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火影/止鼬]终于等到你 作者:木枫槿

字体:[ ]

 
 
 
文案
自从火影外传开始连载之后,每周都能被ab刷新三观下限,感觉整个人都囧囧哒~
止水哥一阳光大暖男已经被无数次揣测为外传变态boss君啦~此文先排个雷,没错,我就素桑心病狂写了止水boss君设定滴银~
怎么说呢……感觉这篇文就写得像是止水哥回忆录外加忏悔录……
当然,后面会,论一个阳光治愈系大暖男如何升级为恐怖一笑反派BOSS滴心路历程~
浅析那些年我与小舅子结下的那些梁子~
谈谈我跟心上人那些不疯魔不成活情深缘浅的爱情故事~
当然必须说一下我与初恋那些哲学研究~
某木坑品有保障绝对亲妈1v1he,请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火影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宇智波止水,宇智波鼬 ┃ 配角:宇智波佐助 ┃ 其它:火影,止鼬
==================
 
☆、水哥回忆录一
 
  
  死是什么感觉?
  每个人对死亡的定义是不同的,当然对死的感觉也截然不同。
  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是带着遗憾的,正因为这些残缺的遗憾,生活才显得真实,人才会懂得什么叫珍惜。
  人无法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生命就是一场不会停歇的旅行,你手中握着单程车票驶向死亡的终点。旅行中你会遇到很多人,经历很多事,你也会为谁搁浅,也会为人踟蹰,有人会让你笑,有人会让你哭,无论尘世中有多少千千结,网罗了你多少的情缘羁绊,生命的终点还是会停靠在死亡的车站。只是旅途的长短,旅途中的风景,因人而异。
  止水觉得,死亡的感觉,是鼬。
  没错,于他而言,死的感觉就是鼬。
  无论是死神第一次给他开的玩笑,还是这一次他真正咽气完全的死去,死对他的感觉就是鼬。
  止水站在现世与黄泉的夹缝之中,静静地凝视着周围混沌的空间。止水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他偶然翻过一本关于死亡旅程的书。书里的旅程他已经记不清了,可有句话却记忆犹新。
  当你闭上双眼,等待死亡的召唤,最后一刻,浮现在你意识中的画面,就是死亡的感觉。
  止水还记得他第一次死的时候,他带着一身重伤在南贺川瀑布前同鼬道别。那一刻他才发现自己孑然一身居然没有任何可以值得留恋的东西留个鼬,让鼬闲来无事的时候有个念想,不需要太多,只是偶尔想起有他止水这么一个人曾经存在过就好了……
  临别之时,止水想了又想,忽然想起了族里的带土前辈就曾将自己的写轮眼送给了他的队友卡卡西前辈。鼬虽然没有失去眼睛,但他最珍贵的就是这双眼睛了,要不然团藏也不会眼巴巴让根部那么多人来围堵他抢走了他一只眼睛呢?
  最后,他还是将他的眼睛送给了鼬,虽然他抠眼睛的时候也觉得有点变态,他还是希望终有一天他的眼睛能够如他所愿的保护鼬……
  很久很久之后,止水想起送眼睛这件事不由感慨,由小见大,也许从那时候起自己就有当变态心灵扭曲的潜质了吧。
  忍者的价值是由死亡来决定的,当一个人行将末路的时候,你就会了解你内心真正的世界。
  要问止水有没有遗憾,至少止水从南贺川的悬崖上跳下来的那一刻,听着鼬惊慌失措地喊着他的名字下意识地伸出手,交错的双手最终还是彼此错过。彼此的心意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飘零得支离破碎……
  到底是缘浅……
  奈何情深……
  那句话还是没有对他说出口呢……
  这总该是一种遗憾……
  止水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鼬开始变得无可替代……
  但他依然记得第一次见到鼬时的场景。
  那年他也不过八岁,刚好从忍者学校毕业。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八岁毕业的他也算是可以独当一面,家族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了。也正是那一次,他有了机会进入族长家的大院,见到了一直端坐在族长身边的鼬。
  富岳见止水,除了例行惯例,给每一个宇智波毕业的忍者灌输宇智波的荣耀,让他们不辱没宇智波之名以外,也是想给鼬找个玩伴。
  三战的战事告急,作为木叶警卫队的队长,即刻赶赴战场是当务之急。可作为父亲,他自是不放心将儿子独自留在大宅里。
  况且鼬自小就跟着他长大,总觉得过于安静,害得富岳还以为自己教孩子教出问题了,看了好几本教育类的书籍,才恍然大悟。赶忙地就召唤止水到家里来一趟。
