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hp之如果 作者:白玉墨染

字体:[ ]

 
文案
战后,哈利失去了他一直爱着的魔药教授,从医院中失踪;
被救活的西弗勒斯,为了忘却自己的思念,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却发现爱人失去了踪迹,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HP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利·波特,西弗勒斯·斯内普 ┃ 配角:德拉科·马尔福,赫敏·格兰杰,罗恩·韦斯莱 ┃ 其它:hp
 
 
 
  第一章
 
  战争的结束其实是没有预兆的,就像它的开始一样,突如其来。人们在一片茫然的情况下,只看见黑魔王倒下的身影,和救世主带着一丝颤抖的背影。
  随着人们意识到战争结束,欢呼声越来越多,而原本还在负隅顽抗的食死徒都颓然的愣在那里,仿佛无法接受主人就这样失败了一般。
  就在人们欢呼庆祝的时候,罗恩.韦斯莱和赫敏.格兰杰却发现,自己的好友不见了。而同时不见的,就是他们多年来的死对头,在最后关头倒戈而帮助自己这方取得胜利的马尔福。
  这时的哈利,正站在尖叫棚屋,看着地上的一大滩血迹愣愣的出神。他本想来,再看自己的黑发的教授最后一眼,然后就随他而去。但是,却发现教授的尸体不见了。
  他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的呜咽从喉咙中冒出。他的教授呢?他那个一直别扭的爱人的尸体呢?
  一直在暗影中的德拉科.马尔福走了出来:“波特,教父已经死了,你还来这里干什么?还想要再指责教父是杀害邓布利多的凶手?还想要再在教父的尸体上捅几刀?”
  “不……”哈利呜咽着抬头看向马尔福,“我……我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指责教父背叛了你的信任?没有对教父说出那些绝情的话?波特,我一直想不通教父为什么会爱上你,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去爱,你只相信你眼睛看见的事实,却永远看不清事情的本质!”马尔福的脸因为愤怒而通红,“教父的身体我父亲已经带走了,你不用费心的去找了,马尔福家族会好好安葬教父的,你就和那个红头发的母鼬去过你想要的生活吧!”
  看着救世主碧绿的双眼已经因为绝望而逐渐变为死灰一片,马尔福的心里也不好受。作为少数几个知道自己的教父和救世主爱情的人,他其实从一开始就不看好两人的感情。救世主终归是一个冲动的格兰芬多狮子,而教父心里背负了太多。哈利.波特根本无法看到教父内心的灰暗。
  想到自家教父的死,马尔福的双眼黯淡下来,留下绝望的救世主,离开了尖叫棚屋。
  哈利的身体已经因为连日的战斗而接近崩溃的边缘,而马尔福的话却像刀尖一样,一下一下的剜割着救世主的心。他知道,马尔福说的没错。如果不是看了教授最后留下的记忆,哈利对自己的爱人永远不会有了解。他没有看到爱人心中的绝望,只看到了自己眼见的事实就给爱人定了罪。想到自己曾对爱人说出的绝情的话语,哈利觉得自己的心已经麻木了。
  随着意识的逐渐消散,哈利眼前浮现的,是爱人最后绝望的双眼,和那句:“look……at……me……”
  当赫敏和罗恩找到尖叫棚屋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倒在血迹旁边的哈利,苍白的恍若要死去了一般。
  圣芒戈特护病房
  医师很遗憾的对着守在病房外的赫敏和韦斯莱一家说:“经过检查,波特先生的身体除了连日的战斗带来的一些伤痛和疲倦之外,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他的灵魂……有消散的迹象,就像是已经放弃了……生命一样。”
  韦斯莱夫人捂着嘴,她一直把哈利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作为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的母亲,她无法接受自己另一个儿子即将离开的事实。
  “您一定有办法的是不是,哈利是拯救了魔法界的英雄,他不能就这样……”赫敏对医师乞求着。
  医师无奈的摇摇头:“我们会尽全力的抢救波特先生,但是如果他自己都没有求生的意志的话,我们是毫无办法的,抱歉。”
  病房外的人们透过窗户看着生气全无的哈利,心里都涌上一阵阵的无力。战争已经胜利了,他们连最邪恶的黑魔头都打败了,却不能阻止自己亲人的离去。
 
