荒人,既不属于南晋,也不属于北方诸胡族政权。
  叶浩然很喜欢这个地方,事实上,边荒和他之前几十年里待着的地方很相像。而且他也清楚地明白,这里是唯一适合他的地方,因为他是真的既不属于南晋,也不属于北方诸胡族政权。
  边荒本来是在中土是最荒芜的地区,不过矛盾的是位于淮泗之间、边荒的核心处、颖水西岸的边荒集,偏算得上是中土最兴旺的地方。
  它是唯一贯通南北的转运中心,两方贸易的桥梁,天下豪强势力争权夺利的场所,走私掮客和干非法勾当帮会各行其事的中心。只要能保得性命离开,不论是商贩、□□、工匠,任何人均可赚取得数十倍于别地的钱财。这使它成为一个充满魔异般诱力的地方,是为有生存本领和运气的人天造地设的。边荒就像是老天爷为有本领的人而设的,在那里有着另一套生存的哲学和法规。
  这和他原来曾经待过的联邦何等相似?实力决定一切,却又被规则所维系。
  叶浩然有时候会觉得自己之所以在联邦适应的如此之快,是不是因为他过去就是来自边荒集的人?他并不清楚他这一想法是否正确。
  因为他没有过去。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来历,的确是件让人不舒服的事。
  “你看上去似乎不着急找回记忆。”稚嫩的童音来自一只白色的猫。这只猫全身的皮毛都是雪白的,看不到一点杂色,那皮毛光洁照人,象搽过油似的。
  面对一只会说话的猫,叶浩然依旧板着他那张面瘫脸,似乎这并不是一件叫人惊奇的事,也不能让他变色动容。
  “没必要。”
  叶浩然淡定自若,简单地回答了三个字。
  确实没必要着急,他已经等待很久了,并不在乎再多等一会儿的功夫。
  “……就这么干等着?一点行动都没有,这可一点也不像你的风格。”白猫的眼睛如蓝宝石般晶莹透亮,小巧的嘴巴两边长着又硬又长的雪白的胡须,看起来漂亮而威武。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黯淡无光,是瞎的。美丽中的瑕疵,就像……那枚玉佩上唯一的一瓣裂纹。
  “我开了家店,累了。”
  就只是这样而已。
  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叶浩然在边荒集的东大街上开了一家店。
  他是个不知过去的人,到达了所谓的“故乡”就立刻给自己弄了一个安身之所,然后他很自然的倦了。
  一切宛如一梦,叶浩然从未想过自己会在离多年目标如此接近的时候倦了。
  相对于他现在所处的年代,他也许算得上去了趟未来,然后又从未来回来了。如果不是他失忆的话,这一切就是一个有趣的经历罢了。
  自打人类进入洛河时代,资源越加不足。联邦实行精英政策,享有联邦精英资格的人才能拥有足够的资源。想获得联邦精英资格,至少有一个宇宙S级专业执照,以及A级或以上的格斗证书,A级战略指挥证书,四个或更多B级以上的非主专业证书。
  当初他到联邦的时候,是到了一个小孩子的身体里。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忘了过去的事情,但直觉告诉他,他不属于联邦,不属于洛河时代。他身上什么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也没有,只有一块五瓣梅花佩,而且是每一瓣上都布满裂纹看上去很老旧的玉佩。然后他就被送进了孤儿院,接受联邦福利的救济。在那里“长大”,用长大这个词,也许有点问题,因为他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一个小孩子……
  在洛河时代,他也结交了朋友,甚至后来还和他们一起组建了一个星际狩猎团,虽然只有五个人,但是黎明星猎团依旧在几年后成为了联邦第一星猎团。
  他一直在试图找寻自己的来历,然而一无所获。他发现自己会的东西,和洛河时代格格不入,比如武功……
  说起来是有点嘲讽,他装了一脑子奇怪的知识,唯独忘了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又为何会到这里……
  在一次任务中他们遭遇了王级星海兽群,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那枚他从不离身的玉佩突然散发出白光,叶浩然看到那些宇宙中的星海兽仿佛在原地踏步,无论如何都无法继续接近他们,就像……就像他们与星海兽之间的空间被固定住,谁也无法靠近谁。
  接着叶浩然听见了从玉佩上传出的声音,稚嫩仿若孩童,却有种孩童不能拥有的沧桑。
  “老板,我要和你谈笔生意。”
  叶浩然的回忆被中止,叶浩然坐在胡椅上面无表情地抬眸看向店面门口。
  门口是个打扮富贵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商人身上常见的和气生财的笑容。
  “说。”叶浩然的生意在边荒集这种混乱的地方其实不多,但他一点也没有讨好客人的意思。
  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站起来说话的。
  来者对于叶浩然这态度也不恼怒,商人的标准笑容不变。“劳烦老板出面,为小儿做个媒。”
  没错,叶浩然开的就是整个边荒集独此一家的媒人馆。
  不用怀疑。古时的婚姻讲究明媒正娶,因此,若结婚不经媒人从中牵线,就会于礼不合,虽然有两情相悦的,也会假以媒人之口登门说媒,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才会行结婚大礼。即使在边荒集这种地方,人们也乐于走走形式。而且这种地方相对开放,男女双方其实早就做好了决定,只要个人走过场就好了,这也省了叶浩然不少事。
  小白猫踱步到叶浩然的脚边,轻轻“喵~”了一声,叶浩然淡淡扫了白猫一眼,波澜不惊地问道:“直接提亲?”