  止水一面听着富岳的训诫,一面偷偷打量微微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鼬。不过三四岁的小孩子绷着一张脸,神情十足十跟族长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衬得他肉呼呼的包子脸莫名有种喜感。
  后来族长训完话终于神情稍缓露出一个勉强算是笑容的神情对着止水说:“这是犬子,叫鼬。”随即侧头看向鼬,“鼬,这位是我们一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止水,你以后可要向止水好好学习。”
  也是在那一刹那,止水终于看清了鼬的眸子,黑得如同上等的黑曜石一般隐隐透着流光。他听见鼬还有些奶声奶气地喊着他的名字。
  “止水哥。”
  止水忍不住扬起了嘴角,脑子里回荡的全是这句止水哥,心里洋溢着的都是终于见到传说中族长公子庐山真面目的喜悦之情。
  对于鼬的大名,作为一个宇智波,当真是早有耳闻,宗家族长家的大公子,十有八九就是未来宇智波一族的掌舵人。你作为一个下属,如果连自己未来要服从的人的大名都不知道,也就可以不用做一个宇智波了。
  止水自小走在宇智波的大街小巷常能听到街边的阿姨老伯们一起谈论着,族长家的公子长得是多么白净可爱十足像他妈妈;或者你听说了吗,族长家的公子天生聪明抓周那天喊爸爸妈妈口齿可清晰了;又或是族长家的公子啊抓周那天居然就拽着族长的苦无不放一看以后就是个手里剑高手什么的……
  止水就这么听着街坊邻居茶余饭后闲谈着族长家的事儿长大了,对于鼬倒是从未见其人而尽知其事,大到宇智波家大公子几岁会写字,几岁会扔手里剑玩儿了,小到什么时候长了一颗牙,什么时候得了伤风感冒这类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一清二楚。
  止水时常感慨,无论哪一族,最优秀的情报搜集者一定不是忍者而是街头这些群聚的小商小贩街坊邻居,那侦查情报的技术真是让他这个后来以瞬身之术闻名的忍者都叹为观止佩服得五体投地!当然,如果他们能管住自己的嘴少说几句闲言碎语,止水深感情报搜集的忍者绝逼得失业了……
  止水还记得曾经还挺小的鼬仰着一张白嫩嫩的包子脸满脸疑惑地问他:“止水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止水并拢手指轻轻地戳了下鼬的额头,爽朗一笑:“哈哈,这是年长者的秘密。”
  止水就记得当时的鼬无语地对他翻了个白眼,鼓着脸让他一边儿凉快了好些时候。再后来,秘密的代价就是,鼬再也不叫他止水哥了,再后来鼬仰着小脸跑来跟他说自己要当哥哥了,那满面洋溢着的幸福,止水总觉得心里有一块地方有点酸,可就是不懂……
  止水觉得,有时候不懂也是件幸福的事情,因为等到懂了的时候,就只剩下心酸了……还不如不懂!
  一直不懂的话也不会在鼬天天笑着说“止水,佐助今天又对我笑了!”“止水,佐助今天会喊哥哥了!”“止水,我要去给佐助买番茄就不陪你了。”“止水,佐助他……”这一类话题的时候,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很多人都觉得佐助针对止水。因为佐助觉得止水这个坏人总是霸占他温柔的哥哥。他的哥哥永远只会用“原谅我吧,佐助,下一次”这样的理由来拒绝他,却从来不会用这样敷衍的借口拒绝止水的邀请。
  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止水都只是莞尔一笑,摸着鼻子有些恶劣地想:他才不会告诉佐助那个烦人又缠人的小笨蛋,他的哥哥跟他所谓的止水哥在一起的时候,十句话里面有九句都是在提佐助怎么样怎么样……止水自己心里也是蛮塞的……
  这个占有欲极强又麻烦的小孩子怎么就跟鼬小时候差那么多呢?有时候止水也会假设,如果鼬小时候跟佐助黏鼬一样黏他,那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当然这也只是想想,有那样的如果,鼬也不是鼬了……
  其实在止水心里,就算鼬十句话里十句都是佐助,只要鼬愿意跟他说话,他也是开心的。虽然佐助那傻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
  很久很久之后,止水又想起这些陈年旧事,深感自己与佐助之间因为鼬结的梁子似乎还真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古书里所说的宿命……
作者有话要说:  必须要说的是,这文很意识流,因为没有大纲而且比较流水账哈~
还有此文分两部分,前半部分水哥视角,后半部分鼬哥视角,短篇设定写多少随缘??
大家不要吐槽题目,我懒……我亲妈HE1V1有保障祝各位GN看文愉快~谢谢支持啦~
 
