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莲爱纪事+番外 作者:瑞纱(下)

字体:[ ]

 ☆、058 心乱
 
  
  “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相信!”
  正常人听到维诺的话该是什么反应,莲二不知道,也许觉得维诺是个疯子,说的话只是一个疯子的胡言乱语,荒诞而可笑。
  可是莲二却是信的,只是还没法消化这个消息。
  人真的会有前世今生吗?
  太不可思议了!
  哪怕看不清维诺的表情,莲二也知道他很痛苦,他的心口被他刺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而莲二的心也在绞痛着,刺骨的疼痛似乎蔓延到全身,他不可自抑的颤抖着。
  爱了两世啊……
  最后莲二落荒而逃,直接把维诺丢在那里,不敢面对维诺心碎的表情。
  狼狈的逃回熟悉的公寓,莲二坐到地上,双腿都在发软,跳动不安的心好长一段时间才平静下来。
  “我不相信……”莲二喃喃道,可是心底那个声音却是在不停的说着,他相信,他是相信的……
  这样一来,莲二以前觉得不合理的地方都能得到解释。
  明明从来没有见过,初次相见时他却却有那种眼神,那种终于见到你的欣喜若狂,小心翼翼,就好像寻寻觅觅,终于触碰到了追逐已久的梦,颤抖着害怕这个梦会突然消失……他那时还在想,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对方怎么会有这么复杂的感情呢?原来他前世就认识他了吗?通过一部动漫……
  明明也没见过精市和弦一郎他们,初次见他们的眼神却是,这就是幸村精市啊!这就是真田弦一郎啊……的感叹,他那时还在疑惑,为什么维诺见到他们这群人完全不像是第一次见的表现?原来他前世就知道他们了吗?通过一部动漫……
  原来维诺对这份感情一直患得患失没有安全感是因为这样么……
  莲二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该笑维诺在自己对于他来说只是个虚拟人物就对自己感情不一般,还是该哭维诺喜欢上的,到底是他前世心目中的幻想,还是真实的自己?
  莲二得不出答案,恐怕连维诺自己也不知道,他在追逐着的,到底是谁……
  还真是……
  维诺,你总有办法让我心痛。
  心中的郁气无处发泄,莲二只感到浑身难受不堪,痛苦不已。
  他和维诺前世追逐的那个幻影,完完全全一样吗?那真的是自己吗?那只是个虚拟人物,而他是真实的,哪怕他们有相同的相貌相同的名字相同的经历,他们都是不同的两个人,维诺真的知道吗?因为那个虚拟人物才喜欢上我……
  莲二觉得自己很可笑。
  眼睛看到什么都觉得碍眼,莲二几乎是瞬间将书桌面的东西一挥而空,架上的书籍文件被扔一地,易碎的杯子和其他玻璃制品在落地的瞬间发出破碎的声音。
  幸村精市似乎是听到什么声响,走过来敲门,“莲二,你怎么了?”
  “我没事。”莲二听到幸村精市的声音,沉了沉呼吸,努力使声音平静,“我只是不小心把杯子摔碎了。”
  “哦,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我自己可以解决。”
  幸村精市听到莲二的回答,应了声,然后就没了声息,应该是已经走开了。
  莲二此刻的理智才回来,入眼处看到的便是一地狼藉,书籍纸张用具撒了一地。左手忽然一阵刺痛。
  莲二低头,手腕上方不知何时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鲜红的血液渗透出来,染红了一只手,不停的滴到地上。
  莲二恍惚了下,才后知后觉的翻出药箱找东西止血。
  应该是棱角尖锐的东西掉下来划到手,没有割到大动脉,虽然有七八厘米长,但伤口不是很深。莲二很快就止了血,取出绷带缠住伤口。
  疲惫的揉揉双眼,莲二突然什么都不想管,啪地一声关了灯,把自己扔在床上趴着,很想就这么睡过去不再醒来。
  如果从此不再清醒,就可以什么都不用面对了……
  ===========================================================================
  “……莲二你觉得怎么样?”
  知夏双手抱臂,望着舞台上一盏盏灯打出来的五颜六色的光线的,询问意见。
  许久没有得到回应,知夏疑惑的扭头,看向莲二,“莲二?”
  莲二站在知夏旁边,神情木然,双眼无焦距,似乎在神游,对知夏的询问没什么反应。
  再喊几声,还是没反应?知夏转身,移步到莲二面前,晃晃手,“莲二?回神了!”
  似乎被突然的高分贝惊了一下,莲二猛然回神,“学姐。”
  “我在问你话呢?莲二你在想啥?”都没听到她说话。知夏一脸的八卦,难得啊!莲二竟然在神游,在想什么呢?
  “抱歉,能再说一遍吗?”莲二歉意道,他刚在想事情没听见。
  “我说你觉得舞台这排灯的灯光效果怎么样?”
  莲二看向舞台上一排灯光,因为彩灯有几盏坏了,实在修不好便换上新的,莲二仔细对比了下,“白天看不出更好的效果,不过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知夏赞同的点头,“那就等晚上再看一遍。”
  “嗯。”
  “观众席位安排好了,音响设备麦克风已准备齐全,舞台都检查完毕,后台道具也全部到位,节目表顺序已经录入电脑,伴奏什么的也收集好了,我们的工作也差不多了吧?”
  知夏歪着头想一遍自己该做的工作,应该没什么遗漏的了。
  “可以通知精市明天可以正式彩排了。”
  “行,我晚点就通知。不过保险起见,我们还是要全部再检查一遍。”
  莲二赞同点头。
  “OK!我们先休息十分钟再检查。”
  莲二:“……”
  “总算可以松口气了!”坐到观众席上,知夏夸张的感叹道,捏捏酸痛的手。
  见莲二还在那里站着,知夏拍拍旁边的座位,“莲二,过来坐呀!”
  莲二抬脚过去,坐下。
  “你刚才到底在想什么?”知夏仔细研究莲二的脸,“你昨晚没睡好?”早上到现在一直在忙碌,知夏没有注意到,现在瞧瞧,莲二怎么给人感觉很憔悴疲惫?
  “可能是太累了昨晚反而没休息好。”
  是吗?知夏狐疑,不过没继续追究,而是道,“还没问你呢,你的手怎么了?”指指缠着绷带的手,“受伤了?”
  莲二没否认,“不小心划伤个口子。”语气淡淡的,仿佛这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小心?”知夏提高声调,别人不小心可以理解,但是这个不小心放在莲二身上,就很不可思议啊!莲二也会有不小心弄伤自己的时候吗?知夏担忧不已,“莲二,你没事吧?”
  “没事,只是小伤口,过几天就好了。”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想问你最近没发生什么事吧?”又是发呆又是失眠又是划伤自己的,要说莲二最近没出事,还真让人难以相信。想到老师最近似乎也有些情绪不稳定,知夏犹豫了下,还是没问是不是和老师有关。
  莲二顿了顿,答道,“我没什么事。”
  知夏的表情一看就是不相信莲二说的没事。只不过莲二不说,她也问不出什么,只能盯着莲二愁眉苦脸。
  “学姐,你觉得人真有前世今生吗?”莲二突然问出一个问题。
  “哈?”知夏以为自己幻听了,这、这是莲二会问的问题吗?但是看着莲二认真的脸,知夏就知道莲二真问了这个画风不符合自己的问题,所以知夏不能不回答,于是她苦恼的挠挠头,“莲二,你别问我这种这么深奥的问题啊,这个连最伟大的伟人答出来也会永远受到质疑的问题……”
  再仔细想了想,知夏又说道,“这种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啦!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不知道这个问题的明确答案是什么。不过就算是有人亲身经历了前世今生,哪怕说出来,别人恐怕都会认为这个人是个疯子吧!”
  “是吗?”莲二不明意义的回了句。
  “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了?”知夏好奇道,“难道你最近在看那些穿越重生之类的小说?”
  “……”
  见莲二没否认,知夏连忙捂住心脏,觉得自己要好好消化这个消息,莲二看文艺气息浓重的小说不意外,看诗集散文集什么的也很正常,可他竟然也会看那些小说?这个画风太猎奇,她有点接受不良。
  “那你觉得除了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还有其他我们完全不知道却在某一处共存着的世界吗?”莲二又抛出一个问题。
  “你说平行世界?可能吧,你看宇宙这个大,我们人类何其渺小,在整个外太空下我们所在的这个星球只是小小的一粒尘埃般的存在,人类能探索到的宇宙秘密估计连亿万分之一都没有。或许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生活着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呢!”
  “那……”
  “停!”
  见莲二还想再问,知夏连忙打断,“你别再问我这类问题,我真答不出什么。”知夏真是怕了,这些问题太高深,她完全应付不来。
  “该去再检查一下设备了。”
  知夏一个蹦跳起来,迅速跑走。
  莲二:“……”
  
