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少爷,我是你的不二管家+番外 作者:梦游于天母

字体:[ ]

 
 
文案:
 
   不二是一个好管家。作为迹部家的年轻管家,他唯一的职责就是照顾好自家的大少爷:迹部景吾。
   小到衣食住行,大到娶妻生子,他全都一手操办,全程参与,从不假借他人之手,也从不缺席。大少爷对此表示十分满意,并愿意以身相许,以示嘉许。
   转眼他就已经被大少爷压在床上许多年了,不二早已从区区管家晋升为了迹部夫人,只是某天早上他悠然转醒时,却习惯性地扶着腰回想起了已经逝去的的那一段,腰不酸,背不痛的青葱岁月……
   “想当年,我还只是个孩子啊……”
内容标签:网王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迹部景吾,不二周助 ┃ 配角:幸村精市,忍足侑士 ┃ 其它:
==================
 
☆、第 1 章
 
  “少爷,你找我?”不二急急忙忙地从外面赶回来,来不及擦干额头上已经冒出来的汗。
  “周助,你刚才去哪了?”迹部原本气定神闲地坐着,一听到这声音不自觉抬头望向声源,又见来人急着奔来而累得气息不稳,心里难免有些自责,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只假装喝了口茶,才不疾不徐地问了句。
  “回少爷,刚才我……我……去看了一下……手冢少爷。”不二这话说的吞吞吐吐,迹部看他这犹豫不决的样子也猜的出大概了。
  “他怎么样了?”迹部叹了口气,没有不二预料当中的不耐,反而关心起手冢的伤势,这让不二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手伤复发,现在左手已经握不了东西了。”不二一想到他刚才看到手冢因为握不住茶杯而打翻在地的狼狈样子,不由得十分惋惜。
  迹部默不作声,打量了一下不二的表情,那冰蓝色眼眸里不自觉流露出的关心和在意让迹部觉得有些烦躁,他将视线往下移,才发现不二的鞋子上沾了些新鲜的泥土。
  “周助,你刚刚从城郊回来的路上,可有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
  迹部笑着看向不二,那笑容让不二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迹部他……发现了?
  “回少爷,我刚才只是看到一个迷路的孩子,不放心他一个人就送他回了城郊的家。我实在没怎么注意路上的事情。”不二半真半假地说着,他直视着迹部的眼睛显得真诚却又过分刻意,对面的迹部微微敛了笑容。
  “周助,本大爷看起来很好骗吗?”迹部的眼睛里没有了笑意,平静的面容配合着淡漠的语气,让不二略微不安地踌躇着,该不该说出实话?
  “周助,你还是不想说吗?”
  不二看着迹部有些咄咄逼人的气势,知道今天他不说实话,迹部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他的。他看了一眼迹部脚下的地面,更加恭谨谦卑地回答道:
  “对不起,少爷,我去见了观月。”
  迹部甚是不悦,不仅是因为不二违背了他的命令,私自去见了那个对他图谋不轨的观月初,还有就是现在不二的态度,这种充满距离感的礼仪周到该死的让他不爽。
  不二并没有再抬起头看迹部,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违背了迹部的命令,作为迹部家的管家,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大大的不称职。
  迹部一直都不说话,不二也不敢再说一句话,他在等迹部的下一句话,通常只要迹部能给他个反应,不二就能知道迹部在想什么,也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但是沉默,是不二最痛恨的反应,因为每当这时候,不二都摸不清迹部的心里在想什么,他只能一直忐忑地等待着迹部的发落。
  就在不二以为迹部要让自己一直站到腿脚麻痹的时候,迹部突然就开口了。
  “周助,把你的鞋子脱了。”
  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不二有一瞬间的诧异,他“咦?”了一声,实在忍不住抬了眉眼,望向迹部的方向,然后才发现迹部的视线近乎执着的盯着他的鞋子。
  鞋子,怎么了?
  不二只看得到鞋上的泥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迹部是看不得脏鞋子吗?
  尽管不二满腹疑问,还是顺从的脱了鞋子,安静的将鞋子置于一边。又因为没有可以替换的鞋子,不二只好就着单薄的袜子站在地上了,脚底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冰凉。
  “来人,把这双鞋子给本大爷扔了。”迹部冷冰冰地开口,他现在想要赶快处理掉眼前这双碍眼的鞋子了。
  迹部又看了一眼不二没穿鞋子的脚,也不叫人再拿双鞋子过来,就只是站起身径直走到不二面前,弯下腰利索的抱起不二,也不管不二已经臊红的脸,回到原先的座位上重新坐下。
  “少爷,你……!”不二已经被惊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现在的状况了,迹部他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抱自己?!
作者有话要说:  初次在晋江发文,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 ̄▽ ̄~)(~ ̄▽ ̄)~
 
