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弁袭君同人·风回雪 作者:朔涯

字体:[ ]

 
文案
回雪山庄风二爷,姿容俊雅,矜贵沉敛的风檐公子,祸风行从来都知道,他的二弟一向都是有心人,有抱负,有能力,有手段。但若这些心思全用在了自己身上,就不知这滋味尝起来如何了。
腹黑优雅的风二爷对上内敛超然的剑道大侠,吃定还是放手,这..是个大问题!
 
 
继续更,虽然会有点慢...
内容标签:霹雳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弁袭君(风檐公子),杜舞雩(祸风行) ┃ 配角:烈霏,黑羽,谢篱,花千树,九千胜,最光阴等 ┃ 其它:霹雳同人 
==================
 
☆、楔子
 
  由临江城北,出城南行五十里,墨竹深处,倚水而立,便是回雪山庄,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铸剑一脉。
  一身蓝锦华服的男子长身立于书案前,高冠锦袍,面容坚毅清俊。左手一只狼毫泡蘸墨汁,挥洒间落下凌厉笔锋,竟是丝毫不输于惯用的右手。
  宣纸泼墨,纸上“回雪”二字熠熠生辉。微风徐过,便能看见其人侧脸冷冽,专注之时更添几分高贵严谨之态,便是不动,亦能得人三分敬慕。
  风檐公子。
  俨然隐隐成为回雪山庄主事者的风二爷。
  几声门扉叩响,黑羽待得屋内应允,方才推门而入。风二爷这才放了笔,将袖口细细抚平,头也不抬的问道: “什么事?”
  并不是多严厉的语气,甚至说得上温和,但其人身上似乎总带着些与生俱来的高贵疏冷,迫人接近不得,黑羽低下头:“ 公子,少主...回来了。”
  二爷抚着袖口的手一顿,眉目舒展开,口气倒是颇为怀念的样子,“来的好快,走,与我去见见祸风行。”
  竟是难得开怀的笑意,黑羽一愣,连忙快步跟了上去。
 