  古代提亲叫做纳彩。纳彩,即纳其采择之礼于女家也。也就是指男家请媒人到女家提亲。
  “正是。”男子点点头,又添一句,“礼金好说。”
  叶浩然对于礼金并不看重,他之所以会开个媒人馆,也是为了找回自己的记忆。
  用那个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到底是猫是玉的家伙的话说,这玉需要运道为能量修补损坏,它在无数时空中选择了能与他共鸣的叶浩然做为宿主,而叶浩然本身属于这个世界却因为这玉的缘故失去了本身在这个世界的运道,叶浩然的遗忘正是基于此。要想记起过去,就要收集一定的运道弥补本身的缺失。
  不同于这玉的神秘莫测,叶浩然并不能直接吸收大量的运道,所以只能采取别的方法。而姻缘是运道中性质最柔和的一种,叶浩然需要靠为别人牵红线的方式分得一点运道,慢慢攒够为止。
  叶浩然表示,以上的理论他只能理解大概。
  他只要得到“牵红线=恢复记忆”这个结论就行了。
  “东西准备了?”叶浩然的表情虽然冷漠,声音也同表情一样清冷,但意外不给人不好接近的感觉,正相反,他面无表情的模样反而让人觉得他是个可靠、沉稳、可以信任依靠的人。
  男子被这种莫名的感觉唬住,愣愣道:“额,什么东西?”
  “一把木梳、两节头绳、几尺鞋布,大雁。”叶浩然对于这个流程也是半吊子,反正边荒集的人也没几个在乎具体过程。高门大户礼教多,而边荒集是最不讲究这个的。所以他就随意的做这个半吊子的非职业冰人,在他的面瘫脸下,没有人对他的半吊子流程提出质疑。
  “……这、这就去准备。”
  大雁秋去春来周而复始,又忠于一个伴侣不失信义。是提亲必备的信物。
  来者还是准备好的,就是木梳头绳什么的不难准备,不过一会儿就搞定了。
  然后就可以上门了。
  叶浩然没有多少经验,原本应该热闹喜庆从头笑到尾的事,被他这么个面瘫脸做起来,就变得有些严肃正式的感觉。
  问得女方出生年月日和姓名,准备合婚的仪式。然后互换“庚贴”,算得是否八字相合,把庚帖压于灶君神像前净茶杯底,以测神意。把问名后占卜合婚的好消息再通知女方。算做定盟之后把男家将聘礼送往女家,将女家赠男方的衣帽鞋袜的回礼带回去。送完聘礼后,选择结婚日期, 备礼到女家,征得同意。然后在成亲的前一天,男方会送给媒人答谢的礼物。谢媒钱的多少,视主家经济状况自行决定,叶浩然此次说媒的顾客出手还算大方,这个月的生活费有着落了,引导完接亲,叶浩然这笔生意才算做完。
  位于边荒集中心有一个高起达十五丈的大钟楼,贯通四门的两条大街于钟楼处交汇,从钟楼起至东南西北四门的主街依次为东门大街、南门大街、西门大街和北门大街。其他支道,依四街平行分布,城周的十二里,是当时一个中等城市的规模。
  叶浩然的店面就在东门大街上,集内楼房店铺均是在近十多年陆续兴建,多为追求实用、朴实无华的木石建筑,充满聚众边荒集各族的风格特色,反映出他们不同的生活习惯和信仰。一集之地,却是整个中土形势具体而微的反映。
  四条主街繁盛热闹,各族男女肩摩踵接,诸式店铺林立两旁,青楼赌场式式俱备,食店酒馆茶室旅店应有尽有,其中最着名的莫过于位处东门大街汉帮势力范围内的边荒第一楼,老板庞义深懂经营之道,且厨艺超群,供应的食物既多样化,又合各族人的口味和饮食习惯,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亲自酿制的绝世佳酿“雪涧香”,天下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