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士兵袁高且行且珍惜 作者:脑洞的自我修养

字体:[ ]

 
 
文案
袁朗和高城的故事,嗯,就这样,已经完结了没有在jj上发过,所以放心看吧。【其实主要是我不懂jj发文规则= =
内容标签:因缘邂逅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城袁朗 ┃ 配角: ┃ 其它:士兵突击同人
 
 
  第 1 章
 
  1
  有些事虽然看似来的突然,但对有些人来说却已是恭候多时。
  周末高城休息,早就跟几个朋友约好了要去喝酒,进了市区回到自己的小窝简单收拾了一下去赴约。几个人都是有些日子没见了,话说了好几车,酒自然也没少喝。一半的时候手机响了,高城平时用的少,过半天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赶紧掏出来接了。
  “喂?”
  “是我。”
  高城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还有点儿迷糊:“啊……?”
  “这就喝懵了?”
  “袁朗?”
  袁朗叹了口气,听起来像是被逗乐了:“才反应过来啊?不是说好的这周来取东西吗?”
  高城这才隐约记起似乎有这么一回事。上一次他们在一起开个会,半道上他营里有急事儿回去了,跟他隔个军区的发小托人给他带的东西都来不及拿就先放袁朗那儿了。那一放就放了不短的时间,期间他有空了袁朗又没空了一直没机会去取。直到前天袁朗来电话说这周休假,两个人约好了时间。只是他当时熬了好几天的夜听到一半都要睡着了,第二天一醒就什么都忘了。
  “我说总感觉忘了个什么事儿呢。”高城有点儿不好意思,赶紧道歉:“对不起啊,前几天太忙了一挂电话我就睡了你不说我到现在还想不起来。”
  袁朗轻笑了下,听到酒桌上吵吵嚷嚷的声音传过来就问:“你在哪呢?喝酒有人送你吗?”
  高城好像他就在眼前似的摆手摇头:“不用不用,我没喝、喝多少。等会过去找你,你把地址告诉我。”
  袁朗说:“我家这偏,等会儿还是我去找你吧。最近查的严,别被抓了典型啊。”最后还开玩笑说:“跟我客气,怎么,咱俩交情又不够了?”
  高城想了后一下报了个地名,袁朗说了句好就把电话挂了。高城拿着手机愣了会儿神,直到后面又开始催才把手机又揣兜里去回去接着喝了。
  又吃吃喝喝了一个小时才结束,几个人还想着再接着续一摊,高城摆手死活不去说跟人约好了,别人要送也不让。服务员进来收拾东西的时候高城一直趴在桌子上,同桌的几个听说有人来接他狠灌了他不少。等了没有多久袁朗电话就来了,高城晃着站起来下了楼,袁朗在门口等他,穿着便服他一下没认出来。
  “猜你就少喝不了。”袁朗一上来就说。高城看了他一眼,把车钥匙往他手里一塞说:“猜你就没开车。”
  袁朗笑了,说:“高副营真乃神人也。”
  高城头晕眼花没工夫跟他打嘴仗,前头领路去停车的地儿,上车往后一躺眼睛就睁不开了。袁朗伸过手来时吓了他一跳。
  “挡什么挡,给你系安全带呢。”高城没反驳哼了一声就没动静了。
  晚上路上的车没那么多了,看高城一脸难受的样子袁朗也没敢开太快,到家的时候正好十点。高城还是他刚上车的那个姿势,睡得昏天暗地,看起来这几天似乎也没太休息好,眼睛底下一片阴影。袁朗下车过去开了高城那边的车门叫他:“醒醒,高城?”
  高城哼哼了两声醒过来,抹了把脸想让自己清醒清醒,问:“到了?”
  袁朗点头:“恩,要不你今晚就住这儿吧,别回去了。”
  高城摇摇头,但是这一摇头头晕的感觉又上来了差点儿要吐,袁朗一看也不跟他商量了,帮他顺了顺后背就解开安全带扶他下车。
  “你这样开车也不安全,我去送你吧又太折腾,你就凑合凑合吧。”
  高城还想推辞,但是一张嘴胃里就翻腾的更厉害了,就不敢说话了点头同意了。下车的时候他晃了两下,袁朗上前要扶他被他推开。
  “我没喝多。”
  袁朗应道:“好好好。”但还是离他很近小心护着。
  袁朗的家他没来过,不算大的地方,一个人住却绰绰有余。袁朗扶着他换了鞋问:“要不要吐?”高城摇摇头,说:“困。”语气像是在外疯了一天的小孩回家抱怨累一样,让袁朗忍不住翘了嘴角。
  客房跟主卧对着,中间是卫生间。高城到客房床上躺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忍不住爬起来去卫生间吐了。吐完了倒是觉得酒醒了不少。开门出来,袁朗就在门口等着,手上拿了个水杯。
  “喝点儿水吧。”
  高城点点头接过来,也不嫌烫,一口气喝完后道了声谢。
  “清醒点儿了?”
  高城嗯了一声,这会儿清醒了多少有些窘迫。他们虽然不生疏,但是也没有那么熟。
  袁朗似乎没觉得有什么,问:“你发小给你的什么啊?那么大一箱子。”
  说起来高城自己也不知道,说:“要不咱拆开看看?他那人送不出什么正经东西,没好的我也不用麻烦了直接留给你算了。”
