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倩女幽魂]燕壮士请勿恼 作者:伍拾捌

字体:[ ]

 
 
文案
所谓道,有一种诠释是众生平等
所谓众生平等——
就是他一个当妖的,勾搭上一个捉妖的
——嘛,老燕,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别生气嘛
——真想不通当年我为嘛不一剑结果了你!
——因为爱啊
 
CP:燕赤霞
主受文,CP燕赤霞是攻!主角是受!主角是受!是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今晚请假,智齿引发了发烧我也是醉了2016、5.2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相爱相杀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咎燕赤霞 ┃ 配角:宁采臣小倩 ┃ 其它: 
==================
 
☆、无咎公子
 
  客栈里人来人往,但大抵都是布衣百姓,点一碟花生米,一盘小菜,一点儿酒水,就足以吃得愉快,聊得尽兴了。
  唯有角落里的客人是个例外——头束白玉冠,身着丝绸长衫,脚踏玄色长靴,鞋面一尘不染,瞧长相,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一看就是哪家养尊处优的公子哥。
  他叫的菜都是最好的,上等女儿红,芙蓉虾,上汤娃娃菜,红的绿的,摆满了一桌。
  老板看着他,跟瞅着一锭大元宝似的,扯住还要过去上菜的店小二,低声叮嘱,“给我招待好了,所有菜价,一律多报一倍。”
  角落的客人恰好斜斜地看过来,盯着老板,似笑非笑。
  老板忽然有些心虚。
  就在这时,一个穷书生走了进来,站到柜台边,“老板,结账吧。”
  公子哥的视线被他挡住,只能落到他的后背,上面密密麻麻沾了许多红色的符文,好好一个书生,搞得跟街边骗钱的臭道士一样。公子哥想着,往嘴里扔了颗花生米,饶有兴致地看好戏。
  “嗯。”老板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说了个数目。
  “哎。”书生刚要摸口袋,后头有人忽然冲上来,把他撞倒在地。
  “哎,哥们,你没事吧?”那人停下,一脸焦急,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我赶时间。”
  “没事,没事。”书生摇摇头,并没有要计较的意思,自己拍了拍尘爬起来。
  公子哥看得清楚,嗤笑一声,接着喝酒,果然,书生摸了摸口袋,脸色忽然尴尬起来,又浑身四处摸了摸,“我的钱呢?刚才还在这里的,我的钱呢?”
  你的钱被人偷了,还不去追。公子哥腹诽。
  “好啊,还装,来我店里吃霸王餐!”
  “老板,刚才明明还在的,啊,那个撞我的人!”他后知后觉,可看过去哪里还有人影,又被老板一把抓住,“你别想跑,这镇上还没人敢白吃我的饭!快还钱。”
  “老板,你别这样,我是真被人偷钱了……”书生有口难辩,急得团团转,可一时也想不出办法。
  “我来给他还吧。”
  “爷,您太善良拉。”瞧到公子忽然走过来,老板立马换上一副巴结的嘴脸,可一转向书生,那眼刀子差点没把人肉剜下来,“算你走运。”
  “多谢多谢。”书生感激得连连作揖,“敢问恩公高姓大名?改日一定登门拜谢。”
  “叫我无咎就好。不用那么麻烦,去我那桌上,陪我喝两杯就行。”
  “这……可是小弟不胜酒力。”书生为难道。
  “那就吃点菜吧。”公子强行把他拖过去,招呼小二拿了一副碗筷,见他半天不动,自己吃之余,就随手给他夹点,哪里想到夹一筷子,对方就两句谢谢,再夹一筷,又是两句谢谢,再来,又谢谢……
  可就是不见动筷。
  “我说这位小兄弟……”
  “在下宁采臣。”
  “哦,采臣兄,我听闻西洋有样新鲜玩意儿。”
  “啊?”宁采臣不知他为何突然提起了西洋。
  “大概这么长,这么宽,这么高。”公子很抽象地给他比划着,“上头有个口子,恰好能容纳一个西洋币,丢一个进去,就会吱一声,再丢一个,又会吱一声。”
  “啊,还有此奇物,真是大开眼界,无咎兄真是见多识广。”
  “我觉得你就挺像的。”公子抿了口酒,调侃道。
  宁采臣这才听出人是在笑话自己,尴尬得满脸通红,“抱歉抱歉。”
  “你再客气,我可就生气了,吃菜。”
  “哎。”好说歹说,书生总算动了筷,一动就停不下来了,他本就没吃饱,又一顿急,早消化光了,加之这桌菜实在太好吃了。
  有趣地看着他狼吞虎咽,公子依旧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花生米,忽然问道:“采臣兄是要往哪里去?”
  “小弟要进京赶考。”
  “哦?”
  “可是路费被歹人偷走,唉,恐怕连今晚的住宿都有问题。”
  “住宿容易,我帮你。”
  “万万使不得。”宁采臣急得连连摆手,一个岔气差点把自己呛死,老半天才喘过气来,“无咎兄已经帮我许多,万万不能再让兄台破费了。”
