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红楼之贾琏为皇[系统]作者:白衣慕卿相(下)

字体:[ ]

 
  ☆、第48章 通灵宝玉
 
临终血书一出,原本闹的不可开交的朝臣不约而同的静了下来。
    东安郡王穆莳闻奏折之后,叹了口气,掀袖下跪,沉声道:“皇上,不管如何这贾代善做事却是极为能干,又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去了,也是一大损失。且其子贾……”穆莳没来由的感觉背后一冷,“贾赦也是于国有功的,牛痘避天花的方子太医院如今频频捷报传来,他又是极为孝顺的,言之将家产上充国库供此次因乱流离失所的百姓重建家园,于情于理于法,微臣斗胆求皇上明鉴!”
    见穆莳陈情,四王八公也顺势下跪匍匐陈述。他们同为开国功勋,如今早已形成一张密密麻麻的利益网。
    “贾代善虽小节有失,但大礼无错。”吴祺冷着脸,硬邦邦的开口,单膝下跪,“人死怨消,于国功大于过!”
    徒律端起茶盏,抿了一口,环视了一圈朝臣,看着人一个个出列求情,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放下茶盏,眉头拧起,一副感概万千的模样,“贾卿据闻乃是苏醒过后听得孽子为乱,一时怒气难消才撒手人寰……倒是叫朕心中有愧。前些时日,委实是委屈贾卿了。刑部大理寺尔等尽快查明贾政涉案一事,务必在贾卿下葬前拿出判决来,让他可以入土为安!”
    “皇上圣明~”
    听着底下各种溢于言表的恭维声,徒律嘴角一扯,睥睨了众人一眼。能站在金銮殿上,哪一个不是“老油条”,要让他费尽心思,也就只有他的恩侯。
    眼睫一抬,望着御案上的奏折,徒律唇角不自觉的便了弯了一弯,带着无法言说的宠溺。
    但偏偏有那不开眼的,赶着要浇皇帝一盆冷水。
    刚下了朝,徒律还没走出殿门,忽地王全慌忙上前,压低了声音,禀道:“皇上,暗十二刚刚来报,先前闯入荣国府的一僧一道很邪门,还……”王全垂眼看着地面,似乎想要找出一条缝来供他钻入,声若蚊蚋,小心翼翼着,“还大放厥词的说……说赦……赦大爷是煞物,会妨克国运。”
    徒律抬眼,眸子冰冷一片,阴沉着面色,眉头紧紧蹙起成川,手握成拳,从喉咙里憋出音来,“把那两个给朕提过来。”
    “是。”王全当下便缩着身影往后而走。
    徒律脸色铁青的负手往御书房而去,若不是还有小朝会,他定会直接冲到那妖言惑众的僧道面前,亲手把人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诸位朝臣,尤其是心腹大臣一见徒律面色,今日议政效率极高,不消两个时辰,便带着议定好的政策各回衙门制定细纲。
    沈意皱眉,看着面色不善,言行间带着急躁之气的皇帝,眸子透着一股幽光,姣好的容貌带上了一丝狠戾。
    皇位的诱惑竟然有如此之大吗?先前万事稳妥,循序渐进的王爷,一朝登顶,几个月时间悄然的蜕化,若历劫经九天玄雷锻炼体魄,没了一丝的青涩,人情达练,世事洞察,透着一股自信非凡。
    不经意间便将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拉越远。
    沈意慢慢地踱着,一步挪着一步像是蜗牛一般想要慢慢的爬出御书房。但饶是书房占地面积广阔,也不过数尺之地,不到半柱香时间,他便站在了殿外。
