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汉武/霍卫现代]汉大故事 作者:云淡若风

字体:[ ]

 
 
写给自己,细水长流的温馨霍卫,不虐不强迫不苦逼。
内容标签:年下 情有独钟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青,霍去病 ┃ 配角:刘彻,平阳,卫子夫,公孙敖 ┃ 其它:汉武,霍卫,现代
==================
 
  ☆、 引子
 
      当你发现电脑里所有exe文件图标都变成了一只手捧三炷香的野猪,那么恭喜你,你中了本年度风靡网络的蠕虫病毒——野猪烧香(又称“金猪报喜”)。短短一个月,数百万计算机用户中招,各大杀毒软件厂商频繁升级自己的病毒库和广告宣传,更有人悬赏十万美金缉拿病毒作者。
  总之,在这个病毒肆虐数月,广大网友纷纷肉疼地付费购买正版杀毒软件,以为从此自家小电高枕无忧时,一波新的灾难降临——灰凤横空出世!它纵横网络江湖N年,有六万多个变种,诞生之日起,就被反病毒专业人士判定为最具危险性的后门程序,并引发了安全领域的高度关注,更是连续三年被国内各大杀毒厂商评选为年度十大病毒,堪称“毒王之王”。
  之后的某天,国内某综合论坛出现了一个帖子,又掀起了一阵波澜,帖子中链接的是某高校论坛的BBS水区高楼“汉大唐大,谁才是民办高校的NO1”数百页的楼里,砖头吐沫横飞,掐架爆料不断,就在掐得最严重的几天,一个新ID的几个发言引起了广大网友的注意
  “让你们汉大的野猪校长好好拜拜!”
  “不是说我们唐大工科不行吗?让你们这群工科男见识见识!”
  下面是野猪烧香的截图。
  以理工科立校,坚持“严谨勤奋求实钻研”的汉大学生,在掐架这个项目上本来就不是文法经管见长,“博学睿思会通中外”的唐大学生的对手,如今又被在专业内狠狠羞辱了一次……于是,顺理成章的便有了——
  “就你家小凤校长白莲花一样高贵纯洁?腹黑到毛都灰了!”
  下面附带一只灰灰的小凤。
  这个帖子爆料这两个病毒是两校学生掐架掐出来的。帖里更有人证实,全国最大的两家杀毒软件厂商,别看最近各种广告商战,揭短抹黑,搞得你死我活,实际上两家的老板都是汉大校友,同年同系同班同寝室,还是上下铺,当年形影不离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踢球一起把妹一起搅基,这次病毒风波,两家都赚得盆满钵满……
  广大网友刚在哀嚎,你们掐就掐关我毛事?我只是在水里好好游泳的说,两大高校发言人便及时出面辟谣顺毛了。
  公孙弘发言人说:“众所周知汉大的学业负担非常重,课程非常饱和,白天课时全满晚上继续实验,寒暑假进工厂的进工厂下矿山的下矿山,学生们都是奋战在祖国工业生产第一线,用工业发展推动社会进步的好孩子!在校期间理论课程培养扎实,专业实践安排科学丰富,没有时间搞那些个东西的。而且我校与唐大一直是友好校兄弟校。”
  房玄龄发言人说:“我校与汉大学科互补性好,我校文法经管专业是全国重点学科,汉大理工类专业实力强,我校女生多,汉大男生多(众笑),又因为地理上非常近,历来交流广泛,学生之间关系特别融洽,经常一起开运动会,联欢会,组织球赛,今年还准备开设几个联合培养的专业,请广大应届考生密切关注,踊跃报考。”