  袁朗说:“你可别想糊弄我啊,怎么也得请我吃顿好的。”一边说一边往客厅走,高城那一大箱子就放在沙发旁边。高城跟在他后面说:“好啊,你也喝倒一次我伺候伺候你。”
  袁朗想了想摇摇头说:“还是不了,我这人酒品不好别吓着你。”
  高城皱着眉有点儿生气,说:“导弹我都不怕还能怕你?”
  袁朗笑了笑没说话,动手开始拆箱子。高城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撕胶带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看起来忽然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
  袁朗看了他一眼扬扬手里的椰子酥和东北酸菜说:“你发小对你不错啊?天南地北的东西什么都有。”高城也蹲下扒拉了扒拉,闷声说:“他在南方呆了几年,刚从香港调去东北。”
  “你们是在东北认识的?”
  “嗯,他爸爸是我——我爸的政委那时候。我们俩是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小时候我和他没少打架,也没少一块儿出去惹祸。后来我跟我爸到这儿来了,那小子还想我想的直哭。”高城低着头不时拿起一个来仔细看,眉头还皱着语气却轻松了不少。袁朗静静地听着他说,想象着高城小时候调皮的样子忍不住微笑。
  “我猜要是有天我去问你发小,他肯定得说是你想他想的直哭。”
  高城不在意的说:“我可是有证据的,他赖不掉。”
  “他一直没调来这儿?”
  “没,他考上军校那会儿他爸爸也调过来了,就在这儿安了家。他这人爱折腾,本来是能留下的,但是他死活说受够了北方的冬天了,想享受享受温暖阳光就去南边了。结果刚一去就晒秃了好几层皮。”
  袁朗意味深长的看着他说:“虽然我不认识他吧,但是我怎么听着这么像我A人时会找的借口呢。”
  高城正拿了盒保健品看说明,漫不经心的说:“当然是找借口。那时候他跟我们院儿一个姑娘谈恋爱,后来分手了,就远走他乡抚慰情伤去了。”
  袁朗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他有些兴致勃勃的问高城:“你发小这么情圣怎么不见你受他影响啊?”
  高城把手里东西一扔不屑的说:“我还没受你影响满嘴胡话呢。”
  袁朗一听高兴了,说:“我们的交情都能跟你和你发小的交情比了?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啊。”高城懒得理他,站起来说:“困了,给我找牙刷去毛巾去,跟你在这儿聒噪。”说的理所当然跟使唤老妈子似的。袁朗倒是不在意,站起来给他找去了。他刚找到牙刷高城就过来了,一把夺过去把他推了出去。
  “哎哎,到底是谁家啊?喝醉了别洗澡啊!晕里面我可不扶你!”袁朗站门口往里喊。
  高城好像在刷牙,口齿不清地说:“我都说了没醉!东西放桌上了你自己拿。”
  袁朗有点儿不明所以,探身看了看茶几,上面摆了罐咖啡和高城刚才拿着看的保健品。袁朗失笑,过去拿起来看看是保养关节舒缓疼痛的。
  早上六点的时候高城醒了,睁开眼看了看天花板上陌生的灯才想起来自己是在袁朗家。他一个翻身下床,开门看到袁朗已经起来了正在客厅里捣鼓电脑。
  “醒了?”袁朗听见他起来停下手回过头来笑mi*mi的问,高城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就去洗手间洗漱了。袁朗也没在意,收拾收拾手边的东西去厨房盛饭。
  没一会儿高城出来了,见他手里拿着勺正搅着粥就问:“还真当我是公子哥的伺候着啊?”
  袁朗回过头,高城头发还湿着脸上带着点笑意,也笑了说:“能不吗?伺候不好能对得起你那礼?”
  高城不屑的哼了一声说:“那人个欠揍的,明知道我不爱喝还每次都给我带。碗呢?”袁朗指了指上面的柜子,高城微微侧过身去拿,嘴里接着刚才的话说:“正好你爱喝,改天我回家倒腾倒腾那些发霉长毛的都拿来送你。省的他每次都嫌我放那儿糟蹋他一片心意。还有那药,你那老胳膊老腿估计阴天下雨得疼吧?我反正还年轻,用不着,就给你了。”
  “好好说话别搞人身攻击啊。我哪老了?再说你也三十了,年轻到哪去?我好歹留你住宿照顾你一通,还给你做饭,就给我些发霉长毛的?还是人家送你你再转送给我的,我可伤心了啊。”
  高城拿出碗来往袁朗手里重重一塞说:“你都说我也不年轻了,你比我还大呢能不算老?再说嫌我小气找大方的去啊,反正我就这样了,爱要不要吧。”话一说完高城就觉得不对劲了。果然袁朗不怀好意的冲高城眨眨眼说:“要,当然要。高副营要是肯委身下嫁我肯定愿意啊。”高城眼睛一瞪说:“说你胖你就喘上了是吧?我还不给了呢,赶紧还我。”说完手一伸。
  袁朗把盛好的粥往他手里一放说:“用这个换行不行?实在不行我肉偿也行。”
  高城端了自己的一碗,从旁边袋子里拿出几根油条扭头就走,边走边说:“你当你是唐僧啊?”袁朗在后面放声大笑。
 