  第二章
 
  日子一天一天走过,转眼就是一个月过去了。战后的重建工作已经开展,人们正在逐渐的修复自己被战争毁坏的家园。而同时,每个人心中都在为那个依旧躺在圣芒戈特护病房里的男孩祈祷。
  哈利仍然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若不是他的胸口还有微弱的起伏,赫敏甚至都认为他已经死了。
  赫敏也是少数几个知道哈利和魔药教授关系的人,她当然知道哈利这样的原因。哈利对教授有着很深的感情,因此当初发现教授杀了邓布利多之后就失去了理智。他们已经通过邓布利多的画像知道了真相,她想,哈利也是因为这样才……
  可是即使知道了原因又如何,即使她是霍格沃茨最聪明的女巫,是战斗中不可或缺的军师,却无法再给哈利一个活生生的魔药教授。
  她也去找过马尔福,毕竟魔药教授是马尔福的教父,他们找不到魔药教授的尸体,只能是马尔福带走了。但是马尔福只是冷冰冰的看着赫敏:“教父已经死了,我不想再让救世主打扰他的安宁。他生前为救世主做的够多了,难道在死后还要为救世主鞠躬尽瘁?
  对此,赫敏无言以对。她知道马尔福说的是对的,但是看着自己的好友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她真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了。
  这时,赫敏口袋中曾经用于D·A联系的金加隆开始发热。从战后开始,这些金加隆已经很少被使用了,除非是非常紧急的事情。赫敏心中有了不详的预感,匆匆的离开了马尔福庄园。
  马尔福看着赫敏急匆匆离开的身影,面露疑惑,却没有深思,而是慢慢的离开了会客厅,去了庄园内一座很偏僻的小洋房中。
  小洋房内,一个黑发的男人正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手上捧着一本厚厚的书,看的很认真。
  “教父,您今天感觉怎么样?”马尔福开口问候。
  “德拉科,”男人开口,声音中带着无法掩饰的沙哑,“你在你可怜的病弱的教父享受午后时光的时候来打扰他,只是来问这么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的吗?”男人空洞的黑眸从书本中抬起,定定的看着马尔福。
  马尔福显然已经对男人的毒液免疫了,脸上贵族式的假笑一点也没有变化:“哦不。亲爱的教父,作为您的教子当然应该每天来问候一下教父,看您是否在庄园里过得舒心。”
 