  帖子于是开始吐槽发言人:
  “白天课时全满晚上继续实验,寒暑假进工厂的进工厂下矿山的下矿山”
  ——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天天作业月月实践年年论文,汉大是血汗工厂不解释!老师们你们不累咩?
  ——我们学院暑假要全员下矿,%&gt_&lt%
  ——泪眼婆娑,俺家有个亲戚,名校海龟博士,走关系花钱托人进的汉大(多少钱你懂的),没想到试用期没有通过,据说是真正的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虽然工资高,奖金多,试用期把打点的那些钱差不多都赚回来了,但是等于免费打工一个学期啊亲!!!!真血汗工厂不解释!
  ——求门路,学历合格能吃苦,专业热情高,愿投身血汗工厂。
  ——你啥专业?有的专业不用走门路,直接投简历就行,笔试两轮,综合和专业,面试三轮,人事处、学科专家、校级领导,最后有一次试讲。我就是去年投简历进来的,不是海龟,有工作经验。工作是累点,教学科研任务都重,但是待遇真心好,完爆两桶油和电力,还能学到很多东西,有传帮带,系里都是大牛,真正做学问的好地方。
  ——楼上是地矿学院的吧?哪个方向?在下应届,自知尚有缺欠,想先进站做博士后,最好能投在两位校长门下,烦请指点一二。
  “而且我校与唐大一直是友好校兄弟校。”
  ——狗屁!
  ——俺看是夫妻校!(举例N多知名校友夫妻,下略)
  “我校与汉大学科互补性好,我校文法经管专业是全国重点学科,汉大理工类专业实力强。”
  ——汉大和唐大合并,取名汉唐大学,绝壁是全国NO!!亚洲都可以争一争!新校舍都不用规划了,围墙推了就行!
  ——为毛叫“汉唐大学”?应该叫“唐汉大学”!
  ——唐大的妹妹们,哥哥来啦!
  ——真好!那样的话看帅哥搅基就方便多了!
  ——穷学理工,富学文史!汉大弱爆了!
  “今年还准备开设几个联合培养的专业,请广大应届考生密切关注,踊跃报考。”
  ——软广告不解释!
  ——又来了,真敬业啊!
  ——黑个毛!谁黑老房我跟谁急!“在校期间理论课程培养扎实,专业实践安排科学丰富,”这个不是软广告!?
  ——谁黑你们老房了?公孙爷爷容易吗?那么大岁数还在野猪手底下,活那么好干?要不让你们老房来试试?
  ——卫校长不干得挺好的?全国第一高薪不解释。
  ——毛!挺好的个毛?!他这个层次的国内谁还给本科上基础课?都是野猪逼的!那个BT!
  ——对了,汉大的同学拿到下学期课表了吗?今年你们卫校长还有阶梯教室的大课吗?地点在哪里啊?想去蹭课看帅哥,O(∩_∩)O~
  ——卫老师那个课今年换霍老师上了,在建章楼201,周二下午3-4单元。
  ——﹃!!!不过你们霍校长不是跟狼女私奔了吗?(版主:随意诽谤,封ID一年)
  这个帖子之所以流得到处都是,点击数百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后半部分关于汉大高层的各种内部辛秘猛料——没办法,工科男八卦脑补能力太弱,假期还要被抓去上工实践,文笔也渣得可以,于是被完爆了。
  