☆、水哥回忆录二
 
  
  止水本来的名字并不叫止水。
  为什么后来又叫止水了呢,说来也搞笑。
  止水幼时机缘巧合下得蒙算命先生算了一卦,用八字批命,与所有算命先生一般,话里倒没得到多少好听的吉祥话,具体的内容这么多年的光景,止水早已记不清了。
  就记得算命先生一脸惋惜地看着他,有些叹息地说:“这孩子命苦啊,倒不是说他不能成功,相反这孩子聪明得很,崭露头角,年少成名可谓泰极一时。可正所谓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年少成名之时,这孩子会遇到改变他一生命数的人,彼时,泰尽否来,他一生的劫和罪孽都是因此而生。要逆天改命,一来需懂得韬光养晦,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若能平凡安然度过少年时期,便可错过改变他命数之人。二来若少年天命不可违,当真遇着那人了,需记,凡事不可强求,需懂得放弃,人生八苦求不得最苦,若没有求不得之心,便也可断了此番纠葛,倒也能安然一生。最后若是万般无奈之下,还是走向了天煞孤星之命,堪不破这千般羁绊,切记,远离水,远离任何跟水有关的事物。”
  是的,算命先生曾说,他命里犯水,与水相冲,最后也必定命丧于此。止水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那一连三叹,务必远离水,千万别碰水,尤其是高处流下的水,切记!
  当时还不怎么懂事的止水只是好奇地歪了歪头,但回去之后,他妈妈还是不放心地给他改了名字——止水。
  现在止水想来也觉得蛮搞笑的。止水可以是避止于水,但也可以理解为生止于水。止水小时候便常听得街边儿一些花甲之年的老人不无感慨地说着,天命难违。
  止水也觉得有些事情可能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所谓的天命,真的很难违。名字改来改去,他照样犯水灾,死在了水里,两次。命运中逃避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无论多少次的错过,也只不过是按照命定的剧本继续走下去,只是这一生更坎坷罢了……
  如今漫步在黄泉与现世相接的路上,止水难得有闲心地回忆起了一些陈年旧事。也勘破了这术师批命箴言里的个中玄机。可到底是没能如愿及早勘破,化解一场宿怨。
  可止水想,如果再给他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他大概还是会选择在那一天,到族长家,见到鼬,相遇,相知。有些人事是你明知最后会头破血流惨淡收场也依然会毫不犹豫地去选择,因为你的心这样告诉你了。
  如果没有遇到鼬,会比现在的他更遗憾。
  至少止水是这么觉得的。
  有的时候真的不得不信命,止水的童年是过得比较幸福的,除了当年算命先生一卦之外,即使是在第三次忍界大战,局势动荡的时候,他的父母也只希望他作为一个平凡的人平淡地过一辈子。止水小时候当真是摸滚打爬玩泥巴打水漂玩得不亦乐乎,直到他六岁之后上了忍者学校不久,他得到了父母在三战中英勇牺牲的噩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