☆、本大爷就不让你穿鞋子
 
  “周助,以后你再乱跑,本大爷就不让你穿鞋子了。”迹部的样子颇为认真,但是说出来的话让不二觉得好怪异,迹部的反应好奇怪啊!
  “额……少爷,我知道了。”不二也不敢说什么其他的话,就怕说多了又惹得迹部不快,但是眼下的情景,又容不得他胡思乱想。
  “那个……少爷,你是不是可以放我下去了?”
  不二看着近在眼前的地面,又看了一下现在所处的位置,内心已经像铜锣打鼓似的心跳加速了。他眼睛小心翼翼的看向迹部,有些询问似的不知所措。
  “不可以,周助。本大爷就想看看,有本大爷抱着,你还能跑哪去!”迹部有些孩子气的霸道语气,让不二略微怔住。
  不二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他移开了和迹部对视的视线,低下头去看自己无处安放的手。他心里有些莫名的哀伤,就为了迹部这样孩子气的霸道。
  不二不是没有见过迹部用这样的语气对他霸道过,他也从来没有觉得迹部是个霸道的少爷,他反而很开心,因为他从迹部的霸道中感觉得到迹部的关怀。他只是伤心,迹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再这么霸道的对他了。
  “少爷,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我保证不乱跑了。” 
  不二静静地说着,没有看迹部的眼睛,也不知道迹部现在的表情,他心情有些低落的想着,反正迹部只是突然心血来潮地抱了他而已,自己有什么可高兴的。但是心里就是止不住的压抑难受,迹部他都多久没抱过自己了……
  “周助,你在怪本大爷对你太霸道了吗?”迹部看着怀里人瞬间僵硬的身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有多久没抱过不二了,迹部也记不清了。好像自从知道不二心里多了一个手冢国光之后,自己就不再对不二做那些太过亲密的举动了。只是不想让他到时候左右为难罢了。
  他可以无视不二对手冢超乎友谊的关心,也可以漠视自己心里真实的渴望,但是他想得到不二的心情却日益膨胀,迹部午夜梦回的时候,总害怕自己已经控制不住这种感情了。
  于是他只好将那些觊觎不二的家伙,一个一个都扼杀在摇篮里,严防死守着不二的人,他想,起码不二还在我身边,谁都带不走。
  这样尴尬又无语的沉默只持续了一小会儿,迹部再次语出惊人,围绕着鞋子的话题展开了询问, “周助,本大爷的鞋子借你穿怎么样?”
  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得,在不二面前,自己似乎总不在正常的思维逻辑里。
  不二倒是镇定多了,他低头看了眼迹部的鞋子,上等的缎面,金线缠绕其中勾勒出霸气张扬的腾龙出云图,不同于一般的做工刺绣,整双鞋子看起来就价值不菲,华贵逼人。
  不二细细的端详了好一会儿,才淡定地转回头对上迹部有些期待的眼神,颇为认真且无奈地说道:“太大了,我穿不了。”
  话里是少见的委屈,看样子是认真思考过的,只是看起来已经到手的东西才发现不适合自己,不二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
  迹部听完也顾不得不二的失望,大声笑了起来。看着不二那张粉粉嫩嫩的脸有些郁闷的鼓起来,略带委屈的目光在自己的鞋子上又扫过一圈,迹部觉得,不二真是他的活宝。怎么可以有这么可爱的表现呢,迹部心里这么想着,忍不住又去看不二委屈的眼神。
  不二被迹部看得不好意思,错开与迹部对视的目光,假装四处看,只是最后,四处游离的目光还是忍不住落在迹部忍俊不禁的俊颜上了。
  迹部笑了,所以他已经不生自己的气了,对吧?
  光是这么想着,不二就觉得自己的心情已经开始好转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迹部大爷(勾勾小手指,挑眉笑):不二,过来,本大爷要抱你。
不二管家(微微一笑,低眉俯首恭敬道):是,少爷。
说完乖顺地窝进迹部敞开的怀抱,迹部大爷满足地摸摸不二柔顺的发顶,发出一声喟叹:真乖。
全程围观迹部大爷边睡觉边摸着枕头说“真乖”的作者(捂着嘴偷笑):呵呵哒,迹部大爷你还在做梦呐(o゜▽゜)o☆
 