  第 2 章
 
  2
  冬去春来,转眼又是一年。
  学校的礼堂高城上军校的时候来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布置的不一样了但总体还算熟悉。开课典礼的时候他和同一个师的军官坐在一起,对方见他精神不振问道:“怎么了?”
  高城揉揉眼睛低声说:“没什么,就是弄一个报告弄到半夜。”
  那军官闻言笑道:“我可听说了啊你死活不愿意来,被政委罚写检查了吧?”
  高城撇撇嘴没答话。
  为了逃避这次的学习高城反抗了很多次,但每次都被无情的镇压了。他的理由很充分,‘营里很忙,是真的忙’,但是无奈政委的理由更具有说服力,‘再忙也不能松懈了思想,再累也不能倦怠了学习’。于是高城就在政委的威逼利诱之下不情不愿的来了。
  十几分钟后典礼结束了,跟他认识的那个军官一路拉着他去了餐厅,说还有几个他认识的也来了,要在一块儿聚一聚。高城心想都是一个师的什么时候聚不行,但还是乖乖地去了。
  聚完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高城的宿舍跟他们不在一处,彼此告别后就慢悠悠的往回走。
  初春的晚上还是有些凉,可有人就不信那个邪,穿了个短袖就出来招摇。看清楚是谁后高城声音不高不低的’切’了一声,那人听见了抬起头来朝他笑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