 
  ☆、 1.卫媪
 
      在之后的很多很多年里,卫青很多很多次回忆过自己的母亲,但是真的就像烟一样模模糊糊,点滴痕迹都没有。而相反的,卫君孺却记得很清楚,虽然她自己并不想记得那么清。
  她记不清母亲的名字,只模糊记得几个音,忘记了具体是那几个字,却清楚地记得已经不算年轻的母亲非常非常美,让人过目不忘的美丽。她懂事很早,四岁以后经历的事情都能记得清,所以她记得自己的第二个妹妹卫子夫降生时父亲的笑颜和奶奶的不满,奶奶当时很希望有一个孙子。
  之后的日子是平静安逸,后来听到“暴风雨前的平静”这句话,卫君孺都会想到那段日子——父母在工厂上班,自己带着小自己两年多的卫少儿在厂幼儿园的后院里过家家玩儿,奶奶不愿意带小小的子夫,母亲有小小的不满,婆媳间有小小的矛盾,生活琐碎而美好。
  直到一次生产事故,她再也没有见到过父亲。
  工人是主人翁的年代,因公亡故的工人家属会得到特殊的照顾,不光有每个月的抚恤金、逢年过节的慰问礼,母亲更是从一线车间调到了后勤招待所,这是非常好的差事,工作轻松,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有小小的油水补贴家用。每一季三个姐妹都有新衣服和新鞋子,小孩子都愿意和她们玩耍,眼神里有羡慕和嫉妒。
  卫君孺当时觉得这种生活是理所应当的,而且,理所应当应该绵延下去。变故却忽如其来,母亲又一次怀孕了。
  与现在追求个性解放不同,那时社会义务与道德是至高无上的,离婚再婚的人在厂里都抬不起头来,而丈夫公亡的单身女人竟然怀孕了!?卫君孺之后每每回忆起来,都觉得疯狂到无法理解。爱欲的利爪牢牢地抓住了她,在浓烈时,现实中的一切待遇、家庭、工作、孩子都微不足道。
  所有的东西都变了,工亡家属成了破鞋!因为发现的时候孩子已经大了,没有办法打掉,母亲被剃了头发,脖子上挂着破鞋挺着肚子游街——那时的她却仍旧顽强地美丽着。而小小的卫君孺当时并不能弄懂,为什么所有人都不一样了,她记得奶奶去世时盛大的葬礼,厂子里来了那么多人,好几个叔叔阿姨握着母亲的手,说以后有困难要跟组织上说,大家都会帮你……
  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妈妈爸爸奶奶曾经期盼的男孩。母亲叫他阿青,她没有说出孩子的爸爸是谁。卫君孺一直坚信母亲是真爱那个人的,青和情谐音,哪怕是孽情,也是情。
  生产前后没有得到照顾和调理,她的身体越来越差,越来越瘦,眼睛却是明亮光彩的,她艰难地抚养着四个孩子,没有人愿意接触这个不洁的家庭,所以不时来敲门的人只有红卫兵。
  两年之后,卫君孺生平第一次出远门。那时母亲的身体非常糟糕,总是生病咳嗽,又没有条件医治,却强撑着带她坐了一天的火车,又走了半天的山路,路越来越窄,坡越来越高,天蒙蒙黑的时候,她们找到了山坳矿区里一户姓郑的人家。那是卫君孺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郑季。
  阴冷的山间回荡着女人的叫骂咆哮,“你个骚.比贱.货,欠男人草的破鞋,我不找你你还敢来找我!?”肥硕的女人扯着母亲的头发,厮打她的脸。卫君孺第一次听到这样低俗的咒骂,吓得抱着弟弟大哭。姓郑的男人看那女人打累了,才低声说,“别闹了,让人听见了不好!有啥事进屋说。”
  “郑三,你个陈世美!王八蛋!被这个骚.逼货迷了心窍了!这个贱.逼凭什么进我家?!”说着又在母亲脸上抓了几把。
  那天晚上,母亲跪着把一包钱还有弟弟交给了那个女人,因为郑季不敢接也不会接,他连看都不敢看一眼母亲。在咒骂声中母亲带着君孺逃一样离开了郑家,深夜里走在漆黑寒冷的山间,消瘦的女人背着女儿一路哽咽着哭,呜呜的声音随着刺骨的风,飘到很远的地方。在回家的火车上,她的眼睛红红的,嘴唇青白,手一直在抖,美丽哀怨。
  母亲的脸上留了疤,很显眼,她的手一直抖个不停,没有办法再像原来一样带着君孺干精细的活计,为了生计,只能去干搬运的体力活。长时间搬扛和病弱,挺拔的腰身慢慢变得佝偻,她一刻也没有停止劳作,也没有停止寄钱,哪怕后来已经佝偻颤抖得不能写字,仍会带着已经上学的卫君孺去邮局寄钱给郑家。
  她眼里的光亮慢慢消减,没几年,那束光亮便完全湮灭了,并不年老的她被消磨得没有一丝美丽的痕迹,苍老干瘪,她变成了卫媪。
  那时,只有16岁的卫君孺带着12岁的卫子夫料理了母亲的后事,14岁的卫少儿上个月下乡了。
  
 
  ☆、 2.卫子夫
 
 
  没有单纯、善良和真实,就没有伟大。——列夫.托尔斯泰
  卫媪去世后的第二年,卫君孺找到了一份工作。不是国企,也不是国营和集体制的工人,是一个艺术学校,合同工,每周休息半天,工作内容是管理学生,需要每天住在学校,工资是每月18元。和盯着国营集体身份等批条混日子的人不同,君孺很珍视这份工作,她这种身份家境的人,被安排进国营集体是不可能的,有这样一份安身立命的工作,她很满足。每天她会第一个起床,收拾完毕之后,打开所有教室的门,以方便早起的学生进教室上自习。她是家中的大姐,从小撑着家里的担子,本性宽厚,又不记得失,学生和老师都喜欢她,渐渐的脱颖而出,是合同工里的第一个校先进工作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