☆、杀机
 
  回雪山庄的长廊大部分是涉水而过,桥曲回洞,假石嶙峋,颇有些小桥流水的意境。风檐走的并不快,蓝色锦袍轻轻的晃动,露出袍下蓝绸银线交织的锦靴,鞋面孔雀羽尾暗流华彩,鞋边缀着圆润小巧的珍珠,莹白衬着幽蓝,与锦袍上暗线织就的繁复孔雀图交相印衬,不动声色的华贵。
  踏步进了正厅,便见祸风行端坐一旁,器宇轩昂,眉宇间难掩孤高凌云之气,七年未见,一如当初。
  风檐的目光移到他身边放着的长剑,银灰色的剑鞘将回雪剑的光芒尽数收敛,但他依旧忆得起那人仗剑起舞,凌风逍遥的飒爽之态。
  当时年少。
  一句话,拉开七年的时光。
  风檐微微一笑,撩袍落座于祸风行对首,“祸风行,好久不见。”
  祸风行点了点头,倒是毫无寒暄之意的直奔主题,“你接了黄泉的单子?”
  风二爷抬手,黑羽便往后退了几步,离开时不忘将门掩上,带着周围的守卫一同撤了下去。这回雪山庄的机密,本不该由外人知晓,只是风二爷有个习惯,凡是接手的生意,都会不定期的整理送去给祸风行看看,即使祸风行一向无心于此,也断不了二爷的坚持,回雪山庄的主人,从来都是祸风行,而不是风檐。
  一如他现在偏坐侧首,正厅主位,依然悬空待主。
  “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去的信才这么赶了回来...不过,也罢,你回来就好。”正待谈笑,那人却已是坐不住的抢步过来,又问了一遍: “你接了黄泉的单子?”
  黄泉,幽冥之巅,黄泉暗夜,这个为世人所惧恨的组织,赫赫名声也掩盖不了其所代表的狠戾与血腥,回雪山庄若真接下这单生意,祸风行自然不能不管。风檐抬头看着上方的人,突然伸手将对方的手臂推到一边,站起身来,“黄泉想要回雪山庄打造一把绝世兵器,用于进献给现任教主,但是,我已经拒绝了。”
  说完这句话,不理似乎仍在发愣的人,转身,便离了开去。
  知道这个消息,起因是风檐在信中提了几句,黄泉有意与回雪山庄合作,给出的价格可以说是丰厚,若这批长剑铸成,回雪山庄必能更上一层。然以行侠仗义为己任的祸风行,又怎会与邪派合作,他今日前来本是为了与风檐商量此事,而对方轻飘飘递出的一句话,倒让他有些无着的空落。而此时事毕,也不愿多留,便提了剑出了正厅。
  一步步踏在木制回廊上,这几年回雪山庄变化颇大,地界较之前也扩了数倍,但他却并不觉得陌生,拐了个角,便见黑羽守在一侧,见人上来便将一个包裹递了过去。
  “这是公子早些时候准备的,少主带上吧,都不知您下次是什么时候回来。”
  祸风行接了过来放背上一系,脚步并未慢上半分。
  “好好照顾他。”说完这句,便跨上仆从牵来的马,出了庄子。
  骏马扬蹄,惊起尘烟阵阵,片刻便没了人影。
  直到尘落声止,风檐才从廊后转了出来。
  “黑羽,有贵客驾临,去沏壶好茶过来。”身后的侍者还欲说些什么,便被二爷止住了话头。
  “哈哈哈,沏了茶,你还有命喝么?”不知由何处而来的夺命之音,随铁链破空而来,目标正是风檐面门。风二爷拂袖将黑羽甩至一边,借势侧退,却还是避之不及为劲风所扫,肩背瞬即见红,动作亦是一滞。
  “公子! ”
  回过神来去看战局,只见其人手持长剑,正与来人缠斗一气。风檐本非江湖中人,虽学了点轻功身法,又怎敌这江湖上刀头舔血的杀手,不消片刻,便已是多处见红。
  “叮——”一声,人影倏分,风檐杵剑而立,便有殷红的血顺着剑刃蜿蜒而下,身上衣衫已有多处破裂,看来受伤不少。
  “竟来的如此之快。”似是早预料到此番局面,风檐目光直视立于假山之上一袭葛布衣衫的杀手,脸上并无丝毫意外,提剑起手,横剑再战。
  那人全身似乎都笼着一层邪气,脸覆面巾,只露出两只杀气密布的眼睛,毒蛇一般盯着风檐公子,“好一个风二爷,推了黄泉的单子,就准备命断黄泉吧。”
  话随势走,铁链凌空逼来,势若雷动,风檐虽勉力提剑相抗,亦挡不住这奔雷万钧的力道,手中长剑一震,几乎脱手而出。
  “哈哈,阁下好功夫,风檐这条命,倒是直当。”擦去嘴角血渍,目色幽暗冷冽毫无半分惧色,即便身处危势,亦毫不示弱。
  只见他一凛眼,扬手阔掌,竟是将手中长剑抛了出去。
  “公子! “黑羽一顿,眼前入地三寸的长剑的还在轻微颤动,阻了他想靠近战圈的步伐。
  风檐一抬手,目光却是对着那杀手,”拦下庄内的护卫别靠近这里,走!“
  黑羽便不再多言,拳心相紧,这话中的孤注一掷他自然听的出,然主人之令,他是如论如何都不会违背。当下便再不迟疑,对着风檐磕了个头,转身便走。
  主人,黑羽一定想办法救你!
  风檐却是动也不动,目光只锁住眼前夺命杀手
  “阁下想要我的命?”风檐一只手撑在栏上,鲜血晕染蓝色锦袍,一滴滴落在脚边,即便伤重势衰,那双深沉的眉目也依然潜藏着幽深的光芒,一开口,便直言人心中所想,很具有引导性质的交谈方式。
  即便此刻面临的是生死攸关,也依旧不减半分从容气度。
  “当然。”那人的回答,带着嗜血的快意,眼前之人浑身浴血也依然难以折损其眼中的坚毅,这样的生命才值得收割,值得践踏,值得...他动手!
  压抑着体内的残忍和暴烈,他细细的欣赏这个即将陨落在他手上的生命。
  “一人之过,不祸及他人,此事与回雪山庄其他人无关?”右臂软软的垂在身侧,风檐稳住身形,却不免将石栏抓的更紧。
  “哈,我为何要答应你?”转鞭回手,那小臂粗细的铁链便如毒蟒一般盘踞在手,铁链上的血渍散发出的腥甜之气,甚是诱人,以指轻抚过濡湿血沫,体内酝酿的杀意更胜。
  “无趣之人,值得你费神费力?”脑中昏沉,心中却已有盘算,风檐上前一步,“我将图纸交予你回去复命,至此黄泉回雪,再无纠葛?”
  “东西呢?”若能得到图纸,必然是最大的收获,其他杂碎,自然没必要再理会。
  看着眼前末路之人,心中已有计定。
  染血指间落出一张折叠方正的图纸,虽已被鲜血浸的斑驳,也依稀能辨器械轮廓,来人眸色更沉。
  风檐闭了闭眼,那图纸便轻巧的至他指间脱落出去。来人见势飞身取物,同时一鞭祭出,犹如毒蛇吐信,顷刻便要绞上其项上人头。
  “你的命,我也要! ”
  风檐最后一眼,便只见这袭来的夺命利器,以及...那人遥远又熟悉的轮廓,在记忆里沉浮渐没。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后面的剧情,稍作改动。
边写边发果然风险太大...
 