  “别急,你不要我也不会强求。”无咎公子摇了摇头,像是灵机一动,“说起不要钱的住宿,我倒是想到一处,只不过……”
  “只不过?”宁采臣一听有免费落脚的地方,顿时精神都起来了。
  “不不不,太危险了,还是不可。”
  “总比没地落脚好,兄台只管说,那地方怎么了?”宁采臣好奇地问。
  无咎略作犹豫,方神秘地说道:“听说那地方闹鬼。”
  “啥?”
  “闹鬼。”
  宁采臣愣了一晌,蓦地爆发出一阵大笑。
  “有何可笑的?”
  “失礼失礼,这世上哪里有鬼,兄台竟也信这无稽之谈?”
  “哦?”无咎像是来了兴趣,“兄台不信鬼?”
  宁采臣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语气坚决,“不信。”
  “万一见到了呢?”
  “小弟活了二十余年,从未见过这类东西。”宁采臣一口否定,可见对方满脸兴致盎然的,又不好太不给人面子,“就算有,子曰敬鬼神而远之,不去碰不就好了。又有俗话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小弟别的不行,亏心事是万万没有做的,不会有鬼找上门的。”
  “哦,是啊,还有这么一说。”无咎应着,像是在想些什么,眼中满是狡黠。
  “兄台还没说是何处呢?”
  无咎回过神,浅浅地勾起嘴角,“兰若寺。”他把走法和宁采臣说了一遍,又道,“一起吧,恰巧我要到那附近办事。”
  宁采臣奇道:“可兄台你不是怕鬼吗?”
  无咎窒了窒,“所以要找人一起啊,人多胆大。”
  宁采臣深以为然地点头。
  一顿饭吃下来,也到了傍晚,无咎给老板丢了锭银子结账,和宁采臣两人结伴向西出城,留下老板心花怒放地捧着银子亲了老半天。
  “老板,老板。”小二小心地叫道。
  “吵什么吵,桌子擦干净了没有?”
  “擦……擦好了。”
  “那还有什么事?”
  “老板,你为什么在亲一块破石头?”
  “啊?!”
  “无咎兄,从方才开始你心情似乎特别好?”宁采臣捡来树枝当拐杖,探着路,城外实在太荒凉了,别掉到什么陷阱里。
  “嗯,想到好玩的事了。”
  “是什么?”
  “遇到一个很喜欢石头的人,喜欢得就跟宝贝金子似的。”
  “这么怪?“宁采臣挠着脑袋,嘿嘿笑,“兄台真是见多识广。”
  “路走多了,见的人啊东西啊,也就多了。”
  夜渐渐地深了,月牙儿挂在黑蓝色的天上,像披了层轻薄的蓝纱,诡异极了,他们进了树林,林里并不安分,时不时有野狼的声音传来,哪个方向都有,嚎得人心慌慌。
  “无咎兄,你还好吧?”宁采臣停下来,关心地问喘气的同伴,哎,果然是公子哥,想来是没吃过什么苦,没走过这样的路。
  “还行……要不咱休息下吧。”
  “要不再坚持坚持吧,前方就要到了,别要是遇到了狼。”
  “也是,走吧。”
  “你在我后头,我帮你开路,千万要保持灯笼亮着。”
  无咎在他身后,狡猾地笑了笑,“知道了,谢谢。”
  话音刚落,灯笼灭了。
  啊呜——
  野狼的声音越来越近。
  宁采臣急了,“无咎兄我们得快跑了。”
  “哎……唉,我连走都走不动了,别说跑。”
  “来,上来,我背你。”
  可他再怎么习惯野外,也就是一届书生,体力也没好到哪里去,背着人跑没几步,脚就跟灌了铅似的,一个不小心,咕咚一下就摔了个狗吃屎,还不忘问:“无咎兄你没事吧。”
  “我没。”他的声音有点奇怪。
  “怎么了?”
  “野狼是白色的吗?”
  “啊?”一般都脏兮兮的吧,就算不脏,也不是白色的啊,就算是白色的,半夜乌漆抹黑谁看得到什么颜色?
  “你看上头。”
  宁采臣顺着他指示往上看——两点青光嵌在白蒙蒙的一团上,在枝桠上飘啊飘。
  “鬼啊!”无咎凄厉地喊了一声。
  没被那一团吓了个哆嗦,倒被无咎吓了个激灵,宁采臣嘘他,“小声点,你要引来野狼吗?”
  “有鬼还怕什么狼?”无咎的声音有点奇怪。
  “哪里有鬼了?”
  “上头啊。”
  “就是块破布。”
  “你家破布发青光?跟眼睛似的?”
  “最近萤火虫挺多的,蒙到萤火虫了吧。你不信?我扯下来给你看。”宁采臣说着,在树下跳起脚,蹦跶一下,蹦哒两下,上面的“布”飘啊飘,就是没让他够到边。
  无咎张着嘴巴,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有点不好意思,“咳,树太高了,你等等。”四处找了一下,捡起一根树枝,往上一戳一带,硬是把“布”给捞下来了,凑到无咎眼前,“你看。”
  “布”上的青光还一眨一眨的,无咎盯着那青光,老半天没说话。
  “还不信?怕那青光啊?我帮你把萤火虫捉出来。”宁采臣说着,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布”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
  “咳,我信,信了,狼嚎越来越大声了,我们还是走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