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瓶邪]今夕何夕 作者:客知秋

字体:[ ]

 
 
文案
河蟹太可怕了,真的,我就从头捋了一遍,到处是框框啊!好像我写的是小黄文一样!就写过一章贺文肉还没发到这里来,我冤枉啊!感觉越框框越让人想入非非好嘛!重生梗,接沙海?走盗墓剧情。写的是吴邪闷油瓶胖子等人都有了十多年后记忆然后瓶邪在一起顺便打倒汪汪叫的事情。什么解密都与我无关,终极里是什么完全胡诌且自己都觉得少女心爆棚。藏海花沙海都只看过一遍,不打算查证,汪家什么的同样准备自己胡诌。作者本来一直是自娱自乐,温习原著之作,有些东西直接脑内活动,有什么写不清楚欢迎询问。绝对亲妈,作者本身虐点低且不会虐,发糖不要钱。可以看成……轻松向正剧,大概。……要当流水账看也可以……?注,作者吴邪脑残粉,文里的计划什么的低智商都属于作者本人,与吴邪无关。(好伤心拉低邪帝智商什么的QAQ)对了,瓶邪不逆不拆,作者心理洁癖,保证无此方面雷点。三观……正,应该正。没有大纲,前后文风不一致也有可能
 
内容标签:原著向 盗墓 重生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邪,闷油瓶 ┃ 配角:胖子等等 ┃ 其它:瓶邪,不逆不拆,甜 
 