☆、心结
 
  醒来的时候,屋内燃着一盏烛火,红烛摇曳,在屏风上映出一个端然的身影,身负长剑,
  正襟危坐,一贯严谨的姿态。
  不是祸风行又是谁?
  风檐试着起身,右臂除了疼痛,已完全没有其他的知觉。于是他便用左手撑着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忍着左臂上似乎要折裂的痛楚,面色更白了几分。祸风行没有过来帮忙,只是抱肩站在床边,看着对方艰难的挪动身体,靠在床边,抬起一双深邃的眼睛,与他对视。
  “祸风行。”风檐微微一笑,墨色眼眸轻轻的弯起,便似有一种别样的光华流转,祸风行连忙别开眼。
  风檐动了动身子,靠坐床边,散下的发丝搭在肩侧,有些慵懒又疏离的味道,似笑非笑的看着面前不自在的男人。过了片刻方才又开口道,“你怎么回来了?”
  一句话仿佛勾动了对方,祸风行转首过来,黑沉的眸子里隐隐怒气升腾,“我若知道黄泉来犯,便不会走。”
  那日他上了马便觉不对,这几年虽少有见面之时,风檐待他也不至冷淡至此,拆了包袱,里面几套衣物,裹着最里层的一面白玉令牌,令面浮雕盘亘,剑雪流光,正是回雪山庄的掌令。心中猛然一沉。
  犹记七年前那人将掌令收下,负手对立间锐气尽出,“既然你有心于江湖策马逍遥的快活日子,那山庄便交由我吧,风檐必不让你失望。”
  一合拳,一相礼,都有肩担天地的气势,提壶共醉,对饮红尘,祸风行那时想,也许将回雪山庄交给风檐,是最正确的选择。
  错在那个酒后失态的吻,他清楚的听见风檐的感情,却不知如何回应,只得仓皇出走,于江湖游历七载,再不入回雪山庄一步。
  若不是此次事件,祸风行更不知要避到何时。
  如此想着,目光又不自觉转到风檐身上。褪去一身华服,仅作单衣的人斜斜靠在床榻上,长长的发丝垂到一边,微微低垂的脖颈在烛光下透出一段光滑的肌肤,再往上便见他紧皱的眉峰,每个神情都带着些隐忍的样子,不自觉的又问了一句: “身上伤可还好?”
  又想到替人换衣包扎伤口时所见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又觉得问了也是白问,一时沉默下来,只盯着对方垂在一边的右手,再不言语。
  “多谢挂怀,只是些小伤罢了。”风檐撩袖,手搭在锦被上,放松的姿态仿佛毫无芥蒂,但两人心中却分明各有所思。
  红烛轻摇,一室沉涩,祸风行本不是多言之人,眼见人已醒来,心中稍宽,此刻便不再多留,“...好好休息。”
  风檐颔首。
  祸风行便吹了烛灯,关门出去。
  沉冷夜色中,其人眸中幽深若水,华光暗现,仿佛暗夜中兀自生辉的孔雀,其华灼灼,也终归沉于静寂中,渐失渐没。
  黑羽本就在门外守着,此刻见到祸风行出来,忙跟了上去。祸风行将风檐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两人便一前一后沿着回廊慢慢的走。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