  第三章
 
  这个男人正是被判定已经死去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在他“死后”,魔法部通过邓布利多留下的证词认定了这个男人的无罪,并授予了梅林骑士团一级勋章。
  为什么这个男人没有死去,这其实并不难猜。古老的马尔福家族的底蕴是很厚重的,更何况男人只是深度中毒而昏迷,并没有真正死去。
  另一边,赫敏匆匆的赶到医院,却发现大家都围在哈利的床边,而床上却空空如也。
  “罗恩,这是怎么回事?哈利呢?他醒了吗?”赫敏强自压下心中的不安,转头问自己的男友。
  罗恩抬头,眼圈红红的:“敏,我不知道,护士小姐说今天一大早她来给哈利注射营养剂的时候他就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整个医院也没有看到他。”罗恩不敢想象哈利是怎么了,不论他是自行醒来离开了医院还是被残余的食死徒带离了医院,后果都是无法想象的。
  如果他是自行醒来,罗恩无法想象哈利离开医院会不会想不开做些什么。他是后来才知道哈利与魔药教授的关系的,虽然无法理解,但是看到哈利的情况,罗恩却在心中真心的期盼魔药教授活着。
  而以哈利如今虚弱的身体来看,即使他没有想不开,但是遇上残余的食死徒却也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如果说他被残余的食死徒从医院带走……罗恩不敢再往下想了。
  赫敏听到罗恩的话一愣,看向周围的人,仿佛不敢相信自己所听见的话。她昨晚才来看过自己的好友,当时他还安静的躺在床上。
  莫莉满脸的泪水,抱住赫敏哭了出来。亚瑟压抑的开口:“我已经通知了金斯莱和部长,他们正在组织人全力搜索哈利。但是不能大张旗鼓,不论是民众还是食死徒,知道了哈利失踪的消息都会引起混乱。而且现在流窜的食死徒还很多,奥罗抽出的人手有限……”
  赫敏当然明白现在的情况,她无法指责魔法部长的做法。她声音颤抖着,对亚瑟和莫莉说:“我和罗恩去哈利可能去的一些地方找找。”
  此时,阴暗的蜘蛛尾巷,救世主正虚弱的躺在爱人曾经的已经落满灰尘的床上。他从痛苦的长长的梦中醒来,没有一丝犹豫的离开了医院。而躺在床上多日没有进食的身体因为强行的幻影移形带来了很严重的不适。
  但是哈利不在乎,他想要再看一看爱人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然后找一个阴暗的角落静静的死去。他不敢说是去追寻自己的爱人,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对魔药教授造成的伤害已经是无法弥补的了。西弗勒斯已经死去,他即使要死也不能再去打扰爱人。
  在床上静静的感受灰尘中魔药教授遗留的气息,不知过了多久,哈利才略显沉重的起身,离开了这所充满爱人气息的房子。
 
  第四章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这期间赫敏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好友。魔法界已经知道了救世主失踪的消息,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连魔法部和奥罗也已经放弃了寻找。
  西弗勒斯·斯内普依旧活着的事情在一年前被马尔福公布,赫敏曾经想去找魔药教授谈一谈,却被马尔福严词拒绝:“教父并不知道救世主失踪的事情,他不想要见和以前有关的任何人。从教父‘死去’的那天起,就已经和救世主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已经三年了,赫敏不敢想象好友现在的情况。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够放弃寻找。而罗恩一直陪伴着自己的妻子。是的,两人已经在魔法部登记结婚了,但是却一直没有办婚礼。不论是他们还是韦斯莱家族的其他成员,都希望这场婚礼能够有哈利的参与。
  马尔福庄园
  斯内普依旧住在那座小洋房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进行魔药研究是他唯一的事情。他不断的克制自己,不让自己想起那个绿眼睛的小巨怪,但是每天一闭上眼睛,就是哈利澄澈碧绿的双眼,是他的微笑,他的眼泪,他的痛苦,他的指责……
  即使用上大脑封闭术,却也无法阻止哈利的一点一滴在脑中的出现。西弗勒斯时常在心中怒吼,为什么这个绿眼睛的该死的波特还要来占据他的生活。从他“死后”,就和那个波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那个波特应该已经和韦斯莱家的小女儿结婚生子了,他这样的想念算什么!
  即使魔药教授在心中不断的这样说,却无法阻止内心对哈利的思念。
  马尔福来到他教父的住处,看着教父又开始发呆,只能无奈的叹口气。他知道自己的教父还放不下救世主。而此时,他就不得不感谢教父正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不知道救世主的昏迷,不知道救世主的失踪,否则教父会做什么他是无法预料的。
  马尔福觉得,就这样让教父一直认为救世主和韦斯莱家的母鼬结婚了就很好。但是他也知道,纸里包不住火,不知道哪一天,教父就会知道所有的事情。那时候,即使是他也无法承受教父的怒火。
  思虑再三,马尔福还是决定,把事情都告诉教父。毕竟教父的决定他是不能够干涉的。
  “教父。”马尔福开口唤醒正在发呆的魔药教授。
  魔药教授回过神来,看见马尔福正站在门口,毒液毫不犹豫的喷洒出来:“德拉科,你已经把马尔福家族的礼仪都喂了园子里那几只孔雀了吗?还是说,你和卢修斯一样,被美容药剂腐蚀了大脑,已经不知道礼仪怎么写了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