☆、少爷,你腿不酸吗?
 
  
  “少爷,你腿不酸吗?”不二看迹部没有一点想要放自己下去的意思,只好再次出声提醒。
  “本大爷抱着你,你还嫌弃吗?”
  “……”
  迹部抱着不二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把不二的手拉过来环在了自己的腰上,像抱孩子似的整个把不二抱在怀里。看样子似乎根本不打算把不二放下来了。
  不二好笑的看着迹部这么孩子气的行为,明明心里已经高兴到不行,表面却还是显得很勉为其难。
  从门前经过的仆从和侍女看到这一幕都纷纷低头,快步行过,却还是忍不住在离开后窃窃私语。
  迹部凌厉的视线落在门口经过的人,只稍稍一抬手,门外的人就立即会意地关上了门。迹部又把目光轻轻落回怀里的的人身上,看着不二不再那么拘谨了才放下心来。他原本是不想理会其他人的想法的,会这么做只是怕不二觉得不舒服。
  尽管如此,不二其实还是有些难为情的,被迹部这么抱着,于礼是不合的,于情似乎也没有什么立场让他像迹部这样无所畏惧。不二心里轻轻地叹了口气,把头更深地埋进迹部的胸前,双手自觉的抓紧了迹部的衣裳。
  只过了一小会儿,不二就有些困倦了,不仅是因为迹部抱着他的姿势让他觉得很舒服,
  还有迹部身上淡淡的玫瑰花香味像是最令人舒心安神的灵药,不消片刻,不二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不二努力地坚持住不睡觉,但是无奈抵挡不住瞌睡虫的侵蚀,他终于还是在迹部怀里安心地睡去了。他的双手无意识地搂紧了迹部的腰身,睡得香了,就连脸都不自觉地磨蹭起迹部的胸膛来了,砸吧着嘴,不知道是讲梦话还是无意识地行为。
  迹部低头看着不二,怀里的人睡得正香,一副无知无觉地纯良无邪样子,让迹部觉得此刻的时光都变得宁静致远了,就这么静静地抱着熟睡的不二,他才能体会到时光的弥足珍贵。
  迹部宠溺地笑着,看不二睡梦中万分依赖自己的举动,迹部十分庆幸,自己冲动了这么一回。 
  害怕不二这么睡会着凉,迹部还是万分不舍地抱着不二站起了身,脚步轻缓,动作温柔地将不二带回了自己的房间。为不二细心地盖上了被子,又认真细致地观察了不二的睡颜好一会儿,迹部才准备离开。
  毫无征兆地被床上的人抓住了手,迹部诧异地回头看了不二,确信不二还在熟睡中,他才无奈的笑着,想要将不二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
  “小景……”不二没有放开迹部的手,反而在迹部企图从他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时,将迹部的手握得更紧了,不愿意放开,他甚至不安的叫着迹部的名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