    站在檐廊下,回首望着头顶殿门上高高悬的三个笔走龙蛇的大字,沈意脸上略有一丝动容,薄唇紧抿。
    他能以门客之身,立于朝堂之上,在小小的御书房也有一席之地,想必在他心里,还有有他这个人吧。
    ----
    于此同时,徒律早已从后门离开,脚步生风的赶往慎刑司。
    一踏入门槛,便听得噼里啪啦鞭子抽响的声音,徒律视线转过去,唇瓣勾起一抹狠戾的笑意来,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桌案上摆放的酷刑,袖口拂过刑具,“朕先前听人来报,两位乃是师出名门,乃是得道的高僧?不,羽化成仙的道长?”
    冷冷的斜睨了一眼被带盐的鞭子抽的皮开肉绽的两人,徒律冷冷哼了一声,“朕虽为俗人,但亦不知何时僧道亲如一家了?”
    癞头和尚黯然片刻,并未开口,自顾自己用心念佛偈。难怪他们被下令绑架后,会无反抗之力。原来,这人竟是真龙天子。
    可真龙天子在先前荣国府里,身上所笼罩的紫气竟然硬生生的稀释了许多,让他误以为对方只是想要争夺皇位,准备黄袍加身的龙子龙孙。
    没想到一时失策竟此。
    坡足道人闻言,面带窘色。洪荒年间,三千大道,皆可印证,可自封神一战后,西方大胜,香火不断。在俗世见,佛道两门时有争夺气运。
    他……坡足道人眉头一蹙,望了一眼癞头和尚,记忆若滚滚洪水,汹涌的席卷而来。
    癞头和尚眼中含笑,带着丝安抚瞧了一眼坡足道人,被绑的手微微一动。感受着身上的疼痛,他如今是明白了,这人间的帝王压根是来着不善,善者不来。
    但终究上天有好生之德,帝王紫气加身,他就算有菩提珠在手,也必须避让一二锋芒,而且,今日所来是为了侍瑛神者之父。
    那贾政万万死不得。
    阿弥陀佛。癞头和尚长叹一声,忍着伤痛,忽地合十念佛,道:“人皇先前吾等失礼,闯入贾家,实乃有要是,并未窥伺帝踪,还请明鉴。”就算贵为帝王,可不是他们的目标啊。
    说完,听得“蹦跶”一声,便见癞头和尚手上的绳锁尽数断开两截,且手臂上的佛珠闪着微弱的光芒,像是暖暖的阳光,瞬间驱散了囚室的阴暗逼仄的氛围。
    徒律眼眸一沉,脸上神色晦暗不明。掩藏在袖子里的手紧了紧。这世上鬼神他向来不信,可他身上的确又是发生“玄而又玄”的事情。
    但眼下却不是思考这件事的时候,徒律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手伸出端起茶盏,抿了一口,下巴高高抬起,看向王全,把那妖物给朕拿过来。
    王全领命走向癞头和尚。
    徒律见注意力转移,在人看不到的角度忙飞快的做了几个手势。
    “人皇见谅。”癞头和尚面色一冷,果然这凡人还是跟当初一般,皇帝总想着要祥瑞,怕死。
    “吾等本在蓬莱弱水西天修行,原本下界度一干的风流孽债。”飞快的道明来意,“我们今日本护送神者下凡,可掐指一算,却发觉荣国府有大变,与您撞上乃是无意之失,但人皇您贵为天子,享帝王紫气,必然也应承担相应的责任。在荣府中有一大煞,先前我与坡足道人推算一二,发觉对方身边有逆天的圣宝,又伪造紫气,故此求您助我等一臂之力。”边说,癞头和尚扫了一眼徒律。
    “正是,此侍瑛神者乃是补天宝玉,为娲皇所用,来历非凡,跟脚出众……”坡足道人见癞头和尚在介绍身价,忙不迭说道:“他下凡历劫,若是他日位列仙班,你们也是一件大喜事。”
    徒律:“…………”
    脑海浮现上辈子贾家,徒律眉头一松,面带这一丝疑惑,“这什么神者,该不会是那什么通灵宝玉?”
 