 
  第一章
 
  不知今夕是何夕。
  我睁开眼,看见王盟那小子在不远处玩电脑。周围充斥着酒精的气味,天是黑的,没有灯,只有电脑屏幕的光蓝盈盈地打在他脸上,看上去颇为慎人。
  可惜,老子胆子早就被训练得突破天际,淡定起来连自己都害怕。先发制人,我决定打破这沉默的氛围。
  “你干什么呢?”
  “哎哎哎?!老板你醒啦?”王盟转过头,一脸被抓住偷懒的表情看向我。这个表情我太熟悉了,和记忆里面没有一丝不同。不过很快他好像就反应过来什么,变得理直气壮:“都已经天黑了,老板,你这一醉睡得可真够熟的,怎么叫你都不醒。”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脑子终于慢慢反应过来。这是在2002年,我的小古董店里。上午刚刚参加完一场高中同学聚会,一群人好久不见心情激动喝了不少酒,我趁着饭店离店里近连出租车都没叫,晃晃悠悠回到店里就睡着了。
  然而,总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王盟这小子被我盯得心慌,一下子踩了个雷就game over了。“我留下可是为了照顾你呀老板,你一直睡,我就玩了一会儿电脑么。”
  我没理他,开始回想自己刚刚醒来时的那种感觉。但却只记得一种对周围一切事物的警惕,仿佛有种陌生感……再往深了仔细去想,完全一团迷雾。
  说来也怪,我知道我自己追根究底的性子,说白了就是命犯太极。但对于这种奇怪的感觉却没了半点好奇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好像丧失了好奇的能力一样,甚至开始抵触深究这种事。一定有什么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但现在我该死的不想去查。
  “老板?”王盟见我发呆,叫了我一声,“你要是清醒了,我就先走啦?”
  我漫不经心地冲他挥挥手,他关了电脑欢天喜地地滚蛋了。还算他有良心,在我睡觉时没开灯,见我醒了才打开。现在屋子里亮的很,不知为何我却总觉得别扭。反正已经醒了酒,我也没在店里逗留,在楼上洗了把脸就离开了。临走前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带上了那把我鬼使神差淘来的匕首。
  晚上八点街上的人还多着,我混在人群里不自觉就越走越快。可能是酒精的缘故,我的精神莫名绷得很紧,却也没注意周边的环境,一下子就撞上了一个行人。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嘟哝了两句,侧身想避过去,抬眼看见他的脸时却突然定住了——那一瞬间像是在心底掀起了一场海啸,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耳朵似乎还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情绪的剧烈起落让我陷入了死机状态,大约过了几秒钟我才回过神,尴尬地发现我的手正牢牢抓着那个人的胳膊,而对方正冷冷地看着我。
  “不好意思……”我盯着他的眼睛,那样的眼神我肯定自己以前从没见过,却忍不住脱口而出:“小哥?!”
  那小子皱了皱眉,看了我一眼,轻飘飘一甩就甩开了我的手,然后反手起落之间手指就捏住我的两只手腕,力道大得出奇。我还没反应过来手就被他挣开了,随即就是仿佛骨头都要被捏碎的剧痛。我整个人都懵了,惨叫声还没来得及冲出喉咙,那混蛋就用另一只手紧紧捏住我的脸。我表情一个扭曲,当即眼泪都要下来了。疼,真他妈疼,他以为我的骨头是面团怎么捏都可以吗?!
  他没理会我因疼痛产生的剧烈挣扎,微微压下我的肩膀,维持着一个哥俩好一样的姿势把我拖进了一个偏僻的角落,这才不紧不慢地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你大爷!我试图瞪他,眼前却被生理泪水模糊了一片。你他妈手还捏着我的脸呢还问我是谁,这可让我怎么回答你啊大哥!
  他似乎也是发现了这种情况下让我回答问题有点儿不靠谱,捏着我脸的那只手松了松,放开了,然后就在我疼得吸气的时候又扣住了我的脖子。
  我:“……”这是一言不合就要拧脖子的节奏吗?!不怕闪了手啊!
  “你是什么人?”他又问了一遍。
  我没好气地说:“你大爷。”
  话一出口我就直觉不妙,眨眨眼往边上一瞥,果然那小子表情更冷,放在我脖子上的手指力度加重。按理说现在我应该老老实实地表示无害并且服从这家伙——毕竟我的小命还捏在这人手里呢。可是当我感觉到脖子上的力道的时候,不知为何一股倔劲儿却上来了,闭了嘴就挣扎着试图摆脱他钳制着我的手,一边去踩他的脚。然而他的武力值明显和我不是一个等级的,腿一别轻轻松松就让我动弹不得。
  “去你妈的,放开老子!”我不配合明显让他感觉不耐烦,手上的力度一增,我感觉我的骨头都要碎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委屈突然涌了上来,我红着眼发了狠,拼命挣扎,誓要死杠到底。可惜实力究竟是硬伤,还不等那小子对我采取什么措施呢,只听到一声脆响,我的手腕就软绵绵垂了下去。
  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嘴唇一个哆嗦,在嚎出声之前狠命咬紧——老子今天绝对不能在这混蛋面前认怂!骨子里的戾气都被激了起来,我挣扎得越发不管不顾。
  谁知道那小子见我手腕折了后竟然就放开了我,反倒让我突然之间无处着力,一下子就往后仰倒,慌乱之间我另一只还完好的手捞住那小子的肩膀,结果脸一侧砸进他怀里,鼻子正好撞上他锁骨,眼泪立马就下来了,我草我不会就这样破了相吧?!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家伙身上倒是软趴趴的,力气那么大却很瘦,骨头好像软的,肌肉也很有弹性。
  就在我泪眼朦胧脑子混沌一片的时候,一声口哨突然在我身后响起,随后是一个陌生的贱贱的声音:“哟,哑巴,没想到啊,原来你还好这口。”
  我本来整个人就懵懵的,回头一看是个戴着黑墨镜穿着一身黑的男人,咧开嘴一口白牙显得尤其明显,看到了我他明显一愣,随即道:“我说,这张脸怎么这么眼熟啊,这表情,哑巴你这是强上?”
  哑巴?不知怎的,我突然就想到一个词,闷油瓶。不过现下也不是给人起外号的时候,那黑眼镜语气太贱了,真让人想揍他。不过也因为他的那张让人恨不得撕了的嘴,我意识到现在我和那闷油瓶的姿势貌似不太对。我一个激灵就要站起来,谁知道忘了我那断了的手,刚要撑墙就是一阵剧痛,后知后觉疼得冷汗就下来了。但现在可不能认怂——我咬咬牙,眼前发黑,却还是勉强撑起了身体,转身靠在墙上。那闷油瓶冷眼旁观,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完全无动于衷。
  又来了……那种憋闷的感觉。老子又不是小姑娘,那小子跟我又不熟甚至还可以算是有怨,他不落井下石都算好了,干什么还要顾虑我的感受?
  不对,这不对。我猛地反应过来,我对这闷油瓶的态度太不对了,这一定跟我近来的奇怪状态有关。
 