 
  ☆、059 疼痛
 
  第二天的彩排,莲二没有参与,因为那天刚好是比吕士出国的日子。
  柳生比吕士没有等到文化祭过去,就决定离开,据说是那边早已经安排好,在催他过去了。
  柳生比吕士的离开,只是通知了一圈亲近好友,他的本意是不用来给他送行,但他们这些做朋友的,怎么可能真不来?
  除了精市因为文化祭的事走不开,还有雅治一直到比吕士乘坐的那座飞机起飞都没有出现,该来的,都来齐了。
  离别的气氛总是伤感的,这一送别,估计要好几年后才能再见面。
  目送柳生比吕士离开,几个大男生都有些沉默。
  丸井文太成熟不少的脸庞有些沉重,“又一个朋友离开了。”所以说啊,最讨厌长大了,熟悉的朋友一个个来来去去,最后都离开。
  倒是切原赤也没想太深入的问题,挠挠头道,“我们要是想柳生前辈了,可以出国去看他啊!”
  丸井文太看着切原赤也这么多年都没变的单纯表情,忍不住扑上去按他的头,“你以为出国这么容易啊?”别说隔几天想,就是隔个月想,也不是想见就见啊!要是都在同一个国家,还可以隔一两个月见一次。
  “啊,丸井前辈你放手!”切原赤也炸毛。
  一行人笑看着两活宝一路闹着出了机场大门,仿佛回到了曾经的青葱年代。
  “趁现在有时间,我们去吃蛋糕吧!”丸井文太打了个响指。
  切原赤也是第一个响应,莲二迟疑了下就拒绝了,“我还有事,下次吧。”
  “那就下次吧。”没等切原赤也蹦哒起来,丸井文太就压住他,直接跟莲二对话,“你先去忙。”丸井文太理解为莲二是要去给精市帮忙,毕竟学校有多忙他也是知道的。于是利落的拖着赤也走人。
  “太松懈了。”真田弦一郎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他看看莲二,询问,“我跟你一起回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