  ☆、第49章 设计脱罪
 
生来携玉,最喜内帷,一句【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广为流传,成功的让贾府闺秀误了花期。
    于国于家无望。
    这样软趴趴的烂泥,竟是神仙下凡历劫?
    徒律面沉如锅底,嘴角带着一抹冷笑,眼眸扫了一眼先前泛光的菩提珠,瞳孔一缩,窜出几缕火苗。古时仙人入世,无不为文臣武将辅佐天子建功立业,怎么到了他这里?来个神仙,竟是体风流之韵的?
    当真可笑至极。
    这般想着,徒律心中怒火愈发旺盛,冷冷丢下一句,“朕既贵为天子,就没收破烂的兴趣!”
    此言堪比惊雷!
    癞头和尚一愣,看着对方眼中尽是嘲讽之意,手慢慢的摩挲着佛珠,眼中愈发冰冷。原本以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如今看来颇为困难重重。
    该是如何先暂渡难关?
    坡足道人闻言面色阴沉,这通灵宝玉可是由他们说动下凡历劫,只要成功了便是巨大的功德,却被有眼无珠的人间帝皇给盖章成破烂,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皇帝,你可知宝玉来历?对娲皇之物如此不尊,难道是想要赴商汤后尘?”
    “你让我打狗看主人?哦,还是给朕派几只妖媚的狐狸精?”徒律开口,瞥了一眼面色愤然的坡足道人,面对这威胁,没来由的心中怒火一下子消灭了。若走狗没脑子成这样,那所谓的神仙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皇家敬畏鬼神,却从不信鬼神。
    他能重来一遭,除却贾赦,还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害怕?
    “来人,把这两人处以极刑,朕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妖术没有使出来!”
    暗卫领命而上。
    癞头和尚握着佛祖的手一紧,脸色斗大的汗珠滴滴落下,面色也苍白一片。修道之人不能干涉人家帝王,甚至会因此折损功德。但他们又岂能束手被擒?
    眼眸复杂的望了一眼手上的菩提,他的本命法宝,又视线凝视了一眼坡足道人,看着他面色不虞,被气的面红脖子粗,眼中闪过一道坚定的信念,合十唱佛偈,“身从无相中……受生犹如幻出诸……”
    话虽念得断断续续,但无形之中似乎有一道绳索束缚着暗卫的行动,让他们纷纷定住。
    徒律见状,眸子一沉。不远处,血色映目,却无人影。外面的冷风随着破开的大门而入,令他身上不由的泛起一阵冰寒。徒律凝眉成川,眼眸愈发冰冷,看了那门一眼,又望了一眼零落在地的各种刑具,面色转黑。
    ---
    拼本命法宝带着坡足道人逃脱出来的癞头和尚慌不择路,一路南行而下。待过了好几个小时,并未发觉后边有追兵,才听下步伐。
    “和尚,你有没有事?”
    “无碍。”癞头和尚气血翻滚,有气无力的靠着墙角,“那人皇早已先入为主的认定你们乃是妖道,在一夕之间并不可能改变初衷,我们……咳咳……此路不通,定要另寻一条路,救得神者之父。”
    “我们先找地方养伤。皇城脚下神迹太多,我们改变不了什么。”坡足道人见人嘴角渗着血,小心翼翼的帮癞头和尚调整了一个姿势,宽慰着:“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我们时间很充裕。”
    “不行,那皇帝明摆着是想让荣国府一族覆灭,我们来不及……”癞头和尚眼眸一闭,掐指推算,忽地眼眸迸发出一丝的亮光,“皇帝不行,这世间不是还有个太上皇吗?”
    “你是说?”坡足道人迷惑的问道。
    “皇帝虽为天子,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癞头和尚话语轻飘飘,还带着一丝无力,但说的话却是一字一顿,仿若带着一丝魔力敲击在坡足道人心中。
    “你我兵分两路?”相交多年,听此话语,坡足道人旋即明白对方的打算,“我们一个去突破上皇,一个去说动……”脑海浮现了一下人选,“那个荣府的老夫人,还有贾政的儿子,一同哭诉,引发民众同情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