  第二章
 
  知道了自己最近的怪异状态似乎和闷油瓶有关,我心底尘封已久的好奇心竟然有些蠢蠢欲动,让我有了探究的心思。不过此刻我的状态实在是太糟了,嘴里还有咬破嘴唇留下的血腥气,鼻子也酸痛得不行,更别提软软垂下的左手。我捂着脸,眨眨眼睛把丢脸的生理泪水眨掉,看向那个突然出现的黑眼镜。
  那人似乎对我很感兴趣,戴着墨镜我也看不见他的神色,不过却没感觉有什么好意。我被他笑得有些发毛,竟然不自觉的往闷油瓶那边靠了靠。
  我真是唾弃我的反应……明明这个人刚刚才弄折了我的手,我却还是下意识的向他靠近,好像有他在,我就会觉得安心。
  黑眼镜见了我的反应,笑容愈发暧昧,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感觉到他整个人都绷紧了。
  “哑巴,这小子的来头?”他还是看着我,言辞里却满满的不把我放在心上的意思。闷油瓶没理他,只是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手搭住了我的肩膀。我被他看着,很没出息的选择了不反抗。
  “真的。”闷油瓶捏了捏我的骨头,没用什么力气,倒是让我感觉很舒服。但他说的那两个字我就不明白了,但他们好像都知道我是谁,或者说,认识我这张脸。不过黑眼镜倒是听懂了的样子,身体松懈下来,我也没了那种恶寒的感觉。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我终于忍不住询问黑眼镜,闷油瓶那家伙肯定不会理我,黑眼镜却不像是沉闷的人。不管他说什么,我都有自信能找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果然,他并没有像闷油瓶一样对我不理不睬,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了我一会儿,反问我道:“你觉得呢?小三爷。”
  “你认识我三叔?”会叫我小三爷的,大多都是三叔手下的人。不过这黑眼镜看着可不像是那些伙计,对三叔也没有什么尊敬的意思,不知究竟是何方神圣。
  “三爷的大名,只要是道上混的自然都知道。”黑眼镜嘴上这么说着,态度却漫不经心。我看他的样子心里一凉,这家伙看上去对三叔没有什么顾忌,万一是吴家的对头……
  不过虽然心里有点着慌,但我的面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痕迹。要是在不久以前我肯定做不到也不会想到这一点,不过现在控制表情对我来说简直像呼吸一样熟稔,至少不会轻易露怯。而这也让黑眼镜明显正经了不少。
  “小三爷好气度。”黑眼镜不阴不阳地“赞美”了我一下,然后向我走来,虽然有墨镜挡着,我却也感觉到他一直盯着我的脸。我去,这小子不能是个玻璃吧?!我想到刚才他调侃闷油瓶的话,顿时脸就绿了,可是身后就是墙,我刚要往闷油瓶那边靠,却想起这两个人分明就是一伙的。正憋闷着,黑眼镜已经站到眼前,仔细打量我,鼻子都快凑到我脸上了。我浑身发毛,后背抵在墙上,表情却还要保持着不动如山的样子。
  “你们既然也是道上的人,想必也不想和我三叔结仇吧。”我其实不觉得他们会对我三叔有所忌惮,而且梁子已经结下了,他们更可能弄死我灭口。我不觉得自己能打得过他们,但我也不是吃素的。刚刚面对闷油瓶时是我脑子犯浑,但现在我可清醒得很。
  黑眼镜看不出我表情的变化,却能发现我身体的绷紧。他挑了挑眉,刚要说点什么却猛地一顿,表情十分不可置信。
  一直被我带在身上,刚刚对着闷油瓶一时犯浑忘记了的那把匕首,正抵在他的腰眼上,足够锋利的边刃已经划破了他的衣服。
  “男人的肾可不能不行啊。我现在只有一只手,可不太稳当。”我挑眉一笑,心中清楚在摸出匕首的那一刻我又进入了那种熟悉的奇妙状态,那种控制全局的能力和欲望,这是我第一次在清醒状态下-体会到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只是突然,好想抽烟……
  “当然。”黑眼镜面上仍然吊儿郎当的,但我清楚只要我一分神,他随时都可以暴起制服我。我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毕竟现在的局面会出现也是靠黑眼镜对我的轻视,单打独斗我可不擅长。“来吧来吧,手举起来。”我的语调懒洋洋的,心里并不准备和这家伙拼死拼活,手上却不含糊地将匕首往他的腰上按了按,见血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